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拼圖時間

痛恨人類的男人拼圖

宰伊洛零歲到十二歲的時候在某個工寮長大,在他學會說話之前,先在父親的強迫下學會切磚和拌水泥,他被迫做了很長時間的白工。

他在工寮工作的某一天,遇到一名女孩子,她在宰伊洛工作很累的時候,會偷偷拿水給他喝,他休息自由時間的時候,兩人會一起聊天,宰伊洛告訴女孩子他爸爸多麼了不起,爸爸在他生病的時候照顧他,爸爸是愛他的,而媽媽丟下他們離開了。

「宰伊洛你確定照顧的是你爸爸?」

「當然是爸爸!」

宰伊洛情緒激動的大聲回應女孩子。

「我們先不說這些話,今天我有帶好東西給你喔。」

女孩子拿出左半邊白色右半邊黑色的布偶。

「妳要給我!真的要送給我?」

宰伊洛從沒有人要送給他玩具過,他身體顫抖露出不確定的表情詢問。

「你叫我的名字我就送給你,我名字叫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宰伊洛高興的雙手抱住布偶。

「我們是朋友了,那布偶名字叫做黑白熊。」

宰伊洛第一個朋友是江之島盾子,這是他第一次收到別人送的玩具,江之島盾子看他雙手因為工作的關係有很多的傷口,她會拿出藥膏幫他擦藥,藥膏冰冰涼涼的讓很疼的傷口很舒服,從沒人對他這麼好,宰伊洛在工作的時候會偷偷流眼淚,爸爸和江之島盾子是他最重要的人。

宰伊洛的爸爸一手將他扶養長大,他沉默寡言下工回到房間就獨自喝著便宜的酒,醉倒睡著幾乎不曾關心坐在上鋪的宰伊洛,宰伊洛七歲前都不太會說話正是因為這個緣故。

宰伊洛工作結束回家後,除了上公用廁所之外不能下床,一天也只能去兩次最晚到九點,宰伊洛一翻身木製半腐爛的床就會發出吵雜擾人的聲音,他爸爸非常厭惡。

有一次宰伊洛因此被毒打,之後他就學會一動也不動的睡覺方式,半夜尿急無法忍耐的時候……就用事先準備的空酒瓶解決生理需求。

不要給別人添麻煩!這是寡言的爸爸在宰伊洛闖禍的時候,唯一強調的事。

宰伊洛小時候即使常常犯錯仍努力遵守這個教訓,對從沒收過玩具的他而言這句是爸爸送的貴重寶物,在他的小小宇宙中爸爸的地位相當於神,不管受到怎樣粗魯的對待他仍然敬仰爸爸,也相信爸爸很需要自己,他堅信如此的理由有兩個,當他五歲時曾因為高燒而性命垂危,當時爸爸一整晚都幫他換毛巾冷敷。

另一個是爸爸從來沒有趕他出去過,這兩項是他暗藏心中的驕傲。

宰伊洛常常會被某一名青年言語挑釁,那名青年瞧不起懦弱他。

宰伊洛高興的雙手抱著從朋友江之島盾子送的禮物回家,今天真是他最快樂的一天!

「這是什麼奇怪的布偶!」

宰伊洛的爸爸從他雙手用力的把黑白熊布偶拿走。

「這是我朋友送的……」宰伊洛一說完雙手想要把黑白熊布偶拿回來。

「哼!不要給別人添麻煩!交什麼朋友!這奇怪的布偶應該能賣些酒錢回來。」宰伊洛的爸爸一說完轉身想要走出房間。

「不可以賣爸爸!那是江之島盾子送我的黑白熊布偶。」宰伊洛緊張的追上想要走出門的爸爸。

「不要給別人添麻煩!還敢頂嘴!」宰伊洛的爸爸生氣的轉過身來,接著一腳用力的踢向他的肚子。

「啊!好痛!」

宰伊洛雙手抱住肚子表情痛苦地倒在地上,嘴中吐了一些鮮血,可是他右手朝著黑白熊布偶。

「交什麼朋友!你給我去賺更多的酒錢!不准給我從床上下來!我要更多的酒錢!!」

宰伊洛的爸爸生氣的把喝完的酒瓶用力往遠處的牆壁丟出去,酒瓶碎成好多的碎片,他快步打開門從房間離開。

「我的黑白熊布偶……」

宰伊洛雙眼流下眼淚,慢慢從地上爬起身來,他用衣袖擦去自己的鮮血,痛苦的倒向自己的破舊床上,可是他只能不停催眠自己爸爸是為了他好。

爸爸是愛他的!爸爸是很需要自己!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可是即使如此催眠自己,他心中還是很想要黑白熊布偶,那是他重要朋友江之島盾子送他的禮物。

