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彈的露露西亞01來自深淵的奏鳴曲》商業版【第三章 馬歐塔諾市的騷動】

《爆彈的露露西亞01來自深淵的奏鳴曲》

【第三章 馬歐塔諾市的騷動】

——

.

以下正文→

.

「嗚哇!看到了!看到了!」

露露西亞高興地從譜奏列車包廂的座位站起來,打開窗戶把頭探出窗外,望向壯麗的景色。

隨著譜奏列車的急駛,露露西亞和莉姍妲離旅途的第一站,亞德拉希帝國的大城──馬歐塔諾市越來越近。

露露西亞雪白的人造貓耳和金色雙馬尾,隨著列車行進產生的強風恣意舞動。

突然,日光照得閃閃發亮、風光明媚的大河跳入了露露西亞的視界裡。

露露西亞開心地大開窗戶,把頭探出去欣賞美景,強烈的海風也猛地灌入客艙內,吹向了原本靜靜觀賞景色的莉姍妲,讓她的銀白色長髮也隨海風一同蕩漾。

莉珊妲見狀似乎想阻止露露西亞,貝兒此時卻刻意送上點心『恰巧』阻擋了她,使她慢了一步,就這樣安全裝置自動關上窗戶,而頭探出去的露露西亞,就被窗戶夾個正著。

莉珊妲生氣的指責說:「貝兒!」

「公主殿下,雖然已經春天了,但也請小心不要刮到海風,不然很容易生病。」

露露西亞推開窗戶衝到貝兒面前吼道:

「黑心女僕妳是要殺了露露嗎?」

「唉呀?這是列車的自動安全裝置,不是我關上的,而且我以為露露小姐很喜歡這樣把頭留在車外呢,難道我會錯意了嗎?」

「最好是有人喜歡頭被窗戶夾!不要以為露露沒有看見妳的舉動。」

「那是恰巧而已,而且這不是可以讓妳更清醒嗎?」

此時莉珊妲見兩人又要起衝突就說:「貝兒有什麼事情好好跟露露說就好了。還有露露不要探頭出去,很危險。」

兩人立即乖乖坐回原位,但露露西亞還是非常興奮,她不想這樣就被打壞興緻。

畢竟這四天的火車旅途,快把露露西亞給悶壞了,再加上從前一天開始列車就不曾停下來,讓露露西亞好似全身長蟲一樣,不停的在車上扭動。

不久露露西亞就從背包裡拿出一本名叫『馬歐塔諾市,包準這樣玩下來會肌肉痠痛!』的旅遊指南,繼續興奮地劈哩啪啦地說個不停:

「所以我們下車後,就跟大車站拍一張照片,接著就去吃一家附近最有名的大雪怪冰淇淋,再去馬歐塔諾海洋館。」

「露露,妳怎麼能忘了全帝國最高的妮芙努大樓,根據紀錄妮芙努大樓是一棟一百樓的建築。要是不去那裡簡直天理難容。那裡可是原本是一名領主家族的地下冷凍陵墓所在地,但後來該領主的家族被二代女王擊敗,之後其子孫馬歐塔諾四世降伏於第三代女王,因而這棟超級高樓便以第三代女王之名命名,以示效忠。

「但在建築時,馬歐塔諾四世依舊把祖先的冰葬櫃靜置區,保留在該棟樓的地下,因此讓妮芙努大樓增添不少神秘傳說。」

莉姍妲拿過指南書,並翻到妮芙努大樓的部分。

「嗚歐歐,有點聽不懂,不過不愧是小女王知道這麼多!」

「我們可不是去玩,是要去找大公主,而且大公主的仇家到處都是,隨時可能被襲擊,要小心保持警戒。」

貝兒雙手環胸、嘟起嘴,嚴厲地提醒這兩人,但兩人似乎沒注意到她的話。

「我們不是去觀光的!」

最後貝兒大聲叫住兩人,用不怎麼鋒利的手刀,直直打上露露西亞的腦袋,但因為力道抓不好,露露西亞的貓耳耳機上因此歪了一邊。

緊接著轟的一聲,露露西亞就把旅遊指南給炸了。

露露西亞嚇得趕緊把耳機戴好,一臉無辜地摸摸腫包問:

「好痛呦,怎了嗎?難道除了這些地方,女僕還有什麼地方想去?」

「我們這次不是出來玩的!是要來找大公主的!」

「噓,貝兒不要說的那麼大聲,萬一大姐的仇人找上門,怎麼辦?」

莉姍妲把自己的手指抵在嘴唇上,豎起漆黑地狼耳,繃緊神經看向外頭。

「雖然這裡是獨立式包廂,但大姐的敵人可是無所不在的。貝兒,開門!」打開門後確認周遭情況,但在門外的走道上,只有一個推著食物餐車的銷售員,往她們所處包廂走過來,完全沒有其他可疑的人,這才讓莉姍妲鬆一口氣。

「殿下,不用緊張,女僕隊在上車之前已經把可疑人物都清除了!!」

貝兒安撫著莉珊妲,而露露西亞則是逕自跟推餐車的服務員買起便當了。

「露露要炸牛肉餅便當、覆盆莓果汁、油炸腿庫肉和油炸青苔貓油麵,出來玩就是要吃這些平民美食!」

「小露……我不是餐車服務員……我是妳的青梅竹馬OOO啦……剛剛妳不是叫我到公主的獨立廚房車廂拿點食物過來嗎??」

「OOO?念不出來ㄟ,不過這個聲音聽起來真是熟悉。感覺很像是我們咖啡廳的常客。」

「嗚嗚嗚……好歹也記得一下我的名字呀……」

看到露露西亞跟拿食物來的服務員聊起天,貝兒見狀立即衝出去,對露露西亞說:「這些餐點實在太不均衡了,我不同意讓公主吃這些東西。」

「有什麼關係難得出來玩!放縱一下有什麼關係!」

「這種缺少蔬菜和其他水果的餐點,吃了也只是增加負擔,還是吃我們女僕隊準備的食物吧!」貝兒說完,她身旁冒出一名有著牛角的女僕,手中還端著一盤色香味俱全的料理。

「吃飽了才有力氣找人!」

莉姍妲看到這兩人又在針鋒相對,不禁搖搖頭。

不過她看貝兒的掃把奏擊機放在座位上,就不打算去打擾她們交流情感了,於是莉姍妲跟往常一樣,拿出奏擊手機,連上歐比斯網站,來定時確認新消息。

莉珊妲入眼的第一個消息有點眼熟,似乎是因為露露西亞和貝兒實在太顯眼,所以網路上有幾則她們在仔貓咖啡廳戰鬥的影片與一些以她們為討論核心的內容,以及自己的高調變身畫面。

