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拼圖時間

城岩中學拼圖6

城岩中學其中一處位置,有四個人待在這難以發現的空間,學生是相馬光子、清水比呂乃、矢作好美、南佳織四人。

「妳這個滿臉痘痘的死三八!」清水比呂乃一手揮舞小刀。

「還不快把錢交出來!」矢作好美伸出手。

「難道妳想要挨揍嗎?」相馬光子看著自己的指甲。

「我……我沒有錢了,真的啦!」南佳織害怕得全身顫抖退後幾步。

「聽妳放屁!妳這個追星族會沒有錢。」清水比呂乃露出惡狠狠的表情來。

啪!

南佳織被矢作好美打了一巴掌。

「嗚嗚嗚!真的沒騙你們。」南佳織摀住自己被打紅的臉頰哭泣。

「妳的偶像是江之島盾子吧,難道妳想留著花在她身上?看來要我們把妳脫光強拍裸照是不是呢?」相馬光子抓住南佳織的頭髮,她露出危險的眼神看她。

「騙我們可沒有好處,光子看來不給這個醜八怪一點教訓是不行的。」清水比呂乃一腳踩著南佳織的腳摩擦留下髒汙。

「叫妳把錢交出來聽到了沒有?」矢作好美用手用力拉南佳織的耳朵。

「好痛!嗚嗚嗚……我給你們就是了。」南佳織從身上摸出錢包。

「早點乖乖聽話不就好了,下次再騙我們就讓妳吃苦頭。」相馬光子搶過南佳織的錢包,她把裡面的鈔票一個不剩的全拿走,接著把錢包丟在地上。

「嗚嗚嗚……嗚嗚嗚……」南佳織趴倒在地上大聲哭泣。

「哈哈哈!醜八怪的錢不少嘛。」清水比呂乃看著相馬光子手上的鈔票。

矢作好美問:「光子接下來要找誰呢?」

「我想找中川典子,可是她有七原秋也和國信慶時這兩人護著,我早就看她不爽了!」相馬光子摸著頭髮說道。

「我對中川典子也很不爽,她露出一副乖乖牌的臉,我覺得很討厭!」清水比呂乃踢了一下小石頭。

「我們不用怕七原秋也和國信慶時吧,先教訓教訓她就好啦。」矢作好美一手握拳。

「問題是護著她的不只這兩人,我越想越覺得中川典子乖乖牌的臉很討打。」相馬光子皺起眉頭拿出打火機點菸抽著。

「對了好美,聽說妳和倉元洋二在交往,那是不是真的?」清水比呂乃忽然想到問出口。

「沒錯……我和阿洋在交往。」

「難怪妳不想再用身體換錢好美。」相馬光子把菸丟在地上一腳踩熄。

「光、光子!」

「難道妳也想變成像中川典子一樣的乖乖牌嗎?」

「我沒有!除了用身體換錢以外都和以前一樣。」矢作好美緊張地說道。

「算了,我想去找江之島盾子,這女人魅力很高,聽說她在其他社團露面就增加不少好感。」

「可是光子……萬一那女人和中川典子一樣是個乖乖牌呢?」清水比呂乃使用打火機點菸抽起來。

相馬光子:「聽嘉門米美那男人說過她可是總統陛下最喜歡的女人和高貴大人物,代表這女人身分不簡單,如果能讓她加入我們會有很多的好處。」

「的確好處會很多。」

「先去找她吧。」

相馬光子、清水比呂乃、矢作好美三人找到江之島盾子,他們把她帶到一處無其他人的位置。

「江之島盾子要不要加入我們?」相馬光子站在她面前微笑說道。

「加入你們做什麼?」

「我們可是學校最可怕的不良少女,加入我們能做很多壞事,很有趣喔。」

