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拼圖時間

諾斯拉保鏢拼圖

柳堀義雄正在聽父親的訓話。

「真是沒用的兒子!你就不能稍微有點出息嗎?每次叫你做事就膽小的跟個老鼠一樣!!」

父親用力拍了他的好幾下頭,一直不斷的不停大罵著,他抱頭蹲在一個角落顫抖。

「長的高大卻跟膽小的老鼠一樣!白白養了一個沒用的兒子!!」父親大口大口的抽著菸。

父親站起身來到處走來走去,接著拿出幾張鈔票丟到柳堀義雄的臉上。

「你給我立刻去別的地方,等你不再膽小還有賺更多的錢再回來見我,現在不想看到你的臉,吃的用我的!穿的用我的!住的用我的!都靠我養!你給我聽著!我要你變的有錢還有變的有用再回來見我!!」

父親把他趕走,柳堀義雄拿著幾張鈔票慢慢離開。

柳堀義雄找到保鏢的工作,諾斯拉家族臨時急著用人,他們說本來僱用人都要先測試,可是因為是緊急臨時,所以他不用測試就成為他們的保鏢,達佐孽讓他做保鏢和搬運物品的工作。

萊特是老闆,而他的女兒是叫妮翁。

腦海中想起父親的話,真是沒用的兒子!你就不能稍微有點出息嗎?每次叫你做事就膽小的跟個老鼠一樣!!

長的高大卻跟膽小的老鼠一樣!白白養了一個沒用的兒子!!

柳堀義雄幫忙搬著物品一邊想著要做點什麼有出息的事情,這份保鑣工作錢可以拿到不少,也要讓自己不能像老鼠一樣膽小。

不過那個叫妮翁的女人要是好色父親看到了,一定會對她出手吧。

在諾斯拉家族工作有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達佐孽集合大家要說事情。

「我們老闆是黑色會的重要人物,跟他有仇的人根本是滿坑滿谷,你們好好聽著……絕對不可以擅自行動,你們一定要好好遵照我的指示!」

「明白!」

「知道!」

「了解!」

其他護衛隊大聲說。

「好。」他回應。

有一天柳堀義雄終於被分配到近身保護老闆,他要好好表現和有出息,分配近身保護老闆的第三天,老闆的仇人派出了很多人來報仇。

「萊特·諾斯拉你去死吧!」

「只會靠女兒的沒用男人!」

「我們在那裡的建築物裡有個不得了的人質喔。」

護衛隊保護著老闆,當然柳堀義雄也在其中保護。

「你的寶貝女兒妮翁現在就被我們綁在那裡面!」

萊特並沒有露出任何的慌張表情。

表現有出息!不能像老鼠膽小!這不是大好機會嗎!

柳堀義雄往那棟建築物的方向跑去,救出老闆的女兒就立下大功,到時候就不是膽小的老鼠,說不定錢可以拿到更多。

「別過去!!」

「別亂離開!」

「回來!」

「喂!」

護衛隊的大叫聲,還有槍聲和拳頭攻擊的聲音。

柳堀義雄進去那棟建築物開始到處尋找老闆的女兒,接著後腦劇痛被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打到,他倒在地上意識陷入黑暗……

身體好冷!他慢慢張開眼睛。

柳堀義雄坐在一張椅子上,雙手被繩子向後反綁住,雙腳也一樣被繩子綁住,有五名男人笑著看他,其中一名男人拿著桶子對他潑水,這裡不知道是哪裡的房子。

「幫萊特·諾斯拉做事的狗。」

「隨便說把萊特的女兒當人質這種話也信。」

「哈哈哈!先好好折磨你在丟去諾斯拉家的大門口。」

「聽說諾斯拉家族會處決犯錯的手下,你說不定會被做成畫的人體標本喔。」

「好恐怖喔,哈哈哈哈哈哈!」

「啊!」有一名男人把正在抽的菸拿來燙他的額頭,痛的他叫出聲來。

柳堀義雄被迫用刑。

他們大笑聲聽在柳堀義雄耳裡很可怕,他想要馬上逃離這裡,但是繩子綁住無法逃離。

「救命啊!!」

「看看他嚇的叫救命。」

「要怪就怪你去當諾斯拉家族的保鑣。」

「萊特那種沒靠女兒就不行的男人真是無能!」

「其他黑道都看不起他,只會靠女兒往上爬的沒用男人!」

「哇!不小心看到在玩這種拷問的畫面了。」

女人的聲音,還有門被打開的聲音,柳堀義雄轉頭看過去,有兩名女人其中一個好漂亮!

「美女!」

「這下有得爽了!」

「別想逃!」

「我先上!」

「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女人!」

五名男人像野獸一樣的接近她們。

「先把他們綁在椅子上。」

「好。」

五名男人被面有雀斑的女人輕鬆打倒,接著被繩子綁在椅子上,他們就像他現在一樣。

「怎麼會這樣!」

「放開我!」

「怎麼這麼強!?」

「妳們想做什麼!?」

「妳們是他的夥伴嗎!?」

五名男人被迫用刑。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五名男人大聲尖叫,嚇得無法控制的尿褲子。

柳堀義雄牙齒像打架一樣的不停發出喀喀喀的聲音,她們比那五名男人還恐怖!!

