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拼圖時間

城岩中學拼圖7

「小姐我要點草莓蛋糕和一杯泡沫紅茶。」江之島盾子指著菜單。

「是,那這位小姐呢?」服務小姐拿著菜單詢問。

千草貴子:「我就點巧克力蛋糕和一杯水果茶吧。」

「好,請兩位耐心等候。」服務小姐前往櫃台吩咐客人要點的食物。

江之島盾子和千草貴子兩人都沉默下來,時間過了五秒後,千草貴子看她說道。

「我真的是那種板著一張臉……不容易相處的人嗎……」

「可能是外表給人冷冷的印象,不過妳這種自視甚高的個性我覺得很棒,妳對自己忠實嚴以律己,只要妳認為是錯的,不管對方有多大的能耐妳都不會屈服,妳就是有那種自豪的人,所以妳不用太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弘樹也和妳說的一樣對我說過這種話,對了!妳可別接近像新井田和志那種幼稚又下流的男人,這是作為朋友的我給妳的忠告。」

「妳很討厭他?」

「當然!簡直是爛男人,他每次犯錯都會推給別人,像他這種類型的男人一點都不可靠。」

「餐點來了,兩位請慢用。」

服務小姐把他們點的食物擺放在桌上。

江之島盾子和千草貴子邊吃邊聊著學校的各種事情,用餐完畢江之島盾子和她說明天學校見就離開了。

晚上江之島盾子前往一處位置,那是一輛黑色的車子,她打開車門坐進去。

「今天要前往妳會喜歡的地方喔。」相馬光子抽菸說道。

「菸很臭。」江之島盾子露出討厭的表情一手捏住鼻子。

「要不要來一根?等妳習慣了就會上癮喔。」

「不要!不只嘴巴會變臭,連身體都會變臭,香菸是該改名字叫做臭菸了。」

「要不要吃顆口香糖?」清水比呂乃咬著嘴裡的口香糖問。

「我不想吃。」江之島盾子看著車窗外。

「好美今天和倉元洋二約會不來。」相馬光子把菸弄熄不悅說道。

清水比呂乃:「倉元洋二哪裡好,真是搞不懂好美的眼光。」

車子開到一處隱密的建築物,他們下車進去這棟建築物裡面。

「歡迎!歡迎!」一名濃裝豔抹的女子笑的大聲說道。

三人被帶到一間客房,裡面有十名穿的很少衣服的女人在周圍。

三人坐在沙發上,那十名女人坐在他們的身邊笑著。

「我們可以玩很多各種各樣舒服的事情喔。」一名女人想要摸江之島盾子的肩膀。

江之島盾子閃避她的觸碰後,她看向相馬光子。

「這就是妳說我會喜歡的地方?」

「妳和女人結婚,時間久了總會想新鮮的其他女人吧,我們今天可以一起玩得很過癮。」相馬光子笑著想摸江之島盾子的肩膀。

江之島盾子閃避她的觸碰後,她露出鄙視的眼神。

「妳以為我誰都可以嗎?我可不想和妳一樣。」

「那妳和我玩好不好?」相馬光子邊說邊脫著自己的上衣,接著把自己的裙子也脫下來,最後胸罩和內褲都脫光光。

清水比呂乃把自己的衣服脫光,她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

十名女人全部衣服都脫光,清水比呂乃和其中一名女人接吻發出色情的聲音。

「一起玩嘛~」相馬光子做出色情的動作。

「女人有女人的玩法,相信客人會很滿意的。」其中一名女人拿出情趣用品。

清水比呂乃和其中一名女人使用那個做愛。

「江之島盾子妳不是喜歡女人嗎?我的長相比妳結婚的女人還漂亮吧,來嘛~我們今天一起用身體爽爽的來快樂一下,我發現和女人做愛也很棒呢。」相馬光子一手放入嘴巴觸碰舌頭。

「走開!我對妳才沒興趣,還是我姊姊比較讓我更有興趣。」

「妳姊姊?」

「她是我雙胞胎親姊姊也是結婚對象。」

「妳說什麼!為什麼雙胞胎一點都不像?不對!你們是姊妹耶。」相馬光子瞪大雙眼不敢置信。

「我喜歡就行了。」江之島盾子拿出手機玩遊戲。

其他女人全部張大嘴巴呆住。

「妳竟然和雙胞胎姊姊結婚……妳和我做愛好不好?我一定會讓妳很舒服的。」相馬光子恢復過來後,她繼續擺出色情的動作。

「妳和他們做愛就可以了。」

「妳真的不和我試試?」相馬光子身體慢慢靠近江之島盾子。

「不想。」江之島盾子透露出拒絕的眼神看她。

「哼!明明我可以讓妳很爽的,算了,我去和他們玩吧。」相馬光子生氣的走向其他女人。

江之島盾子喝著蘋果汁。

其他女人想接近江之島盾子,但是都被她拒絕了。

「好舒服!嗯嗯嗯……真的不一起來?好棒!」相馬光子一邊發出淫蕩的聲音一邊誘惑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看都沒看她的繼續玩手機。