不過值得慶幸的,她們的行為並沒有因此引來什麼不好的負面評價,反而成為了某種類似都市傳說的存在。

另一個消息是馬歐塔諾市最近頻繁地發生地震。

這可能會對莉姍妲的行程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她開始關注這麻煩的消息。

正當此時,跳出一段訊息,吸引了莉姍妲的目光:

『搭車旅行原本悶爆,但看到爆炸少女在餐車那裡騷擾小女孩,最後爆炸了,感覺不那麼無聊了。』

留言才出現沒多久,莉姍妲就聽到一般車廂發出乒乒乓乓和轟隆轟隆的吵雜聲。

「不要又來了……」

莉姍妲有著不好的預感,於是她抓住小白鼬塞入菲莉西弗,衝到前面的餐車車廂一看。

映入眼簾的是炸裂的餐車廂裡,露露西亞正在收拾殘局,而貝兒則是在安撫其他乘客。

其他乘客看到兩人這個狀況正在圍觀,有的人甚至還拿出奏擊手機拍照上傳。

「這個大笨蛋!!」

.

◆※◆※◎※◆※◆

.

「抵達!」

抵達車站後,看到繁榮的大城市,露露西亞率先跳下車,高舉雙手興奮地大喊道。

日落時分,譜奏列車緩緩駛入巨大、有著文藝復興混搭巴洛克式風格紅色斜頂的火車站。

這裡是馬歐塔諾火車總站,所以放眼望去這裡到處都是下班人潮以及前來觀光的人群。

看到人潮洶湧和壯闊建築的露露西亞,活像個小孩興奮地開始亂叫亂跳亂跑。

隨後她拿取免費發送的觀光導覽,打算要到推薦景點參觀。

貝兒見狀趕緊抓住露露西亞說:

「注意妳的行為舉止,這樣會讓公主殿下丟臉。」

露露西亞噘起嘴說:「可是……露露……」

莉珊妲也上前說:「露露對這裡不熟,所以還是跟緊我們比較好。」

「露露知道了。」

被罵的露露西亞,露出無辜的表情,垂下白色的人造貓耳。

.

「嗚哇!露露第一次到那麼大的城市!!哇,不好,又要爆炸了!」

當眾人出了車站時,露露西亞因為太過興奮,不慎讓耳機滑落。

「當然了,馬歐塔諾市可是帝國南方最大的海港,當初二代女王遠征的起點,也是……」

莉珊妲聽到露露西亞的話,又不自覺地陷入了知識的世界,所以沒有注意到露露西亞要爆炸了。

見狀,貝兒趕緊抱住莉珊妲往後跳。

「失禮了,公主殿下。」

下一秒,露露西亞發出轟磅一聲,炸出了耀眼的火焰。

在車站的人們被這一幕嚇得驚慌失措,到處逃竄。

貝兒叫女僕隊安撫民眾,自己用掃把對露露西亞噴水,才讓火焰沒有蔓延開來。

但是被淋得濕答答的露露西亞生氣的對貝兒抱怨說:

「臭女僕!居然把露露淋得濕答答!」

「唉呀,還有一點火花呢,萬一引發大火可就不好了。」貝兒無視露露西亞的抱怨,繼續對露露西亞噴水,直到莉珊妲出手阻止,貝兒才停下動作。

莉珊妲對露露西亞說:

「露露,希望妳可以好好控制爆炸,不然這樣很容易給其他人添麻煩。」

露露西亞露出苦笑說:「對不起小女王,露露會注意的。」

這時剛剛進站的列車重新啟動的聲音,吸引了露露西亞轉頭。

一輛青藍色的譜奏列車,隨著列車長在半透明車頭裡的奏擊機上舞蹈的牽引下,於軌道上發出平穩的基音緩緩啟動,不過當列車的駛離後,四節印有翼星之劍標誌的米白色車廂被留了下來。

露露西亞指著那四節車廂問說:「那是我們剛剛坐的車廂嗎?我們坐的車廂是不是跟別人不太一樣?」

貝兒馬上驕傲的跳出來說:「那可是我們女僕隊,所精心打造的特製車廂,不僅有軟軟的床,還有獨立浴室、電影院、圖書館、專屬廚房還有各式各樣能滿足公主殿下需求的設備!」

「嗚歐歐歐!!好厲害呦,難怪露露才想說,怎麼跟露露想像中的列車內部不太一樣,不愧是真正的公主殿下,比連續劇還要更加的公主殿下。」

「我說呀,原來我們繳的稅是花在這種地方上呀……可不可以不要繳稅了……」背著行囊的少年下意識的吐槽。

看到自己的僕人和自己的夥伴,一搭一唱,莉珊妲不禁苦笑了起來,但同時也苦惱起來說:

「看來應該要避免咱的那些女僕隊繼續浪費了……」

.

