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3–第一章笑話!不認識馬利歐還算是魔神仔嗎?(3)

關門之後,虹翼牽著噹噹的手回家,兩人邊走邊唱「彩虹小仙女」主題曲。

「紅是熱情的紅,橙是溫暖的橙,黃是光明的黃,彩虹小仙女想要跟你在一起……」

「妳真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路邊忽然冒出這個聲音,讓虹翼嚇了一大跳。原來是何睿哲,站在陰暗的騎樓裡,她跟噹噹都沒看到。

「妳在國中的時候總是面無表情,老是獨來獨往不理人,沒想到現在居然唱兒歌唱得這麼高興。」

雖然已經看過好幾遍,何睿哲還是覺得困惑。眼前這個笑得毫無形象的丫頭,真的是「木棉之國」的公主游虹翼嗎?

當年的她,是那麼地優雅神秘,高不可攀,身邊彷彿圍著一股無形的氣場,讓閒雜人等無法靠近。

但也就是那股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讓他對她一見鍾情。

每次一看到她,就覺得心臟彷彿被緊緊抓住,連心跳或呼吸的主控權都掌握在她手上。這種感覺危險又刺激,讓他深深沈迷。

至於現在的虹翼,雖然比當初隨和很多,但有時那雙漂亮的眼睛會流露出深沈的光芒。而且,沒人知道她下一秒會說出什麼話,做出什麼事。

總之,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她大概只會在噹噹面前完全表露真心吧。

「使徒,你在這裡幹什麼?你不是比我們先走嗎?」噹噹問。

「這裡很安靜,很適合我沈思靜心,早日領會成為芒神的真諦……」

「簡單地說,就是他綁沙包綁太久,腳痠走不動在這裡休息。」虹翼毫不客氣地揭穿他。

何睿哲瞪她一眼,心中開始懷念當年那個冷淡孤傲的冰魄魔女。

「誰說我走不動?我經過師父的調教和艱苦鍛鍊,現在體力好得很哩。再過不久,我的『御風步法』就會練成了!不信是吧?」他背對著虹翼蹲下,「上來,我揹妳回家!」

「拜託,」虹翼連退兩步,「我好手好腳,幹嘛讓你揹?」

「妳不是最愛壓榨勞力嗎?我自願讓妳壓總行吧?」

「誰理你啊!」

何睿哲這才發現她整張臉都紅了。

「妳怎麼了?高血壓?」

虹翼狠瞪他。「你才腦中風哩!噹噹,回家了!」

牽著噹噹的手大步離開,留下一頭霧水的何睿哲。

無聲地走了一段路,噹噹才開口:「妳為什麼臉紅?」

「咦?」

「妳剛剛跟使徒講話的時候,整張臉都紅了。彩虹小仙女說,人臉紅就表示看到喜歡的人。」他的小臉皺了起來,「妳……喜歡使徒嗎?」

虹翼噗哧笑了起來。

「不是啦!彩虹小仙女忘了講,除了看到喜歡的人以外,人在緊張或是生氣的時候也會臉紅。我剛剛是緊張。」

「為什麼跟使徒講話會緊張?」噹噹不解,「他只是個傻孩子而已啊。」

你有資格叫別人傻孩子嗎?虹翼心裡吐槽著。

「該怎麼說呢?因為我以前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所以一看到他就很不好意思。」

本以為何睿哲只是記恨中學時的一點小過節才狂找她麻煩,所以虹翼對他種種吐槽惡整毫不手軟;結果原來他是暗戀她,卻被她無意中傷透了心。

這個發現讓虹翼愧疚得不得了。雖說她還是照舊吐槽何睿哲的種種中二舉動,一旦他跟她太靠近,她立刻就會手足無措。

何睿哲認定虹翼早已習慣被人捧在手心,所以能夠毫不在意地踐踏別人的心意,其實虹翼非常不擅長應付別人對她的愛慕。

一旦有人對她表白,她總是冷淡有禮地回絕,一轉身就躲到沒人的地方,慌亂一兩個鐘頭,有時甚至還得在地上翻滾個幾圈,才能恢復鎮靜。

簡單地說,她是戀愛白痴。

「所以,妳沒有喜歡使徒?」

「沒有。」

「喜歡」這種感情對虹翼而言太遙遠,也太沈重,她不想去碰。

噹噹的臉皺得更厲害。

「所以妳也不喜歡我,對不對?因為妳看到我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臉紅過!」

虹翼大笑。

「才不是哩。我看到你的時候,只有高興的感覺,一點也不緊張,當然不會臉紅。」

噹噹微偏著頭,一雙大眼水靈靈地看著她。他看起來還是有一點不滿意,不過很快又笑了出來。

「知道了。我們回家吧!」

他伸手拉住虹翼的手,讓她忍不住又在心裡吶喊了幾百次。

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