柳堀義雄雙眼閉上裝作昏過去,可是身體無法控制的顫抖。

「張開眼睛,裝昏也不像。」面有雀斑的女人說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柳堀義雄張開眼睛喉嚨放聲大叫,那女人手拿血淋淋的削水果皮的刀對準他!

「姊姊等一下。」漂亮的女人右手叉腰,左手拿著杯子喝著咖啡走過來。

「盾子。」

原來這女人叫盾子,真的長的很漂亮!胸部和腿好美啊!真沒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

「走開!妳的雙手好臭!」盾子露出嫌棄的眼神。

「對不起都怪我雙手好臭,別生氣我去清洗雙手。」面有雀斑的女人眼睛濕潤嘟嘴,她把削水果皮的刀丟在地下,走去廚房清洗雙手的血。

「說說你為什麼會被捉到這裡,說不定我心情好就會放了你喔。」

柳堀義雄告訴她所有事情的經過。

「真不知道該說你大膽還是膽小,難道你是屬於有飼料吃就瞬間爆發的類型?」

她身上的味道很好聞!

「我最討厭老鼠了!」盾子露出危險的眼神看他。

「我不是老鼠!」柳堀義雄緊張得大聲說。

「把你丟回諾斯拉家族下場會很慘,處決犯錯的手下會被做成畫的人體標本,現在叫姊姊把你殺了也可以,你覺得該怎麼辦呢?」

「怎、怎麼辦?」

「你應該知道等價交換吧?不知道也無所謂,你現在進去真理之門要付的通行費和想要活下去的代價是什麼?我是真理之門內的真理,你付的代價是什麼?」

「呃……一輩子供妳隨便使喚我,妳是我的主人這樣可以嗎?」

「可是人家還是討厭老鼠!」盾子露出討厭的表情看他。

「我不是老鼠!」柳堀義雄趕緊搖頭大聲說。

「姊姊把他鬆綁,還有拿桶水潑一下,他身上臭死了!」

漂亮的女人全名叫江之島盾子,另一個女人叫戰刃骸,她們是雙胞胎姊妹,可是雙胞胎長的一點都不像。

柳堀義雄把被那五名男人脫掉的褲子和內褲穿好,雙腳趾指甲被剝掉的傷口很痛,柳堀義雄告訴她自己的名字。

江之島盾子:「你仰躺在地上。」

柳堀義雄乖乖躺在地上。

她的腳抬高踩著我的頭,穿的內褲都被他看光了!江之島盾子給他女王的感覺。

「哇~被我踩頭嘴還笑,本大小姐至高無上腳的滋味很棒吧!」

江之島盾子用穿長鞋的腳像踩草一樣的摩擦他的頭。

「殘念姊妳很羨慕?」

「嗯。」戰刃骸兩手食指互相碰觸。

江之島盾子讓他把還沒死的男人殺死,柳堀義雄殺了昏過去還沒死的男人,跟著她們一起離開這裡。

她們前往一間美容院,而柳堀義雄則待在等待的椅子上,他想著江之島盾子在美容院脫光按摩的畫面,站起身來放慢腳步的想去偷偷看一眼。

柳堀義雄走到江之島盾子的那間房間的門前,手轉著門把小心的不發出聲音,放低身體慢慢前進。

美容院的服務小姐:「小姐妳先把衣服都脫掉。」

江之島盾子脫光身上穿的所有衣服。

好刺激的畫面!柳堀義雄鼻子流出溫熱的血,用手把血擦掉,身材真是美呀!

江之島盾子裸體趴在床上,美容院的服務小姐開始幫她按摩身體。

「小姐妳皮膚真好,妳可以閉上眼睛休息睡覺。」

「嗯。」

江之島盾子閉上雙眼休息。

美容院的服務小姐雙手在她背後按摩,接著移動到下面大腿按摩。

他該出去了,柳堀義雄下面起反應了!等等被她發現到就完了!

