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同人超高校級的愛(冒險篇第三十五章炎凪)

第三十五章

拼圖時間

風華學園拼圖10

「話說回來妳也真是倒楣,在這個學校像這樣的經常發生?」鴇羽舞衣躺在草地上。

「怎麼可能這還是第一次出現內衣小偷。」玖我夏樹坐在草地上。

美袋命忽然摸鴇羽舞衣的胸部。

「命幹什麼啊……」鴇羽舞衣臉紅。

「在那裡使用的就是內衣嗎?」

「是啊。」

「然後就是那個沒了?」

「還有內褲之類的……」

「那樣的話……」

「命那個難道是……」

「剛才一下子不見了,所以忘了。」

「別忘了啊。」

「ORPHAN……是這樣啊,要給它點顏色瞧瞧!」玖我夏樹從草地上站起身來。

這家餐廳是鴇羽舞衣、倉內和也、日暮茜、杉浦碧四人打工的餐廳。

鴇羽舞衣、倉內和也、日暮茜三人今天都請假沒去學校,江之島盾子今天也是請假休息。

「一人份的日式燒牛排烤好了。」

日暮茜把餐點擺放在江之島盾子的餐桌上。

「江之島盾子這份餐點很好吃喔。」日暮茜微笑說道。

「我會好好的享用。」

江之島盾子拿著餐具把牛排切成小塊,接著慢慢品嘗牛排的美味。

「小茜妳推薦的餐點很好吃。」

「嗯。」

日暮茜走到櫃檯。

「小茜那個……今天一起出去吧,妳看最近有內衣小偷。」倉內和也臉紅的說。

「和也。」日暮茜臉紅的看他。

忽然傳來玻璃盤掉到地上破掉的聲音。

「好疼……」

杉浦碧坐在地上,她看到客人都往她這裡看。

「對不……」

「對不起失禮了!」鴇羽舞衣手拿掃把和笨斗。

鴇羽舞衣把碎玻璃盤倒在垃圾桶。

「小碧……光從我來了以後這個是第幾個了?」

「我比起舞衣來說我完全不擅長幹這種活。」

「真是的。」

餐廳客人進門的鈴聲響起。

「歡迎光臨!」鴇羽舞衣和杉浦碧同時露出笑容大聲說道。

宗像詩帆:「哥哥你想吃什麼?」

楯祐一看到鴇羽舞衣。

「小姐一起吃飯吧!」

「妳叫什麼名字?」

「要不要和我去約會?」

「我知道有一家電玩遊樂場很好玩喔!」

「我們去打保齡球吧!」

鴇羽舞衣他們看向聲音的來源,江之島盾子坐的餐桌旁邊站著五名男人。

「抱歉我不想去,我的名字叫做江之島盾子。」

「真是好聽的名字!」

「別拒絕嘛。」

「我身上帶的錢很多喔,可以請妳吃更美味的食物,還有去買很多漂亮的衣服送妳。」

「做我女朋友吧!」

「看看我這身強壯的肌肉。」

有兩個男人很自動的坐在她旁邊的餐椅上。

「江之島盾子被男人騷擾了!」日暮茜擔心的看向江之島盾子坐的餐桌。

「小茜別擔心我去處理。」倉內和也安撫日暮茜的不安。

「你們不能讓江之島盾子困擾,她都已經說不想和你們去了。」鴇羽舞衣看不下去的走近他們說道。

「妳是她的誰啊?」

「她是我在學校交的朋友。」

「哦,難道妳也想一起陪我們玩嗎?這樣也可以喔。」

其中一名男人伸手想摸江之島盾子的臉。

鴇羽舞衣看到他的舉動很生氣,怎麼會有這麼聽不懂話的男人,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做出這種色狼行為。

