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彈的露露西亞01來自深淵的奏鳴曲》【第四章 這就是妮芙努大樓!】

《爆彈的露露西亞01來自深淵的奏鳴曲》

【第四章 這就是妮芙努大樓!】

——

.

以下正文→

.

當莉珊妲醒來時,發現自己和露露西亞正躺在某間簡陋旅館的床上,貝兒看到莉珊妲醒來之後,趕緊跳下床,跪在地上道歉。

蕾瓦甘正坐在一旁椅子上,看到三人醒來,她趕緊站了起來,並把跪在地上的貝兒扛起來,丟到一旁的床舖說:

「病人就該好好休息,而且正面吃下我的攻擊,能活下根本就是個奇蹟。」

接著蕾瓦甘,向三人鞠躬道歉。

莉珊妲抓抓黑色狼耳問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蕾瓦甘露出了有些難為情的表情說:「你們的夥伴拿出了一張相片,說明了你們的來歷,才讓我收手。總之不管怎麼樣,真的非常的對不起。」

「咱的夥伴?」莉珊妲不解的回問。

但是蕾瓦甘沒有回答,只是追問:「所以莉珊妲公主和法法伊娜的女兒找我有什麼事嗎?如果是要殺掉什麼人,我很樂意免費幫你們服務,當作是我的賠禮吧。」

「不!!不用!!」蕾瓦甘用認真的口吻這麼說,讓莉珊妲想起了昨天的事情,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那這樣的話,就只能切腹來謝過了!」

說完蕾瓦甘拿出刀子打算要切腹自殺,莉姍妲見狀趕緊上前阻止,但蕾瓦甘依舊不停道歉,說她不是故意要攻擊她和她兩位夥伴。

貝兒這時雖然想說點什麼,但是身體沒有恢復,只能乖乖閉嘴,露露西亞則是昏昏沉沉,一直發出嗚喵嗚喵的聲音,在床上晃來晃去。

忽然原本還昏昏沉沉的露露西亞跳下床,然後開始扭起奇怪的舞蹈。

莉珊妲半瞇著眼瞪向露露西亞說:「露露……妳在做什麼?」

露露西亞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回答:「在跳戰舞呀,因為有時候露露的耳機會讓身體不舒服,也發不出譜奏,所以媽咪說只要跳家傳的舞蹈,就能回復原狀。」

「譜奏戰舞嗎……這個咱曾經在文獻看過,在還沒發明奏擊機前,亞德拉希人為了使用譜奏,會藉由武術和舞蹈,讓譜奏器官活化,藉以激發譜奏的力量,但自從發明奏擊機後,這項技藝就開始轉成娛樂,間接地讓亞德拉希人的演劇娛樂相當發達。」

原本一直板著臉的蕾瓦甘突然噗哧笑了一聲,讓莉珊妲露出震驚不已的表情,因為蕾瓦甘的反應就好像是死神聽了笑話後哈哈大笑一樣稀有無比。

「那種奇怪的舞蹈跳法,跟法法伊娜每次開戰前的戰舞一個樣,不愧是親女兒。而且三公主也跟團長說的一樣有趣!」

正在跳舞的露露西亞聽到自己媽媽的名字,立即興奮的問蕾瓦甘:「大姐姐知道露露的媽咪在哪裡嗎?露露無論如何都想見媽咪一面。」

「也請告訴咱,大姐在哪?」

莉珊妲接在露露西亞後追問,畢竟這是她找蕾瓦甘的目的。

「關於老大和法法伊娜的行蹤,我本身也處於情報不足的狀態。」

「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任務性質不一樣,我是偵查為主,老大是戰鬥為主,所以鮮少一起行動。」

「原來如此。」

「不必灰心,下個任務,我會與另一位夥伴會合,共同執行下個任務,你們就與我一同前行。」

「所以等交通恢復,我們就出發嗎?」

「不,明天晚上就要啟程了。」

「這麼趕?」

蕾瓦甘點點頭說:「是的,因為是緊急任務,我也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而且……」蕾瓦甘停了半拍繼續說:

「有麻煩的東西在這裡,不趕快離開,可能就會陷入泥淖之中。」

「麻煩的東西?」

「偷屍者凱菲,知道嗎?」

莉姍妲聽了之後在腦袋中翻閱著記憶,最後搖搖頭。

「不清楚。」

「那你們要小心點,那是個惡名昭彰的犯罪者,如果可以,千萬不要捲進去。」

說完後蕾瓦甘揹起狙擊槍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這麼晚了,妳要去哪裡?」莉姍妲看著她的背影好奇的問。

「我要去其他藏匿點。放心,旅館的錢,我已經付了。」

「明晚我們該去哪裡找妳?」

「時候到了我會通知你們,妳就靜候消息吧,不過妳要是在時間內沒過來,我就會自行離開。」

蕾瓦甘說完後,頭也不回得離開這裡。

.

