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拼圖時間

城岩中學拼圖9

地下停車場一處位置只有兩人在這裡,兩人是江之島盾子和三村信史,三村信史約江之島盾子有事想問她。

「我有話想問妳。」三村信史表情認真地說道。

「什麼事?」

「總統陛下和妳是什麼關係?」

「並沒什麼特別的關係,只是他單方面的喜歡我而已。」

「這樣啊……」三村信史明顯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

「你還有什麼問題?」

「對不起。」三村信史低頭道歉。

「哦……你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我本來是想利用妳,現在想想我還真是差勁!」

「那你想利用我做什麼?」

三村信史猶豫後,他告訴江之島盾子關於他叔叔的事情。

「也就是說你是想幫叔叔報仇囉。」

「沒錯!我討厭這個惡質的瘋狂政府,這個國家實在是太糟糕了!」三村信史咬牙露出厭惡的表情。

「所以你和你叔叔是反政府的人。」

「嗯……我本來是想利用妳接近國家核心。」

「你想殺了這個國家的總統陛下,可是有難度吧?」

「我有和政府對幹的最後王牌。」

「其實我從很久就看不過去這個國家的總統陛下了,他的各種不合理的法律,還有他的種種糟糕的行為,只可惜我勸過都沒有用。」

「原來妳也一樣看不過去這個惡質的瘋狂政府!」三村信史高興地雙手放在江之島盾子的肩膀上。

江之島盾子看著他的手。

「啊!對不起!」三村信史臉紅的收回雙手。

「三村信史我可以協助你,也就是說我可以讓你擁有殺了總統陛下的機會。」江之島盾子微笑說道。

「真的嗎!?」

「我反對!」

「不可以!」

「這怎麼行!」

「太亂來了!」

有四人從牆壁暗處露出身影,四人是中川典子、七原秋也、國信慶時、川田章吾。

「你們聽到了!」三村信史因為被偷聽露出嚇人的目光瞪著他們。

「三村信史我不准你讓江之島盾子參與這種危險的事情裡面!」川田章吾無視他的目光,他也露出嚇人的眼神看他說道。

「他說的沒錯!」中川典子點頭大聲說道。

「我反對!」國信慶時咬牙皺起眉頭。

「怎麼能讓她做這種殺人協助的行為!」七原秋也搖頭反對。

「這……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可是這是個好機會。」三村信史猶豫的雙手抓頭髮。

「一年前……我待的班級被選中實施程式……我就是那個狗屁遊戲的優勝者!」川田章吾拿打火機點菸抽了一大口。

「啥?」七原秋也看他呆住了。

「怎……怎麼會……」中川典子難過的流下眼淚。

國信慶時:「太慘了!」

三村信史:「所以川田你應該和我一樣想打倒這個政府吧!」

川田章吾:「我當然想要把這個可惡的國家狠狠的擊倒,但是不能讓江之島盾子發生任何的危險。」

三村信史:「為什麼?」

「因為慶子的關係,他是我的女朋友,江之島盾子是她的最好朋友,慶子在那場自相殘殺的程式遊戲中死去了。」川田章吾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那是慶子和江之島盾子的合照,她們露出笑容背景是在餐廳吃飯的畫面。

「不能讓江之島盾子協助這麼危險的事情。」中川典子看著那張照片。

「典子說的沒有錯!」國信慶時用力的點頭。

七原秋也:「難道沒有比較好的方法嗎?我絕對不能讓江之島盾子做這種協助殺人的行為。」

江之島盾子:「川田章吾我可以有機會幫慶子報仇,而且還可以換很好的總統陛下。」

川田章吾:「可是很危險……還有妳說的換是什麼意思?」

「據我的情報得知這個叫大東亞共和國的國家,總統陛下的繼承人是隨他喜歡而讓位繼承,也就是說我有很好的人選讓他成為這個國家的總統陛下,就算不是待在這個國家的人也可以繼承喔。」

「妳可以讓總統陛下選擇繼承人的意思?」

「沒錯,這個國家並不是選舉投票的方式當選總統陛下,而是隨現任的總統陛下喜歡讓位繼承,我會讓他寫好繼承人的各種簽屬同意,這樣你覺得怎麼樣?」

「但是……」

「川田章吾你不是和三村信史一樣想殺了總統陛下,也就是想改變這種糟糕的國家不是嗎?」

「可是……」

「你不是說要把可惡的國家狠狠的擊倒,也就是說讓現在的國家改變成不一樣的國家,當然我會非常的小心。」

「不可以!」七原秋也搖頭反對。

「我和秋也一樣,這是不可以,很危險啊!」國信慶時跺腳搖頭。

「對啊……要是發生什麼事了怎辦……」中川典子害怕的想像了一下。

「我記得轉來你們班的時候,總統陛下是選擇讓你們二年B班執行自相殘殺的程式遊戲,難道你們不想把那個腦袋壞掉的總統陛下給換掉嗎?說不定你們下一代的孩子會運氣很差的被選中……執行自相殘殺的程式遊戲喔!為了你們的下一代是要好好的想辦法改變,難道我有說錯嗎?想像一下你們可愛的孩子被選上參加危險的程式遊戲,等發生了後悔都來不及。」江之島盾子露出有點悲傷的表情說道。