柳堀義雄小心慢慢返回原來的地方,他坐回椅子上。

戰刃骸從為自己服務的美容房間走出來,冷漠的看了柳堀義雄一眼,她視線看著江之島盾子的那間房。

江之島盾子的那間門打開。

「盾子。」戰刃骸微笑的走到她身邊。

「看看妳,美容後皮膚還是這麼差!」

「我是皮膚差的姊姊。」

「妳害我吃不下飯。」

「這怎麼行!盾子都是我的錯,所以妳還是要吃飯。」

「妳好殘念啊!別煩我。」江之島盾子走起來。

「盾子妳別生氣,聽姊姊的話吃飯好不好?」戰刃骸眼睛濕潤邊走邊說。

「囉嗦!妳這個弱氣軍人姊。」

「不然我餵妳吃。」

「誰要妳餵,我要絕食。」

「不要啊!」戰刃骸抱住江之島盾子不讓她走。

「笨蛋、肥豬、醜女……三者合而為一,強而有力的攻擊就是……笨肥醜!」

「我是笨肥醜!所以盾子妳就吃飯吧!」

「看到妳我就臭、髒、噁心到吃不下飯!」

「那妳吃飯的時候我就離開好不好?」

「妳這個超殘念的姊姊,再不放開我,我就絕食到餓死好了!」

「不要啊!嗚嗚嗚……盾子……」戰刃骸放開她邊走邊哭。

「吵死了!我要吃麵包,妳給我去買回來。」

「我馬上去買!妳等我。」戰刃骸高興的擦掉眼淚,跑出美容院外面去買麵包。

江之島盾子翹腳坐在椅子上,美容院提供的雜誌架放著很多雜誌書,她拿著一本雜誌翻看起來。

她們姊妹相處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江之島盾子女王好美!

柳堀義雄拿著報紙看邊偷偷看她。

他真是太有出息了!他的主人可是江之島盾子女王!

「喂!柳堀義雄你過來一下。」

江之島盾子終於叫我名字了!

「我來了。」

柳堀義雄高興的走過去,站在她面前。

「蹲下來。」

他聽話的蹲下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江之島盾子她手上的雜誌用力拍打他頭好幾下。

「沒你的事,走開!」

柳堀義雄聽話的走開坐回原來的椅子上。

她用雜誌拍他頭讓柳堀義雄有點興奮!

江之島盾子她瞪了他一下後,繼續看她的雜誌。

「盾子我買麵包回來了!」戰刃骸高興的提起手中的袋子。

戰刃骸雙手各提了兩個袋子,一個袋子是放麵包,另一個袋子是放飲料。

江之島盾子拿了一個燻雞麵包吃起來,戰刃骸是拿一個熱狗麵包,她向我這裡丟了一個長形的麵包。

柳堀義雄咬了一口長形的麵包,好硬啊!這種麵包吃久了牙齒和下巴一定會出問題的。

「你不喜歡吃麵包?」戰刃骸冷漠的問。

「我很喜歡!」柳堀義雄笑著回答。

這女人根本就是討厭他!特地選了一個這麼硬的麵包給他。

「盾子喝口飲料吧,只吃麵包很乾。」戰刃骸拿了一個葡萄汁插入吸管。

江之島盾子把葡萄汁拿走喝起來。

「你喝這個。」戰刃骸拿了一個檸檬汁丟給我。

柳堀義雄插入吸管喝起來。

「唔!」

好酸啊!他看著飲料盒寫著超酸檸檬汁。

「你不喜歡檸檬汁?」戰刃骸冷漠的問。

「我好喜歡!」柳堀義雄笑著回答。

該不會是被妹妹欺壓久了,啟動了隱藏腹黑屬性。

討歡心誰不會啊!

「江之島盾子要不要擦一下嘴?這是剛才美容院的小姐提供的香紙巾,妳吃的嘴角都是麵包的油膩。」

柳堀義雄拿出一包美容院的紙巾。

噗!!

柳堀義雄臉上和身上被淋了冷冷的。

「抱歉,我的汽水在路上有掉下來過。」戰刃骸冷漠的說,手中開罐的汽水罐對準他。

「我去廁所清洗一下。」

柳堀義雄快步走到廁所清洗身上汽水的液體,照鏡子他的笑容很僵硬。

哼!哪天被他抓到機會,他一定要好好整整那個臭女人!

霸佔我的江之島盾子女王!

本大小姐至高無上腳的滋味很棒吧!

江之島盾子女王的裸體太美了!

「好噁心!」

「你在幹嘛!」

「我們快走!說不定他是同性戀!」

「變態啊!」

「快出去吧!」

柳堀義雄張開眼睛,自己的嘴正在吻著廁所的鏡子,廁所的男人都大叫逃出去。

我喜歡的是女人!你們才是同性戀!

柳堀義雄離開廁所走到離她們不遠的位置在椅子上坐下。

「盾子要不要擦一下嘴?這是剛才美容院的小姐提供的香紙巾,妳吃的嘴角都是麵包的油膩。」戰刃骸拿出一包美容院的紙巾。

「好。」

戰刃骸插出一張紙巾幫她擦嘴。

柳堀義雄身體顫抖,牙齒咬得很緊,可是一想到她的戰鬥力就不斷告訴自己要忍耐,不然一定會被她殺了。

「你很冷?可是我熱的很。」

江之島盾子笑著問我,她手拉了拉衣服。

好美的乳溝!她穿的裙子很短,好美的腿!

「你要我戳瞎眼睛嗎?」戰刃骸眼神危險的看我。

「不不不!我只是在發呆。」

「柳堀義雄你和我去一個地方,姊姊妳自己回去。」

「我也要跟妳一起去。」

「妳要我再說一遍嗎?」

「知道了……」戰刃骸回答後瞪了我一下。

「去哪裡都可以。」柳堀義雄高興的搓著手。

柳堀義雄乖乖跟著江之島盾子去不知道哪裡的地方。

江之島盾子女王是他的主人!

諾斯拉保鏢拼圖完。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