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三十四章神崎黎人)

第三十四章

拼圖時間

風華學園拼圖9

鴇羽舞衣醒來的很早,她在廚房煮著早餐和要帶去學校的便當。

她準備好後走到還在睡覺的美袋命床邊。

「起床了!」

美袋命被她的叫喚醒過來,兩人吃過早餐穿上學校的制服。

「來這個。」

鴇羽舞衣拿出做好的便當。

美袋命看著那便當。

「便當妳的。」

「舞衣!」

美袋命高興的抱住她。

他們前往學校的途中遇到瀬能葵。

瀬能葵:「舞衣的室友。」

「美袋命。」美袋命說出自己的名字。

「中學部的啊,幾年級?」

「十四歲,三年級。」鴇羽舞衣說出美袋命的年齡。

瀬能葵:「真的啊,好可愛。」

鴇羽舞衣看到神崎黎人、江之島盾子、鴇羽巧海、尾久崎晶四人在前面。

「江之島盾子!」

美袋命高興的抱住江之島盾子。

鴇羽巧海:「姊姊!」

鴇羽舞衣:「命妳和江之島盾子怎麼認識的?」

「有一次我餓昏頭的時候,她在宿舍的房間煮飯給我吃,我最喜歡舞衣和江之島盾子了!」

江之島盾子摸著她的頭。

「我們差不多該繼續前往學校,時間剩不多了。」尾久崎晶看著手錶提醒時間快到。

「我們快走吧。」神崎黎人微笑走到江之島盾子的旁邊。

他們一起進去學校上課。

玖我夏樹是上游泳課。

「一年中都可以游泳真是有利有弊啊。」

「髮型都亂了。」

「是啊。」

「而且男生們老用色瞇瞇的眼睛看著這邊。」

「看那個傢伙。」

男生們臉紅看著其中一個方向。

玖我夏樹離開游泳池,她的穿著藍色泳裝。

「玖我同學的身材真好啊。」

「像模特一樣。」

玖我夏樹拿著毛巾擦頭髮。

美袋命在一處位置睡覺,她張開眼睛看到一隻奇怪的東西,它的頭上拿著一個胸罩,美袋命快速站起來擺出戰鬥的姿勢,奇怪的東西已經消失不見。

「什麼啊……」

女子更衣室

女學生們打開放置衣服的置物櫃。

「啊?我的內衣沒了……」

「不是吧!我的也沒了……」

「我的也沒了……」

「討厭……討厭。」

玖我夏樹心想偶爾上次課就發生這樣的事,真像個傻瓜。

玖我夏樹打開她的置物櫃,她的臉色變的很難看,她的內褲不見了!

