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十八章 斬櫻

在城外市場的某間路邊攤,黑衣人跟清賢相對而坐。

「這麼說來,人清你從剛進遊戲開始就被別人給盯上了?」

「對啊,斬櫻前輩,真傷腦筋呢。啊哈、啊哈哈哈……」清賢對此只能乾笑。

坐在對面的黑衣人——斬櫻一邊吃著不知名的彩色蛋糕、一邊統整自己剛才聽到的話,她的鬥笠放在一旁的椅子上,露出烏黑而俐落的短髮。她有一對英挺的濃眉以及炯炯有神的雙眼,散發出騎士一般的英姿颯爽,但小巧玲瓏的臉蛋卻又讓她的氣質變得柔和,像個成熟親切的大姊姊。在黑披風下搭配的是古代武士穿著的黑色和服,其包覆著斬櫻那經過鍛鍊的精實身材,以及難以隱藏的豐腴,然而本人的豪爽開朗卻讓這一切看起來健康而不煽情,強壯卻不令人畏懼。

戰鬥——或稱為蹂躪可能更為貼切——結束之後兩人並肩回到城外市場,一路上雙方稍微聊了聊,清賢坦率說出自己被通緝的現狀,而斬櫻不像賞金獵人一樣心生覬覦,只對清賢所受到的欺淩表示忿忿不平。

「豈有此理!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竟然這樣欺負剛進遊戲的新人!」

斬櫻氣的重重捶了一下桌面,可怕的力量讓桌面產生一絲絲裂紋,差點就要化為粉碎,嚇的清賢連忙安撫她:「別生氣別生氣!這也是這遊戲的規則啊!也別太責怪他們。」

誰知這話反而激怒了她,她拿起叉子指著清賢,橫眉豎目怒道:「你有沒有骨氣啊?因為一項根本就沒做過的事就被別人追著跑,連好好的遊戲都沒得玩,你就不生氣嗎?」

清賢沒想到自己會遭受指責,然而這句話卻直直刺入他的心中。

他原本只是一個被朋友邀請來玩遊戲的普通人,沒什麼雄心壯志,也沒有打算跟別人起爭執,只是抱持著好奇心跟些許的期盼加入這個遊戲,想要好好探索這個自己沒從未見識過的世界。

雖然他對自己莽撞的搶走別人的獵物感到些許內疚,但並不後悔自己出手反抗艾克斯公會,也非常感謝無恙願意為他挺身而出。然而,這些事情所帶來的後果讓他很困擾也是事實,這錯綜複雜的心境變換讓他不知道該以甚麼樣的心情來面對自己如今的處境。

見清賢落寞地低下頭,斬櫻知道自己說過頭了,連忙伸出雙手,像哄小孩一樣道歉:「別難過了……好了好了,我錯了,我不該這樣說你!你也是被害人,我知道你很難過,我向你道歉行了吧!」

「……你不用道歉,你說的也沒錯,是我太軟弱了。」清賢幽幽的說。

見他還是一臉落寞,斬櫻煩躁的抓抓頭:「唉,真是……我一直都不太會說話,以前也常常被我那正經八百的朋友糾正,但是到現在都還改不掉這壞習慣。」

「正經八百的朋友?」可能是想要轉移話題,清賢好奇的問。

一提到他,斬櫻的表情頓時亮起,興緻勃勃的說:「我有一個從小時候開始就很要好的朋友,我們做甚麼事都在一起喔!我們一起讀書、一起出去玩、傷心的時候互相安慰、吵了架會立刻和好、習武的時候還會互相對練……」

「等等等等等!」聽到令人在意的字眼,清賢連忙打斷她,「你說習武?」

「對啊,我們兩家都是武學世家喔!我們家精通各種兵器,他們家則精通各種空手武技!」斬櫻興奮地像個小女孩一樣,雙手在空中左右揮拳,一招一式有模有樣,彷彿是在模仿記憶中摯友的動作。

「喔——原來現實中還真的有武學世家啊,我還以為只有小說裡才有呢!」清賢一臉驚訝。

「喝、哈!當然有啊,畢竟現在還是有人對武學感興趣,我們家到現在都還有收學生喔!」斬櫻虎虎生風的揮著白皙的雙拳,如拳擊手一般一下一下打向空氣,但打到一半突然臉色一黯,雙手無力的下垂,嘆了口氣:「唉,我覺得他可能有玩這個遊戲才進來的,但我已經找了好——久了,還是沒找到他,不知道還得要找多久。」

