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拼圖時間

城岩中學拼圖4

體育課是跳馬,男女學生們集合在操場,有很多人都順利的跳過去。

「我……跳不過去……」赤松義生皺起眉頭站在原地不動的說。

「喂喂!你很沒出息耶!赤松!!比小學生還差呀啊你!」

「赤松啊!個子那麼大卻是個沒用的人!」

「嗯!」

幾名學生和其他觀看的班級學生看他說。

「嗚嗚……」赤松義生低下頭哭泣。

「加油!」七原秋也站在他旁邊鼓勵他。

「不行……我還是跳不過去……」赤松義生搖頭。

「等下一次再努力吧。」江之島盾子看他微笑。

「嗯。」赤松義生雙手擦掉眼淚。

「現在聽好!男生跟我走,女生就自由活動吧。」體育男老師。

男生們被帶到柔道社的建築物裡面,女生有幾名跟去觀看,體育男老師親自指導男學生,他們都換上柔道服裝。

江之島盾子站在遠處觀看。

「非常好,接下來杉村弘樹來指導一下,盡管使出你拿手的拳和踢腿吧!」體育男老師表情臭屁。

男老師是一名很厲害的柔道專家。

杉村弘樹一拳也沒打中男老師,他的拳法因為猶豫所以被男老師狠摔在地上,最後被他用右手勒昏過去。

「杉村弘樹!」幾名男學生擔心的跑向他身邊。

「世界可是很寬廣的。」男老師得意地看他。

「你這個傢伙!竟然對已經投降的對手使用勒技,你這樣還合乎正義嗎?」七原秋也生氣的問。

「七原秋也!你這傢伙用什麼態度對老師說話?」

「你吵個屁呀!」

七原秋也和男老師被其他學生架住,把他們分開後,體育男老師看向三村信史。

「三村信史我記得你的思想好像也有些問題,要不要我來幫你矯正一下呀?」

「好呀。」

三村信史很輕易的就被男老師摔出去了。

「哎呀呀,我根本就敵不過老師嘛!好痛……」三村信史從地上慢慢站起身。

「什麼?你這樣就認輸啦?三村信史你呀……」體育男老師微笑看他。

「不過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特別是老師你那獨特的時髦品味……」三村信史雙手拿著一條柔道腰帶。

