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養魔神仔就上手3–第一章笑話!不認識馬利歐還算是魔神仔嗎?(10)

夜深了,周峻華仍在書桌前跟書本奮戰。

明天就要期中考,他必須要全心投入,跟考卷決一死戰。這是他身為學生會長,不,身為學生的義務。

總不可能每個人都像游虹翼一樣,整天在餐廳裡裝可愛端盤子過日子。那種人生他絕對不接受。

不但如此,他還要讓游虹翼清醒,要鼓勵她離開那種沒有未來的生活。

這是他身為一個男人,不,身為未來的社會中堅應盡的義務。

想到游虹翼,他腦中不由自主浮現一個畫面,那是他某天晚上,心血來潮走進「湘湘cafe」看到的景象。

在即將打烊的餐廳裡,那個不求上進不肯回學校的女人正在拉小提琴。微黃的燈光照在她身上,映出她完美的五官,優美的姿態,還有身上那亮麗的女僕裝,讓她彷彿沐浴在神秘遙遠的光輝中。

柔和的樂聲在空氣中流淌,把一整天的疲憊都洗淨,讓剩下的兩組客人如痴如醉,周峻華也覺得他來到了另一個可以忘記所有煩惱的世界。

此刻,坐在自己房間裡,他耳邊彷彿再度響起那段音樂,心中浮現一個念頭:要是時間永遠靜止在那一刻該有多好……

他忽然驚醒:他在幹嘛?該讀書了!

「西藥房……西藥房……這邊有一家,搞不好不是……」

休假日,虹翼把噹噹交給湘玲,自己照著房東妹妹胡女士給她的地址,來到房東的老家。

說到那個跟魔神仔對抗搶救龍眼的少年,胡女士已經不記得他名字了,只知道大家都叫他小黃,大概是姓黃,現在應該快要三十歲,而他家的西藥房就在這巷口。

然而現在巷口是便利商店,虹翼只好在附近四處搜尋,希望能找到西藥房。只要找到小黃,就能向他確認,當年那個被魔神仔帶走又回來的小女孩,是不是真正的龍眼。

走在寂靜的街道上,虹翼的心情很複雜。

已經過了十幾年,不知道那個人是不是還住在原來的地方,對那件事還記得多少。

除此之外,她必須瞞著噹噹做這件事。因為如果告訴他「要去找龍眼」,他一定會回答「妳就是龍眼啊」,然後又是一陣糾纏不清。

最麻煩的是,如果真的找到龍眼,她又該怎麼做?

難道要告訴噹噹「她才是你思念的人,你應該跟她在一起」?

別蠢了,魔神仔又不是二手電視,可以隨手轉讓。

而且,噹噹一旦見到真的龍眼,眼前的平靜生活不就結束了嗎?

她不但不該去找龍眼,反而應該確保噹噹永遠不會見到那個人才對。

只是她沒辦法控制自己。

只要一想到那個人可能還活在某處,她就有種強烈的感覺:非去見她不可。她要好好問龍眼,為什麼違背跟噹噹的約定,讓他苦等?

雖說她也不知道問到答案要做什麼。

真傻。她搖頭嘲笑自己。都已經來到這裡了,還煩惱這些做什麼?走一步算一步吧。

走了快一條街才看到藥房。不知是她要找的藥房換了位置,還是根本就是別家店。

虹翼走進店裡,顧店的是個二十出頭的女人,應該是這家的女兒。虹翼注意到她身後的櫃枱上放著一張家庭照,裡面是父母、顧店的女人,還有一個穿著鳶鳴高中制服的少年。

這張照片裡沒有人的年齡跟小黃符合,虹翼心知這趟八成是落空了。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她開口問那女人:「請問你們家姓黃嗎?」

她得到毫不意外的答案:「不是哦,我家姓朱。」

「哦哦,那麼,請問這附近有姓黃的西藥局嗎?」

年輕女人想了一下,「大概一年多以前,那邊巷口有一家,應該就姓黃。不過他們已經倒了,好像是被詐騙集團騙走很多錢,只好關門。」

「那麼,那家西藥房有兒子嗎?」

「有啊,年紀比我大一點,好像是藥劑師。」

虹翼心中警鐘響起。

等等,姓黃的西藥房,被詐騙只好倒閉,有一個現年約二十來歲的兒子,職業是藥劑師;那麼,那個小黃不就是……Yellow……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