「江之島盾子~好舒服!好棒!」

「妳不要和別人做愛的時候叫我的名字,這樣讓我心情很差。」江之島盾子皺起眉頭說道。

相馬光子還有清水比呂乃和其他女人做愛,等做完後房間十名女人都出去了,相馬光子和清水比呂乃全身赤裸的坐在沙發上休息。

「真是太可惜了……明明這麼爽……」相馬光子皺起眉頭喘氣看江之島盾子。

「對啊……和我們一起爽多好……」清水比呂乃喘氣。

「你們不是之前說過和女人一起很丟臉嗎?」江之島盾子看著手中的服裝雜誌。

「試過覺得滋味很不錯。」相馬光子一手拿著小鏡子一邊補妝。

「感覺和男人做愛很不一樣。」清水比呂乃說出自己的感覺。

「我要離開了。」江之島盾子合起服裝雜誌站起身來。

「我開車送妳回去。」相馬光子微笑說道。

「好啊。」

江之島盾子坐著車子返回自己的房子門前,相馬光子的車子離開。

江之島盾子打開門走進屋子裡面,她打開電燈看到一名男人站在眼前。

「桐山和雄你出現在我家做什麼?還有你擁有我家的鑰匙,你想做什麼?」

「……」桐山和雄面無表情的不發一語。

「我從轉學的第一天就覺得你很奇怪。」

「……」

「難道你是變態嗎?」

「我想要脫光妳的衣服。」

「……」

「然後慢慢檢查每一塊骨頭。」

「沒想到桐山和雄你有這種糟糕的興趣。」

「我拋硬幣決定這麼做。」

「……」

「江之島盾子我走哪條路都無所謂。」

「桐山和雄你果然很不對勁。」

桐山和雄開始有所動作,他更接近江之島盾子,雙手快速想抓住她。

江之島盾子輕鬆閃躲開來,這樣閃躲幾次,桐山和雄從身上拿出電擊槍。

「你腦袋一定不正常。」江之島盾子瞇著眼睛看他手上拿的電擊槍。

桐山和雄一手攻擊另一手發射電擊槍,槍發射出去兩支針頭驚險的從江之島盾子的肩膀旁邊穿過去,電視螢幕被電擊槍連導線插進去破損。

「等等。」江之島盾子用手制止他。

「……」桐山和雄面無表情的回收連導線,電擊槍繼續對準江之島盾子。

「你說拋硬幣決定這麼做。」

「沒錯。」

「為什麼拋硬幣決定這麼做?」

「因為我什麼都沒有,所以我走哪條路都無所謂。」

「你是不是有出什麼意外事故?」

「車禍……我五歲的時候發生車禍。」

「那你五歲之前應該不是像你現在一樣吧?」

「不知道……我已經無法找回五歲之前的感覺了。」

「桐山和雄你說過走哪條路都無所謂對不對?」

「是。」

「所以我幫你決定哪條路好不好?」

「……?」

「我可以幫你動手術檢查大腦,我認為應該是你車禍的時候大腦受損了。」

桐山和雄繼續把電擊槍對準江之島盾子。

「你不是拋硬幣決定嗎?你再試試來決定要不要動手術,說不定這對你未來會有很大的改變喔,你現在就像失去一切一樣的活死人,只有我的愛能夠拯救你!」

桐山和雄把電擊槍慢慢放回自己的衣服裡。

「走哪條路都無所謂的活死人,只有我的愛能夠拯救你!我是超高校級的愛江之島盾子!」

桐山和雄從口袋裡拿出一枚硬幣。

「出現正面就像妳說的動手術,出現反面脫光妳的衣服然後慢慢檢查每一塊骨頭。」

桐山和雄拋出硬幣,硬幣出現的是正面!