「什麼?」

「我真是被老師嚇到了呢!那個豹紋呀,真是超性感!」

「啊啊啊啊啊!」體育男老師低頭看著自己的下面,柔道褲滑下來,露出豹紋內褲。

「謝謝。」三村信史看向男學生們。

男學生們都哈哈大笑,觀看得女學生們也一樣大笑。

「你們這群頑劣的傢伙!看來不好好認真修理你們一番不行啊!」體育男老師拿走三村信史手上的柔道腰帶穿好褲子。

體育男老師看向其中一名學生微笑說。

「桐山!接下來換你了!」

桐山和雄合上正在看的書。

「我已經大致了解了……」桐山和雄把書交給笹川龍平。

「桐山和雄老大!」沼井充擔心的看他。

黑長博和月岡彰看向那本書的封面,那是一本柔術入門的書。

「喝啊啊啊!」體育男老師臭屁的一拳攻擊過去。

桐山和雄輕鬆一拳擋住,接著再一腳絆倒他,體育男老師被摔在地上。

「桐山和雄老大!」

「老大!」

「坂口不是好歹也是世界級的候補嗎?」

「哼……看來是自己誇大比較多吧。」

「看來也不過是個會穿豹紋內褲的傢伙嘛!」

沼井充、黑長博、笹川龍平、月岡彰等等的人互相說話,原來那臭屁的男老師叫做坂口健一郎。

坂口健一郎氣的站起身來看向桐山和雄。

「桐山!本來以為你只是個有錢人家的大少爺而已……看來你也額有心得嘛!既然如此男子漢我坂口健一郎……看來也不需要對你手下留情了是吧!」

坂口健一郎一說完,接著快步衝向他面前,右拳擊中桐山和雄的臉,左手拉住他的衣服,坂口健一郎給他一技過肩摔,桐山和雄被摔在地上。

坂口健一郎還打不夠,他接著手擊中仰倒在地上的桐山和雄。

「桐山和雄老大!」沼井充擔心的大叫。

「老大!」黑長博、笹川龍平、月岡彰三人也叫著。

桐山和雄單膝跪地的用手摸著嘴,他吐出些許鮮血。

「哈哈哈哈!明白了嗎?桐山?真正的實力!」坂口健一郎雙手叉腰笑著說。

桐山和雄站起身來看他。

「還想來嗎?桐山?勇氣可嘉呢!我會好好指導你的!」坂口健一郎雙手緊抓他的衣領想要再次把他狠摔在地上。

桐山和雄右手快速按住坂口健一郎的右眼球,接著用力取出他的右眼。

「呀啊啊啊!眼睛啊啊啊!」

桐山和雄看著右手上的眼球。

「不……不要!住手!求你住手啊啊啊啊!」坂口健一郎想要把眼球拿回來而求饒。

「噁……!」織田敏憲和飯島敬太反胃的吐出來。

「阿充……」桐山和雄捏碎眼球。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坂口健一郎哭著大叫。

「是……是……」沼井充微笑回應。

「這個液體就是房水吧,跟血有很大的差別呢!」

「是……桐山和雄老大!」

杉村弘樹等等的學生們,有很多露出恐懼的表情看著桐山和雄。

「江之島盾子妳覺得呢?」桐山和雄看向遠處的她說道。

「我沒有話和你說。」

學生們擔心的看著江之島盾子,但是桐山和雄卻只說一聲嗯就沒下文了。

噹噹噹噹!

今天體育課結束了,接著就是放學時間。

江之島盾子被榊祐子邀約到她家去玩,江之島盾子和榊祐子到達她家去,榊祐子拿出鑰匙開門走進去。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榊祐子高興的大聲說。

「這不是江之島盾子嗎!真是太高興了。」榊祐子的媽媽榊香織開心的看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歡迎妳來!」榊祐子的爸爸榊宗一郎也開心的看她。

原來榊祐子她有一次拒絕上學,男學生在教室打架打得很凶,結果她完全被嚇到了,榊祐子將近兩個禮拜都不敢踏出家門一步,她根本不擅長跟人競爭,更別說這種可怕的打架事情。

榊祐子認識江之島盾子的回憶……

「祐子!開一下門好嗎?祐子。」榊宗一郎輕敲著榊祐子房間外的門。

「不要!!學校好可怕!我不要去了!!」榊祐子縮在床上流淚。

「祐子……」榊香織擔心的站在門外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馬上去學校沒關係,爸爸請來了一位很親切的女醫生,妳可以跟她說,好不好祐子?」

「絕對不要!!我不需要心理諮詢!!我根本……沒有心理不正常!!」

「老公……」

「再這樣下去祐子會很糟糕。」

榊宗一郎拿出鑰匙開鎖。

「祐子。」

「不……不要!!」榊祐子快速下床想要把門關上。

「天啊!」

「沒事吧!」

榊宗一郎和榊香織擔心的大聲叫喚,原來榊祐子用力關門時,房間門壓到江之島盾子的手,她因為被門壓到傷口流血,本來被門壓到的是榊祐子的爸爸榊宗一郎,但是被壓的瞬間他被江之島盾子推開來。

「沒什麼可怕的榊祐子,我叫做江之島盾子。」江之島盾子微笑說著,她把右手擺放在身後,因為榊祐子的爸媽告訴過她,榊祐子很怕看到鮮血。

「對不起……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要堅強起來才行……」榊祐子拿出手帕想要擦掉江之島盾子右手受傷的鮮血。

「榊祐子妳擁有一顆溫柔的心。」江之島盾子左手摸著她的頭。

「我會去上學。」榊祐子看到她露出的笑容不知不覺點頭。

「妳學校有交到很不錯的朋友呢。」江之島盾子拿出一張照片,那是榊祐子的朋友們,照片上有內海幸枝、松井知里、谷澤遙、中川有香、野田聰美、榊祐子、中川典子,這是一張很快樂的合照。

「嗯。」榊祐子拿過來看著照片微笑。

「醫生趕緊包紮傷口吧。」榊香織擔心看她的傷口。

「我去拿醫藥箱。」榊宗一郎一說完快步跑去。

「別這麼客氣,你們叫我江之島盾子就可以了。」

這是榊祐子一家認識江之島盾子的經過。

榊祐子認識江之島盾子的回憶結束。

「爸爸和媽媽今天是江之島盾子轉來我們班的第一天喔。」榊祐子坐在大廳的沙發上說出今天的事情。

「妳說你們班被選中自相殘殺的程式遊戲!」

「太可怕了老公!」

榊宗一郎和榊香織身體顫抖恐懼,桌上的茶杯碰倒一個,茶擴散開來在桌上。

江之島盾子拿著一杯茶喝起來。

「還好是因為江之島盾子所以特例。」榊香織回神後拿著抹布擦著桌上的茶液。

「真是不知該怎麼感謝妳江之島盾子,因為妳又一次幫了我們大忙。」榊宗一郎雙眼流淚低頭道謝。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下廚煮很多豐盛的飯菜。」榊香織雙眼流淚站起身來去廚房。