蕾瓦甘走出房間後,在路旁的電話亭接起了電話。

「任務完成,夢蝶。」

『收到,辛苦了,灰鷹,任務過程一切還順利嗎?』

「沒有造成任何平民和設施損傷。」

『真不愧是灰鷹,跟老大完全不能比,不然又要多一筆額外支出了。』

「不過遇到了頭號通緝犯,偷屍者。」

『有沒有怎麼樣?』

「起了點小衝突,跑了。」

『偷屍者……偷屍者……姆……有了,她的紀錄。』

夢蝶說的同時,也把凱菲的情報傳送給了蕾瓦甘。

『真奇怪,紀錄上明明說很棘手,但是居然沒有懸賞獎金,看來後臺很硬呢,總之不管她要做什麼,都別理她。』

「知道了。」

『那麼我會在垃圾鎮的老地方等妳。』

「夢蝶,妳有梅西亞長官的行蹤嗎?」

『灰鷹,妳應該很清楚,老大的行蹤飄忽不定,也不喜歡被人知道吧。』

「我知道,但是長官的妹妹正在找她,似乎有什麼緊急情報要親自告知。」

『這個就麻煩了,不然看看妳要不要讓她們跟妳一起來垃圾鎮,說不定其他成員知道老大的行蹤。』

「我知道了,我已經這麼做了。」

蕾瓦甘說完,就掛斷電話消失在黑夜。

◆※◆※◎※◆※◆

.

蕾瓦甘離開了之後,恢復體力的貝兒垂下耳朵,對莉珊妲露出愧疚的表情說:

「我居然……先昏了過去……沒有好好保護公主殿下……」

莉珊妲上前,拍拍貝兒的肩膀,安慰他說:

「不要難過,這不是妳的錯,這次就當作是擅自闖入別人家的教訓吧。而且蕾瓦甘好歹是大姐的夥伴,所以會有那種超乎常人的力量,也是很正常。」

不過莉姍妲的安慰,讓貝兒卻越來越沮喪。

「可是,公主殿下也有拯救世界的力量……」

畢竟貝兒認為自己也是公主的僕人兼戰友,因此能力不足讓她深深感覺到無力。

「咱並不覺得自己有那種能力,咱的任務只有找大姐告知而已。」

莉姍妲揮揮手否認。

「不過這樣的冒險,感覺比想像中的單調許多。」

聽到莉姍妲這麼說,露露西亞發現冒險目的有點簡單,因此讓她沒有了幹勁。

「咱之前可沒有那麼輕鬆,要是沒有貝兒,咱可能無法跟露露相遇。」

「露露西亞,妳身為公主的夥伴,就請處處為公主著想,公主能夠平安比什麼都好。如果妳想尋求刺激,那麼下次就站前面一點幫公主擋子彈吧!」

兩人下意識的瞪向不知兩人辛酸旅程的露露西亞,被瞪的露露西亞不好意思地露出苦笑。

貝兒和莉姍妲在遇到露露西亞之前,兩人碰到的苦難和危險,可是用兩雙手的手指頭來算都算不完,能這麼快速又順利的把事情解決完,再好不過了。

不過跟蕾瓦甘的對話中,有一件事讓莉姍妲很在意。

就是蕾瓦甘提到的偷屍者凱菲,聽起來就是個難纏的犯罪者。

莉姍妲很好奇,但她馬上驅離這個想法,莉姍妲知道當務之急是趕快找到大姐。

「不過既然目的快達成了,那麼我們在明天晚上之前就好好放鬆吧~」

露露西亞雖然覺得旅途即將結束有點可惜,但她還是想好好把握的時間去玩。

莉姍妲雖然覺得在達成目的前就鬆懈不太好,但是露露西亞想要去玩,也不好太過拘束她,於是點點頭說:「那好吧,明天早上我們就先逛逛百貨公司和市中心附近的觀光景點吧。晚上被通知時再到指定地點去集合就好了。」

「嗚歐歐!太棒了!小女王!露露愛死妳了!」

露露西亞從小女王口中聽到這消息,讓她興奮地舉手歡呼。

「公主殿下,妳不能這樣懈怠!」

「貝兒,咱好久沒歇息了,這次剛好放鬆一下。」

「好吧!」

.

◆※◆※◎※◆※◆

.

隔天早上……

莉珊妲三人在旅館旁邊豪華的新蓋餐廳享用早餐後,就前往馬諾塔歐市的觀光景點──妮芙努大樓。

「妳恢復的還真快,明明妳傷得比我們還重。」

恢復精神的露露西亞,絲毫看不出昨天晚上被打到喪失意識的跡象,但莉珊妲和貝兒直到坐上譜奏公車時,都還有些貧血。

露露西亞則是裝出兇狠的神情說:「露露在媽咪的鍛鍊下,可是很強壯呢!一夜大戰個七次都……」

貝兒聽到露露西亞的話後,趕緊指正道:

「身為公主殿下的夥伴,怎麼能說出如此粗鄙的言語呢,就讓我貝兒,來教教的皇家的優雅詞彙吧!來跟我一起說:『經過嚴苛的鍛鍊後,露露的身手變得更為強健、腦袋也長滿肌肉,隨時為了公主殿下從容就義』,來,跟我唸一次。」

露露西亞一頭霧水,於是困惑的一起唸:「經歷嚴苛的鍛鍊……身手變得更強健,腦帶也長……」露露西亞念到這裡才意識到,自己被貝兒捉弄,生氣的說:

「露露才有沒有腦袋長滿肌肉呢!!露露可是拚了老命保護小女王!」

「不是站得比較前面,就叫保護,要像我一樣用身心包覆公主殿下,才算合格。」

此時莉珊妲悠閒的看向窗外,雖然因為昨天的大地震,路上到處都能看到警察,但是林立的大樓和繁華的大街上仍舊是沒有什麼改變,大家過著跟往常一樣的生活。

但是莉珊妲並不覺得那只是普通的地震,不管是那不舒服的譜奏聲音,又或者是只摧毀對外鐵路、道路與大橋的災害,都讓她覺得事有蹊蹺。

十分鐘之後,公車行駛到了一棟超高大樓的面前,這棟大樓也是露露西亞今天的主要目的地。

露露西亞拉著貝兒和莉珊妲兩人下了公車後,擡頭仰望眼前這一棟棕灰色彷彿藝術、直達天際的超高大樓。

莉珊妲牽起因高樓愣住的露露西亞推開旋轉門說:「好了,快點進去逛逛吧,這可是露露很想要來的大樓。」

.