「像是可以欺負看不順眼的男人和女人,還有很多新鮮的各種事情。」清水比呂乃摸著自己的龐克頭說道。

「對啊對啊!他們說的沒錯,可以做各種很開心的事情。」矢作好美露出高興的表情。

「如果我說不要呢?」

「難道妳想做像中川典子那種乖乖牌嗎?還是妳想和班長內海幸枝他們做朋友?」相馬光子露出不悅的表情。

「對了光子,她和七原秋也還有國信慶時是朋友。」矢作好美忽然想到說出來。

相馬光子再次開口詢問:「妳怎麼和他們那麼無趣的人當朋友,江之島盾子妳要不要加入我們試試?」

「我現在對你們還沒有興趣,再見。」江之島盾子轉身離開。

「妳最好別讓我抓到把柄江之島盾子!」相馬光子生氣的大聲說道。

江之島盾子已經離開到看不到身影。

「光子妳想抓她的把柄?」清水比呂乃。

「當然!只要抓到她的把柄就能讓她乖乖聽話了。」相馬光子拿出手機按著按鈕。

「可是光子……她的身分不是很高?萬一惹怒到她怎麼辦?」矢作好美露出擔心的表情。

「哼!我要找出她丟臉的把柄,大不了到時候談條件,喂!我要你們幫我辦一件事情,這次我給的報酬很高喔。」相馬光子露出壞心的笑容。

「光子每次都很有一套。」清水比呂乃露出壞壞的微笑。

「不過她會有把柄嗎?」矢作好美皺起眉頭。

「她又不是機器人,是人都會有把柄的吧。」清水比呂乃露出受不了的表情。

「呵呵呵!雖然很想整中川典子,但是我對江之島盾子比較有興趣,別以為可以逃出我相馬光子的手掌心!」相馬光子掛斷手機露出自信的笑容。

「那現在做什麼?」矢作好美。

「我們去看看江之島盾子的情況。」相馬光子看著手機螢幕說道。

江之島盾子正在一處位置跟瀨戶豐說話,旁邊還有赤松義生和飯島敬太。

瀨戶豐:「江之島盾子妳說的沒有錯……信史他平常就不相信別人,我們班際籃球大賽打到決賽時,對方球隊的確很強過去一直是他們拿第一,不過……我和飯島他們還是拼命應戰,可是信史總是不把球傳給我們,他總是連看都不看我們一眼,只往高處看……他根本不把球傳給我們這些肉腳,我們這些沒有能力的人。」

瀨戶豐沉默一會又繼續往下說。

「他打從心底不信任我們,每當我看見他那樣的時候……整個人就像被自卑感壓碎一樣,難過的不得了……自己無能,不被信任、被拋在後面……這是何等悲傷的事啊……」瀨戶豐說著說著流下眼淚。

「其實我有一件事一直藏在心中很久……」飯島敬太忽然小聲說著。

「什麼事?」瀨戶豐用手擦乾眼淚轉頭問。

「那是遊樂場發生的事情。」

飯島敬太開始說出那件事,那是和三村信史在遊樂場玩發生的事情,當時三村信史他被混混找麻煩的時候,他害怕得躲在柱子後面不敢出來幫忙,那件事情一直使他心中不安。

「飯島敬太你出局了。」江之島盾子一手指著他。

「什麼出局?」飯島敬太滿臉問號。

「三村信史說不定知道你躲起來。」

「怎、怎麼可能!要是知道三村早就和我絕交了。」

「他說不定只把你當成某種交情的朋友,也就是說你已經完全不被他信任了。」

「怎、怎麼會!」

「說不定他認為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和你絕交未免太小孩子氣了,所以你被當成不能信任的朋友吧。」

