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十章)

第十章

拼圖時間

窟盧塔族拼圖3

「妳好,我叫酷拉皮卡。」

「我是派羅。」

「酷拉皮卡和派羅,你們好。」

江之島盾子伸出手和酷拉皮卡還有派羅握手。

「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吃下午茶,還可以聊天。」

「公主可是我沒錢。」酷拉皮卡不好意思地回應。

「我們沒錢了。」派羅也不好意思地回應。

「呵呵,不需要用公主稱呼我,叫我全名就可以了,錢就不必擔心,我請你們吧。」

雖然因為惡魔的關係,讓他們不太舒服,還好之前沒吃什麼食物,現在放鬆之後肚子就有點餓了。

酷拉皮卡和派羅跟著江之島盾子還有三名護衛前往下午茶的店,前往的途中很多人都看著我們,還有很多人聊剛才發生的事情。

行走不久抵達下午茶的店進去,裡面的人穿著看起來就是有錢人,酷拉皮卡覺得自己和派羅在這裡格格不入。

「我們去最裡面的角落那桌,你們去那桌。」江之島盾子讓她的三名護衛去另一桌。

三名護衛走到那桌坐下點餐,而我們和她一起走到最角落的桌子。

金髮男孩有著英雄的氣質,他的名字叫理查。

帥氣女孩有著迷人的氣質,她的名字叫尤莉亞。

紅髮女孩有著精明的眼神,她的名字叫凱諾娜。

「你們想吃什麼可以隨便點。」

酷拉皮卡看著下午茶價格菜單,果然不便宜!他不好意思點太貴就選最低的價錢,派羅也跟酷拉皮卡一樣選最便宜的。

派羅:「江之島盾子妳的國家是什麼樣子?」

「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呢,本來的樣子是快要跟烏鴉一樣。」

「什、什麼烏鴉!?」派羅露出傻眼的表情。

酷拉皮卡:「為什麼跟烏鴉一樣?」

烏鴉?有那種樣子的國家嗎?不可能!

「還有人快要變成骷髏的樣子。」

酷拉皮卡:「江之島盾子妳說的是自己的國家吧!?」

派羅:「人快變骷髏!?那不是很可怕嗎!」

「地上到處都是裂痕。」

酷拉皮卡:「裂痕!?」

派羅:「那地上是怎麼回事!?」

送菜的服務人員這時過來,把我們點好的菜都擺在桌上。

江之島盾子點的是鬆餅和一塊草莓蛋糕還有一杯茉莉花茶,而酷拉皮卡和派羅點的是三明治和一杯柳橙汁。

「啊,雖然有點失禮,但我要先使用手機。」

江之島盾子拿出手機按了幾個號碼,手機背面是一隻熊的圖案,熊左半邊白色右半邊黑色。

酷拉皮卡心想那是讓媽媽不爽的事,村子裡只有長老才有手機,我以後一定要買一個手機。

派羅雙手拿著三明治吃起來,酷拉皮卡也一樣開始吃著三明治,不知道是因為價錢還是在外面世界的關係,感覺比在村子裡吃的三明治還要好吃。

「你們事情做的如何?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嘛,我都拿出那個了,你們無法好好完成就全都去變成一棵椰子樹吧,這樣啊,至於等做出成績後的獎勵嘛……你們都是義工,所以沒有任何獎勵那種東西。嗯,沒禮貌,姊姊妳怎麼能搶手機,我和他還沒說完耶,她說大家在忙的時候,妳一直在偷懶嘛,還說已經受不了我翅膀硬了想飛了是不是?妳別過來找我,給我去芬里爾好好享受,等我想起妳的時候才會打手機叫妳來找我。呵呵,我記憶力很差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想起妳,說不定那裡就是妳安享天年的最佳之地。不用再解釋了,也不要讓我重複再說一次,這是我的命令,永遠不見。」

江之島盾子把手機收起來。

「妳姊姊怎麼了?」酷拉皮卡喝了一口柳橙汁。

「她在外人的面前都對我很好很聽話,私底下叫她做點事就不情不願,就是那種在別人面前裝出好姊姊模樣,私底下冷淡又無聊,每次想和她玩增加一點姊妹的感情都不行,她有時候被煩到不行的時候還會打我巴掌。」

