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拼圖時間

城岩中學拼圖3

三村信史番外

三村信史前往他叔叔的家。

「怎樣!?叔叔!我寫的密碼化軟體如何!?」三村信史雙手在筆記型電腦的鍵盤上操作。

「……不行三村信史!程式一大堆錯誤,拿這種東西和政府鬥,命再多也不夠死……」三村信史的叔叔邊抽菸邊說。

「真的嗎!?哎呀呀,真的耶……我的功力還不夠……」三村信史他看被指出來的破綻。

「你聽好!每個人擁有的才智與能力各有不同,但那種差別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如何看待問題,平常一般人不不去聽的那種……傳達微小的錯誤,不斷否定自己的聲音。」

「……」

「三村信史……電腦這方面我已經大致教過你了……現在問題不是技巧……而是你要怎麼不迷失自己。」

「……」

「聽好!要不斷傾聽潛藏在內心深處……否定自己的聲音。」

「叔叔……竟然敢跟這麼惡質的瘋狂政府堂而皇之的挑釁。」

「不是那樣三村信史!」

「咦!?」

「如果待在這個國家真的覺得很美好的話……我就生存不下去了,如果覺得很美好的話……我早就非死不可了。」

三村信史前往叔叔的酒店,因為他和一名女人約好地點,他坐在酒店的其中一桌等她,那名約好的女人走進酒店裡走到他身邊。

三村信史提出分手。

「我說啊,不守規則的人是妳才對吧……只要一次就好……不想彼此綁住,這些話是誰說的啊!?」三村信史一手插口袋,另一手拿著籃球旋轉起來。

女人雙眼流淚氣得拿他桌上的飲料潑他。

「……!」三村信史把籃球放在桌上,另一手擦掉被潑的臉。

女人雙眼流淚氣得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酒店。

「真狠耶!」

「三村信史你今年幾歲了?」正在酒店櫃台擦酒杯的叔叔問。

「十三歲啊……你是想說我和國一女生玩還太早是嗎!?」

「我不是說思春期的小伙子不能交女朋友,不過分手的時候要讓自己當黑臉,讓對方看見自己溫柔的一面,這是規則。」

「叔叔你不像是和我老爸有血緣關係的兄弟耶,說到我老爸啊!在公司雖然是個優秀的管理階層,但簡直俗不可耐!說到他的興趣啊!就是和手下的女性職員偷偷搞外遇,我老媽也是那個樣子,完全不責備我老爸……玩什麼創作插花啦……在女性圈子裡遊走啦……沉溺在自己的興趣裡……唉!其實老媽的心情我也了解,難不成我是叔叔你的兒子吧!?」

「怎麼?反抗期是嗎?三村信史……不是啦!!這只是我的見解啦……」叔叔邊說邊拿筆記型電腦使用。

三村信史走過去看他操作。

「簡單來說就是在幹架……跟政府那批人。」

「咦?幹架?怎麼那麼小家子氣啊?真是遜斃了!講到幹架啊!就要像這樣!」三村信史邊說邊擺出攻擊的姿勢。

「三村信史這種東西啊……如果不針對敵人擬定戰略的話,是贏不了的……比方講你現在玩的籃球就是這樣,誤判情況的話就贏不了了……」

「聽你這麼說,是在對我這個被稱為……天才後衛第三把交椅的高手。」

三村信史和叔叔前往籃球場打球。

「還要繼續來嗎!?」

「可惡!我怎麼會輸給像叔叔這樣的歐吉桑啊?論體力、論速度我都在你之上啊!」

「道理很簡單,就是聲東擊西。」

「不只是運動而已……鬥爭這種東西啊,對敵人要將計就計,不這樣的話是不會贏的!我不是說過幹架這種東西是有方法的!」

「叔叔!你也教教我嘛……你剛才做的那種幹架的方法。」

「教你是可以,但是絕對不能沉迷喔。」

叔叔教三村信史很多電腦方面的戰術。

三村信史的叔叔有一天出了意外身亡,他參加叔叔的喪禮。

「真是可憐聽說是觸電死亡,好可怕喔!」

「哥哥……」

「……信史!!」

「說什麼觸電死亡,哼!叔叔怎麼可能死的這麼愚蠢!!」三村信史邊哭邊走到他裝棺材遺體身邊。

「喂!你對死者做什麼啊!?」

「別在意!和尚!我在分遺物!」三村信史把叔叔戴在耳朵上的一支耳環取下來,他把耳環戴在自己的左耳上。

三村信史心中想著叔叔!從今天起我要繼承你的遺志,和狗屁政府戰鬥!!