當莉珊妲一行人穿越了錯綜複雜的走道,從名叫大河出海口的出口出來後。

露露西亞就因為出口前的景象,興奮地跳上欄杆大喊:

「大海!是大海耶!這次真的是大海耶!」

出現在露露西亞面前的,並非是之前看到的那種寬敞到快要看不到對岸的河道,而是綿延到地平線一端,看不到盡頭的湛藍大海。

當貝兒幫莉珊妲戴起了遮陽帽後,莉珊妲便走到露露西亞的身旁說:「這個的確就是大海,妳眼前看到是亞德拉希帝國的領海,寧靜之海。」

「歐歐,海真的好棒呦!又大又藍又寬廣!」

露露西亞因為太興奮,所以讓她的雜音譜奏流洩出來,爆出劈哩啪啦的火花。

莉珊妲趕緊上前說:「露露,冷靜一點,要是妳太興奮,可是會把周遭的路人給炸飛的。」

「對齁。」露露西亞趕緊戴好耳機,免得爆炸之力波及無辜。

露露西亞跳下欄杆,接著自豪的對著莉珊妲說:「但是雖然露露的能力不太受控,也很容易波及無辜,但是露露可是從來沒有傷害過目標之外的人呦,很厲害吧~」

「這的確是很奇怪,明明我們大家常常被妳捲進那種無差別的轟炸,卻好像沒有發生什麼事。」

在旅行的這幾天,露露西亞可以說是無時無刻都在爆炸,但是卻沒有造成實質上的損壞,連之前直接被炸的瑪普亞斯,其實也只是被突來的聲音與火光嚇到而已。

莉珊妲低頭思索了一下,推論說:「也就是說露露的譜奏,不像看起來的那麼普通,而是某種特殊能量才會如此,看來有機會應該要帶妳到皇都的研究所分析一下。」

露露西亞聽到皇都,眼睛立即閃亮了起來說:「小女王要帶露露去皇都!聽起來好像很好玩!而且露露也對那個譜奏的什麼東西很有興趣。」

「這麼說來,從遇到妳之後,就一直很好奇妳的譜奏能力的基音是那一種?難道妳真的沒有半點印象嗎?」

露露西亞露出了苦惱的表情思考了一下回答說:「其實露露也搞不太清楚有哪六大譜奏基音,但是媽咪有鍛鍊露露如何好好運用這力量!」露露西亞一邊說一邊對眼前的空氣揮拳,爆出小小的暴風和閃光。

「公主殿下,這個大概是能把菲莉西弗變成能量或爆炸的終末之音吧。」貝兒如此推論道。

但是莉珊妲卻搖頭說:「但是那個聲音完全不像第六音階的終末之音。反而比較接近第一音階的創造之音。」

「但小的也覺得有些落差,說不定是其他音階的亞種。」

「不,咱很清楚,都不是。咱覺得露露的能力沒有符合這些基音,不僅音調不像,連效果也略有差異,那種彷彿深淵,好似能吞噬一切的雜音,不是這些基音可以比擬。」

「總之還是未解之謎就是了,有機會再慢慢探究吧。」

露露西亞聽到兩人討論露出了迷惘的表情說:「露露一點都聽不懂,看起來好像比想像中的複雜呢。」

就在三人談天之際,貝兒突然發現有不少人往她們聚集,她即刻握緊掃把奏擊機,來到莉珊妲面前保護她。

瞬間那群人湧了上來,把三人團團包圍,但是他們並沒有攻擊一行人,反而像是參加舞會一樣,紛紛豎起頭上的獸耳發出歡呼。

「是她嗎?」

「好像是耶,看上面的訊息。」

「沒想到歐比斯的狗仔們消息這麼靈通。」

「公主殿下比想像中的漂亮。」

「跟歐比斯網路上的訊息說的一樣,可愛的公主殿下來到了馬歐塔諾市了!」

「快說妳大姐梅西亞在哪裡!我要砍了那傢夥!」

但這種熱情所造成的混亂,讓莉珊妲一行人驚慌失措了起來。

「嗚哇……小女王……好受歡迎……等等!嗚哇!救命呀,露露被擠走了!」

原本在中心的露露西亞和貝兒,馬上就被擠出莉珊妲身邊。

而人群中心的莉姍妲,不僅被一群人擠得難受,還因此動彈不得。

.

「給我後退!」

轟一聲,一張水幕從莉姍妲身邊激起,嘩啦一聲,水幕傾瀉化成激浪,把包圍莉姍妲的人們給衝散。

貝兒猶如威風凜凜的將軍,拿著掃把奏擊機站在莉姍妲的面前。

「你們知道這樣會造成公主殿下的困擾嗎?」

貝兒的話澆熄這群民眾的熱情,畢竟無故騷擾皇室成員在亞德拉希帝國的律法中是重罪。

這時一名約二十歲擁有犬耳的藍色短髮女警察出現,揮舞著發出第一音階譜奏的警棍,試圖要讓這些人退後一點,在她身後另一名犬耳的紅色長髮男警察用力吹哨驅離民眾。

「快點離開公主殿下,不然我要以皇家特別法,第三十二條,惡意攻擊皇室人員的罪名拘捕你們,然後丟進大牢裡判處無期徒刑!」女警察一邊追趕民眾,一邊大喊。

「政府的走狗來啦!快逃!」、「我們才不怕你們這些走狗,為了可愛的公主殿下,我們才不會放棄!」、「我絕對不要繳稅養你們這些走狗!」

沒過多久,那群平民留下對警察的抱怨,逃得一乾二淨,原本熱鬧的出口變得異常冷清。

而莉珊妲身前的貝兒聽到平民的叫囂,則是試圖要追上去。

「貝兒,好了,點到為止。」莉姍妲拍拍貝兒的背,希望她就此打住。

男警察看到人群散了之後,便在莉珊妲跟前單膝跪了下來,並說:「小的護駕無功,還請公主殿下見諒。」

「不用那麼緊張,他們只是熱情了一點,咱才要謝謝你們幫忙。」

「非常感謝你們的出手相助。」貝兒也向警察行禮緻意。

「能讓公主殿下誇獎,讓我倍感榮幸!請讓我對高貴的您獻上誠摯的吻吧。」男警察牽起莉珊妲,打算要吻她的手。

「無禮之徒!儘管妳對公主有恩,但也不能僭越!」

看到熱情的警察要騷擾莉姍妲,貝兒趕緊攔阻。

「非常對不起,我太激動了,但我是莉姍妲殿下的超級粉絲!我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看起來小小的莉姍妲殿下,如果不能獻吻,那就請用力的踐踏我吧!」