黑白熊布偶玩具沒了!江之島盾子送他的禮物沒了!

爸爸是愛他的!爸爸是很需要自己!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沒錯!沒錯!沒錯!

他閉上雙眼進入夢鄉……

他第二天去工作的時候,終於遇到他最喜歡的自由時間,宰伊洛去秘密基地找江之島盾子。

「你怎麼了?」江之島盾子露出讓他迷戀的微笑詢問。

「我爸爸他……」宰伊洛小聲說。

「告訴我。」江之島盾子走到他面前。

「我爸爸他把妳送我的黑白熊布偶拿走了。」宰伊洛邊說邊低下頭來看著地上。

「……」江之島盾子沒有回應。

宰伊洛不敢看她的臉,他害怕看到江之島盾子生氣的臉。

「把頭抬起來。」

宰伊洛慢慢把頭抬起來,他看到江之島盾子右手舉到他眼前,手上拿著迷你版的黑白熊布偶。

「這個送給你。」江之島盾子微笑。

宰伊洛緊張的問:「真的!妳沒有生氣嗎?」

「一點都沒有生氣喔。」江之島盾子把迷你黑白熊布偶放在他右手上。

宰伊洛高興的看著右手上的迷你黑白熊布偶。

「嘴巴張大點。」

宰伊洛看著她乖乖的張大嘴巴,接著江之島盾子右手把糖果送入他的嘴裡。

宰伊洛舌頭舔著嘴裡的糖果,那是他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

「這是什麼?好好吃喔!」

「那是我做的糖果喔,以後有空會再做糖果給你吃。」

宰伊洛雙眼濕潤,他開始覺得爸爸比不上江之島盾子,可是他還是會喜歡為他好的爸爸,他在心中向爸爸說對不起。

宰伊洛突然蹲下來,雙手摀著自己的肚子。

「你沒事吧?」江之島盾子露出關心的表情。

「我……」宰伊洛抬頭看她。

「告訴我好不好?我們不是朋友嗎?告訴我。」江之島盾子蹲下來視線看他問。

宰伊洛感覺自己臉有點熱。

「爸爸昨天踢我肚子……我想要拿回黑白熊布偶被他用腳踢了……」宰伊洛聲音很小的回答。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江之島盾子說完後快步離開秘密基地。

宰伊洛乖乖的站在原地等她。

三十分鐘……

「宰伊洛我回來了,你把衣服掀起來一下。」江之島盾子走近他。

宰伊洛臉紅不好意思的看著她。

「衣服掀起來,男孩子還害羞什麼,我又不會對你做什麼。」

宰伊洛臉紅的乖乖把衣服掀起來,他肚子嚴重的瘀青。

江之島盾子手上多出一個愛心形狀的盒子,她轉了一下盒蓋,裡面有透明的藥膏,她食指沾了些許藥膏後塗在宰伊洛瘀青的肚子。

宰伊洛肚子冰冰涼涼一點都沒有疼的感覺,反而還很舒服。

「擦好了。」

宰伊洛沒有動作在發呆。

「宰伊洛。」

宰伊洛沒有動作在發呆。

江之島盾子手在他面前揮了幾下,宰伊洛回神後把衣服放下來。

「這盒藥膏給你用。」

「這盒藥膏多少錢……我沒有太多錢……」

「都是朋友了還提錢做什麼,不然以後你的東西是我的,當然我的還是我的,好不好?」

「好啊。」

江之島盾子把愛心形狀裝著藥膏的盒子給他,她走向一處位置坐在地上。

「那邊很髒耶!」宰伊洛伸手想要把她拉起來。

「我都不怕髒了,你在意什麼?過來陪我坐下來聊天。」江之島盾子拍拍旁邊的位置。

宰伊洛聽話的在她身邊坐下來。

「我講故事給你聽好不好?」

「好啊,我想聽妳說故事。」

江之島盾子開始講起故事,藝術家間宮心像的兒子間宮心彌,小時候有一次看到爸爸間宮心像畫的一幅名為殼之少女的畫像因此著迷,他在扭曲的家庭中成長而產生偏執的精神病,間宮心彌長大成長後成為小說家,他的書迷很多。