「妳說的沒錯……可是很危險啊!」七原秋也很猶豫。

「下一代的孩子……」中川典子害怕的顫抖。

「可是我怕妳發生危險啊!」國信慶時雙手握拳。

「為了未來……還有下一代。」三村信史觸碰左耳上的耳環。

「慶子……」川田章吾看著照片。

三村信史、中川典子、七原秋也、國信慶時、川田章吾五人都點頭贊成。

因為事情的危險性高,中川典子被排除在外不讓她參與,七原秋也和國信慶時不放心地前往暗中保護江之島盾子,下手殺人的是三村信史,川田章吾也是協助幫忙殺人的人。

三村信史的最後王牌是一樣引爆炸彈,外觀是很小型的物品,可是它的威力是很強大的炸彈。

總統陛下寫下繼承人的人選和資料照片後,他被江之島盾子引到一處地點,等江之島盾子距離他很遠後,三村信史設置的引爆炸彈陷阱啟動,炸彈威力波及總統陛下還有等等的相關人員死亡,其中嘉門米美也被炸彈波及而死亡。

大東亞共和國的國家一開始發生混亂,士兵們前往收拾殘局,高層的人員首先去確認總統陛下寫下繼承人的人選和資料照片。

總統陛下的死亡並沒有造成人民太大的哀傷,反政府的人暗中拍手叫好,士兵們和高層人員前往迎接新的總統陛下。

新的總統陛下他正坐在總統專用的房間的專用椅子上,他雙腳放在桌子上,手中拿著一罐可樂喝著,他是頭戴黑色軍帽的男人,上衣和褲子顏色是白色,脖子上戴著黑白格子的圍巾,肩膀披著黑色的披風,他的頭髮顏色是黑色。

「王馬小吉這個可愛的禮物你喜歡嗎?」江之島盾子身體靠牆微笑說道。

「不喜歡也不討厭。」

「江之島家族的大家過得如何?」

「唉……自從妳離開江之島家族,大家真的很無情呢,拿到妳給的金錢和股票後,他們就慢慢把妳給淡忘了,大家非常的現實,哪像我每天晚上睡覺前都默默的流著眼淚,每天吃不好也穿不好,我的黑眼圈越來越多了。」王馬小吉嘆氣。