「……我就讓妳動手術江之島盾子。」

「哈哈哈!活死人讓我想到神座出流,那男人超無趣到讓我很膩,就讓我江之島盾子妹妹讓你變成跟現在不同的男人吧,聽說你是個天才,不過不知道你是不是從小就是個天才,要是動手術變成個廢物那真是讓人絕望啊,我只是幫你恢復成本來的大腦狀態,到時候是天才還是廢物就和我沒關係了。」江之島盾子高興的原地轉一圈說道。

「……」

「不過你為什麼要脫光我的衣服檢查每一塊骨頭?」

「妳……感覺有一點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

「不知道,所以我才想要檢查每一塊骨頭。」

「活死人的特殊興趣,真是變態的興趣。」江之島盾子看著破損的電視螢幕。

桐山和雄走向廚房打開冰箱,他從裡面拿出一罐咖啡和一個布丁,接著他走向大廳的沙發坐下來享用。

「喂!那是我的咖啡和布丁耶,你把人家的電視弄壞還不客氣地吃著我家的食物。」江之島盾子一手指著他。

桐山和雄不理的繼續吃著布丁。

「你這個活死人神座出流三號,真是無趣到讓我受不了的男人。」

「人類真是脆弱,兩三下就毀了。」桐山和雄喝著咖啡。

「難道你殺人了?」江之島盾子露出一點感興趣的表情。

「有不小心殺死幾人,不過被父親掩蓋住。」桐山和雄盯住江之島盾子的胸部。

「真是討厭~活死人還看人家的胸部。」江之島盾子露出有點害羞的表情。

「本來是想殺死妳再慢慢檢查骨頭。」桐山和雄看著江之島盾子的眼睛。

「等動完手術我就要用滿滿的愛拯救你,到時候一定會讓你愛我愛到想殺了我。」江之島盾子大力拍著桐山和雄的肩膀。

「什麼時候動手術?」

「原來你是這麼急的人,那當然是現在囉,我這就幫你動手術。」

江之島盾子使用手機通話,接著房子門前出現一輛黑色的車子,江之島盾子和桐山和雄坐上這部車子前往一處隱密的建築物。

隱密的建築物是一家無人的醫院,江之島盾子帶著桐山和雄進入醫院走向一間手術室。

桐山和雄穿著病人袍躺在手術的床上,而江之島盾子穿著醫生專用的衣服。

「手術開始。」

江之島盾子給桐山和雄麻醉,她使用工具手術刀開始檢查桐山和雄的大腦狀況,江之島盾子發現他相當細微的腦神經細胞缺了一塊,這是人類相當重要的一塊腦神經細胞,桐山和雄因為這樣變成空白虛無完全沒有一點感情。

「這細胞要修復很麻煩,看來需要花很多時間了。」

江之島盾子放下手術刀,前往洗手台清洗手中的鮮血,她使用手機播了一通電話給戰刃骸。

「盾子!」戰刃骸高興的聲音。

「殘念姊妳聽好,妳幫我帶六號黑色包包的工具過來。」

「好,我馬上準備去妳那裡。」

「那就這樣拜拜。」

「等一下盾子。」

「什麼事?」

「之前跟拍的幕後主使要不要我去殺了?」

「妳這個只會殺人的平胸變態!」

「對、對不起……我是平胸變態。」

「怎麼辦我覺得妳越來越沒用了。」

「盾子……」

「還是叫其他人幫我好了,真不想看到妳。」

「不要啊!我一定會準備的很完美。」

「等一下過來幫我帶一盒章魚燒。」

「我會幫妳帶來的。」

「看來還有點用處嘛,等一下再見姊姊。」

江之島盾子掛斷手機通話,她坐在椅子上看著躺在手術台上的桐山和雄。

「桐山和雄讓我有點熟悉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戰刃骸開的軍用車抵達江之島盾子說的地點,她帶著工具包進入醫院裡面,她找到江之島盾子的手術室位置。

「盾子我來了!」戰刃骸開心的走到她的面前。

「這是什麼臉啊,妳怎麼越來越醜了,真是討厭的殘念姊!」江之島盾子露出討厭的表情。

「別生氣嘛……這是我帶來的熱呼呼的章魚燒。」戰刃骸打開盒子使用叉子想餵她吃章魚燒。

江之島盾子稍微吹涼章魚燒張開嘴巴吃了一顆。

「這家的章魚燒還不錯,妳也吃一顆。」

「嗯。」戰刃骸點頭微笑吃了一顆章魚燒。

江之島盾子打開黑色包包開始組合裡面的工具。

「腦神經細胞修復很費時間。」江之島盾子打著呵欠說道。

「盾子妳為什麼要幫這男人?」戰刃骸露出不解的表情。

「妳這個無知的笨姊姊,我就為妳說明一下吧,桐山和雄是城岩中學二年B班最不好惹的人,他很強又聰明,只是不知道等恢復他的腦神經細胞會變成怎麼樣,成為天才和廢物就看他自己了。」

