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拼圖時間

城岩中學拼圖5

嗶嗶嗶!

鬧鐘聲響起,江之島盾子醒來把鬧鐘關掉,今天是轉來城岩中學的第二天早上,隨便做好早餐吃完後,她前往城岩中學。

江之島盾子走路來到校門口,她遇見了千草貴子。

「早安。」江之島盾子微笑向她打招呼。

「嗯,早安。」千草貴子表情冷冷的點頭回應。

「鐵面女那是什麼態度!」

「千草貴子好難和她相處。」

「和千草打招呼的是誰啊?」

「那是轉到二年B班的轉學生,名字叫做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怎麼不轉來我們班。」

「聽說她是多項世界級的超級天才學生喔。」

江之島盾子:「我們一起進教室好不好?」

「好。」千草貴子還是表情冷冷的點頭回應。

江之島盾子和千草貴子一起進去二年B班的教室上課。

「江之島盾子早安,還有千草貴子早安。」中川典子露出笑容的打招呼。

班上還有很多人打招呼,江之島盾子露出笑容和他們打招呼,只有千草貴子表情冷冷的回應。

第一堂課是社團活動,班上的人前往自己參加的社上課,當然沒有參加社團的人是自由活動,江之島盾子現在還沒有加入社團。

江之島盾子前往田徑社。

千草貴子的社團是田徑社,她正在田徑社練習。

「今天到此結束。」田徑社老師開口說道。

千草貴子喘著氣休息。

田徑社女學生A:「聽說……那裡的蛋糕很好吃喔。」

田徑社女學生B:「真的嗎?回家時一起去吃。」

「喂!你們在說什麼?」千草貴子一手拿著礦泉水。

「啊……千草學姊妳不會想聽的啦。」

「對啊!對啊!」

「……」

「我們走囉……」

「再見……」

千草貴子手拿毛巾走到田徑社休息室門外。

田徑社女學生C:「對對!而且啊……」

田徑社女學生D:「千草那個人好難跟她說話喔!」

「嗯!說起話來好瞧不起人喔!我和你們的層次不一樣,哇!頭上都冒出光圈了……就算是我們學校的王牌也未免……」

千草貴子打開門走進去。

「啊!拜拜。」田徑社女學生C緊張。

「千草!明天見。」

千草貴子心中想著哼!你們就是這樣私底下說壞話我才瞧不起你們。

江之島盾子從外面走到她面前。

「千草貴子妳好。」

「妳好。」

「……」

「……」

「放學的時候要不要一起去吃蛋糕?」江之島盾子邀請她。

「可是我……」千草貴子表情猶豫。

「妳是不是認為我們認識才兩天?」

「沒、沒有,只是我很難相處。」

「別介意別人說什麼。」

「原來妳聽到了,我表情給人很冷又兇的關係……」

「我不介意,放學後一起去蛋糕店吃蛋糕好不好?」

「好。」

千草貴子接受江之島盾子的邀約。

「既然妳接受了,那我們就是朋友了。」

「朋友!」千草貴子大聲說道。

「對啊,現在我們就是好朋友了。」

「我在班上都沒有朋友,妳是我第一個好朋友,弘樹每次都說我外表給人冷冷的。」千草貴子微笑。

「杉村弘樹是妳的誰?」

「他是我的青梅竹馬。」

「那他不是妳第一個朋友嗎?」

「算是吧,我沒有女性的朋友,不過現在妳就是我第一個女性朋友。」

「千草貴子現在要不要一起跑田徑練習?」

「妳跑得很快嗎?」

「我參加過世界級跑步大賽的金牌冠軍喔,也就是世界級田徑大賽的金牌冠軍。」

「世界級田徑大賽的金牌冠軍!」千草貴子露出驚訝的表情。

「嗯,所以我們一起練習吧。」

千草貴子和江之島盾子前往田徑社的比賽場地,他們在起跑位置站好,接著兩人一起跑起來,比賽結果是江之島盾子先到達終點。

江之島盾子跑步的姿勢是雙手張開往後。

「哈哈……妳跑得好快喔,真不愧是世界級田徑大賽的金牌冠軍……不過妳那個跑步姿勢好奇特喔。」千草貴子喘氣的看她說道。

「那是傳說中大運動會的御堂巴選手的跑步姿勢,她可是被喻為秒速之女神、田徑場上無敵的玫瑰,宛若神話般的存在。」

「御堂巴是誰?我從來沒有聽過她。」

「抱歉,這世界還沒有她的存在。」

「原來妳是在開玩笑。」

看他們兩人比賽練習的老師和學生們都很驚訝。

「鐵面女竟然輸了!」

「贏的人是江之島盾子!」

「我還以為千草是學校田徑社最厲害的人耶。」

「那是轉學生江之島盾子!」

「鐵面女總算輸給別人了!」

「江之島盾子很好相處喔。」

「等一下我們去和江之島盾子說話吧。」

江之島盾子前往動畫社。