三村信史擦掉眼淚走出喪禮離開到外面,他看到一名女人對他打招呼,那女人擁有叔叔的其中一個耳環。

他坐上那名女人的車開往海邊。

「他說的一點都沒錯……真的很像,眼睛附近更是一模一樣……」女人邊戴墨鏡邊說。

「像的並不只是外表而已,從電腦的使用和幹架的方法……叔叔的課我全上過了,這位姊姊妳是我叔叔的愛人吧!?妳長的好美喔!叔叔為什麼都不教我怎麼追女孩子啊?」

「是嗎……」

「哎!還是他覺得我自己學就能及格了。」

「他就是擔心你這一點。」

「咦!?」

「他從來沒有打從心裡愛過女孩子,和好幾個女孩子都只是表面上的交往……他經常這麼說……」

「哎!是嗎!?」

「他一定相當期待吧!期待你能真正愛上一個女孩子……不曉的能融化他心的是怎麼樣的女孩子……他曾經高興的這麼說……」

「哦!是嗎……」

「我有個東西要交給你……」女人邊說邊從衣服裡拿出一樣東西。

「咦!?」

「這個……這次的事件他本來想用這個最後王牌的……就是……」

「和政府幹架……對吧!!」三村信史邊說邊拿走那樣東西。

「再見囉,保重!」

「這個是什麼啊!?」

「你不是上過他的課嗎?自己去查吧!」

「嘿嘿!」

「再見……」

「啊!等一下!這是用來和政府對幹的最後王牌對吧!?給我……這樣好嗎?」三村信史拿著這小物品看她說。

「因為你是外行人,而且我想他一定也希望你收下。」

「可是……」

「沒關係!還有另一張王牌。」

「咦!?」

「我的身體和靈魂……全都融貫他的思想,對他的愛就是我的最後王牌。」

「最後王牌。」三村信史小聲說。

三村信史番外完。

城岩中學二年B班本篇

七原秋也在空教室拿吉他彈奏起來。

「七原秋也你唱歌唱的這麼大聲……會被老師罵說不准唱頹廢音樂的!」國信慶時邊說邊走近他。

「我是天生的超級搖滾明星!你認為我的演奏那些禁止搖滾樂的爛法律能夠阻止得了嗎!?寶貝!!」七原秋也拿吉他繼續彈。

「你就是這樣……」

三村信史在籃球社比賽練習,他射了一記三分球。

「耶!三村信史!!」球場的女生們觀眾席上加油啦啦隊大聲說。

「呃……我錢包裡面的保險套還有幾個啊?嗯……」

「好誇張喔……」一名男球員看頭上的觀眾席。

「完全不夠……我的原則是對可愛的美眉平等分配我的愛……」

川田章吾坐在學校外面的草地上抽菸。

「你看!那是轉到B班的川田章吾吧!」

「對啊……看起來好可怕喔……平常幾乎不說話耶,而且身材像摔跤選手一樣,根本不像國中生。」

「你不知道嗎!?有關那傢伙的傳聞,他在之前的學校受了重傷,休學半年以上,好像留級了。」

杉村弘樹在一處無人的空間練拳,他赤裸上半身露出強壯的肌肉。

桐山和雄在校外跟流氓打架。

「我的手臂……」

「竟然和流氓為敵……你們……」

「老大!辛苦了!」沼井充拿香菸給他。

「你們真的是國中生嗎!?」

「……」桐山和雄面無表情。

相馬光子在地下停車場色誘男人。

「怎樣?看起來不像國中生吧!如何啊?社長很棒吧!?要爽一下嗎?」相馬光子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內褲。

「要多少錢我都給妳!!連公寓我也買給妳!!拜託妳!我快忍不住了!」男人跪在地上流口水。

「對!這樣才乖!社長。」

二年B班被強迫留在晚上,因為今天有人要來告訴他們重要的事情。

「為什麼其他班級都可以先回去。」

「到底要說什麼?」

「我今天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耶!」

「快點來吧!」

教室的門被打開來,走進一名男人。

「安靜下來!」

他在黑板用粉筆寫上自己的名字。

「我是大家今天的老師,我叫嘉門米美,今天來這裡是要告訴各位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啊?好麻煩喔。」新井田和志露出很想睡覺的表情。

