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聲細語

  「這裡是哪裡?」

  「我怎麼知道!」

  一男一女對話的字句飄蕩在一座廢棄飯店內。

  雖然時間剛過八點整,但在佇立於一片空曠草地上的廢棄飯店內,仍然透出一股微涼。

  「我們要不回去吧,這裡怪可怕的。」女子手拉扯男子的衣服,顯現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裡何止可怕,簡直超詭異的!

  「可是我們不是說好要來這裡做那個嗎?」男子顯然不死心的硬是賴在此地不走。

  「還是回去吧……我已經受不了了!」

  女子烙下這一句話後,急忙邁開步伐往廢棄飯店的大門走去。

  剛走沒幾步,男子回過頭抓住女子的手時,忽然樓上傳來一陣怪音。

  兩個人瞬間抱在一起:「妳聽!那好像是樓上傳出來的……」

  「廢話!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女子扯開嗓子拉高音量,想試圖藉此壓下湧上心頭的恐懼感。

  雖然怪音就出現那麼一下,不過就這突如其來的聲響,早以讓兩人的理智瀕臨崩潰的邊緣。

  「你能不能先放開我,下邊那個頂到我了。」

  「啊抱歉!」男子緩慢放開雙手,讓兩人之間增添了一點點的空間。

  女子臉頰泛起一股紅暈,顯然有些害羞。感覺這兩人的交往時間並不算久。

  「啊~算了!要做就做吧,不過要是再有狀況就走了哦。」

  女子似乎稍微克服了一些恐懼,示意男生靠著旁邊冰冷的牆面,然後蹲下身子,準備開始辦正事。

  但是……事情並沒有想像得那麼順利。

  才剛開始沒幾分鐘的時間,女子驚叫一聲站了起來。

  「又怎麼了?」男子似乎還沉浸在快感之中,思緒還無法接回現實。

  「你……你看!地上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多紅色的水?」

  男子將褲子穿好,蹲下身子伸手去沾那不知名的液體。然而液體沾在手上卻透著一股強烈的腥味及噁心感。

  「這該不會是血吧……?」

  「還~不~快~走~」

  遠處傳來了一陣低沉卻清晰的聲音,瞬間讓兩人再次相擁,然而與剛才不同的是,這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遠處盯著兩人。

  「我們還是快走吧!這裡明顯有鬼啊!」

  女子發著顫抖的聲音,臉龐死死埋在男子的胸懷裡。

  男子的思緒終於回到了現實,只不過剛才那不知名的低語反而讓恐懼爬上了背,只差尖叫而已。

  不行!就算再可怕也還是要保有面子。

  男子展現出驚人的力量與不懼任何事物的勇氣,將女子以公主抱的形式給抱起,一步一步走出詭異的廢棄飯店。

&

  「嘿嘿,那一對情侶也想跟我們一樣在這裡野戰啊,門都沒有!」

  此時,時間已經悄悄來到十點整,同樣位處於廢棄飯店內,二樓上有另一對情侶早已身在此處約有三個小時之多了吧。

  「不過你還真敢呢!在這陰森森的地方還敢直接做起來,真不知道你的膽子是從哪邊撿來的。」女子一絲不掛坐在地板上,看著眼前氣喘吁吁的男子,似乎剛辦完事。

  「話別這樣說,不然我們再來一次?」

  「你神經啊!已經三次了還不夠啊?是不是偷嗑小藥丸?」

  「我……還不夠啊……」

  兩名情侶似乎察覺到了不對勁,但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第四次,直到……

  「欸!不要亂摸其他地方好嗎?」

  女子強勢的口吻嚇得男生停下了動作。

  「我就兩隻手扶著你的腰,哪還能碰其他地方。」男子無辜的表情看著身材性感的女子,意猶未盡得準備繼續動作。

  「停啦!還要做?你扶著我的腰我知道,那是誰碰我的肩膀?」

  男子聽到這時,臉色霎時慘白無光,似乎想起了剛剛那低沉的耳語。

  「完了,我們兩個可能沒辦法出這座廢棄飯店了。」

  男子似乎察覺到了,女子身後站著一身白色的人影,眼光似乎泛著紅光,死死盯著兩人。

  「你們兩位,已經打擾我們眾兄弟的安寧了。」

  女子一反強勢的態度,全身抖個不停,加上那光溜溜的身軀,寒風吹來更是冰冷不已。

  「對不起各位好兄弟打擾到祢們了,能不能寬恕我們這次愚蠢無知的行為,下次來時我們必定帶上供品與冥紙。」

  男子一說完,四周剎那間現出好幾道不同大小的白影,每個目光都投射在男子身上。

  閃著紅光的白影巡視著四周已死去的亡魂們後,便對男子說:「原本並不打算放過你們,但既然你都說到這裡了,那這次就算了。」

  「謝謝各位好兄弟!此次不殺之情來日必當報答!」

  白影隨著一陣寒風煙消雲散,四周那股寒意與詭異的氣息也跟著消失。

  「走吧,衣服穿上,回去準備供品來祭拜祂們!」男子將衣服披在女子身上,女子快速的接過並一一穿上,兩人頭也不回地奔出廢棄飯店。

  夜,又悄然寂靜下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