「不能這樣!」倉內和也皺起眉頭的跑到那桌。

「喂!你們是耳朵有問題嗎?她都說不想和你們去了,還有你竟然想亂摸她的臉!」楯祐一生氣的跑到這桌大聲說,他一手把那想摸江之島盾子臉的男人手用力拍下去。

那名被楯祐一阻止的男人不爽地從坐的椅子上站起身來,他看著楯祐一和倉內和也。

「裝什麼英雄救美!我看你們還是處男吧,你們的下面有比我長又大嗎?」

其他四名男人都笑出聲來,接著他們五人都站好裝帥。

「看看我的手臂。」男人A露出他的強壯手臂。

「很漂亮吧。」男人B拿出一顆藍寶石。

「我有的是錢。」男人C拿出好幾張鈔票。

「我有男人味。」男人D脫掉上衣露出強壯的肌肉。

「我有著讓女人喜歡的浪漫。」男人E拿出一束漂亮的花。

「噁心死了!」楯祐一聽到他們的話還有做出來的動作讓他很受不了。

「哥哥說的沒錯!沒看到江之島盾子不想和你們去嗎?」宗像詩帆皺起眉頭一手指著他們,她也看不下去了。

「對啊!強迫別人是最糟糕的行為。」杉浦碧點頭說道。

「而且前面講的話很骯髒!」鴇羽舞衣聽到他們說的什麼下面,讓她覺的很噁心,還脫掉上衣露出身體。

「他們說的沒錯。」日暮茜站在倉內和也旁邊。

「你們不懂啦,先用我強壯的身體強迫,等她舒服了就會乖乖的喜歡上。」男人摸著自己褲子的下體,還說出帶有暗示的話。

「你嘴巴很臭耶!」楯祐一額頭冒青筋。

「臭小子別裝了,我看你也很想嘗嘗她身體的滋味吧。」男人露出挑釁的眼神看他。

其中一名男人打了楯祐一的臉頰一拳,接著楯祐一又打回去,餐廳陷入一陣混亂,最後那五名男人被趕出餐廳。

「疼!」

江之島盾子拿著藥膏幫他臉頰的傷口擦藥。

「抱歉,害你被打了。」

「我沒事。」

楯祐一臉紅的看她。

「不過哥哥好勇敢喔!」宗像詩帆抱住他。

「這種事我常常會遇到。」江之島盾子喝著西瓜汁。

「那妳一個人太危險了!」楯祐一擔心的說道。

「放心啦,我有學過防身術。」

「可是一個人還是不安全……」

「別擔心,我會好好的保護自己。」

「哥哥我遇到危險你也會像剛才那樣保護我嗎?」宗像詩帆認真的看他問。

「嗯。」

宗像詩帆高興的抱住他。

「你想點些什麼?」鴇羽舞衣看他的眼神變了,她覺得楯祐一的表現不錯。

楯祐一還沒看好自己要點的食物。

「我點章魚飯!」宗像詩帆看著菜單高興的先大聲說。

「好的,章魚飯。」鴇羽舞衣笑著用筆寫在點菜紙上。

宗像詩帆:「舞衣妳是在這裡第一次打工嗎?」

「這個啊……妳是詩帆吧,賺錢愛好兩不誤。」

「愛好……」

「到各種各樣的地方去打工是我的愛好。」

「那妳到現在都在哪些地方打工過啊?」

「啊……很多了啊,差不多三十種吧。」

「好厲害啊!」

楯祐一的手機響起。

鴇羽舞衣:「客人用餐期間使用手機會給其他客人……」

楯祐一沒管她的接手機。

「是我楯,嗯沒問題。」

「什麼嘛。」鴇羽舞衣皺起眉頭。

「是,抓住了!武田學長他……」

「江之島盾子一個人真的沒關係嗎?」鴇羽舞衣擔心的看她。

「舞衣妳別擔心,我的防身術很強喔。」

「嗯。」

鴇羽舞衣還是不怎麼放心。

時間點回到今天學校的最早情況。

「第四班到達指定位置,第五班配置完畢。」

「第六班配置完畢。」

執行部成員使用拿到的道具報告情況。

執行部

「大家都配置完畢了。」菊川雪之操作筆記型電腦報告。

「好極了!通知全執行部部員,賭上學生會執行部的威信,都要抓住內衣小偷。」珠洲城遙下達指令。

武田將士正走在學校一處位置。

「我的修行還不夠啊。」