看她心情猛然低落,清賢也很難過,他不禁伸出手,想拍拍她的肩,但手伸到一半,腦中突然浮現一道疑問:「嗯?找不到人?不是一直在一起嗎?直接在現實中問他本人在哪裡不就行了?」

他想要問出自己腦中的疑問,然而有人不想給他這個機會。

一股寒意猛然襲來,清賢一驚,眼前憑空出現了一支箭,不知又是哪個賞金獵人射的,帶著破風之勢襲向腦門,速度之快前所未見,下一刻就會將清賢擊殺當場。

求生的本能讓清賢的大腦加速運轉,時間彷彿被放慢了無數倍,但也僅僅如此,清賢只能看著箭矢一點一點逼近他的額頭,卻沒有足夠的速度閃避,只能乖乖坐在原地等死。

然而就在此時,一隻白皙的手臂從箭尾的後方後來居上,動作不疾不徐、似慢實快,如摘取嬌弱的小花一般以兩指夾住箭身,然後立馬回頭、用百倍的速度奮力一甩,一聲慘叫隨之響起,只見剛剛的箭插在一名躲在暗巷的弓箭手頭上,讓他滿臉是血的倒下,化為白光消逝。

整個過程發生得太快也太突然,襲擊在一瞬間就結束了,清賢根本看不清事發經過,只能從結果判斷是斬櫻以神速的反應瞬殺了那不知名的襲擊者。她沒有就此罷手,而是奮力一躍上桌,隨手戴上鬥笠,用冰冷的目光掃視四周,顯然有意動手的人並非只有剛剛那個,有許多人很不自然的顫抖了兩下,不小心暴露了手上暗藏的武器,甚至還有人嚇得把捏在手上的法術丟到別人身上。

「……看來這裡也有不少鼠輩啊。」斬櫻拔出腰間雙刀,目光如刀,以厲鬼般的表情瞪著那些可疑人物。

斬櫻的觀察沒有錯,發現清賢是肥羊的並非只有藥水店老闆,這道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內傳遍賞金獵人們的情報網,對自己有一定自信的高手們因此慕名而來。這些人一知道自己被發現就不躲了,乾脆俐落地掏出武器,很有默契地圍成一個包圍圈,慢慢逼近兩人。

清賢一直到這一刻才感覺到那鋪天蓋地襲來的寒意,立刻明白了當前情況,緊張兮兮地抓著斷劍站起,「為、為甚麼我會沒察覺到他們?《危機感知》為甚麼沒有發動?」

「這不奇怪,你並不是第一個擁有《直覺》的人,類似的感知技能在遊戲裡多的是,只要清楚遊戲對於敵意的判定方式,要迴避並不困難。」斬櫻沒有看向清賢,她一邊說一邊舉起雙刀,刀尖指向逐步逼近的人潮,「例如看你的時候不以你為焦點,而是透過注視你身邊的東西來讓視野擦過你;故意放鬆自己的情緒好避開判定的標準;或是再乾脆一點直接去收購能讓感知無效的技能,總之能用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

「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來處理他們。」斬櫻自信滿滿。

「處理我們?哈!你這妹子還挺囂張的嘛!」

斬櫻的聲音不小,頓時引起了其中一位賞金獵人的注意,朝他說話的方向一望,只見一位兇神惡煞的光頭大漢邁著大步走出人群,他手握一根長滿尖刺的黑金狼牙棒,穿著龐克風的無袖外套,六塊分明的腹肌裸露在外,讓他顯得兇猛而粗鄙。

他一照面就是一句辱罵:「不過就是個海鮮也想管我們啊,也不看看你現在的處境,才做掉了一個白癡弓箭手就自以為很強嗎?趕快回去抱你老公的大腿吧,臭海鮮!」

清賢驚呆了,他從下方偷偷看向斬櫻的臉,由於角度問題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握住刀的十指如鷹爪般握緊。

她沒有出口回應,但身上卻瀰漫著一層幾乎肉眼可見、不用技能都能感覺到的殺氣。

光頭的嘴很髒,沒有要停止辱罵的意思,一句一句汙言穢語如江水般滔滔不絕,眼看斬櫻沒有回嘴更是變本加厲,不知不覺間身旁的群眾漸漸放下一開始的忌憚,高舉雙手拇指向下,跟著他一起發出噓聲。

