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慾無罪 第一話

這次就提前說了,畢竟這是目前唯一一個第一話還沒進正軌的,而且劇情也不是很重要的作品。

簡單說,就是瘋狂做菜你懂的。

不過第一話沒有喔。

第一話

「嗶──嗶──嗶──」

鬧鐘的聲音在耳邊舞動著,使我從美好的夢境之中返回現實。

回到這個僅有3坪的狹小空間,除了我一個人什麼都沒有的無聊房間。

「呼阿……」將身子從床上坐起,便立刻聞到一股異味,一股熟悉卻令人不甚喜歡的味道。

昨天沒清掉嗎,好臭。

伸個懶腰,離開舒適的棉被,拿起桌上奇臭無比的衛生紙團,丟進了廁所馬桶裡沖掉。

將手機拿起,坐在電腦前面。

嗯?Pine有幾條訊息?我看看。

傳訊息的是曾經的大學同學,雖然我朋友沒幾個,但他是跟我非常要好的朋友,質勝過量嘛。

「今天晚上過來找我?可以阿,當然沒問題。」發了個OK的表情之後,便有人傳訊息過來。

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名字,來自一個和我交往了一年的可愛女孩子。

看來她果然還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這一個月我們相處的不是那麼好,就靠今天挽回吧。

謹慎地回復完訊息後。

把手機放在一旁便打開了電腦螢幕,上面仍然是昨天已經看完的18禁漫畫。

啊啊,Oka老師的催眠性指導真的太好看了,再來一發吧。

正當我剛拿起衛生紙的時候,放在一旁的手機正猛烈的震動著我的桌子。

誰啊?這個時間點打給我?

來電顯示未知?那就不接了。

「您好!」然而電話卻自己接通了。

「我是創世公司,樂園人才招募部的伊森!還請多指教!」一個人自顧自地開始自我介紹。

我沒有回應,按下結束通話便開始打理自己準備出門和女朋友約會。

話說我過得還真是爽阿,有工作,賺的錢不會少,有女朋友,不會沒人陪,還有好朋友今天要來找我玩,當初友善對待所有人果然是正確的呢。

過了幾分鐘,到了她現在上班的地方,不過她們現在是休息時間,進去也不會打擾到她們。

嗯?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跟老闆也認識很久了,雖然是透過女朋友才認識的呢。

一走進門我就看到她們都轉過來看著我,但她的臉色不太好。

「你怎麼來了?」染成粉色的長髮,大量的耀眼配件正在散發著強烈的存在感,那件極短的熱褲讓我不禁往下面看去,但現在並不是個好時間,只得收拾自己的目光了。「提前來接你啊,不是剛下班嗎?」

在我說完話後,她臉色變得更沉重了。「我們到外面去。」話沒說完就急著把我拉到外面。

她的狀況令我感到擔心。「你還好吧?臉色不怎麼好啊。」她一聽到我說的話便擡頭看著我,她的表情更加不滿。

「我跟你說過不要我一下班就出現,跟蹤狂!」今天她非常的暴躁,也許是月經來了。「我很想你嘛。」

原本想說點話哄她,沒想到反而讓她更生氣了。「想我?你沒資格說!多久沒找我了!」

「寶貝,對不起,冷靜──」她已經憤怒到極點了,這下不好。「我不要,給我一個理由。」

「給我一個不現在跟你分手的理由。」她狠狠地瞪著我。

那雙使我深陷其中的眼眸如今令我害怕不已。「我……對不起,我──」我不再能直視那雙眼,羞愧使我低頭,雙手不自覺的開始顫抖。

「你──!」這時我才發覺,我做錯太多了。

「你連挽留我都辦不到!」

她的聲音不斷顫抖,我擡頭卻見到她早已淚流滿面。「當初還說要給我幸福!在我寂寞的時候你又在哪裡!」她激動的大喊著,周圍的行人紛紛看向我們。

「我要的是一個真心愛我會陪著我的人!」她每說一句話,淚水便猛地奔出,而我的心也不斷受創。「對不起!我──」

「你除了找我打砲之外還做過什麼!沒有!都沒有!我不是你的砲友!不要再讓我看到你了!騙子!」說完話她轉身離去,這些話令我無法反駁,但是,我知道我絕對不能再拋下她。

「對不起!對不起!再給我──」我伸手抓住她的手,卻被她甩開。「我不會再相信你了!」

看著她離去,我卻沒有能力留下她,失意的我雙腳癱軟,坐在地上,任由行人恥笑。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從人行道站起,走回家裡。