他看到有一隻貓從旁邊的草叢跑出來,接著草叢裡面有不明東西在動,他拔出竹劍擺出戰鬥的姿勢,接著那不明東西飛出草叢攻擊他,最後它快速跳著消失不見。

「剛才那是什麼啊?」

「別動!」

武田將士看到很多執行部部員接近他。

「發現嫌疑犯!」

「持有我認為是被盜物品的內褲!」

武田將士摸著頭髮發現到一條內褲。

「請給予指示。」

「我不是的!」武田將士緊張的大聲說。

執行部的珠洲城遙說出抓起來的指示。

學生會室

玖我夏樹:「雖然很想說有罪,可是不是他。」

楯祐一:「我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為什麼會這麼突然呢?」

「肯定又是珠洲城他們的先下手為強。」

「妳發什麼火啊……」

「什麼?」

神崎黎人:「肯定是因為他的關係。」

玖我夏樹:「不是的,是那個傢伙自己過來管閒事的,我什麼都沒做。」

藤乃靜留:「好啦,我想不會因為是同一個班級就包庇他。」

「他現在怎麼樣了?」

神崎黎人:「被執行部的人追問後都沒招供。」

楯祐一:「被送去教堂了。」

江之島盾子:「武田將士最近很倒楣啊。」

神崎黎人:「妳今天不是請假休息嗎?」

「楯祐一今天本來也是請假,我問他手機的事所以就一起來學校看情況。」

「你們是在那裡見面的?」

「舞衣打工的餐廳,今天的楯祐一很帥喔。」

「沒有啦。」楯祐一臉紅。

玖我夏樹和藤乃靜留同時問:「發生什麼事了?」

江之島盾子:「這個嘛……以後再和你們說。」

教堂

神父:「青春……人生中獨一無二的美麗時光,而人總會在年輕的時候犯下種種錯誤,但是正因為這錯誤才更應該被愛護起來。」

真田紫子:「神一定會原諒你的,對……神的祝福永遠都與你同在。」

武田將士:「那個……」

神父:「什麼事武田同學?」

「我真的沒幹過!請相信我!」武田將士哭的大聲說道。

「我明白的,犯下罪孽的並不是你自身。」

「那麼……」

真田紫子:「罪孽深重的是那隱藏在你內心中的黑暗,對……就是那被諭為青春之衝動的惡魔。」

神父:「來吧,鼓起勇氣一起繼續祈禱。」

真田紫子:「你不覺得你的純潔心靈變得容易溝通嗎?」

「我想回家。」武田將士哭的倒在地上。

圖書館

炎凪:「總之還算順利啊,舞衣也覺醒了,剩下的HIME還有……我算算。」

玖我夏樹:「讓我好找啊。」

「我好開心啊,竟然能被夏樹找,就這麼思戀我嗎?」

「白癡,ORPHAN到底躲在哪裡?因為它的關係我……」

「可愛的小屁股著涼了……」

玖我夏樹氣紅臉的拿出槍攻擊。

「哇!」

炎凪往後倒雙手抓住欄杆,他拿的書本破掉,被槍攻擊到少了很多頭髮。

「和……和妳開玩笑的啊!這次是它自己跑出來的,我真的一無所知!」

「怎麼做才能讓它出來?呼喚出那些傢伙的方法是什麼?」

「怎麼做好呢……」

玖我夏樹把槍抵在他臉頰。

「好好,我知道了,聽好了ORPHAN和Child從原則上說是同一種生物,就是說它們本性就對HiME有興趣,就是這麼回事。」

「還有呢?」

「我真的已經不知道了。」

「哼!」

玖我夏樹離開圖書館。

「妳看看我寶貴的頭髮。」

「哈哈哈!你被夏樹用槍攻擊了。」江之島盾子沒良心的大笑。

「我出事了誰來照顧妳。」

「之前說封印住和消滅你說的太誇張了,你其實只是長生不老而已,還是會死亡,乾脆我現在就把你給殺了。」

「不不不!千萬不要啊!我真的很有用處,妳看看我這張可愛的臉。」