三人穿過大門後,就是寬敞的大廳,裡面可以看到不少購物的人,但不知為何有不少拿著步槍的警察在大廳上穿梭。

過了大廳,映入眾人眼簾的是各式各樣的化妝品專櫃,似乎是發現潛在顧客的存在,專櫃小姐紛紛豎起獸耳逼近一行人。

貝兒感受到那群人的恐怖殺氣,趕緊拉著莉珊妲逃離,最後讓露露西亞一個人被她們包圍。

露露花了一點時間才擺脫那些專櫃小姐,來到莉珊妲身旁抱怨道:「嗚嗚嗚……你們太過分了吧……居然讓露露被那群可怕的推銷員包圍……」

貝兒露出和善的笑容說:「我可是為了讓妳能更進一步被文明和禮儀,才故意讓妳被包圍呢,還不快感謝我的用心良苦。」

「誰要感謝呀!!妳這個臭女僕!」

在兩人又要吵起來之際,莉珊妲瞪了兩人一眼,兩人馬上就安靜閉嘴。

兩人平息後,莉珊妲似乎被一件衣服吸引了注意力。那是一件設計感十足、充滿春天氣息的少女服裝。

露露西亞看到莉珊妲入迷,開心地跳到她身邊說:「小女王喜歡這件衣服嗎?可是露露覺得旁邊那件比較適合小女王。」

露露西亞指著一旁看起來比較文靜、典雅的仿禮服少女服裝。

但是莉珊妲卻搖搖頭,看向露露西亞說:「不,咱只是注意到一件事,妳好像常穿身上這件衣服。」

露露西亞身上穿的是白色連衣短裙,非常適合露露西亞好動的個性,但是莉珊妲覺得露露西亞穿著這件短裙的機率有點高,好像從旅行開始就穿到現在,就只有晚上裸睡時,才會脫下來清洗。

「姆?別看露露這樣,露露可是每天都有洗耶,露露可是超賢慧的。」

她驕傲地挺起巨大的雙峰,炫耀自己非常擅長自己家務事。

一旁突然出現的少年馬上沒好氣的回答:「明明就都是我洗的……」

露露西亞好似沒聽到少年的話,點點頭說:「沒錯!奏擊洗衣機是大家的好朋友,讓露露每天都能穿同一件衣服。」

莉姍妲捏捏自己太陽穴,露出苦惱的表情說:「所以露露出來旅行,就只帶這件無袖連身裙?」

「是呀!出來旅行不是要避免帶太多行李嗎?」

但是一旁的少年又再次反駁說:「妳的行李可都是我背的……別說的好像一副都是妳在背的一樣。」

「妳到底有沒有自己身為少女的自覺!」

莉姍妲彷彿感到頭痛般再次揉揉太陽穴,雖然莉珊妲也一樣沒有帶多少衣服,但是也不會跟露露西亞一樣誇張。

「什麼是少女自覺?」不過露露西亞完全沒有察覺莉姍妲的苦惱,如此問道。

「就是女孩子的自覺,身為一名女性,妳實在太邋遢了!對與妳談話和交流的人實在太沒有基本禮儀,我貝兒,今天要好好教教妳!不然公主殿下的臉都要被妳丟光了。」在一旁的貝兒直指著露露西亞開始指責

抖抖人造貓耳的露露西亞跳了起來,用碧藍色的雙眼狠狠瞪著貝兒說:

「妳是想打架嗎?臭嘴女僕!露露就讓妳嘗嘗鄉下少女的鐵拳多厲害。」

「露露不要跟貝兒吵。」

兩人在莉姍妲的調停下平息,然後莉姍妲再次把話題拉回正軌。

「咱覺得妳每天都穿同一件衣服很奇怪。依妳喜歡的程度來看,這件連身裙該不會是法法伊娜親手做的吧?」

露露西亞的人造雙耳高興地彈起來。

「嗚喵!小女王真的是超厲害的,居然連這都知道。」

「比想像中的還單純……」

「那等等我們去女裝店裡,挑些衣服給露露吧。」

「幫露露挑衣服?」

雖然露露西亞並沒特別需要買衣服,但既然莉姍妲都這麼說,沒有理由拒絕。

而且……

露露西亞驚覺到一件事,要幫自己挑衣服……也就是說莉珊妲想看自己的裸體。

「喵呵呵……喵呵呵……如果是小女王的話……露露都可以呦~」

在腦中幻想的露露西亞,旋即露出傻笑。

莉姍妲原以為露露西亞會排斥,但看到她的表情後鬆了一口氣,但也誤會了露露西亞的笑容,以為儘管露露西亞有些脫線,但還是個女孩子,仍舊喜歡漂亮的衣服。

「公主殿下!請您小心!我察覺到一股邪惡的氣息出現。」貝兒看出露露西亞的意圖,趕緊站在莉珊妲的面前,接著看向露露西亞,「露露,妳的口水滴下來了!妳在打什麼歪腦筋嗎?」