「好壞的姊姊!」

「怎、怎麼可以打得下去!」派羅把三明治捏的很用力,火腿和蛋等配料有些掉在盤子分散。

「手機說的那個命令是?」酷拉皮卡生氣邊提出手機說的命令疑問。

「那是我姊姊的糟糕興趣,在外人面前我要表現得像壞妹妹一樣,不然會把我關在廁所一天,至於芬里爾是她高興得自己想去。」

「好可怕的姊姊!」派羅搖頭露出怎麼這樣的表情。

「那妳爸媽都不管嗎!?」酷拉皮卡小力拍了一下桌子,雖然生氣但不能太大聲吵到其他客人。

「我爸媽已經……」江之島盾子露出有點悲傷的表情。

「抱、抱歉……問了不該問的事。」

國王和王后都死了!只剩下壞心的姊姊和她。

「沒關係,你們就別生氣了,雖然是這樣糟糕的姊姊,但我還是喜歡她。」江之島盾子微笑。

「盾子妳真是個好妹妹!」派羅露出感動的表情。

「嗯,派羅說的沒錯!」

有這麼漂亮又聰明的好妹妹,真不知道那個姊姊是不是心理有問題的變態!

「對了,酷拉皮卡和派羅,你們的眼睛是那個窟盧塔族吧?」江之島盾子雖然是問,但是露出的眼神是肯定。

「嗯,妳果然知道。」

「我們眼睛變紅的時候,特別是很生氣的情況下變成火紅眼的話,就會失去理性力量也會變得特別大,正因為這樣才讓大家都感到害怕吧……僅僅掩飾住眼睛的顏色是不夠的。」派羅看著杯子裡的柳橙汁。

「這不是你們的問題,而是其他人的問題。」江之島盾子用叉子和餐刀把鬆餅切成很多塊。

酷拉皮卡和派羅同時問:「其他人的問題?」

「正確的說法是……兩邊的問題。」江之島盾子用叉子把蛋糕上的草莓放在切成很多塊狀的鬆餅上。

「那是什麼意思?」酷拉皮卡聽不太懂。

「遇到沒見過的人、事、物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更簡單的說法是每個人對所謂外面的世界都有不同的自己畫格子。」