男警察見狀後立即跪下來道歉,不過他的詭異發言,還是讓道歉顯得毫無誠意。

貝兒用掃把指著這名怪異的警察說:「身為警察的你,居然像個變態一樣!真是帝國之恥!」

「非常對不起,非常對不起!我是帝國之恥!所以請更加辱罵我吧!如果可以也請女僕小姐踩我一下!」

雖然男警察拚命磕頭道歉,但他的發言還是讓貝兒的臉色鐵青。

不過莉姍妲卻拍拍貝兒的肩說:「貝兒不要太刁難別人,他只是個為帝國服務的公務員。」

「但這個公務員的發言,實在太過了!有點……圖謀不軌,對!就是圖謀不軌,必須好好矯正他的言行舉止才行。」

「圖謀不軌?不是啦,妳那樣嚇別人,他只是個領死薪水的公務員,會有這種反應很正常。」

「公主殿下,有些事情您不需要太過深入了解。」

「是嗎?這是帝國公務員的共同嗜好?那為什麼要被踐踏嗎?是要表示他們是皇族的奴隸嗎?難道這是為了跟皇族暗示,他們的地位太低下了,所出現的新型抗議法?看來要跟母後提議調高公務員的福利了。」

貝兒的話令莉姍妲露出不解的表情,她只是覺得那名男警察有些可憐,因為她怎麼看都是貝兒的錯,不過她也不解那名警察為何要人踐踏。

「布蘇!不準對公主殿下無禮,不然我就把你丟進大牢裡。」這時剛剛追趕民眾的女警察回來,看到男警察的動作,馬上用警棍狠毆打男警察的腦袋說。

「公主殿下,我是這區海港區的警隊隊長,小芙」女警察押著布蘇的頭,與他在莉珊妲面前單膝跪下,並不停道歉,「抱歉,我的部下在殿下面前醜態盡出,請殿下原諒。」

「還請兩位快點起來,不需要那麼拘謹,咱來這裡只是處理一點私事,所以咱希望低調一點。」

聽到莉珊妲的話後,布蘇和小芙才站起身。

莉珊妲拍拍他們的肩膀,為他們打氣說:「而且你們主要服務的人並不是咱,是這座城市的市民們,所以請不要顧忌咱,跟往常一樣巡邏就好了。」

「「是!公主殿下!」」兩位警察向莉珊妲行了一個軍禮。

接著小芙警隊長好像想起了什麼,拉拉身後的鎖鏈說:「對了,公主殿下,我剛剛抓了兩個可疑人物,請問該如何處置呢?」

莉珊妲看向鎖鏈的另外一頭,發現露露西亞和一名少年被小芙警隊長銬著。

「露露是咱的夥伴,不是可疑的人!」

「原來是公主殿下的人,真是抱歉。」小芙這才趕緊放開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對小芙沒好氣地抱怨說:「就說了,露露是小女王的夥伴。」

「抱歉,抱歉。那這一位少年,公主殿下認識嗎?」小芙警隊長,把那名少年拉了過來。

「莉珊妲公主殿下!我是小露的青梅竹馬!也是你們的夥伴呀!你們的行李還是我幫忙背的!」少年努力的澄清自己是他們的夥伴。

莉珊妲把頭歪了一邊說:「嗯?我們的夥伴有這一號人嗎?」並問向一旁的貝兒和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也露出不解的表情說:「他看起來好像是仔貓咖啡廳的常客,但又好像不是,是員工嗎?還是鄰居?」

貝兒問了一旁躲在草叢裡的女僕隊,接著來到莉珊妲身旁解釋,莉珊妲才終於對小芙警隊長說:「他是我們的夥伴沒有錯。」

「原來是這樣呀,是我錯怪妳了。」小芙說完後便放開了少年:「那我們要繼續巡邏了,如果有什麼需要就請務必找我們幫忙。」

小芙說完就拖著布蘇離開這裡,這時莉珊妲叫住兩人說:「那個等等,其實咱有件事情想問一下。」

小芙拉著布蘇衝到莉珊妲面前問說:「請問有什麼吩咐嗎?」

「請問你們知道一個叫蕾瓦甘的人嗎?」

小芙露出彷彿獵食者看到獵物般的認真表情,用異常低沉的聲音說:

「需要我調派大批警力去拘捕她嗎?還是直接把她手腳用鐵絲貫穿丟進河裡也可以?」

「不!不用!不必了!咱不想讓事情鬧大,也不要幹這種可怕的事!只要把她的住址告訴咱就好了,咱只是想跟朋友敘敘舊。」

「原來如此,這交給我們!讓您看看馬歐塔諾市的小芙警隊長有多麼厲害!」

於是小芙拿出奏擊通訊機,動用了警方的關係,找出了蕾瓦甘的住處。

.

轟隆轟隆!

當莉姍妲道謝後準備離開車站,前往蕾瓦甘住處時,地面突然劇烈晃動起來,電燈還有懸吊物開始跟著震波左右搖晃。

伴隨震度逐步增強,建築物開始發出嗡嗡聲,所有人驚慌失措地亂竄。

貝兒抓住莉姍妲去避難,露露西亞也趕緊到柱子下躲避。

突來的地震讓莉姍妲心中感到恐懼,但她卻在尖叫聲、建築崩解聲以及大地轟鳴聲中,聽到一種很難解釋的特異聲音,像是很多複雜基音譜奏編織而成的毀滅序曲。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聽到這聲音,但直覺告訴她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地震聲,而是她母後所提到毀滅的徵兆聲。

「鐵路斷掉了──!」

伴隨著鐵道人員的大聲呼喊下,地震停了下來。

但地震帶來的恐慌,卻從現在才開始,無情的天災在地面上留下令人戰慄的傷疤,鐵道和建築都被深不可見底、看不到盡頭地深淵裂縫給吞噬。

.

◆※◆※◎※◆※◆

.