江之島盾子繼續組裝工具,戰刃骸臉紅的看著她發呆。

三個月江之島盾子和桐山和雄請長假休息,今天就是恢復的日子。

「桐山和雄~桐山和雄~快點醒來看看我吧!我是你喜歡的江之島盾子。」江之島盾子雙眼水旺旺,她跳著一段舞蹈。

「盾子好開心的樣子。」戰刃骸高興地看她。

「妳怎麼還在?」江之島盾子皺起眉頭。

「盾子……」戰刃骸露出委屈的表情。

躺在手術台的桐山和雄眼皮輕輕動了起來,他慢慢張開雙眼看向他們。

「桐山和雄~我是你喜歡的江之島盾子,感覺怎麼樣?」江之島盾子走近他的身邊。

桐山和雄看著她發呆。

「怎麼還是死人臉!」江之島盾子露出討厭的表情。

桐山和雄眼神並沒有變化,可是他內心已經發生改變了,桐山和雄恢復正常的感情。

「妳很漂亮江之島盾子。」

「那你有沒有喜歡我呢?」

「一點點。」

「才一點點!」

「嗯。」

「我會讓你喜歡我!」

桐山和雄頭稍微發燒,他閉上眼睛熟睡。

「看來這大手術很耗體力,手術也很危險,現在引起發燒現象。」江之島盾子盯著桐山和雄的睡臉。

「盾子妳來這個國家想做什麼?」戰刃骸坐在椅子上保養軍刀。

「妳怎麼什麼都不懂!我就告訴妳這個無知的姊姊好了,我當然是想要奪取這個國家囉。」江之島盾子一手指著天花板。

「是因為這國家有侵略過妳國家的關係嗎?」

「答對一半,另一半就是這個國家很好利用。」

「妳想用這國家做什麼?」

「別一直問我,妳不會稍微自己想想嗎?」

「盾子……妳不說我不懂……」戰刃骸低下頭。

江之島盾子走過去跨坐在她身上,她拿出一支冰棒。

「姊姊妳別露出像個棄犬一樣的表情嘛,我們一起吃冰吧。」

江之島盾子伸出舌頭輕舔冰棒,戰刃骸也伸出舌頭舔著冰棒,冰棒開始慢慢融化,接著冰滴落在戰刃骸的身上。

「妳怎麼這麼大了還吃得一身都是!」

「抱歉……」

「我來幫妳清乾淨。」

江之島盾子舌頭舔著戰刃骸沾在衣服上的冰,她咬了一口冰送入戰刃骸的嘴裡面。

「好不好吃姊姊?」

「很好吃。」戰刃骸微笑點頭。

「我覺得罪木比妳乖喔姊姊。」

「我也很乖啊……我比她還乖。」

「她很喜歡我。」

「盾子我比她更喜歡妳!」

「真的嗎?」

「真的!」

「妳把我心情弄差了。」

「為什麼!?」

「妳讓我想起三村信史這個花心男。」

「我去殺了他。」

「別每次都像無腦機器殺殺殺。」

「對不起……」

「那男人我想要好好的利用,他應該是想利用我,既然這樣我就反利用他。」

「嗯。」

「相馬光子那女人滿肚子壞點子,她今天在我喝的蘋果汁裡下春藥。」

「我要把她砍成碎片!」戰刃骸眼神充滿殺氣激動的說道。

「妳別緊張,我把那杯蘋果汁掉包了。」

「我討厭那個叫相馬光子的女人。」戰刃骸不悅的嘟嘴。

「妳討厭甘我屁事,不過那個為達目的到處發情的母牛很有觀賞的價值,直接殺掉她太可惜了。」

「那我去揍她一頓。」戰刃骸雙手握成拳。

「等以後再找機會讓妳揍。」

江之島盾子她拿著手機播了一通電話。

「嗨!我是江之島盾子媽媽。」

「哇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妳媽媽!」電話傳來男人高興的哭聲。

「別裝哭了,我們可是常常在通話。」

「江之島盾子妳別這麼冷淡嘛,不過我的確是在裝哭。」

「真是可愛的孩子,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江之島盾子和他講完話後,掛斷手機結束通話。

「那是誰?」

「他是江之島家族的孩子,這孩子可是我收養的孩子們當中最喜歡的一個。」

「妳要他做什麼?」

「當然是送給他一個可愛的禮物。」

相馬光子那邊的情況……

「清水!妳給我的春藥是不是過期了?」相馬光子雙手用力抓住她的肩膀。

「應該不會吧……我記得買的時候是效果很強的春藥。」清水比呂乃露出不確定的表情。

「我要讓江之島盾子喜歡上我!以她的高貴身分和美麗的外表都很有價值。」相馬光子不甘的咬著大拇指。

「那桐山和雄呢?」

「那個死木頭先暫時別管,我現在的獵物是江之島盾子。」相馬光子露出迷人的笑容。

「光子妳想要強上她?」

「有必要的話……我想要讓她對我百依百順,到時候想要什麼都不成問題,首先一定要讓她喜歡上我。」相馬光子她舔著嘴唇說道。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