江之島盾子愉快地和榊祐子他們一家用餐,用完餐的時候天色有點晚了,江之島盾子婉拒他們想要她留下來過夜,她離開榊祐子他們的家慢走在一處位置。

江之島盾子進去城岩真琴人妖酒店。

一名男客人用力拍桌的聲音傳來。

「人妖的架子越來越大了喔!!是嗎!?雷娜!?」

名叫雷娜的人妖嚇得流下眼淚來,其他的人妖們也被嚇到了。

「我的酒你竟敢不喝!!」男人雙腳放在桌上。

從業員控室裡面有兩名人妖。

「阿彰!」一名人妖擔心的叫喚著。

「哎呀!老爸!怎麼臉色那麼蒼白啊?」月岡彰照著鏡子塗口紅。

「大事不好了!龍二先生在鬧場啊!」月真琴看著兒子。

「哎呀!為什麼呢?我們不是都有在交保護費嗎?」

「他說雷娜不肯喝他的酒……」

「哎!那個女孩根本不會喝酒嘛!他那樣簡直就是在欺負她。」

「喂!怎麼辦啊!?阿彰!」

「呵呵呵!OK,我來……想辦法搞定。」

月岡彰從業員控室裡面開門走出來,他站在名叫龍二的人面前。

「喂,龍二大爺……」

「……!」

「不要理會那個不會喝酒的小女孩嘛……我來陪你喝愛的交杯酒。」

「少囉嗦!!我操!!我就是要那個臭人妖給我喝!!」

「哎!真是!別說那種粗話嘛。」月岡彰邊說邊倒了一杯酒在他桌上。

「……!!」

月岡彰把桌上的那杯倒好的酒喝下。

「混帳!!放肆!!」

龍二本想站起身來,但是他的左膝被月岡彰的右手按下,龍二心中想著好大的力道。

「謝謝你的酒囉。」

月岡彰吻住他的左臉頰。

「哇~真好喝。」

「你……」龍二左手擦掉被印上的吻痕。

「那麼……為了給你回禮……」

「?」

「你看看這個。」月岡彰從身上拿出一張照片在龍二的面前。

「唔!!」龍二看到照片臉色蒼白。

「喂!這個跟你在一起的漂亮女人……是你老大的老婆吧。」

「唔!!」

「龍二先生你真是的……竟然做出這種事!!有點讓人吃醋呢!!」月岡彰從身上拿出第二張照片。

那是一張龍二和那名女人兩人在大床上做愛的照片。

「這種事情如果讓你老大知道的話,就不得了囉!」月岡彰喝了一口酒。

「你……怎麼……」

「我啊……呵呵呵!只要認為某個男人不錯,就會想知道那個男人的一切,而你這麼有男子氣概,讓我有點心動。」月岡彰拿出一台照相機。

龍二額頭流下汗水。

「人們稱我這種行為叫跟蹤狂,不過這種生活方式很羅曼蒂克吧!!因為人家之所以會做出這種事……全是出於十幾歲年輕少女……的熱情啊。」月岡彰左手隔著褲子抓著龍二的那個。

龍二眼睛濕潤。

「所以龍二!你今後也要多來我們店裡捧場喔。」

「唔……我……知道了……」

「媽媽桑!龍二開一瓶特等酒。」月岡彰露出笑容站起身來。

其他人妖都露出笑容圍在他身邊。

「你好棒喔!阿彰。」

「我引以為傲的兒子。」月真琴吻著月岡彰的右臉頰。

月岡彰從小學的時候就開始幫忙爸爸經營特種行業……所以這個該稱為社會上的黑暗面,月岡彰各式各樣的事見多了,他認為社會真是險惡,也可以說是糟糕,昨天你還認為他是朋友的人,今天突然就背叛你了……所以月岡彰絕對會不粗心大意的!

月岡彰面對比自己還強的人……要經常留意讓自己站在有利的立場,那才是最聰明的生活方式。

喂!阿彰!你不要直呼老大桐山!好好叫他老大!這是沼井充常常對他說的話語。

月岡彰不醉心於比自己強勢的人物,因為在一般的情況下,最後都是會遭到背叛……話說回來……桐山和雄真是個既俊俏又可怕的男性,那種無情的眼神……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感覺就像冷血無情的爬蟲類一樣。

「有人嗎?」

月岡彰覺得這聲音很熟,他走近聲音的來源。

「江之島盾子!你怎麼在這裡!?」

「我在這裡很奇怪嗎?」

「呃……很少有女性來這間人妖酒店。」

「妳就是江之島盾子!真是要好好向妳道謝,差一點阿彰就會發生危險了。」月真琴雙眼流淚,他雙手握住江之島盾子的雙手。

月岡彰第一次看不透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名叫做江之島盾子的女人,她感覺很有領袖的魅力氣質,還有給人很親近的感覺,而她還是大東亞共和國的總統陛下最喜歡的女人,這是不能隨隨便便惹怒她的人,要是一個不處理好就會遭到危險,月岡彰平常的言語手段都忽然無法使用了。