「不准說話!」嘉門米美用粉筆丟過去。

「啊!」新井田和志痛得摸被粉筆丟到的額頭。

「你們被那個程式遊戲選中了!」

學生們露出害怕的表情,很多人都臉色蒼白。

「哪有這種蠢事!!我爸爸是縣政府的環保署長,我在的班級怎麼會被選中程式!」元淵恭一雙眼流淚激動的站起身來大聲說道。

嘉門米美用粉筆丟過去。

「啊!」元淵恭一失去力氣一樣的低頭坐在椅子上。

「我說安靜聽完我說的話!現在你們是二年B班,本來是要等你們三年B班的時候執行程式遊戲,也就是說畢業旅行的那一天會讓你們進行自相殘殺程式的遊戲。」

嘉門米美露出可惜的表情,他又繼續接下去說。

「但是你們班上會有一位重要的轉學生會來B班,這可是史上第一次特例喔,她可是總統陛下最喜歡的女人,我可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女人,她的身分不是一般你們可以接近的高貴大人物,她長得很漂亮,她參加很多項世界級的比賽還得很多金牌的冠軍,不但漂亮、高貴的身分、超級天才等等的形容我都說不完,我很想幫她拿包包呢,跟她說話我就很高興了,啊!說這麼多我差點忘了重要的事了,她的名字。」

嘉門米美在黑板上寫上名字,那名字是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

幾名學生同時大聲說。

「看來你們有幾名學生認識她,總統陛下特別交代我要好好的照顧她,你們B班要好好的讓她就像在家裡一樣舒服知道嗎?不可以對她做什麼讓她很討厭的事情,你們聽清楚了沒?」

學生們:「知道了。」

「太小聲了!」

「知道了!」

時間來到江之島盾子要來二年B班的那天。

「大家聽好!一定不可以讓她不快樂知道嗎?老師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樣的人。」林田級任老師戴著眼鏡,他用手帕擦汗。

中川典子:「七原和慶時說她很好相處喔。」

「我的偶像!她不喜歡拍照也不上電視,她偶爾會舉辦演唱會,不過我有她的小小大頭貼合照,她告訴我別給其他人看。」南佳織微笑說道。

「塔羅牌占卜師。」稻田瑞穗高興說道。

「她是正義的忍者喔!」國信慶時雙手握拳。

「我和慶時小時候都有看過她帥氣的樣子!簡直是女英雄啊!」

「慶子……」川田章吾看著手中的照片。

「總統陛下最喜歡的女人……叔叔我一定會幫你報仇,我就用我的男人計,任何女人都逃不出我的帥氣模樣,江之島盾子這女人可以好好的利用。」三村信史邊說邊碰自己耳朵戴的耳環。

「不知道可不可以拉來我們這裡,第一次聽到程式遊戲特例。」相馬光子邊說邊拿出一支口紅和鏡子。

「我們一定要讓她入夥,連總統陛下都喜歡,那個長的醜的嘉門米美說她身分高貴呢。」清水比呂乃她留著龐克頭的髮型。

「還好她轉來我們班……不然……」矢作好美雙手握緊。

「到底是怎樣的人呢……會不會個性跟我很像。」千草貴子看著窗外的風景。

「一想到程式遊戲就可怕。」琴彈加代子握緊鉛筆。

「別怕,真的那樣我會保護妳。」杉村弘樹看她小聲說。

「嗯,謝謝你安慰我。」

「我真的會保護妳。」

「希望是個很好相處的人。」班長內海幸枝。

「多虧有她。」松井知里、谷澤遙、中川有香、野田聰美、榊祐子同時說。

「……」桐山和雄面無表情。

「老大!就算真的發生程式遊戲,我還是站在你這邊的人。」沼井充看他說道。

「嗯,阿充。」

月岡彰:「對啊桐山。」

「你要加上老大!我都說好幾次了。」沼井充看他露出不悅的表情。

「我們老大是最強的!」黑長博和笹川龍平同時說道。

瀨戶豐:「大家看窗外!」

學生們全部擠在窗戶的位置,林田級任老師也一樣,教室除了桐山和雄還是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不動。

校門口開進一台軍用的車子,嘉門米美他從前座的駕駛上開車門走出來,他走到後座把車門打開來。

江之島盾子她走下車來,可惜教室的學生們無法看清楚她的長相,因為嘉門米美拿一把傘打開來她被遮住。

「今天天氣這麼熱,我早就準備好傘了,妳需要什麼可以盡情的要求,校外不遠的那間我說過的房子是妳居住的好地方,我不在的時候妳可以向校長提出任何要求,我來親自帶妳參觀城岩中學吧!」