『最新消息,剛剛上午十點三十七分發生了規模六的地震,雖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各處皆傳出災情,鐵路、公路、航空運輸以及……海路皆受到影響,入城遊客和居民,請先待在原地……整座城市……那麼……市長說……幾句話……』

地震停止後三人來到飲料店整理思緒,飲料店裏頭的影像奏擊播放機正在播報地震的消息,馬歐塔諾市的領主,馬歐塔諾六世也上電視安撫民眾不需要太驚惶,他會動員最大的政府資源救助大家。

但似乎是受到地震的影響,讓奏擊播放機出現雜訊雪花。

不過儘管城市各處的災情在短時間內控制,居民的生活和店家的營運也恢復正常,但鐵路和公路因為被地震撕裂,所以還需要時間才能恢復。

「啊啊,露露以為差點死掉了,居然一進到大城市就碰到地震。」

露露西亞吸著珍珠紅茶,看著回歸原有步調的城市。不過一些地方,依舊能看到地震帶來的破壞,不過這座城市的維修員正用譜奏的力量,努力地修復這些破壞。

「雖然咱聽說最近這座城市常常發生地震,不過還真不巧被我們碰上。」

莉姍妲吐了一口氣,拿出奏擊手機,觀看歐比斯網站爆量的訊息,雖然城市很快就恢復了步調,但交通系統被破壞,還是弄得網路上人心惶惶。

這時莉姍妲想起地震時,發出的詭異演奏聲,試探地問露露西亞和貝兒。

「你們在地震的時候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聲音?是地鳴的轟隆轟隆聲嗎?」露露西亞不解地歪頭問。

「不是,是更加……姆……像是恐怖的交響樂一樣,該怎麼說呢……這感覺有點難以形容。」

「恐怖的交響樂?那是怎樣的聲音?」

「跟露露的譜奏聲很像,但又比那個恐怖個一百倍左右。」

「嗚喵?比露露的聲音更恐怖?那到底是怎樣的聲音,露露有些好奇,不過露露當時什麼都沒聽到……」

露露西亞晃晃貓耳,抓頭沉思,在那時她只聽到大家慘叫的聲音,並沒有聽到莉姍妲口中所說的恐怖交響樂。

不過一邊的貝兒聽到莉珊妲的話,那雙狐耳立即立起來說:「那個聲音……難道是公主殿下,又聽到了什麼的聲音嗎?」

莉姍妲點點頭,因為她的聽覺異常靈敏,所以常會聽到他人無法察覺的聲音。

「難道地震是人為製造的?所以公主殿下才會聽到詭異的交響樂。」

露露西亞聽到莉姍妲的話後,露出興奮的表情。

「有人製造地震?那我們趕快去把幕後黑手幹掉吧!」

莉姍妲只是揮揮手說:

「這一切都還不能斷定,也許只是巧合,總之還是快點找到大姐比較實際。」

莉姍妲覺得這一切,都需要找到大姐,所以在那之前,莉姍妲依舊持保留態度。

「那麼我們接下來要去哪呢?」

莉姍妲拿出奏擊手機滑動了一下,看了一眼剛剛小芙給她的資訊。

「雖然發生了點意外,但我們仍舊要先去海岸城鎮,去找找大姐的夥伴,人稱復仇灰鷹的狙擊手──蕾瓦甘。」

◆※◆※◎※◆※◆

.

黑暗中,一名身穿軍裝的黑髮貓耳少女潛伏在下水道,等待著能夠給予目標緻命一擊的機會。

但下一秒,她聽到了詭異的管風琴音。

接著大地開始晃動,最後演變成一場大地震,下水道的牆面,被地震撕裂開來,連包覆水泥牆中的鋼板也被撕裂成兩半。

少女見目標躲藏處被地震摧毀後,趕緊由裂開的牆面進入,一進入裡面,就看見了原本隱藏在下水道的實驗室。

實驗室經過方才的地震,器材和儀器全都東倒西歪,甚至還有幾名實驗員被壓在倒塌的儀器下,連身穿白大衣看起來是領導者的博士,此時也滿身是傷倚靠在牆邊。

見狀,少女拔出譜奏手槍抵著他的太陽穴。

「一切都結束了,傑奇海德博士。」

「帝國的走狗……我總有一天會讓你們百步蛇……」

磅!一聲槍響後,博士的聲音嘎然而止。

.

之後少女收起手槍,準備離開這裡,但此時她卻聽到實驗室後方卻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音。

少女順著聲音,來到後方的房間。

打開門,房內佇立著一個個與人等高的培養槽,裡面泡著不完全的人形胚胎。

而在這些培養槽之間,有個身影在其中穿梭。

少女想也不想地就拔槍射擊,培養槽一個接著一個被子彈擊碎,但子彈卻沒有集中那道身影,最後培養槽後的身影,出現在少女的面前。

那是一名身穿華服、擁有紫色長髮的妖豔兔耳少女。

兔耳少女誇張地跟黑髮少女行禮,說:

「幸會幸會,在黑暗之森迷路的獵人,我並非妳的獵物,只是個被命運之物引導至此的囚徒罷了。」

黑髮少女用子彈回應兔耳少女的話。

兔耳少女輕鬆的閃過子彈,說道:

「不過,我已經找到命運的指引。」兔耳少女一邊說一邊亮出一個跳動的胚胎。

黑髮少女再次射擊,但是卻被培養槽跳出的綠色畸形怪物擋住。

「那麼我們後會有期,百步蛇的灰鷹,蕾瓦甘。」

兔耳少女說完,便消失在黑髮少女的眼前。

「偷屍者——凱菲嗎?」說完便再次開始攻擊檔在身前的綠色怪物。

黑髮少女雖然在解決掉綠色怪物後,再次追上,但卻不見其蹤影,因此她匆匆炸毀這裡便離去。

◆※◆※◎※◆※◆

.