「可是我怎麼看你都氣色不錯,眼睛根本沒有黑眼圈。」

「哇啊啊啊啊啊!媽媽妳要相信我啊!」王馬小吉痛哭的說道。

「別叫我媽媽了,我比較喜歡你叫我的名字。」

「是、是,對了!戰刃骸妹妹她笨手笨腳的,還有我好心拿汽水請她喝,她竟然把汽水從高處丟下去,更過分的是說妳越來越討厭了。」

「你亂講!」戰刃骸緊張的一手指著他。

「她跟我說妳越來越難相處,每天把她像免費義工一樣的使喚,明明妳是這麼容易相處,真不知道她到底心裡在想什麼。」

「王馬小吉!你和塔和最中一樣討厭,每次都亂說害我被盾子罵,盾子妳要相信我啊!他是個大騙子!」

「姊姊妳越來越大膽了嘛,原來妳覺得我越來越難相處。」

「不是的!」

「所以還是快點跟她離婚吧,江之島盾子妳應該轉頭看看我,我這麼可愛又討人喜歡。」

「你閉嘴!盾子妳想也知道我不可能會說出那種話。」

「我戴的圍巾可是江之島盾子送給我的結婚戒指,戰刃骸妹妹妳身上好像都沒有結婚戒指的物品嘛。」

「這……」戰刃骸下意識看著自己的身上。

「我是邪惡的總統哦,反正我是個騙子嘛,這可是千真萬確!」王馬小吉旋轉手中的黑色軍帽。

「妳看他說的!」

「生氣啦?妳要揍我嗎?」王馬小吉微笑說。

戰刃骸瞪著他不發一語。

「什麼嘛,無聊死了。」王馬小吉打著哈欠。

「你別欺負殘念姊。」江之島盾子輕拍著戰刃骸的頭。

「也就是說可以私底下欺負囉,安啦,我會偷偷欺負她。」王馬小吉戴上黑色軍帽。

「你真是越來越可愛了,我來餵你喝。」江之島盾子一手拿著可樂罐餵他喝下。

王馬小吉乖乖的喝下可樂。

「殘念姊妳也想要我用手餵?」

「嗯。」戰刃骸點頭露出有點羨慕的表情。

「這麼大了還要我用手餵!王馬小吉越來越比妳還可愛了。」

「妳真過分……戰刃骸妹妹實在是太可憐了啊,只是想要妳用手餵,卻因為沒能如自己所願就被責備了。」王馬小吉露出同情的目光看戰刃骸。

「還不都是你害的。」戰刃骸皺起眉頭看他。

「咦?怪我?這次就連我也要責備嗎?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過分啦!過分過分!」王馬小吉大哭起來。

戰刃骸額頭流下汗水往後退了三步。

「姊姊偷偷和我說過,她很想殺了你。」江之島盾子抬頭看著牆上的畫。

「我會活下去的!哪怕不擇手段都絕對會活下去!」王馬小吉眼眶濕潤。

「我沒有說過。」戰刃骸小聲說道。

「如果我就這麼死了妳來負責嗎?也會有人會因為我的死而難過啊。」王馬小吉當作沒聽到的繼續說下去。

「呃……」

「嘻嘻……騙妳的啦,我就算死了也沒人會傷心的。」王馬小吉嘻皮笑臉的說道。

戰刃骸冷漠的看他。

「真是無聊的表情。」王馬小吉看她。

「你還真是喜歡喝碳酸飲料。」江之島盾子打開小冰箱從裡面拿了一罐橘子汽水喝起來。

「對了!我想起有一次開鎖進去一間有著周圍大片森林還有美麗湖水的房子,那是一棟很大間的高級別墅,那次我偷了很多件內褲。」

「原來是你!盾子的內褲被賊給偷了很多,那次害我被誤會偷了盾子的內褲,你害我被她打巴掌。」戰刃骸生氣的雙手揪住王馬小吉的衣服。

「戰刃骸妹妹你別生氣嘛,我只是把她的內褲拿去拍賣換取汽水的錢。」

「你這個噁心的人!」

「放開他。」

「可是……」

「別讓我說第二遍。」

戰刃骸露出殺氣的目光瞪著王馬小吉,她雙手放開他的衣服。

「因為我是邪惡的總統啊,至今為止做盡了壞事嘛。」王馬小吉整理自己被弄亂的衣服。

「哼!」

「老老實實的坦白吧,戰刃骸妹妹妳就是偷內褲的真正犯人對吧?」

戰刃骸不理王馬小吉的看向窗外。

「其實真相是江之島盾子她親自開門,然後把內褲通通送給我。」王馬小吉露出笑容雙手往後觸碰後腦。

「聽不下去了,你實在是太噁心了!」戰刃骸一手拿著軍用刀,接著把他面前桌上的空罐切成兩半。

「妳看,因為我也是個騙子,所以對撒謊這件事可是很敏銳的哦,江之島盾子她很喜歡說謊,是真是假交給妳判斷,怎麼辦?妳要相信我還是江之島盾子呢?」王馬小吉站在椅子上說道。

「王馬小吉你別再惹姊姊生氣了。」江之島盾子拿著紙扇用力拍打他的頭。

「真是誤會大了……我只是想逗逗戰刃骸妹妹,我一直希望和她很好的互動相處,沒想到會造成反效果,但我氣啊……!我氣我太沒用……什麼都做不到……!」王馬小吉重新坐好椅子眼眶濕潤委屈說道。