一回到房間的我,立刻倒在床上,放聲大哭。

自從出生以來,我都不曾這麼難過,也許因為是初戀,也許我明白自己犯下太多錯。

將近五個小時,我都在床上發洩情緒。突然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

快速且猛烈的敲著門,原先我不想應門,但我這才想起隔壁住著一個惹人厭的男子。

我只好趕緊把眼淚擦乾,打開房門。

沒想到一打開房門他便揮拳打向我的臉,僅僅一次揮拳,我便倒在地上哀嚎著。

「吵爽沒?老子在跟兄弟講電話都是你的聲音,他們還以為我出櫃了!」他說著話,走到我身旁。「操你媽的!」臉部像是被火燒一樣,淚水隨即噴洩而出。

一腳踢向我的肚子,還沒關上的房門使得整個走廊都是我的叫聲。「害得我今晚要請他們喝!你出錢!死娘炮!」他擅自拿起我身上的錢包,拿走錢就回去了。

「好痛……」

「我到底造了什麼孽……」劇烈的疼痛令我難以忍受。

從地板上坐起來,把櫃子裡面的菸拿出來。

顫抖著將菸放進嘴裡,拿起打火機,卻怎麼也無法點火,只得以雙手握住打火機出力,才終於點燃。

我已經很久沒抽煙了,最後一次抽菸已經是兩年前了。

曾經熟悉的味道再次衝上腦門,我知道這麼做會讓我兩年的戒菸白費,但是我不在乎。

電話在這個時候響起,我知道是誰打來的。

「喂?喔,我現在過去,嗯,喝到早上,發生太多事情了,嗯,先掛。」

過了半小時後,我叼著菸來到了鎮上最好的酒吧,準備要找人訴苦。

玻璃門上反射著自己的臉龐,那是我從沒見過的表情,就好像隨時都會死一樣的脆弱。

推開了沉重的玻璃門,各種酒和菸的味道撲鼻而來,這大概是我今天最放鬆的時候了。

這個時間,酒吧沒什麼人,能夠很清楚的看到老朋友就坐在吧檯前面。

走到他的身旁坐下,點了杯伏特加,現在的我很需要酒精的安慰。

「這麼久沒見,怎麼表情跟死人一樣啊?」他手撐在吧檯上看著我,同時用吸管在喝啤酒。

一想到自己在一天之內被折騰成這個樣子,而面前的摯友仍然不變就令我安心了不少。

「分了。」嘴裡的菸已經燒過頭了,把菸頭搓熄丟在菸灰缸裡。「分了?這麼突然?不是一年了嗎?而且今天還是你生日欸?」

還是而以前一樣健談,果然罪開始有找他搭話是對的,要不是他,我可能撐不了多久。

「我不夠珍惜她,她孤單的時候我都不在。」拿起伏特加喝了起來。「我不懂。」

「我以為,我足夠珍惜她了。」直到現在,雙手仍然止不住顫抖。

「但看來我只是讓她有了一年份的糟糕回憶。」費了一番功夫再次把菸點著。「但你是愛她的吧。」

他拿著手中的杯子,用吸管來回攪拌著。「我從以前就想說了,你是唯一一個喝酒用吸管的人。」

「嗯,我知道,但我才不管別人怎麼想。」他再次將吸管放入口中。

「你還沒回答我喔?」他身後的玻璃被雨水拍打著,看來要下一陣子了。

「我深深愛著她,但是我花在她身上的時間明顯不夠。」

他再次拿起手中的杯子。「呵,聽起來好像渣男劈腿的藉口。」並敲了下我的杯子。

「今天就好好發洩吧,明天去找她道歉,情侶間小吵小鬧而已。」說完話便把啤酒全乾了。「嗯。」

我們就這樣邊喝酒,互相傾訴直到淩晨2點。他因為明天還要上班,最晚要在3點前回到家。

沿著道路,走到一座橋旁邊。

「我們以前常常來這裡吧?」他看著這座橋,懷念著過去青春時代的美好。「因為這條路最近啊。」

他走到橋上,被靠著護欄,擡頭看著天空。「以前我每天觀察星星只是為了有話題追她而已。」

「現在她不在了,我只能數數星星來悼念她了。」他臉上的表情是多麼的祥和,平靜卻令人羨慕。

「現在看到你傷心欲絕我也是放心了,以前還很擔心你會不會單身一輩子呢。」一如往常只知道擔心我的傻朋友。

他離開護欄,走向橋的另一邊。「先走了,下周見吧。」他向著我揮手,我也揮手道別。

走沒幾步,後方卻突然傳來的緊急煞車的聲音。

瞬間的不安令我從酒精裡醒來,立刻回頭想確認他沒事。

一回頭卻見到他被貨車撞飛到橋旁邊。

貨車立刻離開了現場,我並沒有拍下車牌,而是馬上趕到他的身旁。

「喂!不要連你都離開我啊!說好下周見呢!醒來!」他的頭部向內凹,血早已佈滿全身,失去了回應。「起來!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啊!起來啊!」

我不斷來回搖晃著他的身體,即使知道一點幫助都沒有,我還是沒有停下。「啊──!為什麼──!」口袋裡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

之後的事情我不記得了,等到我有意識的時候,已經坐在一個陌生房間的椅子上,前面隔著桌子坐著一個金髮留著馬尾的外國人。

「您好,先生,我是伊森,是您的負責人。 」

* * *

賀,來,有件事情剛剛忘記說,我是第一次嘗試寫車,所以可能之後的車不會令各位滿意,哪裡不好,或是少了什麼麻煩跟我說,我會筆記筆記然後努力改善的。

那先這樣,很睏也不知道說什麼。

俺WEX,88 la。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