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安心過節吧,聖誕夜的魔神仔不會來找你(2)

「噹噹?」

「哇啊!」

虹翼的頭從櫃枱上方探出來,把噹噹嚇得跳起來,連忙將禮物塞進小狗湯姆的背包。

「你躲在這裡做什麼?」

「沒有……就覺得他們兩個很煩,而且小動物本來就喜歡躲在黑黑窄窄的地方。這是昨天的『兒童科學』講的。」

「你是偉大的世子耶,怎麼會是小動物?」

「呃,我就是不知道小動物為什麼喜歡躲起來,才想自己試試看啊。」噹噹越來越佩服自己圓謊的能力了。

「哦哦,很好,有求知精神。那你剛剛手上拿什麼?」

「什……沒有啊,只是一包豆子。」

然而虹翼不上當。

「豆子不用藏起來不給我看吧。」

「……那也不用給妳看啊。」

虹翼皺眉。

「你這樣很可疑哦,偷偷摸摸的。」

不遠處傳來奇冉的聲音:「何止可疑,自己躲在櫃枱下面自言自語,我還當他被赤芒詛咒了哩。」

奇冉從頭到尾一直躺在送餐枱上睡覺,偏偏這時候出來添亂。

「你很煩誒!欠揍是不是?」

「噹噹——」被虹翼那雙大眼逼視,噹噹忽然覺得呼吸困難。

「我……我沒有做對不起龍眼的事!」

「我沒問你這個。」只是想知道他把什麼東西藏進背包而已。

「那個……」噹噹深吸一口氣,穩定心神不再慌慌張張,「龍眼很抱歉,我身為芒神世子,有些秘密必須留給自己,但是妳放心,我的心永遠是屬於妳的!」

「我也沒問你這個。」不要講得活像被她抓姦好嗎?

奇冉又開口了。

「別聽他的,我們芒神一族向來光明磊落,才不需要什麼秘密哩。」

「你閉嘴啦!」

夜深了,虹翼終於完成了所有的羊毛氈娃娃,把他們一個個包裝起來。

聖誕節前一週,她每天都要在下午休息時間,在餐廳門外擺攤賣小點心和娃娃,工作相當重,必須養足精神。

看了看電視旁一堆沒破關的遊戲,她也只能歎口氣,暫時把它們放到一邊,開始收拾工具。

「噹噹,你有看到我的剪刀嗎?」

「沒看到,不在床底下!」

這慌張的回答引起她的注意。床底下?

虹翼四處翻找了一下,在茶几旁找到她的剪刀。

「好了,我工具收拾好了。」

「絕對不要收在床底下!」

看著噹噹緊張的模樣,虹翼強忍著不笑出來。

「當然不行啊,床底下很髒的。對了,我來把床底下掃一掃吧?」

噹噹立刻擋在床前,手腳張成大字形。

「不行,不可以掃床底!」

「為什麼?」

「因為,因為……床底下的妖怪會跑出來!」他也只能想到這種答案了。

這個答案連小刀都翻白眼,虹翼更是臉頰抽搐。

「真的啊?可是我好想想看看妖怪長什麼樣子耶,來看看吧。」

噹噹死命地擋住她,大叫:「不—行—啦!」

虹翼看他的小臉漲得通紅,眼淚都快逼出來了,不忍再鬧他。

「好好,那就不要掃了。你快去刷牙吧,要睡覺了。」

「……」噹噹沒有動,一臉猜疑地看著虹翼。

虹翼歎了口氣。

「我保證絕對不會動床下,好不好?算我拜託你,去刷牙吧。」她再三保證,噹噹這才乖乖走向浴室,最後還回頭多看她一眼才進去。

虹翼很清楚,噹噹一定把那個死都不肯讓她知道的「秘密」藏在床底下。只要她一彎腰,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只是,她實在不忍心揭穿噹噹那麼拼命保護的秘密,而且晚上跟奇冉的對話又浮現腦海。

「我說,到底是誰教噹噹那樣講話的?什麼『本世子的心永遠屬於妳』,有夠肉麻的。」

「那不是你們人類發明的嗎?幹嘛問我?不過,丹秧跟其他芒神確實有些不一樣。」

「怎麼說?」

「我說過芒神不需要秘密,我們向來有話直說,也沒什麼煩惱,生氣或不高興都只是瞬間,一下子就消失了。」

「是嗎?可是我覺得你記仇記超久。」

「那是因為住在人類世界裡容易心煩!而且現在是在說丹秧的事!」

「是,您請繼續。」

「丹秧他呢,平常很少說話,常常一個人坐著想東想西,而且愁眉苦臉,心裡有事也從來不說出來。」

「所以你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別傻了,我們可是芒神,才不像你們人類那麼蠢。所有同伴都知道他在煩什麼,只是知道也沒用,就放他去了。」

「那他到底在煩什麼?」

「我才不要告訴妳。不過我可以告訴,他只有在天天陪著他的龍眼的時候,心情才比較開朗。等到龍眼回家以後,他又變回那德性了。」

原來丹秧是悶葫蘆性格啊,噹噹倒是挺直率的。虹翼心想。也許正因為噹噹是幼兒狀態,煩惱沒那麼多。

所以她應該要珍惜這段時間,不然等噹噹恢復原形就會變成另一個樣子了。還是不要亂挖他的秘密吧。

她轉身走開,一眼也沒有看床底。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