「露露那是面對可愛少女請求的應有態度,!」露露西亞停下傻笑生氣的回答。

「但妳的表情根本不是那回事。」

隨後莉姍妲開始在服裝店裡,翻找適合露露西亞的衣服,露露西亞也隨同一起翻找,不過在此同時貝兒也用殺氣騰騰的雙眼監視她,避免露露西亞趁機非禮莉姍妲。

突然間抱著小犰狳的露露西亞,指著一件黑色的薄紗式性感內衣,高興地說:「小女王,妳看那件情趣內衣超棒的!很適合小女王呦。」

「那個太……太……太成熟了!不對啦!咱才不要穿那種內衣呢!」

莉姍妲趕緊遮住眼睛,雖然已經要邁入十六歲,但那件情趣內衣,還是對只有十五歲的她造成不少心靈衝擊。

「不準讓公主殿下看到這種寡廉鮮恥的衣服!」

貝兒擋住莉珊妲的眼睛,然後從女僕隊那裡接過了一件設計可愛、充滿童心的可愛小洋裝。

「殿下比較適合穿這件洋裝才對!」

莉姍妲的臉,變得像是煮熟得螃蟹一樣紅騰騰,然後鼓起雙頰不滿並害羞地說道:「不要把咱當小孩!!不過咱雖然不是小孩子,但剛剛那件還是不適合咱!那對咱來說太早了!」

露露西亞看了之後也猛點頭說:

「歐歐,不得不說,露露覺得這件真的很棒,比情趣內衣好多了!」

事後,眾人繼續幫莉珊妲挑選衣服。

「讓你們久等了。」

莉姍妲換好後,打開試衣間的門走出來。她穿在身上的是一件以黑色為主要色調,然後輔以白色的小洋裝。乍看之下與莉姍妲平時穿著沒兩樣,但洋裝背部卻是大膽鏤空。短裙的部分也點綴著可愛裝飾,讓原本散發稚嫩可愛氣息的莉姍妲,像花漾少女般透出楚楚可憐的氣息,讓露露西亞和貝兒不禁看得出神。

「這衣服超適合小女王的,尤其是小女王的背,不管是線條還是膚色都很漂亮。」

露露西亞雙手握拳滿臉熱血的說,她看到這件衣服時就有預感,這肯定非常適合莉姍妲。

「嗚嗚嗚,貝兒,好感動!太適合公主殿下了!感覺有種公主殿下好像長大了一樣,我貝兒……終於可以安心地死去了……」看到莉姍妲換上新衣服的貝兒,高興得痛哭流涕。

被露露西亞和貝兒這麼一說,莉姍妲雪白的雙頰馬上變得潮紅。

「笨……笨蛋……咱才不要穿這個,好丟臉!」

莉姍妲遮住背部,慢慢退到牆壁旁。雖然銀白色的長髮遮去裸露的背部,但是那種涼意還是讓莉姍妲靜不下心。

而這時露露西亞和貝兒兩人卻突然志同道合的握手。

「雖然妳的教養和氣質有待加強,但是眼光不錯,這方面我可以給妳一百分,露露西亞。」

「露露也突然覺得妳這個臭女僕不是只有一張嘴巴,想不到妳挺有一手。」

莉珊妲有些生氣說:「不要在這種奇怪的地方臭氣相投,而且我們原本不是要挑露露妳的衣服嗎?怎麼換成幫咱挑衣服了?」

「可是這件露露也穿不下呀,而且要挑露露的衣服都蠻麻煩的。」

露露西亞默默自己的巨乳,然後上下打量莉珊妲的身材。

「公主殿下嬌小的身材保養的非常好,妳可要好好跟公主殿下學習。」

「露露真羨慕小女王這麼苗條。」

不過莉姍妲可不這麼想,她直直盯住露露西亞以及貝兒的胸部,黑色眼眸燃起恐怖的殺氣,瞪往兩人。

原本要爭吵的兩人感受到殺氣,立刻退後半步,趕緊安撫生氣的莉姍妲。

「小……小……小女王……妳的表情……怎麼那麼恐怖。雖然好可愛就是了。」

「公主殿下……冷靜……冷靜……」

「咱不說話就把咱當啞巴嗎?看來有必要好好再教育你們兩個!」

露露西亞不懂莉姍妲為何生氣,不過貝兒卻想起來之前曾經因為胸部的事,因而被暴怒的莉姍妲鞭打,想到當時的情景,貝兒的臉瞬間鐵青起來,同時死命地揮手搖頭否認: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那個是個……是個意外……公主殿下的胸部……非常……非常的」

露露西亞似乎也了解發生什麼事,於是也趕緊開口解釋:「是呀……身為一個蘿莉……就是應該要……就是要……貧乳……」

莉姍妲似乎知道她們下一句想說什麼,於是她露出地獄惡鬼的表情說:

「貝兒、露露如果你們敢再繼續說下去,咱會毫不猶豫懲罰你們!讓你們嘗嘗小看咱的下場。」

露露西亞趕緊改口說:「別……別動怒……別動怒,不過說真的露露這樣身材,要挑好看的衣服滿難的,小女王覺得露露該穿哪種衣服比較好。」

說完她立即跑到展示架,尋找適合自己的衣服。

「我也去幫那鄉巴佬挑適合的衣服!」

貝兒趕緊跟在露露西亞身後,逃離颶風的暴風圈。

莉姍妲大吐一口氣,雙手插腰看向那兩人:「真是受不了這兩人。」

隨後,氣消的莉姍妲來到露露西亞的身旁說:

「露露,妳先去冰淇淋店等咱吧,咱跟貝兒去挑衣服。」

「耶──!不跟露露挑嘛?」

莉姍妲搖搖頭:「咱想給露露一個驚喜,不行嗎?」

「可是……」露露西亞下意識地看向貝兒,有些猶豫。

莉姍妲看到露露西亞開始猶豫時,便拿出一張大雪怪冰淇淋的享用券晃來晃去。

「如果露露乖乖聽話,冰淇淋折抵券就給露露,所以……」

露露西亞搶過折抵券說:「露露會乖乖在冰淇淋店等,小女王就不要擔心!」

揮手道別後,露露西亞二話不說便跑向大雪怪冰淇淋店,等待兩人給予地驚喜。

◆※◆※◎※◆※◆

.