「大海──!夏天──!煙火──!」

露露西亞站上欄杆,對著看不到盡頭的大海喊道。

在三人眼前的是被夕陽照得紅彤彤的海洋。

這裡是征服者之港,外觀看起來像是個沒落小漁村,但隨處都能看到郵輪、還有由漁夫小屋和渡頭改建而成的餐廳和博物館。

露露西亞三人本來要搭乘公車前往蕾瓦甘住處,然而公車因為地震停駛,因此只能來到征服者港口搭船。

看到露露西亞站上欄杆,貝兒再次揮出水鞭綁住露露西亞並說。

「露露西亞,妳這樣成何體統!這樣下去,公主殿下的臉都被妳丟光了!」

「嗚哇,快點放開露露!」

「貝兒也太嚴格了!」

莉姍妲銀白色長髮搖晃,不自覺地露出笑容。

過沒多久,一艘長得像是藝術品的雪白載客船駛入港口內。

看到白色船隻,露露西亞一臉掙脫貝兒箝制,雀躍地說:

「嗚歐,露露是第一次搭船,超興奮的!」

住在內陸的露露西亞第一次搭船,所以比平常更加興奮,上船前就一直呈現蹦蹦跳跳的狀態。

上船前莉珊妲轉頭問向了露露西亞說:「露露會暈船嗎?」

露露西亞不解的把貓耳歪向一旁:

「暈船?不知道耶,因為露露從來沒坐過船,不過露露倒是不會暈機和暈飛彈。別看露露這樣,露露可是會駕駛輕型飛機和騎飛彈呦。」

「不要把犯法的事情,說的那麼大聲……還有後面那個騎飛彈是怎麼回事?在亞德拉希帝國除了軍方,一律禁止民間使用飛彈,當然持有飛彈也是禁止的,露露怎麼有機會騎到飛彈」。

「就是媽咪呀為了訓練露露,偶爾會把飛彈丟向露露。」

「咱真不懂妳媽咪到底是愛妳還是不愛……咱知道法法伊娜是炸彈高手。能利用終末之音和創造之音製造出巧妙的能量炸彈與長程飛彈,但咱從沒想過法法伊娜居然拿飛彈攻擊自己女兒,難怪露露身手那麼好。」

回憶中的露露西亞,浮現陶醉的表情繼續說著:

「抓準時機,啪啷一聲,站在上面,就像騎殼牛那樣,然後轟哇,抓住飛彈,仔細聆聽空氣的聲音,就可以順利的駕馭它。」

聽完露露西亞的話,莉姍妲認為不會暈飛彈和飛機的露露西亞,也不會暈船。

不過當露露西亞踏到甲板後就全身癱軟,人造貓耳也隨之扭成一團。

跟在其後的莉姍妲,馬上就發現露露西亞的異狀:

「露露妳還好吧?」

「嗚……露露覺得胃在翻攪、腦袋在旋轉……請問這樣正常嗎?」

「沒有,妳只是暈船而已,沒想到妳會開飛機和騎飛彈,居然會暈船。」

於是莉姍妲牽起著搖搖晃晃的露露西亞,到位子上休息,而貝兒則是揶揄著露露西亞。

之後載客船發出譜奏聲劃開起伏的波浪開動時,猛烈的晃動,讓露露西亞的暈船症狀越來越嚴重。

「沒想到我征服了天空和陸地,居然會敗在大海上……」

「不要跟二代女王說出一樣的話。」

「露露是念上面那段話。」

露露西亞指向船頂的銘言。

『沒想到哀家征服了天空和陸地,但最後哀家居然敗給了大海,在此與所有英勇的海軍緻敬,BY二代女王。』

露露西亞完全可以想像在船上的二代女王,吐得多麼悽慘。

莉姍妲看到那段話,苦笑了起來:

「雖然咱沒見過我奶奶,但根據母後的描述,這的確是很像奶奶會說的話。咱只知道母親不準任何人提起奶奶,但咱從歷史片段判斷,母親似乎是推翻了奶奶。」

「公主殿下,您不小心洩露了皇家密聞。」

「咱剛剛說了什麼?」

「小公主說了小公主的媽媽幹掉了小公主的奶奶!」露露西亞回道。

「給咱忘掉!忘掉!」莉珊妲摀住了露露西亞的嘴,生硬的轉移話題,「我們剛說到二女王的留言,對吧!」

「露露能理解二代女王大人的……嗚……」

露露西亞對著大海,投下了一顆恐怖的震撼彈。

「拜託!不要吐!」

「嘎……」這時被露露西亞抱著的小犰狳醒了過來,然後也跟著一起吐。

「啾──!」

在一旁的小白鼬當然被小犰狳波及。

「你們兩個!場面已經夠亂,不要再出來給我搗亂!」

莉姍妲話才一說完,露露西亞就從口中分泌出大量的半液態食物,流進大海,成了魚兒的飼料。

不過露露西亞的耳機卻在這時鬆開,掉到海中的食物炸開魚。

貝兒趕緊拉開莉珊妲,然後撐起雨傘免得莉珊妲被炸起的水花潑到。

接著貝兒拿出暈船藥說:「公主殿下,要吃點暈船藥嗎?您臉色不太好。」

莉珊妲伸手拒絕,指著靠窗戶嘔吐的露露西亞和瑪普亞斯,對貝兒說:「看起來露露和瑪普亞斯比較需要……」

「是的,我馬上就治療她。」

於是貝兒拿出另外一顆暈船藥塞進了露露西亞的嘴裡。

原本不舒服的露露西亞立即暈倒了過去,安靜的坐在椅子上。

莉珊妲見狀問:

「貝兒,妳給露露吃了什麼?」

「強力安眠藥,這樣她應該就能安靜一陣子了。」

「不要給露露吃那種藥!!」

「公主殿下請放心,女僕隊醫生的藥方絕對沒有問題!而且我也算好時間,只要到達岸上,露露西亞就會醒來,請公主殿下享受寧靜的乘船之旅吧。」

「妳這樣對露露……咱要怎麼安心……總之,禁止給露露吃那種東西。」

「是的,遵命。」

這時一陣令人不安的譜奏又傳入莉珊妲耳中,讓她感到不適,這聲音讓莉珊妲感到頭痛迸裂。

就在莉珊妲說完時,河面掀起了激烈的波動,船也開始搖晃。

「嗚嗚……又晃得更嚴重了……」露露西亞以為吃了藥會好一點,但劇烈搖晃讓她又吐了起來。

「這是…地震…而且好強烈。」

這時另一側的乘客發出驚呼說:「渡海大橋垮掉了!」

莉珊妲看過去,看到雄偉的鮮紅色拱形大橋垮了下來,讓所有旅客慌亂了起來。

「果然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在這座城市發生了。」

.