「那不是霸王鮮果汁嗎。」

「妳知道!」瀧口優一郎高興地看她說道。

「NG騎士檸檬汽水的卡通我有看過。」

「這真是太好了!我們可以一起討論耶。」

江之島盾子:「霸王鮮果汁機體顏色為金黃色,當檸檬汽水熱血沸騰時,可以轉換型態變成獅子武士。」

瀧口優一郎:「嗯,還有妖姬西打龍機體顏色為黑色,當蘋果酒血壓上升到極限時可以變成亞力邦賽。」

「動畫主角叫做馬場檸檬,蘋果酒和鮮檸汁在故事前半段一直是敵人,他們在故事中期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後離開炸春捲並成為檸檬汽水們的夥伴,女主角叫做牛奶,夥伴還有可可亞。」

「哇!妳真的很了解這部動畫。」瀧口優一郎興奮起來。

「蒸籠包、阿薩姆、紅豆湯、善哉餅等等的名稱,這部動畫真的很喜歡美食,人物和機器人都是給予食物的名稱。」

瀧口優一郎他是卡通迷,他很喜歡聊有關卡通動畫的事情,江之島盾子和瀧口優一郎快樂的聊著。

江之島盾子前往插花社。

「江之島盾子!妳對插花有興趣嗎?」琴彈加代子開心的問。

「有一點。」

「妳可以試看看喔。」

「嗯。」

江之島盾子在她面前開始插花,她所擺出的花有種藝術之美,充分表達花的美態也是形神兼備品味造型的插花。

琴彈加代子:「這真是太好看了!江之島盾子妳要不要入插花社呢?」

「真的很好看!」杉村弘樹邊走過來邊露出笑容說著。

琴彈加代子:「杉村弘樹你拳法練完了嗎?」

「嗯,妳和江之島盾子的插花都很好看,兩個人都很厲害。」杉村弘樹臉紅說道。

「拳法有趣嗎?」江之島盾子。

「我是不知道妳覺得有不有趣,不過拳法能讓我變強。」

「有機會我想看你練拳好不好?」

「可以啊。」

「江之島盾子妳要不要入插花社呢?」琴彈加代子又問了一次。

「我還沒有考慮好。」

「希望妳好好考慮,妳的插花實在太漂亮了,希望妳能入插花社。」

「我會回去好好考慮的。」

「琴彈加代子那個……」杉村弘樹摸著鼻頭。

「什麼事?」

「風月。」

「什麼?」

「貓的名字,那隻剛出生的小貓我幫牠取名了。」

「那真是太好了!風月的名字取的真好。」

「你們說的貓是?」

「妳不要看杉村弘樹練拳法是很恐怖的人,他可是有令人驚訝的溫柔面呢!」

琴彈加代子把貓的事情告訴江之島盾子,事情經過是琴彈加代子發現到杉村弘樹在上課的時候的奇怪舉動,她等下課的時候發現到杉村弘樹原來是藏起小貓不知如何是好,剛出生的小貓如果不靠母貓的舔拭,是無法自己排尿的,琴彈加代子拿手帕幫助那隻小貓排尿。

江之島盾子:「杉村弘樹你真是溫柔的人。」

「謝謝。」杉村弘樹摸著鼻頭臉紅說道。

「你會不知不覺摸著鼻頭。」

「呃……這是我的壞習慣,常常被貴子唸,她說我從幼稚園就有那個毛病。」

「你和千草貴子是青梅竹馬。」

「妳知道了,沒有錯我和貴子是青梅竹馬,希望妳和她好好相處,雖然她板著一張臉……可是她是很好的人。」

「我和千草貴子已經是好朋友了。」

「我知道她很難馬上很好相處……妳、妳說什麼!」杉村弘樹驚訝的張大眼睛。

「我說,我和她已經是好朋友了。」

「這、這真是太好了!千草貴子她表情都一副冷冷的,因為這樣所以很難交到朋友。」

「你不也是她的朋友嗎?」

「對,我當然是她的好朋友。」

「千草同學她外表讓人很難接近,不過可以的話我也想和她成為朋友。」琴彈加代子拍頭微笑說道。

「如果可以就真的太好了!」杉村弘樹高興的拍手。

江之島盾子:「琴彈加代子妳為什麼會學習插花呢?」

琴彈加代子:「那是我小時候媽媽強迫我學的……說是會插花的女孩子會很受男生歡迎的關係。」

「嘿……還蠻開放的母親呢……」杉村弘樹。

「側室……你們知道嗎?」

「咦?」

「我的父親啊……聽說是某個銀行地位很高的人,託那個男人的福,母親有了自己的店……」

「……」

琴彈加代子:「在女生之間很有名呢!杉村弘樹你應該不知道吧,江之島盾子因為剛轉學過來也不知道,我有時店裡有人請假的時候,我也會去幫忙喔!做點下酒菜什麼的……還額受好評呢!雖然偶爾會有亂摸人家屁股的客人……但是基本上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喔,我很喜歡店裡的氣氛呢!也因為都在那種氣氛下……我的感覺好像也偏差了呢……也因此跟班上女孩比起來,我顯得有點輕浮呢!」