「可是我很討厭什麼永生永世被人纏住。」

江之島盾子雙手掐住炎凪的脖子慢慢用力。

「嗚……我只是想永生永世當妳的小弟,絕不會做出妳出生就把嬰兒的妳奪走的行為。」

炎凪被掐的呼吸困難。

「相信我……別殺我……咕啊!」

江之島盾子用力把他丟在牆上,炎凪倒在地上咳嗽。

「過來。」

炎凪從地上爬起來,他走近江之島盾子。

「讓我看看你的傷口,我怎麼會這麼暴力。」江之島盾子露出心疼表情摸著他的臉頰溫柔說道。

「我好疼。」炎凪閉上眼睛享受她手的溫度。

「我討厭禿頭。」江之島盾子摸著他的頭髮。

「我只是少了幾根頭髮,現在頭髮一點也不禿。」

「脖子被我掐紅了。」江之島盾子摸著他的脖子。

炎凪舒服感受她撫摸脖子的溫暖。

江之島盾子發現他下面起反應。

「膩了。」江之島盾子溫柔的表情消失,她變的面無表情,接著把他用力推開。

「江之島盾子我幫妳洗腳。」

江之島盾子沒回應他。

炎凪拿著水盆和毛巾幫江之島盾子洗腳。

江之島盾子拿著一本書在看。

「要是我發現到你有那種心思,我就會殺了你。」

「是,請妳相信我。」

晚上鴇羽舞衣打工完回到女子宿舍,她發現建築物外面用繩子掛滿了內衣。

鴇羽舞衣:「這……這……這……這是什麼啊。」

藤乃靜留:「真是絕景啊。」

「學生會長。」

「妳叫舞衣吧,妳現在準備回去嗎?」

「嗯,請問……這個是怎麼回事啊?」

珠洲城遙:「設這種陷阱根本沒有意義!會長妳對我們的工作有懷疑嗎?」

菊川雪之:「小遙……」

藤乃靜留:「我一點都沒這種想法哦,再說最近總讓執行部的各位總是這麼辛苦,我感覺有點對不住各位,所以我想至少我們也能幫上點忙,這些都是我們自己借來的,就算發生了什麼也對宿舍的人沒什麼害處,妳就放心吧。」

珠洲城遙:「我也並沒怎麼……」

菊川雪之:「花邊胸衣、天鵝絨內衣、塑腰、絲帶內褲、吊帶褲……啊,貼身內衣都有。」

鴇羽舞衣:「妳哪裡弄來這麼多?」

藤乃靜留:「某位當事人的贊助,珠洲城。」

珠洲城遙:「嗯……什麼事情?」

「接下來就靠妳了。」

「啊……那還用問嗎……我們走雪之。」

玖我夏樹待在鴇羽舞衣和美袋命的宿舍房間。

玖我夏樹:「好極了。」

鴇羽舞衣:「妳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出謀劃策的是我,不好嗎?」

「說不上不好。」

「比舞衣的要小。」美袋命拿著一件內衣。

鴇羽舞衣:「大雜燴裡的內衣怎麼了?備用的真多。」

「不是給妳拉的!」玖我夏樹拿走美袋命手中的內衣。

鴇羽舞衣:「會長說是某位當事人的贊助……啊!這些都是妳的嗎?」

「煩死了!」

「怎麼又……」

「難道還要我給妳個理由嗎?妳們也要出力。」

珠洲城遙和菊川雪之在女子宿舍外的一處位置觀察。

珠洲城遙:「妳在幹嘛呢?」

「但是小遙這裡有蟲子啊。」菊川雪之手中拿著殺蟲劑。

「再說那個指手畫腳的會長小姐呢?」

「會長在她自己房間裡……」

珠洲城遙:「啊!到最後又讓藤乃給耍成這樣了嗎……」

菊川雪之:「好了啦小遙,就當是野營啦。」

「這都是第幾次啦!」

鴇羽舞衣看著自己的內衣被掛起來。

「我的備用品。」

玖我夏樹:「都說讓你們要出力了。」

「變成ORPHAN的食物了嗎……」

美袋命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玖我夏樹拿著望遠鏡觀察有沒有異狀,她放下放遠鏡看到鴇羽舞衣趴在桌上睡著了。