「臭海鮮滾開!這不關你的事。」

「對!海鮮滾!再鬧我們就連妳一起收拾!」

「賞金是我們的!滾開!」

眾人已經完全忘記那個被斬櫻秒殺的人,鬧得越來越兇,罵的也越來越難聽,更重要的是包圍圈也越縮越小,顯然很快就要衝上來殺人了,但清賢此時害怕的卻不是他們,而是身邊已經快把刀捏斷的斬櫻。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某個不知名的玩家說出的一句話:

「你穿這甚麼俠客裝扮啊?現在早就不流行武俠了啦,土包子!」

「啪嘰!」

一塊白色的固體打到清賢,嚇的他倒退了兩步,以為又有甚麼人發起了攻擊,但低頭一看卻發現打到他的不是魔法也不是箭矢。

是一塊刀片,從斬櫻手上彈出來的。

她丟下化為廢鐵的雙刀,伸手握住背上的刀柄,緩緩將刀拔出。

「鏗——」伴隨著清脆的摩擦聲,長長的大太刀展露出它雪白的刀身,斬櫻雙手持刀,腳步向後,轉動腰部,擺出她曾在森林中使用的戰鬥架式。

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把這動作放在心上,但少數幾人猛然想起,在過去的某一天曾有個戴著鬥笠的黑衣玩家與別人起了衝突,當時對方逃進城市裡尋求衛兵的庇護,結果卻被來自城外的斬擊連人帶牆一分為二。

後來城外的目擊者們興沖沖地將黑衣人的英姿傳上網路,但卻因為太過浮誇而被當成造假。儘管如此,好事之徒們依然給黑衣人取了一個外號,其名為——

「破城!她是破城!」看過照片的人們嚇得坐倒在地,驚叫連連。

有別於他們的驚恐,光頭興奮的大喊:「《破城》?呀哈哈哈哈!正好,就讓我平頭哥來會會你!《幻獸化:米諾陶》。」

光頭大漢——不對,是平頭哥——的身體隨著這道技能的施放而急遽成長,原本就壯碩的肌肉更進一步膨脹,漆黑的毛髮佈滿全身,身高從原本的一米八長至兩米、三米,一直到八米左右才終於停下。

清賢目瞪口呆的看著平頭哥,只見一顆碩大的牛頭居高臨下看著兩人,手上的狼牙棒也並非凡品,一路跟著他的身形成長,化為足以一擊打爆卡車的可怕兇器。從這姿態看來他的囂張並非無憑無據,而是建立在傑出的實力之上。

「去死吧,破城!」平頭哥的牛臉猙獰一笑,用他的無雙剛力將狼牙棒當頭揮下,隨之而來的氣浪吹飛了斬櫻的鬥笠,讓她的短髮隨風搖曳。

但如此氣勢並沒有讓斬櫻的表情出現動搖,她只是踏踏實實的轉動身軀,用全身的力量揮出手中長刀,口中輕輕念出技能:「《界斷》。」

一開始,甚麼都沒發生。

沒有眾人想像中的激烈力量衝突,也沒有任何一方倒下,只有保持原姿勢的平頭哥……

……跟已經收刀,從桌面上跳下來的斬櫻。

平頭哥看似與方才無異,實則內心錯愕,他是承受攻擊的當事人,但他卻不明白發生了甚麼,只覺得自己動彈不得,手中的狼牙棒再也無法推進一分一毫。

「啪搭!」突然,他聽到了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低頭一看。

那是他的左手掌。

「嗯?」平頭哥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但全身上下猛然滲出鮮血,隨之而來的劇痛立刻讓他明白自己剛才經歷了甚麼,還沒等他痛的發出尖叫,左腕便也跟著脫落,接著是左前臂、左二頭肌、右手跟狼牙棒、雙腳腳掌以及雙腿,強壯的身軀一轉眼就不成人形,只能像隻蟲一樣勉力撐起腦袋。他環顧四周,到處都是跟他一樣身體逐漸解體的人,先前的叫囂化為哀號,整個市場頓時化為屍山血海,叫人看了怵目驚心。

《界斷》是一個讓斬擊在極大範圍內『蔓延』的技能,平頭哥在自己的腦袋脫落之前看到四周的店舖如馬鈴薯般被削成一片一片,武器店內看似堅固的武器也無法承受這無形的斬擊,一件一件被分解成零件,偌大一座市場竟然沒有能抵擋這一招的物體。

就在死亡前一刻,他耳邊傳來最後一句話。

「啊啊啊啊!我的刀斷了!怎麼會這樣!這兩把刀很貴啊!」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