露露西亞拿了折抵卷後,衝到一樓的大雪怪冰淇淋店,享用冰淇淋,雖然只有自己一個人相當寂寞,不過為了等會兒的驚喜,這點犧牲倒是挺值得的。

「嗚嗚嗚,露露也好想跟小女王一起挑衣服呦。一個人吃冰真的好寂寞。」

「我這不就在陪妳了……」

「好想跟大家一起吃冰。」

雖然天氣有些冷,但是露露西亞還是點了鹿角熊奶冰淇淋,然後有些寂寞的從櫥窗看向大廳,等待莉珊妲她們,而坐在對面的少年則是落寞的吸著奶昔。

當露露西亞在享用冰淇淋時,地面忽然左右晃動起來,大廳的客人們也因為劇烈搖動,發出不安的尖叫聲。

過了不久,地震慢慢緩下來,這時大廳門口竄出好幾道高壯的黑影攻擊民眾。伴隨著黑影出沒,一名身穿豔紅玫瑰色歌德洋裝,年約二十的紫髮兔耳少女,拖著厚重的黑鐵棺材進入大廳。

「來吧!再熱烈一點,鮮血、毀滅、死亡是復仇劇的三個要素,沒有哀嚎的開幕式,是對命運之神褻瀆!」女子優雅地舉起右手的不明裝置說道:「來吧,命運之子因克德拉格們,揭開序幕為所欲為,讓我們來品嚐他們的死亡吧!」

說完之後,兔耳少女露出了讓人看了不寒而慄的微笑,然後按下手中的裝置。

磅磅磅!

從遠方傳來了某種砲擊聲。

此時原本大廳的警察在掩蔽物後面,正開始朝高壯黑影開槍。但在看到女子的動作後,警察們紛紛射擊兔耳少女,而這些警察之中,露露西亞一行人稍早遇見的小芙也投擲出逮捕鎖鏈,要鎖住兔耳少女。

然而就在子彈和鎖鏈要攻擊到兔耳少女時,幾個漆黑色鋼鐵棺材,貫穿玻璃帷幕插入女子的面前,形成盾牌,擋住襲來的譜奏子彈和鎖鏈。

接著女子發出了譜奏基音,鏗鏘一聲,從鐵棺材裡面再度衝出幾隻高壯黑影。

這時所有人都看清了黑影。那些黑影不是人類,而是擁有醜惡外貌的怪物,這些怪物擁有達兩公尺的軀體,一對火紅的雙眼,厚實的鱗片和甲殼,粗壯的手上布滿利刺,還擁有能撕裂鋼鐵的利爪以及一條蠍尾,看起來就像有蠍尾的蟲殼半龍人。

這些蟲殼半龍人無懼子彈和譜奏,衝向警察和人群,肆無忌憚的屠殺起來。

在慌亂之中,有一名小女孩跌倒在地,嚎啕大哭了起來。

聽到她哭聲的蟲殼半龍人們,紛紛圍了上去。

身為喜愛小女孩的露露西亞見到這一幕,二話不說地起身衝上去救人。

然而卻有兩隻蟲殼半龍人擋住露露西亞的去路。

「給露露讓開!!」

憤怒的露露西亞脫下耳機,解放爆炸之力瞬間把這兩隻蟲殼半龍人給燒成焦炭。

然而當露露西亞趕到小女孩身邊時,小女孩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動也不動。

而傷害小女孩的蟲殼半龍人們,繼續屠殺其他來不及逃離的人。

露露西亞的瞳孔瞬間縮小,她用前所未有暴怒的聲音大吼,她從腳底釋放出爆炸,飛向那群蟲殼半龍人。

轟地一聲,那群蟲殼半龍人就被露露西亞給炸個支離破碎,隨後她抱起小女孩,要逃離這裡。

這時,召喚鐵棺材的紫髮兔耳少女注意到露露西亞的舉止,冷冷說道:「不要再反抗了,我之所以會來到這裡,完全都是命運的引導,任何人都無法反抗既定的現實,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會引導我完成復仇。」

她指向露露西亞,大批的蟲殼半龍人湧向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見此,把小女孩交給在自己身旁眼熟的少年,要他幫忙照顧小女孩。