「真是的。」

玖我夏樹拿著一件外套給她當被子,她抬頭發現到ORPHAN拿著內衣,接著它露出壞笑。

玖我夏樹大聲尖叫,鴇羽舞衣和美袋命被她吵醒。

玖我夏樹拿出槍對它不停攻擊。

宿舍外的珠洲城遙發現異狀。

「發生什麼……」

珠洲城遙被ORPHAN一腳踩在臉上,她往後倒下,ORPHAN大跳躍跑向別處。

「小遙振作點!」菊川雪之緊張看已經昏過去的她叫喚。

珠洲城遙叫不醒。

「發現內衣小偷!請趕快追擊。」菊川雪之拿出手機說明情況。

玖我夏樹握著槍喘氣。

「什麼……內衣全都被拿走了!」鴇羽舞衣張大眼睛看著窗戶破損,內衣全部被偷走。

「怎麼能……讓你跑掉!杜蘭!」玖我夏樹氣的一手握拳。

玖我夏樹騎著杜蘭追上去。

「白癡!這樣的話起碼也要搶回我的內衣。」鴇羽舞衣氣的大罵。

「小遙!」菊川雪之繼續叫喚她。

「什麼?到底怎麼了?」珠洲城遙清醒過來。

珠洲城遙看到宿舍外的建築物內衣全部消失不見。

玖我夏樹騎著杜蘭追上ORPHAN。

「到此為止了。」玖我夏樹拿槍瞄準地上的ORPHAN。

ORPHAN壞笑看她,接著瞬間出現一群手拿內衣的ORPHAN。

「不會吧……就算數目很多……」玖我夏樹看著自己已經被ORPHAN包圍住。

很多ORPHAN撲向她,杜蘭把玖我夏樹甩到安全的位置,接著一群ORPHAN壓住杜蘭。

玖我夏樹痛的倒在地上。

「杜蘭!」

小ORPHAN合體變成巨大的ORPHAN,它把杜蘭踩在腳下。

玖我夏樹拿槍攻擊都對它無效,ORPHAN伸出很多長的觸手把她綁住。

這時鴇羽舞衣剛好趕上,她使用火輪漂浮起來,接著用力一腳踢在ORPHAN的脖子。

鴇羽舞衣:「命就是現在!」

美袋命雙手握緊彌勒把綁住玖我夏樹的觸手全都砍掉,玖我夏樹呼喚杜蘭,杜蘭掙扎逃離ORPHAN,玖我夏樹倒在杜蘭的身上。

鴇羽舞衣:「幹的漂亮命,我就幫妳到這裡了。」

「你們……」玖我夏樹從杜蘭身上下來。

玖我夏樹看向ORPHAN。

「冰破銀彈。」

杜蘭左右機械長管裝填子彈。

「發射!」

杜蘭發射的冰彈朝著ORPHAN攻擊。

ORPHAN的身體插滿冰彈,接著他身體整個爆開。

鴇羽舞衣:「有什麼東西……」

「我看不見了。」美袋命被一件破損的內衣蓋住眼睛。

「我的內衣!」鴇羽舞衣瞪大雙眼,她看到內衣破損。

「我的……收藏品都……」玖我夏樹呆住無力的坐在地上。

鴇羽舞衣雙手拿著自己那件已經變成破破爛爛的內衣。

「太過分了!」

「混蛋……」玖我夏樹氣的罵出來。

江之島盾子在宿舍房間拿著另一本書看。

「炎凪。」

「什麼?」

「你再給我裝傻啊。」

「我只是想幫妳拿去洗乾淨。」

「以後不要隨便碰我的內衣。」

「可是我都幫妳脫光衣服用毛巾擦身體了,洗內衣應該只是小事吧。」

「過來。」

房間響著啪啪啪的巴掌聲。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