月岡彰形容桐山和雄是冷血無情的魔鬼,而江之島盾子是帶有魅力擁有好感的天使,桐山和雄和江之島盾子兩人是屬於相反的類型。

「呵呵呵,今天我要好好招待妳。」月岡彰哈哈大笑露出招牌笑容。

「我們到特等座位去吧,我要和妳好好的聊聊。」月真琴邊說邊帶江之島盾子走到一處位置坐下來。

「妳要喝酒嗎?」月岡彰問。

「這還用問,來這間酒店不喝酒怎麼行,雷娜妳去拿特等好酒來,一定要是最好的酒才行喔。」月真琴對著雷娜說。

「是。」雷娜邊說邊快步去取好酒。

「我兒子阿彰是我的驕傲,一想到他被選上自相殘殺的程式遊戲我就顫抖不停。」月真琴雙手抱胸害怕顫抖著。

「老爸我就算被選中這個自相殘殺遊戲,我一定會活到最後的!」月岡彰露出自信的笑容。

「你胡說什麼!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語來,當然是平安無事最重要,你別讓我嚇的心臟停止好不好?」

「是,是,我當然平安是最重要的。」

「酒來了。」雷娜拿著一瓶特等的好酒放在桌子上,他拿著開瓶器開酒,接著給三人各倒了一杯酒後安靜的離開。

三人咕嘟喝了一杯酒後微笑繼續說話。

「月岡彰你說自己會成為活到最後的人。」江之島盾子摸著杯子。

「當然啦。」

「你不覺得你們的老大桐山和雄才是勝利者嗎?」

「呃……桐山的確很強,不過我不會輕易認輸的。」月岡彰因為喝酒臉紅。

「你不相信桐山和雄對不對?」

「呵呵呵,我當然最相信他呀。」

「不對,我覺得你不相信桐山和雄,第一點是稱呼上的問題,你只稱呼他桐山卻不像沼井充他們加上老大的稱呼,第二點是我的直覺和觀察。」

「哈哈哈!妳是第一個發現我不相信桐山的人,我如果被迫參加自相殘殺程式遊戲,我月岡彰在遊戲中只相信自己。」

月真琴:「阿彰呀,桐山和雄那是誰啊?」

「他是我們班上的老大,我有加入桐山成為他的小弟。」

「他人很好嗎?」月真琴幫江之島盾子和月岡彰又倒了一杯酒。

「他是很好,只是臉上都沒什麼表情變化,我覺得他很像機器人一樣冷冷的,我每次看到他的眼神都會不知不覺的發抖呢,他真是英俊又強大的男人。」

「聽起來給我感覺很可怕呢,算了,只要你沒什麼危險老爸就安心了。」

「我覺得桐山和雄不對勁。」江之島盾子看他們微笑說道。

「哪裡不對勁?」月真琴和月岡彰同時問。

「我的觀察和直覺,我今天有看過桐山和雄偷偷拋硬幣的行為。」

「拋硬幣這個行為我有看過一次,那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舉動。」月岡彰喝了一口酒。

「除了這個行為外……他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我覺得桐山和雄全身上下都很奇怪,他一定有某種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問題。」

「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桐山和雄有問題,看來我要好好的觀察仔細才行。」

「你們別聊其他人了,說說自己的事情好不好?」月真琴好奇的看江之島盾子,就知道他想知道她的事情。

「我是今天才從別國轉來的轉學生,我的國家資源很豐富喔,還有我國家是和平主義和你們國家相反。」

「聽起來是很不錯的國家呢。」月真琴露出羨慕的表情。

「哪像我們國家不能出國和移民,而且還喜歡發動戰爭。」月岡彰也露出羨慕的表情。

「啊!時間很晚了,以後有時間再好好聊天吧。」江之島盾子看著手錶。

月真琴:「今天這瓶酒當然是我們免費請客,妳找時間要再來玩喔。」

「老爸說的對,今天聊得很開心,反正時間還很多,以後有空可以再來,我們很歡迎喔。」月岡彰眨了一下右眼。

江之島盾子向他們說再見,她離開城岩真琴人妖酒店。

城岩中學校外不遠的那間是嘉門米美提起過的房子,江之島盾子拿出鑰匙開門進去,這間房子大小適中,因為是一個人住所以房子的大小剛好,不大也不小。

江之島盾子把書包丟在沙發上,她從書包拿出一個相框,她把相框擺放在顯眼的大廳中,照片有很多人的合照。

江之島盾子去浴室沖澡完,她走到大床上休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今天就好好的呼呼大睡吧。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