「那怎麼辦?」飯島敬太額頭流下汗水。

「順其自然吧,不然就看你以後會不會有機會讓他重新信任了。」

「只好這樣了……」飯島敬太皺起眉頭雙手抓著頭髮。

「三村信史運動神經不但很好,他頭腦也很聰明,當然江之島盾子妳也是運動神經和頭腦都很厲害的人,我和你們根本遙不可及……」赤松義生沮喪地嘆氣。

江之島盾子:「那我說些讓你們打起精神的話語好不好?」

赤松義生:「什麼話語?」

「只是說些讓你們精神比較好的話。」

「妳說說看。」

江之島盾子:「你們想像一下當一位天才老師在一間空教室教書,而他在講台上認真教學的時候,台下並沒有任何一位學生在座位,這樣的天才老師是不是很空虛?」

「是很空虛。」三人點頭。

「你們想像一下當一位偶像歌手在舞台上唱歌,而舞台下沒有任何一位歌迷,這樣的偶像歌手是不是很悲哀?」

「是很悲哀。」三人點頭。

「你們想像一下生日蛋糕沒有奶油和水果裝飾,你們是不是覺得美味度下降?」

「嗯。」三人點頭。

「你們想像一下英雄電影,從頭到尾沒有任何配角和場景,只有英雄一個人是不是覺得這部片不好看?」

「對啊。」三人點頭。

「你們就是天才老師的重要學生,你們就是偶像歌手的重要歌迷,你們就是生日蛋糕重要的奶油和水果,你們就是英雄電影重要的配角和場景。」江之島盾子一手指著他們三人。

「我們就是重要的學生、重要歌迷、奶油和水果、配角和場景。」赤松義生從坐著的草地上站起身來,他雙眼露出一點光輝。

「妳說的真是太好了!」瀨戶豐高興的大聲說道。

「阿豐說的對!」飯島敬太高興的點頭。

「這樣說你們是不是精神變得比較好?我說的不對的話你們可以反駁我。」江之島盾子抬頭看著天空。

「完全沒有不對,妳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赤松義生露出感動的表情。

內海幸枝拍著手從遠處走過來。

「班長!」三人轉頭看向她。

「江之島盾子妳好!我想和妳做朋友,轉學生妳真是讓我太感動了!本來以為妳是個像千草一樣很難相處的人。」內海幸枝露出友好的笑容伸出手來。

江之島盾子伸出手來和她相握。

相馬光子、清水比呂乃、矢作好美三人在不遠處看著。

「不得不說她說的很好……」矢作好美呆呆的張大眼睛。

「可怕的江之島盾子……你們看看他們的臉一副感動樣。」清水比呂乃嘴角抽蓄。

「這女人很會說嘛!班長內海幸枝她露出一副想要把她拉入夥的表情,我是不會讓江之島盾子這樣繼續順利下去。」相馬光子氣的咬牙。

「內海幸枝那圈子裡面就有中川典子。」清水比呂乃露出討厭的表情。

「聽說山本和彥和小川櫻那兩位男女朋友也進這圈子了,班長內海幸枝這圈子越來越多人入夥了。」矢作好美抓著衣服說道。

「我得到的情報是喜歡七原秋也的人很多,中川典子、內海幸枝、北野雪子、日下友美子這四人都喜歡他。」相馬光子抓住一朵花說道。

清水比呂乃:「光子沒想到七原秋也那男人女人緣這麼好!不過他外表是還不錯。」

矢作好美問:「光子妳到底要什麼時候抓住她的把柄?」

「沒這麼快……一個月看看我到手的情報吧。」相馬光子捏碎手裡的花朵。

一個月……

「事情辦的怎樣?」相馬光子使用手機通話。

「發現很不得了的事情。」手機通話的聲音。

「真的!」

「就是……」

相馬光子結束通話。

「光子怎樣?」清水比呂乃和矢作好美同時問。

「呵呵呵!真不敢相信……我們去那間飯店觀看情報吧。」相馬光子露出魔女般的笑容。

相馬光子一行人前往那間飯店。

「光子妳要怎麼報答我呢?」一名大叔露出好色的眼神看她。

「等我觀看你找到的情報再說。」相馬光子摸著他的下巴露出魅惑的眼神。

「好!寶貝!先讓妳看看吧,不過那叫做江之島盾子的女人真是漂亮!不過真沒想到她是那種人……」男人露出驚訝的表情。

男人拿出一卷帶子放入播放機裡,接著按下遙控器的開關,螢幕上出現跟拍的影片,那是江之島盾子一個月的行程,她和一位面有雀斑的女人常常接觸,接著有三天的時間裡他們進入三家賓館,那三家賓館是那種高級的色情場所,剛好那三家場所是這男人開的其中三家賓館。