露露西亞隨後揮出拳頭,讓爆炸的烈焰吞噬那些蟲殼半龍人,接著狠狠的瞪向那名女子。

「看來這群怪物的帶頭者就是妳,露露絕對不會放過妳!」

露露西亞微微蹲低身體,轟一聲,從腳底噴出爆炸,直直飛向那名女子。

「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勞無抗,成為我復仇大業的基石吧。」

紫髮兔耳少女釋放出令露露西亞感到噁心的基音,旋即,大量的綠色電線從女子的袖口湧出,把露露西亞給捆綁起來,丟進了前方大廳的水池裡。

「去吧,因克德拉格,讓命運齒輪碾碎那個無知的反抗者吧!我要往下一個裏程碑邁進,去翻開全新的歷史!」女子指向露露西亞,讓所有蟲殼半龍人攻向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看到此景後,拿出菲莉西弗碎片,然後把爆炸之力凝聚在手中,旋即發出猛烈的爆炸,把蟲殼半龍人炸飛。

接著露露西亞這空隙,衝向紫髮兔耳少女並一邊吼道:「給露露站住!」

這時拖著黑鐵棺材的紫髮兔耳少女,已經把身後的黑鐵棺材直立身前,並抓住鐵棺材上方的握柄。露露西亞這才發現,那其實是一個與紫髮兔耳少女等高的奏擊機。

「貫穿深淵吧!!掘墳者!!」女子吼叫當下,鐵棺材伸出了螺旋形狀的堅硬鑽頭,高速旋轉鑽開大廳的地板。

紫髮兔耳少女轉身凝望露露西亞半晌,隨後露出可掬的笑容,說了一句話。

「一切已經來不及了,放棄掙紮跟所有人一起死吧!」

隨後鐵棺材最上方伸出了四座引擎,噴出炙熱的藍綠色推進火焰,就這樣紫髮兔耳少女大喇喇地用巨大的鐵棺材,強硬的鑽進了尼芙努大樓的地下,讓追過來的露露西亞措手不及。

這時蟲殼半龍人從露露西亞身後包圍她,想要阻止露露西亞追擊。

於是露露西亞把拳頭揮向那些半龍人,並對牠們吼道:「給露露讓開──!」

就在蟲殼半龍人圍攻露露西亞之際,數顆的水彈自空中墜下,擊中那些蟲殼半龍人,把襲向露露西亞的蟲殼半龍人們,活生生凍成冰塊。

「發生什麼事了?」

露露西亞聽到貝兒的聲音後,看向手扶梯。

貝兒正站在手扶梯上,架起掃把奏擊機,轟擊那些蟲殼半龍人,而莉姍妲也把小白鼬變成刃鞭守在貝兒身後。

「有個棺材女帶著怪物想殺光這裡所有的人!黑心女僕把小女王保護好!露露要去修理那個帶頭的棺材女!」

露露西亞大聲回答道後,打飛幾隻蟲殼半龍人後繼續前進。

「等等……等等!妳在說什麼?」

露露西亞看了一眼那個女子鑽開的大洞,再看向莉珊妲和貝兒說:

「露露沒時間解釋了!」

露露西亞說完後,就撞開守住洞口的蟲殼半龍人,往大洞跳進去。

.

大洞比露露西亞想得還要深,約離地面有十幾公尺深。

露露西亞在落地之後,發現大洞底下是個被電燈照亮的雪白寬敞空間,空間裡填滿一排排直立鐵櫃,只留下幾條筆直的通道,這些巨大鐵櫃發出運作聲,每個鐵櫃上都有數個抽屜,抽屜上還都寫有名字。

露露西亞在看到這些鐵櫃後,馬上意識到這裡是什麼地方,因而嚇得貓耳耳機上的貓耳扭成奇怪的形狀。

「這是………冰葬櫃……為什麼觀光大樓的地底下會有冰葬櫃……」

露露西亞眼前的是冰葬櫃靜置區,就像所有冰葬櫃靜置區一樣昏暗、安靜,詭譎得令人不寒而慄。但是眼前的景象,更令露露西亞更加發毛。

所有冰葬櫃全部被打開,一具具死白、僵硬的屍體散亂其中,還有好幾名警衛倒在血泊中。

「呼呼,終於找到你了,二代女王的重臣之一,馬歐塔諾二世。儘管把自己的屬地送給了當今聖上,你的身體還是恬不知恥的霸占這裡,還真是好大的膽子,真不愧是已故聖上的重臣。」

這時一道喃喃聲傳入耳中,讓露露西亞像受到驚嚇的小貓般,毛髮全嚇得豎立起來。但她還是鼓足勇氣,繼續前進尋找那群怪物指揮者的蹤影。

因為靜置區不大,所以露露西亞馬上就發現她以及她拖在身後的黑鐵棺材。

那名女子正如輕撫愛人般輕撫一具屍體的額頭,但在發現露露西亞的到來後,她翹起兔耳緩緩擡起頭,露出微笑。

「歐,妳居然來啦~」

「原來妳在這裡!露露絕對不會讓妳為所欲為,用那些怪物傷害大家!!」

露露西亞微蹲身體,然後踩著腳底噴出來爆炸,打算對女子使出飛身直拳,但女子只是舉起身後的黑鐵棺材,重擊露露西亞,把她轟落在地。

被鐵棺材重擊的露露西亞壓著疼痛的腹部,慢慢站起身追問。

「妳到底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攻擊大家……為什麼放出可怕的怪物……。」

聽到露露西亞的話,女子露出開心到令人噁心的笑容:「哈,太棒了!我一直在等妳問。原因當然是一切都是為了復仇,我期盼已久的復仇,我要讓黑色的火焰覆蓋這個世界、摧毀這個和平又虛偽的國度,沒錯,這是專屬於我,凱菲‧希亞艾‧莫劄的復仇劇!以我為主角,以我為中心運轉!誰都無法悖逆、逆轉、反叛的唯一!」