◆※◆※◎※◆※◆

.

無名的停屍間裡,凱菲坐在高三公尺的管風琴前,宛如陷入瘋狂一般的彈奏著。

管風琴的樂音迴盪在密閉、陰森的停屍間中,停屍間中上百具漆黑的鐵棺材,伴隨管風琴的琴音一同咖咖作響。

然而死者的狂宴沒有持續太久,大多數的棺材沒多久就再次回歸寧靜。

只剩下一個大型的棺材還在持續振動。

「嘎歐!!」

那個大棺材緩緩的打開,一個全身佈滿蟲殼、外表慎人的怪物從中站起來。

凱菲見怪物站起,開心的跳下椅子,來到這隻魁武的怪物面前。

「真是完美無暇的藝術品,不愧是演曲界的最高奇蹟、蟲龍戰爭催生出的最高傑作!因克德拉格!」

凱菲興奮地舞動手腳,歌頌自己的成功,狂亂唸頌著無秩序的詩句。

「命運呀,此次就輪到我在妳前面,替妳安排……」

當凱菲說到一半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停下舞動,接起手機說:

「鈴聲如同命運的轉動一個接一個,還真是不讓我有所停歇。」

手機裡傳來聲音:『一切順利嗎?』

「你只要穩坐在你的皇座上,看著我燃起烽火即可。當火焰吞食你周遭的弟兄姊妹父母叔姪之際,我也會奪去你的性命。」

『是嘛。可別讓我失望。』

凱菲聽到回應後,哈哈大笑。

「哈哈哈,身為皇族的你,居然這樣援助我。你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我太喜歡你了,期待可以刺穿你心臟的那天。」

『與其把心力放在我身上,妳應該要專注眼前的任務。』

「這你大可不必擔心,明天我將會點燃尼芙奴大樓,當命運開始前進,便不能回頭了。」

.

◆※◆※◎※◆※◆

.

地震過後,船終於在入夜時到達岸邊,不過船上有一半的人都有嘔吐現象。

一行中只有莉姍妲忍到最後都沒有吐出來,但精神卻受到劇烈的衝擊。

「船是什麼時候靠岸的?露露怎麼都沒有記憶?」

貝兒露出和善地微笑說:「因為地震時,船長不幸落海,公主殿下只能接手駕駛,咻一聲就把船開到這裡,因為速度太快,所以露露西亞才沒有意識到。而且妳在昏睡中又炸了港口,這時女僕隊還在港口那裡修理呢」

「原來是這樣呀!!」露露西亞露出讚嘆的表情,接著對莉珊妲轉移話題說:

「不愧是小女王!連駕船都會!」

「貝兒,不要瞎掰好嗎?露露很單純,可是會真的相信。」

貝兒對莉珊妲投以優雅的笑容說:

「但是擁有森羅萬象之子譜奏的公主殿下,的確是可以輕鬆駕駛船隻。」

「妳要這麼說也沒錯啦……好了,我們快點去找人吧。」

於是莉珊妲帶領兩人去尋找名叫蕾瓦甘的女子。

一出渡口在就是一個中心廣場,廣場上有著大型水池,水池中央佇立著跟莉姍妲相仿的成熟女子石雕,這是二代女王的石雕。

水池旁則豎立一棟管風琴樣式高聳入雲的教堂,之所以會蓋成管風琴的樣式,是因為因克賽斯人送給亞德拉希人的和平禮物——一架管風琴。

但因為剛才的地震,所以現在廣場上沒有什麼居民和觀光客。

莉姍妲在一旁拿出奏擊手機,從小芙給她的地圖確認蕾瓦甘的居住地。

莉姍妲看往貝兒和露露西亞,打算看看她們是不是恢復體力了。

不過她的擔心是多餘的,露露西亞已經不知道從哪裡買了冰淇淋,回到座位高興地和瑪普亞斯分享,而貝兒也回復到往常的樣子,正在調整自己的掃把奏擊機。

「既然好了,我們就走吧。」

莉姍妲說一聲,兩人隨後跟在莉姍妲身後,前去蕾瓦甘的住處。

.

三人深入小鎮的中心,最後在一個宛若古蹟般的平房區找到了蕾瓦甘的住處,那是一棟三層獨立、爬滿常春藤灰撲撲、還擁有庭院的舊房子。

庭院入口有個柵欄門,莉珊妲輕輕一推,就發出吱吱的刺耳聲響,慢慢向前敞開。

露露西亞看到這個景象不禁吐槽道:「這種地方真的有人住嗎?」

莉珊妲左右搖搖黑色狼耳說:「咱也不知道。」

不過莉姍妲帶著嘗試的心態按門鈴。但她連續按了三聲門鈴,都沒有人回應。

「看來是不在……我們先回去吧……」

「怎麼可以讓小公主白跑一趟呢!這點小障礙,露露一下子就可以炸開!」

正當莉姍妲想要離開時,露露西亞卻殺氣騰騰,一副要把門給轟開的樣子。

「等等,等等,露露不要那麼暴力,咱們還是先回去吧!」莉姍妲趕緊抓住露露西亞阻止她。

「嗚哇!等等!交給露露就好了,看露露瞬間讓門消失。」

「禁止使用爆破!……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啦。」

「好吧!那露露只能用比較麻煩的辦法了。」

露露西亞說完就脫下耳機,拿出鐵絲塞入鑰匙孔,過了幾秒,門鎖炸出細碎火花後,門就打開了。

「妳看這樣很快就開了。」

「這還不是把門炸了嘛……」

不過莉姍妲嘴上抱怨歸抱怨,但門都炸開了,也只能跟著露露西亞進到屋內。

.

進入屋內後,映入莉姍妲三人眼中的是布滿灰塵的客廳,唯二的擺設是一張老舊沙發,和一個方桌。

看到這場景的莉姍妲感到納悶,這棟房子少說也有一、兩年沒人住,蕾瓦甘還會在嗎?