「玖我同學沒事吧?」

玖我夏樹用力把櫃子關上。

「什麼事?」玖我夏樹裝作沒事的回應。

「妳好像一直在用很高檔的啊。」

「當然沒事了,我不可能也被偷的。」

「就是啊,玖我同學一直那麼小心,當然的了。」

「差不多啦……」

江之島盾子正在鴇羽舞衣的班上,教室只有幾個人,現在是休息的自由時間,她聽著他們的對話內容。

「內衣小偷?」

「對,隔壁B班上游泳課的時候,把他們的內衣都偷了。」

「宿舍那裡也經常有內衣被盜呢。」

「小命那邊沒事吧?」

「內衣是什麼東西?能吃嗎?」美袋命大口吃著鴇羽舞衣做的便當。

原田千繪:「小命……舉個萬歲。」

美袋命雙手舉高,瀬能葵摸著她的胸部。

「好小哦。」

「妳啊,室友穿沒穿內衣的事也應該注意到啊。」原田千繪看著鴇羽舞衣說道。

「可是小命怎麼看起來都……」

瀬能葵:「不是那個問題啊。」

原田千繪:「對未成年少女有不軌企圖的壞人多的不計其數啊,對了江之島盾子妳也要小心,妳看起來就是壞人很喜歡下手的目標。」

瀬能葵:「江之島盾子的確是最會被壞人盯上的目標。」

鴇羽舞衣:「現在的色狼很多。」

「我有遇到過很多壞人。」江之島盾子吃著葡萄麵包。

「那妳沒事吧!?」

「難道妳都一個人回宿舍嗎?」

「以後不能一個人喔。」

「要不要我陪妳回宿舍?」

聽到的他們擔心的說。

「放心啦,奈緒會陪我回宿舍的房間。」

瀬能葵:「原來奈緒和妳這麼好,她對我都不冷不熱的,我是想和她做朋友,可是她拒絕了我。」

鴇羽舞衣好奇的問:「她是怎樣的人呢?」

「我雖然身為她的室友,可是她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我只知道很多男生喜歡她。」

「結城奈緒是怎樣的人?」鴇羽舞衣問江之島盾子。

「她對媽媽很孝順,她對我很熱情,還有我和她接吻了。」

「噗!」原田千繪正在喝飲料,她聽到後嘴中的飲料噴到美袋命的臉。

「啊!」美袋命的眼睛被飲料噴到。

「天啊!」瀬能葵一手摀住嘴巴。

「這樣好嗎?妳不是已經……而且和女生接吻……」鴇羽舞衣越說臉越紅。

「我們是不小心親到。」

「這樣啊……害我嚇了一跳。」原田千繪拿了一張衛生紙給美袋命擦眼睛。

「害我心跳加速。」瀬能葵臉紅。

「奈緒的嘴唇很軟,我們兩人洗澡抱在一起。」

「等等!為什麼你們洗澡要抱在一起?」原田千繪聽的臉紅。

瀬能葵:「你們也太親密了吧!」

「對啊!而且妳前面那句說的有點……」鴇羽舞衣覺得有點害羞。

江之島盾子:「女生和女生抱在一起也沒什麼,抱在一起很舒服啊。」

「舞衣我洗澡也想和妳抱在一起。」美袋命單純的說道。

「這個……還是不要吧。」

「為什麼?江之島盾子說抱在一起很舒服啊。」

「不過我真沒想到奈緒和妳這麼親密,這讓身為室友的我有點受打擊,想和她做朋友被拒絕了。」瀬能葵有點傷心。

原田千繪:「結城奈緒雖然和男生說話表情很高興,但是我總覺得她很討厭男生,因為我有幾次看見她把男生送她的東西丟進垃圾桶。」

「黎人,楯那個傢伙差不多該回我們部了吧。」武田將士手中拿著劍道部用的竹劍。

「對我說也沒用啊……直接跟靜留說不就行了。」神崎黎人腳步慢慢移開和他的距離。

「藤乃那邊由你去說成功率比較大,你為什麼要距離我越來越遠?」

「我聽說你……對狗有那種特殊的興趣。」

「黎人!那根本是天大的誤會,難道你不相信我嗎?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做那種事!」

「我相信。」

「騙人!不然你怎麼會越走越旁邊。」

「其實人多少都會有奇怪的興趣,我會慢慢習慣。」

武田將士緊握竹劍流下眼淚。

「怎麼了?」神崎黎人看著武田將士忽然停下行走。

武田將士臉紅,神崎黎人看向他看的方向。

那是玖我夏樹,她的目標是前往學生會室。

「原來如此……我突然想起有些重要的事,我先走了,加油吧。」

神崎黎人說完後轉身離開。

武田將士慢慢走向玖我夏樹。

「玖……玖我。」

玖我夏樹的身體僵硬。

「玖我。」

「有……有什麼事嗎?」玖我夏樹因為沒穿內褲害羞臉紅,她很想轉身跑起來,可是怕裙子……

「今天有去上課啊。」

「什麼?」

「不……課有去上了啊。」

「你……就為了說這事叫住我嗎?快讓開!」玖我夏樹多麼想前往學生會室,結果這個喜歡狗大便的變態竟然為了說這幾句無聊的話叫住她。

「聽我說那完全是誤會啊!」

「叫你讓開就讓開!」

聽到有女學生談話的聲音,那是鴇羽舞衣和美袋命還有江之島盾子。

「今天我去打工一個人能看家嗎?」

「看家是什麼?」

「真是的……」

他們看到玖我夏樹和武田將士。

「那個……」鴇羽舞衣。

美袋命手上拿著劍袋。

「等下……」

玖我夏樹臉紅的心跳加速,她真的很想跑起來。

美袋命擺出戰鬥的姿勢。

「等等……」鴇羽舞衣想阻止。

忽然一陣強風吹起來。

玖我夏樹的裙子整個飛起來,她臉紅緊張地雙手用力把裙子按回去。

武田將士當場流鼻血往後倒在地上。

玖我夏樹臉紅又羞又氣得大叫。

女廁

鴇羽舞衣站在鏡子前大笑起來。

「笑的太過分了妳!」玖我夏樹還在臉紅的從廁所間打開門出來。

「可是……不行了……笑的太厲害要死了。」鴇羽舞衣受不了的又笑起來。

「吵死了!」

「那個快還給我。」

玖我夏樹穿著安全褲。

「還條新的給妳。」

「總之借到穿了。」

「我知道。」

「沒想到夏樹的內褲被偷走了。」江之島盾子從廁所間開門走出來,她走到洗手台清洗手。

「內褲被偷就算了,還遇到那個喜歡噁心東西的變態!最後又被他看……」玖我夏樹氣紅了臉。

「我聽說武田將士喜歡那種東西。」鴇羽舞衣實在很難想像一個人會喜歡狗的大便,她一想到就覺的很噁心,這讓她的胃有點不太舒服。

江之島盾子:「說不定是夏樹妳誤會了,感覺武田將士不像那種人。」

「妳沒看過那畫面所以不明白!一隻狗在旁邊大、大便,然後他站在旁邊雙手沾滿大便,整個頭髮都是大便,他還說出玖我這隻狗很可愛吧,妳要不要抹抹看?他竟然要我一起像他一樣把狗大便抹在頭髮上,好噁心!他根本就是個噁心的變態!」玖我夏樹一想起那畫面激動說明看到的事情身體發抖。