派羅:「我聽不懂?」

「有個非常簡單的方法可以改變窟盧塔族的情況喔。」江之島盾子把幾塊鬆餅送入口中咀嚼吞下。

「真、真的!?」

「什麼方法!?」

酷拉皮卡和派羅有點激動的往前移,身體從椅子上離開些許。

「那就是……把所有人的眼睛都變成紅色的。」

「嗄?」

「那……火紅眼的力量怎辦?」

「到時候再說。」

「妳說的根本不可能吧?」酷拉皮卡沒力氣一樣的坐回椅子上。

「所有人的眼睛……怎麼可能。」派羅一副無力的左臉頰貼在桌上。

「當然不可能,只是想想而已啦,不過你們不覺得所有人都變成紅眼睛最快嗎?」江之島盾子微笑喝著茉莉花茶。

「是沒錯啦……可是想和做是不一樣的,而且妳想的那種已經不是努力做就能辦到的事情。」

「酷拉皮卡說得沒錯……那種是睡覺作夢才能實現的事情。」

「你們現在好像漏氣的氣球一樣,不過方法當然不是只有那一種。」

「還有什麼方法?」派羅坐正姿勢。

「增加窟盧塔族的夥伴。」

「妳是指讓外面世界變成我們窟盧塔族的人嗎?米塞爾阿姨和奇庫塔先生他們就是外面加入我們一族的人,雖然只有幾個人而已,他們的眼睛不會變紅。」派羅雙手指數著人數。

「可是外面的人想要加入窟盧塔族的人,只能說非常的少。」我看著派羅雙手指數的人數。

「夥伴有各種不同的意思,對了!你們窟盧塔族現在都住在哪裡?」

「難、難道妳想要!?」

「可、可是不能隨便帶外面的人回去怎麼辦!?」派羅皺起眉頭。

江之島盾子問:「那米塞爾阿姨和奇庫塔先生那些人是怎麼進去窟盧塔族的?」

「呃……那些是長老帶回來的人,那個臭老頭!手機只有他有,人也是他自己帶回來的。」酷拉皮卡皺起眉頭。

「那你們告訴我位置,明天我會前往窟盧塔族,也就是說不小心發現到窟盧塔族,到時候我裝作不認識你們,這樣好不好?」

「好耶!」派羅開心的小聲拍了一下手。

「就這麼決定了!」酷拉皮卡高興的點頭。

「我明天早上就出發前往窟盧塔族。」

酷拉皮卡和派羅把窟盧塔族的位置告訴江之島盾子,時間已經差不多該回去村子了,騎著地走鳥返回窟盧塔族。

窟盧塔族居住地……

「你們回來啦,讓我看看買的東西。」

長老檢查地走鳥身上買回來的大量生活品。

「咦?這幾袋的胡蘿蔔是怎麼回事?並沒有要買胡蘿蔔啊。」

「因為有特價活動,所以就買了幾袋。」

「很便宜喔。」

酷拉皮卡和派羅已經在途中想好該怎麼說明了。

「算了,反正有把該買的都買回來了,眼睛也沒有變成紅色,合格了!!」

「太好了!!」

「太好了!!」

酷拉皮卡和派羅互相擊掌歡呼。

「酷拉皮卡現在授予你無限期的外出許可!」

「無限期……」

「長老再怎麼說這也太亂來了吧……」

族人都在說著無限期外出的話,因為無限期就是沒有限制時間的去外面的世界,沒想到長老會給他無限外出許可證。

長老帶著酷拉皮卡走到一處位置。

「這上面詳細記錄了派羅的眼睛和腿的病狀,隨心所欲的去探索吧。」長老拿出寫著派羅病狀的一張紙。

「長老……」

「不過不要誤會了,其實……我是不希望你去外面的世界的……!」長老背對酷拉皮卡往前慢走。

等江之島盾子來這裡玩的事情結束後,他要去外面的世界找到能治好派羅的醫生,不過醫生需要很多錢,他還是小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夠找到打工的地方賺錢,現在這麼想也沒用,等到去外面的時候再想好了。

酷拉皮卡慢走回到家。

「酷拉皮卡恭喜你了!媽媽就知道你一定會通過試驗。」

「外面的世界不是都和我們這裡的族人對你好,爸爸要你好好的保護自己。」

「我知道。」

「媽媽今天就多煮一些好菜,你明天就要出發了吧。」

「沒有。」

「咦?依媽媽對你的了解,你應該這時要說明天我就出發前往外面的世界吧!」

「呃……我身體好像有點不舒服。」

「難道是發燒了?可是體溫正常啊。」媽媽額頭貼著酷拉皮卡的額頭。

「說不定是水土不服,爸爸看你還是多休息,等到身體好了再出去吧。」

「我想早點睡覺,肚子不餓。」

「這樣也好,不舒服就快點休息,說不定會好得很快。」爸爸點頭說道。

「可是都不吃好嗎?還是喝點湯比較好吧。」

「媽媽真的不用,我要去睡覺了,晚安。」

酷拉皮卡想趕快睡覺休息,期待明天江之島盾子來村子玩,閉上眼睛有了睡意……

很多隻惡魔它們張大眼睛看向我這裡,頭髮像很多人體內的腸子,全身鱗片肉塊沒有穿衣服,左右嘴角像裂開一樣張大,上下排牙齒變很細又尖銳,那是可以把人輕易咬碎的牙齒,舌頭顏色是綠色,惡魔皮膚黏黏滑滑,心臟、大腸、腎臟等等的器官重複亂組合成的樣子。

惡魔在到處破壞村子,尖銳的牙齒咬著族人的眼睛,族人到處尖叫逃跑,可是卻被惡魔抓住整顆頭被吃掉,惡魔到處把族人吃掉,爸爸、媽媽、派羅、長老哭著揮手對我說再見,接著惡魔無情的把他們上半身吃下去,還有來到村子玩的江之島盾子,她被惡魔抓住無法動彈,但是她並沒有哭,還是露出溫柔微笑的表情叫我酷拉皮卡,最後惡魔把她的整個身體全部吃下去,村子的地上都是大量鮮紅的血。

很多隻惡魔醜陋的看著我,接著大笑起來,全部要朝我這裡衝過來。

爸爸!媽媽!派羅!長老!江之島盾子!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酷拉皮卡!!醒醒!」