「真不敢相信!」清水比呂乃和矢作好美同時瞪大雙眼說道。

「這影片是真的吧?你有沒有仔細確認過?」相馬光子盯著影片詢問男人。

「寶貝這當然是真的!不過這叫做江之島盾子的女人很厲害,她發現賓館房間的小型監視器就把它毀掉,其實跟拍的時候有被她發現到解決不少的人手,不過我們的人員並不會供出幕後的主使,我們也找到她目前所居住的房子,那房子離城岩中學校外不遠。」

影片繼續播放,面有雀斑的女人常常進去江之島盾子住的那間房子,女人在房子門前和江之島盾子接吻。

「江之島盾子是同性戀!」清水比呂乃一手指著電視螢幕。

「她喜歡女的!」矢作好美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呵呵呵!我真沒想到能找到這種把柄,真是看不出來她是同性戀!真想看看她知道的表情。」相馬光子瞇著眼睛露出勝利的表情。

「她應該會非常生氣吧。」矢作好美倒了一杯水喝著。

「這樣好嗎?萬一她氣到找人報復我們怎辦?別忘了她的身分很高這點。」清水比呂乃露出猶豫的表情。

「等使用這把柄再看看情況,我這邊很有利,難得拿到這麼讓人驚訝的把柄。」相馬光子使用手機按鍵撥了號碼。

「那寶貝我先離開囉,別忘了要好好獎勵我喔!」男人親吻相馬光子後離開。

一小時……

飯店房間的門打開,站在門口的人是江之島盾子,她走進房間。

「相馬光子妳找人叫我來這飯店做什麼?我可是正在忙。」江之島盾子自動坐在房間的一處椅子上。

「妳先看一下電視怎樣?」相馬光子使用遙控器開啟電視螢幕。

電視螢幕播放相馬光子他們看過的內容後,房間沉默了很久。

「江之島盾子妳覺得怎麼樣?」相馬光子露出壞心的笑容。

「真沒想到妳是這種人耶。」清水比呂乃輕拍著電視螢幕說道。

「這可是很丟臉的事情喔。」矢作好美拿出手機對著電視螢幕拍照。

「那又怎樣?」江之島盾子露出不在意的表情來。

「什麼怎樣!要不要我們把這影片放到網路上啊?」相馬光子語帶威脅。

「這有什麼好丟臉的,還有原來這一個月叫人跟拍的是你們,這麼多的蒼蠅很討厭,放網路上你們不怕被我報復嗎?」江之島盾子食指輕觸桌子上。

「我們談談怎樣?請用。」相馬光子拿著一瓶葡萄酒倒了一杯放在江之島盾子的桌前。

「談什麼?」

「這丟臉的秘密可以幫妳保密,妳加入我們怎樣?」

「哪裡丟臉?」

「妳別裝傻了,妳和別的女人親吻的畫面還不丟臉。」相馬光子使用遙控器讓江之島盾子和女人親吻的畫面定格。

「妳想要以這點威脅我?」江之島盾子喝著杯中的葡萄酒。

「妳以為裝鎮定就行,拍成照片放在學校如何?」

「那女人是我結婚對象,所以親吻很正常。」

「妳說什麼!?」三人張大嘴巴。

「我說那女人已經和我結婚了,兩人是被政府承認的結婚關係,還有拿到結婚證明。」江之島盾子翹腳微笑說道。

「妳以為這樣說就不丟臉嗎……兩個女人在一起。」相馬光子不甘的咬牙。

「我聽說妳和很多男人亂搞,要說丟臉的話妳比我還丟臉相馬光子。」江之島盾子自動的拿著一瓶葡萄酒給自己再倒一杯。

「呃……光子。」矢作好美緊張的看著兩人。

「這……」清水比呂乃額頭流下汗水退後幾步。

「反威脅我……看來妳這女人並不是像中川典子那種乖乖牌嘛。」相馬光子額頭冒起青筋。

「妳好像對中川典子有意見,之前說話也提到她。」江之島盾子輕晃著玻璃杯。

「我不喜歡那種類型的女人。」

「我看妳是忌妒中川典子吧,她常常有人保護,這讓妳很刺痛是不是相馬光子?」江之島盾子露出惡意的笑容盯住她的雙眼。