當三人想繼續一探究竟時,樓梯發出沉重的腳步聲,踏著階梯慢慢往下,最後來到了一樓的客廳。

「以小偷來說,你們也太過囂張。」

腳步聲的主人緩緩說出這句話,莉姍妲從聲音判斷,對方應該是一名女性。

莉姍妲三人緊張地站在原地,潛意識告訴他們,跟那名女子戰鬥絕對兇多吉少。

雖然因為光線看不清樣貌,但莉姍妲依稀能從輪廓知道對方又高又瘦,還有著一頭長髮。

「為什麼?咱完全聽不到譜奏的聲音,不是說亞德拉希人都會無意識發出譜奏的聲音,連被耳機壓住雜音的露露也會漏出細碎的聲音,為什麼咱都聽不到這位女子的基音呢?

「而且這個人散發的感覺實在太過危險,伴隨著她身影向四周擴散的無音空間。彷彿把人被丟入空白地獄一般,比露露的噪音還要更加恐怖。

「不過這應該是第二音階,虛無之音,一種極其稀有的能力,除了擁有者能聽到自己譜奏外,所有譜奏在覆蓋範圍內,全部都會被抹消或減弱,是絕對強勢的譜奏。」

莉姍妲覺得對方應該是要她找的蕾瓦甘,但也不排除是仇家的可能性。

「你們不打算出來自首,還那邊說話,是看不起我嗎?」

「啊?我又說出口了?」莉珊妲發現自己把話說出口後,便率先跳出來,「不,躲躲藏藏不符合咱的風格。」

說完,莉珊妲開始變身。

她鈕扣上的寶石,發出耀眼雪白的光輝覆蓋莉珊妲全身。

被白光包覆的她,身上的衣服和內衣瞬間自動脫去。她伸出手抓住寶石,大喊一聲:「奧羅拉‧武裝!」

寶石從中釋放出光輝的絲線纏繞住莉珊妲的軀體,一件伸縮度極佳的襯衣和襯褲穿上了莉珊妲的身體。

接著從寶石中噴出雪白色的胸甲,自動武裝到莉珊妲的胸膛之上。

她把雙手往兩側伸展,寶石在她的命令下從中噴出一副金屬手套,並自動安裝上莉珊妲的雙手。她伸長雙腳,讓金屬的靴子自動穿上。

當莉珊妲穿上這些裝備後,寶石變成了王冠,出現在莉珊妲的面前。

莉珊妲用雙手捧起王冠,最後戴到頭上。

不到一秒的時間,莉珊妲就換上了譜奏鎧甲。

然而對方立即毫不留情地進行攻擊,原本無聲的空間,一瞬間竄入了兇猛爆音,讓所有人的耳膜瞬間失聰。

.

磅!

.

三人所在的地方被不可見的衝擊,給震得幾乎要站不住腳步。

緊接著女子舉起手衝向莉姍妲,下一秒,莉珊妲忽然癱坐在地上,身上的鎧甲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黯淡無光,女子趁機攻擊無力的莉姍妲。

轟!

籃球大的急速水彈,從莉姍妲臉頰邊劃過,轟向女子。

這是貝兒用掃把奏擊機所發出的攻擊。

然而女子隨手一揮,就粉碎射來的緻命水彈,接著女子順著砲擊來到貝兒面前,抓住她的脖子高高舉起,旋即用力地砸進地板內,讓貝兒失去意識。

這時,黑暗中出現一道旋轉的明亮火星,同時令人刺耳的噪音和稚嫩的少女聲音,也傳入女子的耳中。

「殼牛大火燒烤拳!!」

那一切來的又快又急,旋轉的火星從女子後方擊向她的頭部。

但……

女子只是把手向後一伸,反抓偷襲的露露西亞,瞬間露露西亞的攻擊無聲無息。

不過露露西亞不想認輸地甩開後頸上的耳機,當耳機脫落,原本無音的空間,轉瞬間被露露西亞的噪音給填滿。

下一瞬間,女子立刻把露露西亞丟出,接著女子用起了譜奏。

「獵人與獵物!」

榴砲似的爆炸伴隨著露露西亞在空中炸開。

當爆炸結束,露露西亞卻失去意識掉落在無力的莉姍妲身旁。

就這樣不出一分鐘,莉姍妲和兩名夥伴,就被這名不知名的高手打敗,僅剩下莉姍妲還留有意識。

看到三人都倒下後,女子跳到客廳從方桌下拿出一支長型的桿子,指向三人。

長桿的前端,冒出刺眼光球點亮空間,讓女子的真面目,慢慢顯露在莉姍妲面前。

這是一名年近三十、戴著眼罩、一頭黑色長髮的女子,穿著一身短袖白襯衫、迷彩短褲的她,背後披著的黑色軍服外套。

戴著眼罩的左眼與無感情的面龐使她散露出老練獵人的氣息,而她倒映光芒的翠綠右眼,則是讓莉姍妲彷彿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般,害怕得幾乎忘卻呼吸。

而隨著光球的亮度逐漸增加,也讓莉姍妲看清楚長桿子的真面目。

那是一把漆黑的反載具狙擊譜奏步槍,在使用者不利用譜奏的力量時,就能把譜奏裝甲車給打個粉碎。

然而眼前的黑髮女子,緩緩開口:

「既然我的行蹤已經暴露,我就不會留你們活口,有什麼仇,就等我下到冥府再好好跟我算。畢竟我做了骯髒活,總有一天也要還。最後記住了,我是百步蛇部隊的復仇灰鷹蕾瓦甘。」

吞噬所有黑暗和譜奏的光之一擊,在她說完話的當下無聲地擊發。

.

「公主殿下,小的會保護您到最後一刻。」

就在光之一擊要吞噬莉珊妲時,倒地的貝兒再次爬了起來,抱住莉珊妲,用自己的身體保護她。

轉瞬間,耀眼的光輝,吞噬三人。

———————————————-

.【以下廣告】

如果有等不及的讀者,也可以去巴哈姆特的雷明小屋看之前的公眾版本。

網址如下:巴哈雷明小屋

另外如果想購買小說的讀者也可以由FB的商品直接連結購買喔!

2 條評論
  1. 支持一下

  2. 大大每一篇都超長的
    誠意滿滿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