「……」

「也就是說我只要跟別人稍微熟一點……就很容易忘了分寸呢!是那種感覺沒錯吧?所以我對杉村弘樹同學也做了許多失禮的事情,造成你的困擾呢。」

「琴彈……」杉村弘樹。

「我希望以後又做了困擾的事情,你們不要討厭我喔!」

「妳不是說他溫柔又強,我們是不會討厭妳的。」江之島盾子看著插花說道。

「我沒有很厲害……我想變得很強,但是一看到桐山和雄我就了解自己的極限,他比起我實在是強太多了,江之島盾子也看過他上柔道課的實力了吧,如果他是我的敵人的話……我不知道能不能擊敗的了他,我從小就很弱,所以我小時候向貴子發誓自己一定要成為很強的男人。」杉村弘樹咬牙看著自己的雙拳。

「原來是這樣,所以你才選擇練拳變強。」江之島盾子摸著插花。

「你和千草同學真的感情很好呢!」琴彈加代子露出笑容原地跳了一下。

「當、當然!因為我和她是青梅竹馬好朋友。」

琴彈加代子:「你不打算和她交往嗎?」

「我、我有喜歡的女孩了!」

「是誰?」

「是、是……」杉村弘樹轉頭臉紅。

「哈哈哈!我只是隨便問問,你不必那麼認真嘛。」琴彈加代子摀嘴笑著。

「等他想說再說吧,我要去其他社團看看,拜拜兩位。」江之島盾子邊走向門外邊說道。

「嗯,妳下次一定要再來。」琴彈加代子點頭。

「我也該回去自己的社團了。」杉村弘樹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

江之島盾子前往籃球社。

「三村!三村!三村!加油你好棒!」

「三村信史真是太帥了!」

「不但運動神經好,頭腦也很聰明。」

「天才後衛!」

「帥哥!」

「呃……錢包裡面的保險套又要不夠了。」三村信史耍帥的看向女生加油觀眾位置揮手。

「好誇張喔……」男隊員A抬頭看向女生觀眾位置。

「怎麼沒人幫我加油呢……」男隊員B搖頭嘆氣。

「每次都是幫三村信史加油……」男隊員C轉著手裡的籃球。

「哇!好漂亮的美女喔。」男隊員D吹口哨。

「在哪?真的好漂亮!」男隊員E臉紅說道。

「江之島盾子妳也是來幫我加油的嗎?還是妳想當我們的社團經理?」三村信史耍帥的看向門口的她問。

「那女的是誰啊?」女生加油觀眾A。

「她是二年B班的轉學生。」女生加油觀眾B。

「這下競爭激烈了,她長得很漂亮!」女生加油觀眾C。

「三村竟然向她提出社團經理!」女生加油觀眾D咬牙說道。

「我只是來看看籃球社,社團經理還是算了吧,你們都要加油喔。」江之島盾子看向三村信史其他隊員說道。

「我會加油的!」男隊員A。

「終於有人幫我加油了!還是超漂亮的女孩子!」男隊員B高興地流著眼淚。

「我一定會加油的!」男隊員C向她揮手。

「美女!」男隊員D眼冒愛心。

「妳看著吧!」男隊員E全身散發熱血的火焰說道。

其他的練習球員也眼冒愛心。

「她竟然不想成為社團經理!」女生加油觀眾A。

「聽說她是世界級女子籃球大賽的金牌冠軍。」女生加油觀眾B。

「你們要小心喔,學校的校長是她的靠山。」女生加油觀眾C。

「根據我的情報,江之島盾子她的靠山很多。」女生加油觀眾D。

「看來不能隨便對她怎樣。」女生加油觀眾E。

「對我也說加油吧。」三村信史摸著下巴。

江之島盾子:「我覺得你的加油已經很夠了,所以就不多加我一個。」

「呵呵呵!第一次看到信史被女生拒絕。」瀨戶豐邊說邊笑。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三村被女生拒絕,而且還是超漂亮的女生拒絕他。」飯島敬太看著江之島盾子。