間宮心彌成為小說家的名字是葛城心,他看到小時候爸爸間宮心像的畫也想要製造出一樣的作品,葛城心殺害了很多的少女想要做出和爸爸一樣的作品,他想要的並不是普通的畫而是製作出真人的畫作品,被殺害的少女像標本一樣的變成作品,標本的人體畫的作品,少女們沒穿任何衣服的被放在像蛋殼做成的黏土裡,少女們沒有雙手,因為被葛城心用刀砍下來。

少女們就像爸爸間宮心彌畫的一幅名為殼之少女的畫像。

「這個故事的主題叫做殼之少女。」

「還有沒有後續?」宰伊洛露出想知道的表情問。

「你真的想知道嗎?」江之島盾子面無表情回應。

「我想知道。」宰伊洛露出期待的表情回答。

「我不告訴你。」江之島盾子右手食指搓他的額頭。

「哪有故事講一半的。」宰伊洛嘟嘴一手摸著自己被搓痛的額頭。

「想知道將來有一天說不定會告訴你。」

「好啊。」

「我要離開了,明天說不定有空再和你聊天。」

江之島盾子從坐的地上站起身來,她雙手拍拍自己的衣服把灰塵拍掉,接著想要離開秘密基地。

「明天一定要再過來喔,我等妳!」

宰伊洛露出不捨的表情看著她的背影。

宰伊洛工作的自由時間已經沒有了,他走回自己工作的地方努力做事,工作結束的時候他遇到平常瞧不起懦弱他的那名青年,兩人剛好坐在工人休息的位置上休息。

宰伊洛一不小心把自己對爸爸的事情說給他聽。

「笨蛋!他沒趕你出去是因為……你可以幫忙賺錢呀!」那名瞧不起他的青年露出惡意嘲笑的表情大聲說。

宰伊洛將自己是被愛的可能性關入心裡深處,那比他大一輪多的青年白目的將那道鎖撬開令他動怒了,他後悔、懊惱自己不該輕易說出自己的重要秘密,自尊傷害所產生的憎恨一舉爆發,宰伊洛衝向青年。

青年平常就瞧不起懦弱的他,大概是宰伊洛謹守爸爸的教誨即使被他挑釁也不動怒,青年才會覺得他懦弱,面對宰伊洛突然的反抗,青年憤怒發狂將宰伊洛教訓一頓後,怒火仍無法平息,他用腳踩住宰伊洛的臉,還吐出口水說出傷人至深的話。

「你發燒時,照顧你的人是隔壁房的老頭啦!你爸爸那時也只是在自己房裡喝個爛醉!」青年用腳邊踩他的頭邊大聲說出傷人的話語。

宰伊洛瞪大眼睛倒在地上看向遠處。

「當時你可能是燒的不省人事……那老頭和你爸爸在半夜大吵了一架,老頭說要是你的孩子死了怎麼辦?我來告訴你,你爸爸當時說了什麼話吧。」

青年說宰伊洛的爸爸說沒差,死了就死了。

「他這麼說的!哈哈哈!」

聽著青年的話的同時,宰伊洛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景象。

宰伊洛的爸爸站在遠處看他,接著露出把他當空氣的眼神後,不關心的轉身背影面對他走遠離開。

爸爸剛剛和他四目相對,卻漠不關心的經過。

宰伊洛……在那時候……明白了一切,這個宇宙……對我沒有興趣,對爸爸而言我活著或死了都無所謂,換句話說他不在乎我,活著的話就能替他賺錢……死了的話房間會變得稍微大一點,如此而已。

不要給人添麻煩的意思是當兒子闖禍,最後會害爸爸被指責,那句話不是為了兒子,百分之百是為了爸爸自己,那句話的人……是指爸爸……那個人……是指人類。

「不!」

宰伊洛嘴中吐出鮮血,雙眼瞪大有著血絲。

不要給人類添麻煩,原來……我沒有被當成人類看待。

不!不!不!