嘉門米美他高興的帶江之島盾子參觀學校,等參觀的差不多的時候,他不捨的離開學校,嘉門米美坐著軍用的專用車離開學校。

二年B班的教室門被打開。

「哇!」

「好美!」

「好漂亮!」

「好正!」

「江之島盾子!」

林田級任老師緊張的走向她。

「呃……江之島盾子妳可以做個自我介紹嗎?」

「好。」

江之島盾子留著一頭黑長髮,她拿粉筆寫上自己的名字。

「我是從別國轉來的學生,名字叫做江之島盾子,我會和你們大家好好的相處愉快,自我介紹結束。」

「那江之島盾子妳的座位就坐在桐山和雄的旁邊。」林田老師露出微笑。

江之島盾子看他微笑後,她走到被指的座位坐下來。

「我們先上課,等到下課你們再向江之島盾子好好相處,現在翻開數學課本上課,翻到第五頁。」林田老師打開數學課本,他在黑板寫上要教的課本內容。

「江之島盾子我們老大很好相處喔,我名字叫沼井充,老大叫做桐山和雄。」沼井充偷偷小聲和她說話。

「沒錯,桐山是很好相處的學生,我名字叫做月岡彰。」月岡彰點頭。

「月岡彰你要加上老大才行,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沼井充不悅的看他。

「阿充沒關係。」桐山和雄看著課本頭沒抬的說道。

「是,老大。」

「這一題誰會解?」林田老師看著學生們問。

學生們沒有人想要舉手解答。

「那老師就叫轉學生江之島盾子來解答。」

江之島盾子快步走到黑板面前,她手拿粉筆快速把數學公式解出來,她寫出很多不同的解答讓林田老師看的目瞪口呆。

「解答的很好江之島盾子!」林田老師回神後拍手。

學生們有很多也都一起拍手。

噹噹噹噹!

下課時間的鈴聲響起。

江之島盾子的座位擠滿很多學生。

「江之島盾子我是七原秋也,這位是國信慶時,你應該還記得我們吧?小時候相遇的正義女忍者。」七原秋也擺出英雄的姿勢。

「七原秋也和我小時候遇到的妳。」國信慶時也和他一樣擺出電視看的英雄姿勢。

「我當然沒忘記你們,良子老師她還好嗎?」

「她現在過得很好。」七原秋也和國信慶時同時回應。

「我是南佳織!我是妳的歌迷。」南佳織高興的拿出一張CD片,那張CD封面沒有人物圖只有簽名。

「南佳織我當然知道妳,演唱會常常看到妳的身影。」

「我喜歡聽妳唱歌,只是妳都不拍照和上電視,我唯一可以看到妳的是演唱會。」

「我不喜歡拍照和上電視,不過因為是妳這位可愛的重要歌迷,我可以和妳一起拍合照喔。」

「真的!」南佳織激動又高興的雙手拿著CD片。

「嗯。」

「我是稻田瑞穗,塔羅牌占卜師。」稻田瑞穗站在她旁邊說。

「妳好稻田瑞穗。」

「我是最勇敢的亞馬遜戰士。」

「沒有錯,妳擁有一顆亞馬遜戰士勇敢的心。」

稻田瑞穗開心的和江之島盾子聊起來。

「我是班長內海幸枝,這幾位是我的好朋友們。」班長內海幸枝介紹她的好友們,松井知里、谷澤遙、中川有香、野田聰美、榊祐子、中川典子。

「嗨!我是三村信史,我是籃球社的天才後衛第三把交椅,這幾位是我的好朋友們。」三村信史介紹他的好友們,七原秋也、國信慶時、瀨戶豐、杉村弘樹、飯島敬太。

下課時間學生們和江之島盾子聊天,目前下課只有桐山和雄和相馬光子、清水比呂乃、矢作好美這幾位沒有和她聊天。

「相馬光子怎麼辦?」清水比呂乃皺起眉頭。

「等找時機再和她聊天就好。」相馬光子輕鬆看著自己桌上的化妝品。

「她周圍實在太多人了,我們等時機吧。」矢作好美看著江之島盾子的方向。

這時桐山和雄從座位站起身來,他推開幾名學生走向江之島盾子的身邊。

「妳找時間來我家玩。」桐山和雄面無表情的看她說。

好多學生們瞪大眼睛看著桐山和雄。

「天呀!桐山和雄居然會邀請人。」

「果然美女就是不一樣!」

「我還以為他對女的不感興趣。」

學生們互相說話,沼井充、黑長博、笹川龍平、月岡彰四人驚訝的看著他們的老大桐山和雄。

「那個死木頭居然會邀請人!」相馬光子瞪著遠處的桐山和雄。

矢作好美:「相馬光子該不會妳有誘惑他過?」

「我的確有誘惑他,因為桐山和雄長得帥又有錢。」

「現在妳說的木頭已經被江之島盾子吸引了。」清水比呂乃邊說邊吃零食。

「我還以為他下面是不是有問題呢!每次我在他面前就像空氣一樣,如今看來他很喜歡美女。」相馬光子氣的喝著一罐啤酒。

江之島盾子點頭答應桐山和雄的邀請。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