「妳!」相馬光子露出一副要吃人的眼神來。

「光子……」矢作好美和清水比呂乃第一次看到相馬光子露出這麼恐怖的眼神。

江之島盾子和相馬光子的中間像是危險的閃電隔著一樣。

「哈哈哈!妳和很多男人亂搞,妳得到金錢、保護、權勢等等的好處,沒有男人妳就從高處往下掉落,我說的對不對相馬光子?」江之島盾子把玻璃杯中的葡萄酒倒在桌子上,桌上都是葡萄酒的液體擴散。

「閉嘴!與其被奪走我寧可永遠活在奪取的那一方,我永遠都要活在奪取的那一邊!」相馬光子氣憤的雙手拍桌,葡萄酒的液體沾滿她的雙手。

「光子妳冷靜一點!」清水比呂乃輕拍她的肩膀。

「妳別這麼激動。」矢作好美拿出手帕擦拭她沾滿葡萄酒的液體。

「江之島盾子妳只是容貌長的比我好,要是妳沒有這麼漂亮還不是什麼都沒有,還有妳高貴的身分也是一樣,妳根本什麼都不懂!」相馬光子咬唇。

「這是什麼?」江之島盾子一手抓著一樣物品在她眼前。

「把魔法娃娃愛蜜莉還給我!」相馬光子緊張的搶回物品。

「魔法娃娃愛蜜莉,這東西實現妳的願望了嗎?」

「……沒有。」相馬光子看著手中的魔法娃娃愛蜜莉造型的玩具戒指,這是她爸爸離開之前送給她的物品,爸爸說有一天可以再跟她住在一起,可是爸爸已經有新家庭了,這項願望永遠不可能實現。

「光子妳到底怎麼了?」矢作好美擔心的問。

「一點都不像平常的妳,光子妳到底怎麼了?」清水比呂乃擔心的問。

「煩死了!」相馬光子把魔法娃娃愛蜜莉戒指放回口袋。

「哈哈哈!好好笑。」江之島盾子輕拍椅子。

「妳這女人好惡劣……妳這個壞女人!」相馬光子右手握成拳。

「妳自己還不是壞女人,妳沒資格說我吧。」江之島盾子把玻璃杯丟向遠處的牆壁,玻璃杯碎成一片片的玻璃塊。

「終於露出妳的真面目了,老師和學生看到妳現在的樣子會被嚇跑吧。」相馬光子一手指著。

「那又怎樣?反正我高興就行了。」江之島盾子拿著手機自拍,手機的背面露出黑白熊圖案。

「妳現在想怎麼樣?」相馬光子平復自己差點被氣死的情緒說道。

「我不想怎樣,現在只是想欣賞妳扭曲的表情。」

「欠揍!」相馬光子整個人撲過去。

江之島盾子快速離開椅子跳向一邊,相馬光子撲空連人帶椅倒在地上。

「哈哈哈!妳現在是要當馬吃草,真是個可怕的馬兒。」江之島盾子拿著手帕擦著身上不存在的灰塵。

「江之島盾子!」相馬光子從倒的地上站起身來,她臉上的表情已經氣到極點。

「放學時間加入你們。」

「妳是什麼意思?」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這樣很膩,也就是說放學時間可以陪你們,再見。」江之島盾子開門離開房間。

「她說放學可以陪我們,江之島盾子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清水比呂乃數著錢包的鈔票。

「那就是說放學時間可以加入我們囉,光子是這意思嗎?」矢作好美塗著指甲油。

「嗯……這女人真是讓人生氣,不過沒想到她是同性戀。」相馬光子抽取衛生紙擦乾雙手上的葡萄酒液體。

「我們只有跟男人做愛過,從未和任何女人做愛過,要不要試一試?」清水比呂乃露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有阿洋了……所以我就算了吧。」矢作好美搖頭。

「喜歡女人……我忽然也有點興趣,找幾個女人試試吧。」相馬光子照著鏡子塗著口紅說道。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