酷拉皮卡的身體被搖晃,是媽媽的聲音,他張大眼睛看到媽媽露出擔心的表情。

「告訴爸爸你到底是夢到什麼了?不然怎麼叫的那麼可怕。」

「……大家都被惡魔吃掉了。」

酷拉皮卡身上流了不少汗,心臟跳得好快,還一直喘氣。

「哈哈哈!酷拉皮卡世上根本就沒有什麼惡魔,那只是迷信的人才會相信,你夢中的惡魔都是假的!」媽媽笑著輕拍酷拉皮卡的背。

「媽媽說的對,夢就不用把它當成真的。」

「不對!真的有惡魔!我親眼看到了!惡魔長的好嚇人啊!!」

「酷拉皮卡媽媽覺得你跟平常不太一樣,你是不是有事情隱瞞?」

「爸爸也覺得你有點奇怪,你不是和媽媽一樣對惡魔那種東西都一直只當作是人捏造出來的嗎?」

「親眼看到是什麼意思?你老實告訴媽媽是不是隱瞞什麼事情,不可以對媽媽說謊喔,你對爸爸說謊可以。」

「喂,孩子的媽怎麼能教這種話,當然不可以對爸爸說謊。」

媽媽和爸爸一直盯著酷拉皮卡看。

「……明天會有女孩子來村子玩。」酷拉皮卡小聲地說。

「什麼!」媽媽張大眼睛。

「酷拉皮卡!你怎麼可以把村子的居住地告訴外面的人啊!」爸爸生氣的握拳敲了酷拉皮卡頭一下。

「可、可是長老還不是有帶外面的人進來我們這裡,像米塞爾阿姨還有奇庫塔先生他們這些人就是啊!」

「長老是資歷豐富的人,他看人的眼光是很準的,就算你讀很多書現在還只是個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聰明!!」

「也就是說派羅他也知道。」

「你和派羅真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人心險惡!!」爸爸氣的握拳想再敲酷拉皮卡的頭。

「等一下!酷拉皮卡你告訴媽媽為什麼想帶她來村子玩?還有派羅為什麼也想她來村子玩?依媽媽對派羅那孩子的了解,他應該是會勸你不要才對啊,怎麼兩人一起把村子的居住地告訴她呢?」媽媽阻止想握拳敲酷拉皮卡頭的爸爸。

「江之島盾子她對我和派羅很好。」

「那女孩子叫江之島盾子啊。」

「你和派羅被賣了都不知道!爸爸聽說外面有很多不安好心的人會先給你喜歡的東西,最後再欺騙把你帶到不知道的地方賣掉。」

「你們見到一定會很喜歡她的!她是血統高貴的公主!!」

「公、公主!」

「公主!?」

「雖然她年齡和我一樣,但江之島盾子可是公主殿下,她是有國家住在城堡的公主。」

「童話中的公主!」媽媽高興地正在想像中。

「媽媽我和派羅看到真正的公主了,不是只能在書中看的公主喔。」

「呃……可是爸爸聽長老描述過對外面世界公主的印象,任性、傲慢、驕傲等等的不好形容,頭會抬高看窮人,有很多公主都吃的很胖,還打扮的跟個孔雀像棵聖誕樹一樣,而且也不是說公主就一定都長的很漂亮,想要嫁給比自己還要更高貴身分的王子,生活各方面都很挑剔,更重要的事是……不是每個公主都過得很好,國家戰爭公主就會成為犧牲品被迫嫁給其他敵國和親,像有很多國王為了保住自己的王位就會這麼做,下場很慘的公主有很多,像是嫁給敵國的王子對方膩了後,就會隨便被送給其他人,童話畢竟只是童話的公主。」

「別讓我幻想破滅啦!」媽媽不高興的皺起眉頭。

「爸爸!江之島盾子才不會像你說的變成那樣啦!你別害我睡覺作夢的時候夢到這種可怕的事。」

「這是長老說的呀。」

「酷拉皮卡媽媽要你詳細說出遇到她的事。」

酷拉皮卡從和派羅來到南茶鎮開始說起,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媽媽和爸爸眼睛張大,嘴巴也張大,兩人都安靜站著很久不動。

「今世身為人,前世是兔子……」媽媽小聲說。

「投胎轉世變成人類的兔子……」爸爸小聲說。

「還有可怕的惡魔。」

媽媽和爸爸同時問:「酷拉皮卡你真的看到了?」

「當然是真的啊!不止我和派羅看到喔,南茶鎮的人都看到惡魔了!」

「投胎轉世變成人類的兔子這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爸爸摸著頭髮。

「嗯,不過最重要的一點事,窟盧塔族才不是什麼惡魔的使者!江之島盾子說的陷阱設計,那都是外面的人亂講害窟盧塔族被說成什麼惡魔,媽媽認為亂講的人才是惡魔!」媽媽氣憤的雙手握拳。

「江之島盾子她真的長的很漂亮,她聰明優雅高貴的氣質,而且還溫柔的請我和派羅吃飯。」

「不過這麼小就沒了爸爸和媽媽,小公主好可憐。」媽媽露出心疼的表情。

「還有那個壞姊姊丟下妹妹不管,自己去芬里爾享受。」爸爸露出心疼的表情。

「明天江之島盾子會來村子玩,我們要好好的招待她。」酷拉皮卡高興得看他們。

「不過問題是……不知道長老他會怎麼做?」爸爸傷腦筋的拍拍頭。

「媽媽會叫長老把她留在村子玩,徹底顛覆掉村裡的常識,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是不停的反對!媽媽我一定會拼命的讓長老把江之島盾子留在村子裡玩!!」媽媽全身像發出火焰一樣。

「好耶!」酷拉皮卡原地跳了一下。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