「停!再說下去我就要吐了……」鴇羽舞衣感覺到很不舒服的噁心感。

江之島盾子:「我去找武田將士聽他說明當時的情況好了。」

「不行!他根本就是變態,妳不能去找他,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噁心的變態行為。」玖我夏樹緊張的雙手放在江之島盾子的肩膀。

「夏樹很擔心我?」

「嗯。」

「夏樹會擔心我,這真是讓我高興,我知道了。」

玖我夏樹看她不去找武田將士後鬆了一口氣。

鴇羽舞衣:「江之島盾子妳和她是?」

江之島盾子:「我和夏樹是朋友,靜留也是我朋友。」

「那個……江之島盾子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說,所以……」

「我明白,舞衣妳就和夏樹好好說吧。」

江之島盾子離開女廁,她前往學生會室,她開門進去。

「靜留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妳。」

江之島盾子坐在一張椅子,她拿出一根棒棒糖開心的舔了一口。

「要不要喝杯綠茶?」藤乃靜留高興的看她。

「不用,這件事和夏樹有關係,說嚴重不嚴重,可是對夏樹心中多少應該會產生傷害。」

「夏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藤乃靜留緊張的問。

「這件事我和舞衣還有美袋命都看到了,妳應該聽到最近有偷內衣的變態,夏樹被偷的是內褲,她本來想要前往學生會室找妳,結果途中遇到了武田將士,剛好一陣強風吹起,夏樹的裙子整個飛起來,武田將士看到她沒穿內褲。」

「又是武田將士!」

藤乃靜留氣的雙手把幾張文件撕成碎片,幾支筆被她折斷。

「夏樹最近運氣很不好,不過武田將士不像會喜歡那種東西的人。」

「看來我要找事給武田將士做。」

藤乃靜留拿了幾張文件,她在文件上寫字,接著把印章蓋上去。

「夏樹最近都很忙。」江之島盾子把棒棒糖吃完了。

「是啊……我也要開始忙起來了。」

「妳要做什麼?」

「這件事不能和妳說。」

「妳不說沒關係,舞衣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夏樹談。」

「她應該是……妳能不能幫我盯住鴇羽舞衣?」

「可以啊,不過為什麼要我注意她?」

「不能說的原因,我是怕她有什麼奇怪的舉動。」

「說不定她是想和夏樹做朋友。」

「不,我不認為。」

「好,我會幫妳看看舞衣有沒有對夏樹做出不好的舉動。」

「謝謝妳,因為我處理學生會的關係,所以無法隨時注意到夏樹的安全。」

「我們是朋友不必說謝謝。」

「嗯。」

鴇羽舞衣:「那快點言歸正傳吧。」

玖我夏樹:「什麼啊……」

「告訴我HiME是什麼?在這個學校發生了什麼?」

「妳應該見過理事長了吧,跟妳說了些什麼?」

「提問的可是我。」

「好了回答我。」

鴇羽舞衣:「要我去和被稱作ORPHAN的怪物戰鬥,我們就是為了這個才被招集到這裡的。」

玖我夏樹:「被這樣招集過來的人不只妳們兩個,在這個學園中還有我們以外沒確定的擁有HiME能力的人,在幕後有人集結HiME並暗中計畫著什麼,多數是以打倒ORPHAN以外為目的。」