「露露才不管妳是不是要報仇……但是看來妳真的想害死所有人,露露說什麼都要阻止妳……」

凱菲聽到露露西亞的話之後,露出呵呵地優雅微笑後,便用雙手擡起鐵棺材,讓鐵棺材前端伸出一架火神機砲猛烈射擊。

露露西亞立刻躲向一旁的冰葬櫃。

凱菲逼退露露西亞之後,就把身邊的冰凍屍體,裝進鐵棺材之中,然後坐上鐵棺材,一邊噴射出炙熱的火焰飛行離開,一邊對著露露西亞道別。

「雖然我還想陪妳多玩一會兒,但我時間不多了,只能先行告辭,再見了,希望妳跟我的僕人們玩得愉快。」

「別想逃!」

露露西亞向上一跳,打算用自身的爆破力量,把自己推高追上凱菲,但這時一群蟲殼半龍人從洞口下來,阻止露露西亞。

「露露絕對無法饒恕妳──!!」

被包圍的露露西亞從口袋抓起一把菲莉西弗,然後一聲劇烈的聲響,以露露西亞為中心發出大爆炸,炸開蟲殼半龍人,並讓她宛若砲彈一般飛上去。

.

◆※◆※◎※◆※◆

.

在大廳裡,貝兒和莉姍妲聯合警察,正在抵擋那群蟲殼半龍人,但蟲殼半龍人的數量越來越多,讓她們根本難以抵禦。

莉姍妲很清楚當大家的力量用完時,就是所有人死亡的時候,現在就僅能期待援軍快點到來,同時也希望露露西亞平安無事。

──轟!!

.

就在莉珊妲如此祈禱時,大廳猛然傳出震耳欲聾的爆破聲與宛如地震般的震動。

「發生什麼……」

眼前的景象立刻解釋了莉珊妲的疑問,這時大廳正中央的大洞中飛出一具鐵棺材。一位女子坐著鐵棺材上,在飛出洞口的須臾間與莉姍妲對上眼。

那剎那,莉姍妲覺得她好像在對自己說了些話,接著鐵棺材加速噴出推進火焰,撞破妮芙奴大樓的落地窗飛了出去。

此時露露西亞運用爆炸當作推進力,一口氣衝上來,但露露西亞還掌控不好方向,因此撞上天花板。

眼尖的莉姍妲看到露露西亞大聲喊道:「露露──!!怎麼了!」

「只要擊敗那個傢夥,怪物就會群龍無首了!小女王就麻煩妳保護其他人了!」

露露西亞說完後,接著轟一聲,露露西亞炸出轟焰飛出,追逐凱菲。

.

看到露露西亞行動的莉姍妲緊咬牙根沒說話,這時貝兒用公主抱抱起莉珊妲說:

「公主殿下,小的這就帶您離開。」

「咱要留在這裡。」

「公主殿下!萬一您受傷了該怎麼辦。」

「咱身為皇族,遇到這種情況更不能逃跑!快點放咱下來,這是命令!」

貝兒這才放下莉珊妲。

莉姍妲看向跟自己奮戰的警察,以及不知所措的民眾。莉姍妲不能丟下他們,因為自己是身為帝國的公主,保護人民是自己的責任。

雖然她很擔心露露西亞,恨不得想立即動身去追露露西亞。

但現在的狀況,她不得不留在這裡,於是莉珊妲晃晃黑色的狼耳說:「貝兒,麻煩妳去追露露。」

「交給我吧,我會把她拖回來,關進水牢裡,讓公主殿下審問。這段期間請公主殿下務必小心。」

「咱會注意的,貝兒就放心去吧。」

貝兒聽完之後,貝兒一聲呼喚。

「七曜獸牙隊!立即出來保護公主殿下!」

她腳邊的地面忽然隆起,接著一名手持鐵鏟有著狸貓耳的女僕冒了出來,來到莉珊妲身邊。

之後,一名抱著大量漫畫、擁有鹿角的金髮女僕匆匆跑過來,擺出守備的陣勢。

緊接鹿角女僕的是一名紫髮豹耳女僕,她把手中大量的洋裝交給一旁的經紀人後,在莉珊妲身旁擺出陣勢。

而跟在豹耳女僕後面的是一邊啃著殼牛牛排,手持著刀叉跑過來的牛耳女僕,她吞下牛排後,便擺出架勢擋在莉珊妲前面。

貝兒看到只有四名女僕出現,怒氣沖沖地說:

「另外三個去哪裡!!」

這時貝兒的長裙被掀了起來,一名嬌小的蘿莉鼠耳女僕從她的裙底跑了出來,然後開心的抱住貝兒,直到被被貝兒大聲叱喝後,她才乖乖站到莉珊妲身旁。

就在貝兒尋找另外兩名女僕時,她聽到熟悉的聲音,於是轉頭一看。

一名虎耳的女僕已經戴上摔角手面具,跟那群蟲殼半龍人玩起了摔角。

「還有一個呢?」

女僕們同時指著一旁的店舖,一名戴著厚重眼鏡的猴耳女僕正在店舖殺價。

貝兒衝過去揪住她的獸耳,把她拉過來。

於是七名女僕擺出了守護公主的陣勢。

貝兒見她們準備齊全後說:

「那麼保護公主殿下的任務,就交給妳們了。」說完,貝兒便追向露露西亞。

「解決這些怪物,咱就去追露露!」莉珊妲看著貝兒飛出大樓後,轉頭對那些奮戰的警察鼓勵地說:「各位努力堅持下去!讓平民撤離後,我們就要開始拿出真本事反攻了!」

在莉珊妲說完後拿起白色刃鞭衝向蟲殼半龍人,而所有警察的士氣也因她的話整個提升起來,開始對抗這些蟲殼半龍人,並盡速疏散這些平民。

.