戰刃骸臉色好看多了,只是還是冷漠的看他。

「不能被人理解真是痛苦……」王馬小吉一手拿著筆在一張紙上寫下字。

「這個國家就交給你了。」江之島盾子摸著王馬小吉的臉頰說道。

「這真是有趣的國家!我會好好的當作遊戲玩。」王馬小吉嘻皮笑臉的說道。

「這國家的法律可以隨你喜歡修改,別玩的太過火喔。」

「我一定會好好享受,得到這麼有趣的禮物真是開心!」王馬小吉抱住江之島盾子。

「這麼大了還撒嬌,真是長不大的孩子。」江之島盾子輕拍他的背。

江之島盾子和戰刃骸離開總統陛下居住的建築物,他們坐在一處公共的休息區椅子上。

「妳怎麼總是和大家處不好呢?」江之島盾子手拿冰淇淋邊吃邊問。

「王馬小吉這男人好討厭……其他人也一樣。」戰刃骸舔了一口手上的冰淇淋。

「姊姊妳實在是太不合群了。」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我蠻喜歡王馬小吉。」

「他說話讓我生氣。」

「妳有皺紋了。」

「哪裡!?」戰刃骸緊張的摸著臉。

「這不喜歡那不喜歡的,久了小心臉上會出現皺紋。」

「我會試著忍耐。」

「我們去水族館玩吧。」

「嗯。」

戰刃骸開著軍用車載著江之島盾子前往水族館。

水族館是開放予公眾觀賞水生物種的建築物,水族館很多不同水族箱裡面放著各種不同種類的魚,海豚、鯊魚、白鯨、水獺、企鵝、海獅、海豹、水母、鰩魚等等。

「烤來吃味道很不錯的樣子。」江之島盾子手拿著一根球棒揮著。

「可是我看起來都覺得不好吃。」戰刃骸手拿著魚類瀏覽書。

「妳應該試著吃吃看,鯊魚很好吃,我親手做的料理喔。」

「好,我想吃。」

「我改變主意了,還是給妳一根狗骨頭就好。」

「我不吃那個。」

「妳怎麼越來越挑食了!真是不好養。」

「對不起……」

江之島盾子使用球棒把放著瀏覽書的架子破壞掉,瀏覽書散落的一地都是,這間觀賞水族箱的房間並沒有其他的客人。

「妳真的很無聊。」

「都是我無聊的錯,盾子妳別生氣。」

「妳又知道我在生氣,我現在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那真是太好了。」

「獵人協會的尼特羅會長真是壓榨員工的老闆,第一次和他見面的時候,他頭上戴著黑色的假髮,都這麼老了還裝年輕。」江之島盾子邊說邊用球棒又把另一個瀏覽架毀壞。

「他對妳不好?」

「簡直是奸詐的老狐狸,我待在獵人協會中,每天像上班族工作著。」

「要不要我對他做什麼?」

「不需要,反正我已經很久沒回去獵人協會了,等我想回去再回去吧。」

「嗯。」

「說到揍敵客家族,揍敵客的長子伊耳謎,他的控制慾強,我待在揍敵客家族作客的時候,他每天像個地下錢莊的討債老闆一樣,想讓我欠他錢和人情,我真懷疑他不是殺手而是當討債員。」

「要不要我對他做什麼?」

「不用,因為我暫時不用見到他那張嘴臉,他對弟弟的教育很扭曲,可愛的奇犽見到他跟見到鬼一樣。」

「盾子妳餓不餓?」

「這還用妳說,馬上給我帶點吃的來。」

戰刃骸離開這間房去買食物。

江之島盾子把手中的球棒拋出去,球棒準確的投進遠處的垃圾桶裡。

「姊姊實在是太無聊了,還是找其他人比較好。」

江之島盾子拿著手機看著名字的那頁,名字有很多人,她操作手機按鍵停在其中一格。

「他約我去這所學校見面,這個學校很有名,看來應該會不無聊。」

江之島盾子收起手機。

「盾子我回來了。」

戰刃骸手中提著一袋塑膠袋。

「這是很好吃的熱狗。」戰刃骸拿了一個遞給她。

外面是麵包,中間夾著熱狗,有包著番茄醬、美乃滋、包心菜等等的配料,熱狗是一個很好吃的美食。

江之島盾子咬了一口吃起來。

「好吃嗎?」

「還不錯,不過味道好像差一點。」

「下次換不同家買。」

戰刃骸拿了一個熱狗吃起來。

「盾子這是麥茶。」戰刃骸從塑膠袋拿出一個麥茶,她插入吸管遞給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一手拿過喝了起來。

「我轉學去一所學校。」

「哪一所?」

「我為什麼要告訴妳,因為我要自己一個人去。」

「我也想去。」

「不用妳跟,我要好好享受沒姊姊的生活。」

「盾子……」

「妳擺出醜臉也沒用,只會把我心情變差。」

「要不要我幫妳把行李放好再離開?」

「妳耳朵是畫上去的嗎?我要一個人獨立過學校的生活。」

「喔。」

「妳幫我去江之島家族拿東西。」

「呃……」

「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很不乖嘛。」

「我去!」

「妳要和他們好好相處,我可是替妳製造好機會。」江之島盾子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戰刃骸的表情有點猶豫,一看就知道她很不想去。

「別露出這種臉,簡直像我欠妳錢一樣討厭。」

戰刃骸盡量讓自己臉色好看,她喝完麥茶把空的飲料盒準確丟向垃圾桶裡面。

江之島盾子雙手抱著黑白熊布偶。

「當學生真是開心。」

江之島盾子高興的把黑白熊布偶舉高原地轉了一圈說道。

「盾子喜歡就好。」戰刃骸看著她臉紅。

城岩中學拼圖完。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