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鳥

  黃昏時分,晚霞染滿了整片天空。

  我獨自坐在書桌前,看著桌上的擺設,遲遲看了半晌。

  接連幾天的諸事不順,再加上連綿不斷的雨天,本就低落的心情更是無法得到改善,反而有了那個念頭。

  如果……可以再重頭來過就好。

  我拉開抽屜,取出一把美工刀,想要將其抹在手腕上。

  當刀滑出一截,按壓在手腕皮膚上且帶出一些血絲時,忽然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鳥,停在了手腕上,原本緊閉雙眼發抖的我不禁睜開雙眼,看著眼前這色彩斑斕的鳥。

  「啾啾!」

  鳥似乎在說些什麼,我連忙將美工刀甩向一旁,看著手腕一點一點出血,我才發現自己竟然做了傻事,連忙打開房門衝下樓去取醫療箱包扎手腕。

  當我包扎好傷口回到房間時,我傻愣愣的站在房門開著室內發生的變異。

  「妳……妳是誰?從哪裡進來的?」

  語氣略帶緊張,不知所措問著眼前這來路不明的女子。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為什麼要自殘?」

  「啊這……」

  我連忙將受傷處縮到身後,試圖掩蓋剛剛發生的事。

  「欸不是!我不知道妳是怎麼進來這裡的,但是妳怎麼會知道我做了什麼?」

  話說的同時,我的眼晴不斷上下打量著眼前的女子。那一對丹鳳眼,配上那細緻的櫻桃小口,未加修飾的臉龐顯現出那天生姣好的美,而服裝則是誇張的七彩色調,完全與長相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怎麼會不知道,我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著你,你幾點幾分做了什麼、吃了什麼,、看了什麼我都一清二楚,什麼事情但瞞不過我的。」

  沒想到眼前的女子竟然是一個跟蹤狂,竟然跟到家裡來了!

  「那能不能請妳先離開我房間、離開我家?雖然我不知道妳跟蹤到我家有什麼意圖,但是我是可以告妳非法闖入民宅哦。」

  「不能!在你說出為什麼要做那種事之前,我是不會走的!」

  暈……眼前的女子比想像中的還難對付,似乎一般的威脅對她起不了任何作用。

  「算了!妳愛在這裡做什麼就做什麼,我走了!」

  正當我轉身要離開房間時,她突然現身在我眼前擋住我的去路。

  「你哪也別想走,到底要不要說!」

  「欸不是,妳這人怎麼這麼固執,拜託妳行行好,我心情已經夠差了,還要被妳這種人給……痛!妳幹什麼呢?」

  只見她一個伸手掐住了我的傷口,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再次流個不停,一點一滴不斷掉落在地面上。

  「不說是吧?那就讓我好好折磨你,折磨到你說為止!」

  「好好好!我說,我說行了吧?」

  只好將最近幾天不順遂的生活情況一一向她解釋清楚。

  「怯!你到底還是不是男人,連這點抗壓性都沒有,你乾脆死死算了。」

  「欸妳這女人說話怎麼這麼衝啊。」

  「我就是這麼說話的怎麼樣?」

  「……」

  我無語看著她,連辯解回話的心思也沒了,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算了,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有自殘行為,你就真的完了,狠話說到這,我先走了!」

  語畢,女子一個轉身消失在門口,當我走出房間想找她時,只見地板上落了一些七彩的羽毛,不見她人蹤影。

  然而看見這些羽毛,心中的疑惑也就消失了。

  不管生活過得再怎麼苦,日子還是要生活下去,不要輕言放棄了結自己。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自殘行為,而那個女子,自此之後就再也沒見過,只有時而出現在窗外的鳥啼聲而已。

啊各位好久不見了,沉寂了半年已上,這次再為各位帶上新的作品,還請多多支持 謝謝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