◆※◆※◎※◆※◆

.

爆炸的推進速度非常的快,短短幾秒鐘露露西亞就飛越好幾個街區,但爆炸的衝擊力道讓露露西亞快要喘不過氣來,也幾乎看不清楚周遭的環境,不過露露西亞卻無動於衷,只是直直盯著遠方的模糊影子,然後不斷在高樓大廈之間穿梭。

然而在露露西亞以破空之速追上凱菲,正準備伸手抓住她時,一群蟲殼半龍人出現攻擊露露西亞,因此露露西亞只能先擊落撲過來的這些蟲殼半龍人。

這時,露露西亞身後傳來貝兒的聲音吼道:「露露小姐!這裡就交給我了!」

當貝兒說完之後,從手中射擊出好幾枚水彈狠狠轟落那些蟲殼半龍人。貝兒現在正騎著她那把奏擊掃把,從奏擊機後面噴出的水柱,讓貝兒可以在空中高速移動。

「謝了,貝兒,這些怪物就交給妳了。」

「是公主殿下特別吩咐的,不然我可是一點都不想幫妳。」

「凱菲!!給露露站住。」

露露西亞再次推進,轟地一聲飛向了一棟高兩百公尺的大樓樓頂,這是附近最高的大樓,能把附近景象盡收眼底。

飛到大樓頂端的露露西亞發現凱菲正向著征服者港口方向前進,於是露露西亞脫下了貓耳耳機,讓原本受到壓抑的譜奏,整個毫無保留的體內釋放出來,然後露露西亞開始跳起了傳統戰舞,藉此增強譜奏的力量。

露露西亞一邊舞動身體,一邊從口袋中拿出菲莉西弗碎片,轉瞬間,露露西亞被熊熊的爆炸之火給纏繞,全身上下也浮現起混亂的線性紋路。

接著刺耳的雜音以露露西亞為中心擴散出去,把樓頂周遭的水塔、電箱以及天線震得咖咖作響。

露露西亞不斷積蓄爆炸之力,最後露露西亞睜開碧藍色的眼睛,再次確認凱菲的位置後,擺出彈跳的動作,然後雙手握拳,對準凱菲。

磅──!

露露西亞如子彈般炸飛出去,猛烈的爆炸讓她失去知覺,彷若一顆沒有生命、無機的人體飛彈。

這一擊灌進露露西亞所有的力量。

這也是露露西亞的母親,教導她最強的飛彈招式。

而這一擊,其名為……

曉星獵彈。

.

當逃離的凱菲意識到,在遙遠天邊亮起一點明亮的晨曦之星時,她周遭的聲音已經全被剝奪,光芒幾乎填滿她的視線,而露露西亞的捨身攻擊已經近在眼前了。

接著刺眼的光彈帶著高溫衝擊力,綻開放出驚人的轟烈紅花,煉獄的炙熱紅蓮一口氣把凱菲給吞了進去。高聳的濃煙和火光直衝天際。

這時凱菲只能用黑鐵棺材擋在身前保護自己。

.

當爆炸過後,莉姍妲和貝兒也解決了斷後的蟲殼半龍人趕到,這時扛過爆炸,渾身燒傷的凱菲正抓著昏迷的露露西亞。

「還真是難纏的少女呢,我差點就被妳的紅蓮地獄給整個吞噬。但是我可是天選之人,怎麼可能被妳給打敗。讓我這個偷屍者,送妳去亞德拉希人的天堂吧。」

凱菲說完後丟下露露西亞,打算用從右手袖口伸出綠色的電線,貫穿露露西亞。

「給咱住手犯罪者!咱絕對不會讓妳傷害咱的夥伴!」

莉珊妲見狀,揮出了白色刃鞭,纏住凱飛的右手,讓她無法動作。

在此同時,大量的警車和裝甲車已經團團包圍住這條街道。

「不準動!」

不過凱菲無視那些警察,只是直視莉姍妲說:「原來是第三公主殿下呀,看來得來全不費工夫呢。」

莉姍妲半瞇起眼,瞪向凱菲問:「妳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聽到莉姍妲的問題,凱菲發出嘶啞的笑聲說:「呵呵呵,好問題呢,我是偷屍者,凱菲,是要向你們的亞德拉希皇家復仇的復仇者,而這裡即是我崛起的踏腳石。」

「偷屍者……凱菲……要向亞德拉希皇家復仇……妳就是蕾瓦甘說的……」

聽到對方報上姓名後,莉姍妲就想起來昨天蕾瓦甘提到的人。

偷屍者凱菲把手抵在臉頰旁繼續說:「我目的只是要偷取屍體而已,不過,我真正想要的屍體比妳想像中的更難取得,我想你們是不會理解~」

凱菲說完後,高高舉起手,大量的蟲殼半龍人,從四面八方湧過來攻擊警察和裝甲車,場面再次陷入混亂之中。而原本在包圍中心點偷屍者凱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

.

【以下廣告】

如果有等不及的讀者,也可以去巴哈姆特的雷明小屋看之前的公眾版本。

網址如下:巴哈雷明小屋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04231

另外如果想購買小說的讀者也可以由FB的商品直接連結購買喔!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