青年離開後,宰伊洛慢慢從地上站起身來,忍耐身體的痛走到爸爸的房間,他雙手拿著附近的榔頭,打碎了當時正在房裡喝酒爸爸的後腦,宰伊洛的爸爸後腦被榔頭攻擊倒地,腦漿血淋淋的噴灑在地上,就像在告訴世界即將發生不詳的事情。

宰伊洛瞪大雙眼有著血絲,身體氣的顫抖不停,他找出爸爸的錢全部塞入自己的口袋。

這時他腦中想起聲音,那是讓他聽的很舒服的聲音。

我名字叫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

我們是朋友了,那布偶名字叫做黑白熊。

江之島盾子!我還有江之島盾子!

明天一定要再過來喔,我等妳!

這個宇宙……對我沒有興趣……可是……江之島盾子在等著我!

沒錯!沒錯!沒錯!

丟下我的媽媽,還有不把我當成人類看的爸爸,他們還有所有人類都已經無所謂了。

只有江之島盾子是我的朋友!只有她把我當成人類看待!

我痛恨所有的人類!除了江之島盾子!這世上的人類全部都去死吧!

宰伊洛拿出迷你黑白熊布偶,接著又拿出愛心形狀裝著藥膏的盒子,雙手握緊江之島盾子送給他的東西。

宰伊洛露出迷戀的笑容看著兩樣物品,他像是收到寶物一樣的小心放回自己的口袋,接著雙手再拿起在地上沾血的榔頭,露出從沒讓人看過的惡狠狠的眼神,用力握緊榔頭對著曾經是自己爸爸的屍體。

噗哧!噗哧!噗哧!

武器榔頭對著屍體不停發出讓人不愉快的聲音,宰伊洛眼神兇惡的停下動作,他快步離開房間去尋找之前踩他頭的青年。

青年在自己房間抽菸打哈欠。

叩叩叩!

青年的門發出聲響,他把菸在菸灰缸弄息,他站起身來想要確認來訪的人是誰,青年把門打開來。

「操!哪個混帳亂敲門!下次被我抓到一定要他好看!」

青年轉身想要走回房間裡。

就在這時!

宰伊洛眼神兇惡,身上沾著鮮血,雙手握緊榔頭武器,他像鬼一樣的不發出半點聲音接近轉身的青年。

「啊啊啊啊啊!!」

青年發出淒慘的尖叫聲,他像是壞掉的人偶一樣倒在地上,身體在地上痛苦的顫抖,地上鮮血淋淋有著讓人噁心的血味擴散在空氣中。

宰伊洛殺死青年後丟下榔頭離開這裡,他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澡,把身上讓人覺得不愉快的鮮血洗去,接著穿著乾淨的衣服離開房間。

宰伊洛前往和江之島盾子兩人的祕密基地,他睡在有點髒的地上想等明天的她。

宰伊洛漸漸進入夢鄉……

「醒醒。」

宰伊洛感覺自己臉頰被拍,醒來看到讓他高興的人,那就是江之島盾子!

「你怎麼睡在這裡?」

江之島盾子露出擔心的表情看他。

「我……」

宰伊洛看著地上。

「不想說就不用勉強說,宰伊洛我們是朋友。」

「嗯。」宰伊洛抬頭看她。

「以後我不會再來這裡了。」

宰伊洛緊張的大聲問:「為什麼!?」

「我當然有其他的事情想做。」

「我可以幫妳。」

「以後再請你幫忙,你自己去找喜歡的事情吧。」

「我要給別人添麻煩喔!」

「你喜歡就好。」

爸爸說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江之島盾子說你喜歡就好。

宰伊洛心中想著跟爸爸不一樣!

你喜歡就好!你喜歡就好!你喜歡就好!

江之島盾子前往自己的路,宰伊洛前往自己的路。

江之島盾子和宰伊洛約定好以後再見面。

痛恨人類的男人拼圖完。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