「不不不!我已經被妳迷住了,江之島盾子要不要考慮和我交往?當然交往過程可以不綁住彼此。」

「觀眾席很多女生想和你交往,我就不必了。」

「江之島盾子我真的很喜歡妳,第一次見到妳就一見鍾情了,所以我非妳不可啊!」三村信史雙手捉住江之島盾子的雙手,他露出很深情的表情看著她。

「可是……我怎麼感覺不出你愛上我呢?還是你有其他的目的。」江之島盾子抽出自己的雙手,她靠近三村信史露出邪笑。

「我真的愛上妳了!妳仔細看著我的眼睛和表情,我已經看不上其他女人了。」三村信史還是露出深情的表情。

「我不相信你,所以這些話你留給其他女人吧。」江之島盾子退後幾步微笑。

「信史你真的喜歡上江之島盾子嗎?」瀨戶豐認真的問。

「三村我也想知道。」飯島敬太看著三村信史說道。

「當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了!你們看看我這麼認真的表情,我不會再和其他女人糾纏不清了,我為了她可以不和其他任何女人交往,我真的會改改以前的行為,你們一定要相信我!」三村信史認真的看他們回應。

「看來信史是認真的,我是他的好朋友,妳能不能給他一次機會呢?」瀨戶豐看她說道。

「真沒想到三村真的喜歡上。」飯島敬太看著他。

江之島盾子:「我不想給他機會。」

「為什麼?他真的會改以前的行為,我是他的好朋友,我能向妳保證!」瀨戶豐緊張又認真的說。

「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事是我不想給他機會,我很討厭被欺騙喔。」

「欺騙……難道信史是騙人的嗎……不!我相信他不會隨便欺騙人的感情。」

「瀨戶豐你真是他的好朋友,可是你並不是很了解他的全部吧。」

「這……這等交往培養感情就可以解決了。」瀨戶豐皺起眉頭想了一下說道。

「呃……我覺得還是給江之島盾子回去好好考慮清楚再說吧。」飯島敬太拿著毛巾擦擦額頭的汗。

「抱歉……我是太急了一點,沒有給妳考慮的時間。」三村信史低頭道歉。

觀眾席和其他練習的球員全部都呆住了,接著有人開始互相聊著。

「那個三村竟然這麼喜歡轉學生。」

「也難怪……江之島盾子長的很漂亮。」

「聽說她還是奪下多項世界級大賽的金牌選手。」

「美貌又有才能,難怪三村信史一見鍾情。」

「你們要不要打賭?我賭三村信史會追到江之島盾子。」

「我想看你們的練習。」江之島盾子看著籃球框的方向。

「好。」三村信史露出自信的笑容。

練習賽三村信史使出假動作穿梭在敵方球員之間。

「信史!傳球!這裡沒有阻擋!」瀨戶豐叫喚著。

「三村這裡沒有阻擋!」飯島敬太叫喚著。

可是三村信史還是使出假動作穿梭在敵方球員之間,他衝向籃球框使出灌籃,比賽結束是三村信史他們這邊勝利。

「三村你好帥!」

「真不愧是三村信史!」

「好想做他的女朋友喔!」

觀眾席女生加油聲大聲傳來。

「怎麼樣?我的練習賽很精采吧!」三村信史高興的使用毛巾擦汗。

江之島盾子:「不及格。」

「不、不及格!怎麼會?我們練習比賽贏了耶,為什麼?」三村信史張大眼睛毛巾掉在地上。

「整場練習比賽是你的個人秀,你根本沒有團隊精神,籃球的比賽不只個人,其他人也很重要,其他人根本沒有任何發揮就結束了,你根本把他們當成湊數擺設嘛,你說我們練習比賽贏了,可是我只看到你的練習比賽。」

「這……這……我只是怕輸,所以最後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努力衝向籃球框。」

「信史……」瀨戶豐沒有精神的看他。

「三村……」飯島敬太也沒有精神的看他。

「阿豐……飯島……」三村信史額頭流下汗水看他們。

「難道你平常就不相信別人了?這樣的你還想我給你交往的機會,這樣的你還想要我相信你真的不能再真了的愛。」江之島盾子邪笑靠近三村信史的臉。

「我……我……對不起阿豐……對不起飯島……大家對不起……」三村信史整個人低頭趴在地上。

「呵呵呵,我說的過頭了,你自己明白就好,別對我隨便說喜歡,這是我對你一點的小小懲罰喔。」江之島盾子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籃球社。

三村信史被瀨戶豐從地上拉起身來,他默默走回休息區低頭坐下來。

「信史你真的喜歡江之島盾子嗎?」瀨戶豐坐在他旁邊說道。

「我說一開始見到她一見鍾情是假的……不過被她這樣懲罰後,我開始對她喜歡和在意了。」

「這樣啊……我會為你加油的信史。」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