「目的?」

「所以我不能放任他們在學校中集結HiME。」

鴇羽舞衣:「原來如此,那妳現在也還想驅趕我們嗎?」

玖我夏樹:「既然來了也就沒辦法了,現在就暫時靜觀其變吧。」

「那妳暫時沒有對我們出手的打算了,就這麼定?」

「只要你們不給我搗亂的話。」

鴇羽舞衣:「好,聽到了嗎?命,妳也不要打架了。」

美袋命:「可是……」

「否則不給妳做便當了哦。」

「嗯嗯,知道了!」美袋命緊張的點頭答應。

執行部

「這擺明了是在向我挑戰!」珠洲城遙一掌拍桌。

「是這樣嗎?」菊川雪之看著文件。

「那個和平呆子藤乃靜留來當風華學園學生會幹部真是看不過去。」

珠洲城遙急躁的左右走來走去,她一掌拍桌。

「看看這些簡直是把我們執行部當成病貓了!」

菊川雪之:「應該是嘲笑吧。」

「給我閉嘴,雪之全執行部部員緊急集合,在學生會那些人之前把這個內衣小偷給逮住,到時候再諷刺一下那個馬屁精和庸才女的無能,對了……馬屁精是什麼?」

「愛拍馬屁的人。」

「這個稱號太配藤乃了!」珠洲城遙拍桌大笑。

「妳不知道什麼意思嗎?」

執行部的門被打開來,江之島盾子走進來把門關上。

「嗨!小遙和雪之妳們好。」

江之島盾子坐在一張桌上。

珠洲城遙:「那個庸才女真是做事慢吞吞,我們執行部才是效率最高,妳說對不對江之島盾子?」

江之島盾子:「兩邊都有自己的處理方法,不過小遙妳的缺點就是太過認真了,這樣可是會累積不少壓力喔。」

江之島盾子手上正拿著一本漫畫,書名叫做魯莽天使,女主角名字是天使惠,這本漫畫劇情好笑,天使惠的戰鬥力很高,她是個絕色美女。

「……江之島盾子妳要不要成為執行部的一員?」珠洲城遙平復自己急躁的情緒走到她的位置問。

菊川雪之:「成為執行部的一員很好喔。」

「這個嘛……因為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妳給我馬上快加入執行部!」珠洲城遙雙手放在江之島盾子的肩膀,接著用力的搖晃。

「小遙江之島盾子會被妳弄昏過去!」菊川雪之緊張的阻止珠洲城遙。

珠洲城遙停止自己急躁的情緒,她看到江之島盾子一臉難受無力的倒在桌上。

「對不起!妳沒事吧?」珠洲城遙緊張的輕拍她的臉。

「小遙妳太急的想讓她加入執行部,把她抱到保健室休息吧。」

執行部的門被打開,走進來的人是神崎黎人。

「她怎麼了!?」

神崎黎人緊張的跑過去。

菊川雪之:「先把她帶到保健室休息。」

「我來。」神崎黎人想抱她。

「慢著!你是男人,不能隨便碰女人吧,我來抱她去保健室。」珠洲城遙擋在他面前。

「這是緊急狀況,我的動作比較快。」

「不行!我珠洲城怎麼能容許這種行為,你要知道江之島盾子是女人,怎麼可以隨便讓陌生的男人碰她。」

「我是她朋友,都說了這是緊急的狀況,妳還是別妨礙我,讓開吧。」

「讓你個頭!我是她朋友,你才給我馬上離開。」

神崎黎人和珠洲城遙互相瞪著對方。

「你們還是快點把江之島盾子帶去保健室吧!」菊川雪之大聲提醒的說。

「神崎黎人你簡直不知羞恥!」

「啊!後山燒起來了。」

神崎黎人一手指著窗外。

「什麼!」

珠洲城遙和菊川雪之看向窗外。

神崎黎人把江之島盾子抱起來,接著快速跑出執行部。

「神崎黎人!」

珠洲城遙生氣怒吼的聲音從執行部裡傳出來。

神崎黎人看著鷺澤陽子並沒有在保健室,他讓江之島盾子躺在其中一個床上,他心疼的看著她。

「身體太輕了。」

神崎黎人覺得江之島盾子應該多吃點,他幫她蓋上被子,他走到保健室的門前,接著把門給鎖上。

保健室響起敲門聲,神崎黎人把門鎖打開,出現的人是結城奈緒。

「你幹嘛把門鎖起來?」結城奈緒看著他的眼神帶著敵意。

「是我的壞習慣,我常常不知不覺會把門給鎖上。」

神崎黎人一臉輕鬆的回答。

「……要是你讓我知道在想什麼壞主意,小心我對你不客氣。」結城奈緒露出懷疑的眼神看他。

「我去處理學生會的事情。」神崎黎人說完後離開保健室。

結城奈緒走到江之島盾子躺的床,她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結城奈緒臉紅看著她的臉。

「看起來好像瘦了點。」

結城奈緒忍耐不住的偷親她的嘴唇。

保健室開門的聲音,結城奈緒快速坐回椅子上,出現的人是鷺澤陽子。

「妳看看她的情況。」

鷺澤陽子看著江之島盾子的情況。

「應該是身體疲勞,只要睡一覺就沒事了。」

「嗯,那就好。」

「妳該回去上課了。」

「那她就拜託妳好好的照顧了。」

結城奈緒離開保健室。

鷺澤陽子整理擺放藥的櫃子。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