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伏危機

  日落時分,夕陽晚霞鋪滿整片天空。

  剛結束疲勞的一天,只想要好好休息,卻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走在人潮擁擠的大街上,突然想嘗試一件新鮮事,接著雙眸仔細掃過街上每一個角落,看到一家感覺不錯的店,二話不說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先生裡面請!」

  剛走進店裡,一位穿著亮麗鮮豔女僕裝的女性出來迎接,頓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畢竟,這是我第一次來按摩店。

  「這位先生,請問您要什麼服務?」

  被女僕裝的女性一問,我連忙抬頭看起價目表來,然後說了:「我要一個小時精油按摩。」

  著女僕裝的女生便領著我到一間房間裡,要我稍作休息。

  其實自己本身並不是因為想試試看那方面才進來的,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接連工作所累積下來的疲勞,導致手腳有些地方痠痛,又不想好好去貼酸痛貼布,才來試試看所謂的「按摩店」。

  沒過多久,一位身穿深紅色如同學生制服的女性走了進來,對著我點點頭後,示意我躺在床上,好像要開始準備按摩了。

  「先生,您是第一次來這家店嗎?」

  女性主動將我的上衣脫下,然後重新恢復躺平的姿勢,手抹上一些精油,均勻塗抹在上半身,再好好的揉捏一下手部的肌肉洋基背部。

  「是,我是第一次來。」

  「那要不要來一點特別的?」

  「特別的」這三個字不斷打轉在我腦海裡,這裡似乎是間不尋常的按摩店。

  當我想要起身離開時,女性卻一把把我按在床上,讓我無法起身。

  怎麼回事?我不記得自己的力氣這麼小啊,連一個女性也沒辦法推開。

  「你只有回答要的選項,沒有其他的選項可以讓你選啊!」

  女子上了床,將我騎在她身子下,整個身體的力量將我的下半身死死壓住,即使能抬起上半身也無法有效逃離這裡。

  「放開我!我付完錢就走,別對我動手動腳!」

  我想以雙手撐住床達到起身達到的效果,又被女子一把按在床上,此時的她不知道從哪裡拿來的繩子,將我的雙手牢牢綁住,然後開始以手指挑逗我每一吋肌膚。

  「你當然要付完錢才能走,不過我是不會讓你白走的,這位客人。」

  她那纖細白皙的雙手沾著塗抹在我身上的精油,開始一點一點搓揉著我胸部。

  「這個精油,是特地為你第一次上門光顧而準備的,你就好好享受吧!」

  那雙手手掌沾滿「特別為我準備」的精油,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是類似催情劑一樣的東西,這就能解釋我無力的原因了。

  「你這結實有力的胸膛,肯定還是個未開發區域吧,讓你體會一下新樂園吧!」

  她以手指輕輕掠過胸前突起物,原本毫無感覺的地方,好像受到催情劑的影響,竟然有了一絲不一樣的感覺。

  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快感。

  「住手……再不住手我要叫人來……啊!」

  女子用手指輕輕捏住我的乳頭,剎那間,一個強烈的快感直衝腦門,一聲嬌喘溜了出來,女子似乎更加興奮了。

  「你叫啊?這裡都是這種人,你叫破喉嚨也沒有用,還不如好好的讓我疼愛你吧!」

  女子低下頭來,以嘴銜著脖子,輕輕吸吮著,而手繼續揉捏著敏感點,我只能禁閉著嘴唇不再透出任何一點聲音。

  「不是啊,剛剛那個呻吟聲多麼悅耳啊,不叫多一點來讓我聽聽嗎?」

  「誰理妳啊……」這女人可能有些許性偏好也說不定,或許平常按摩客人久了,心生一股想欺負人的慾望。

  「放心吧,讓你呻吟的方式很多種,看你多會忍。」

  女子將主要目標轉向耳朵,以舌頭輕輕舔著耳朵的外圍,由外入內、由深入淺的攻擊一遍,之後更以嘴巴將耳垂含住,以舌頭不斷舔弄著。

  「……!」

  這般的攻勢持續了數幾次,好幾次差點忍不住,幸好還可以咬住嘴唇將聲音吞回去。

  「挺行的嘛,那麼接下來……」

  女子放棄進攻耳朵,轉而朝向那脆弱的兩個突起物發起攻勢。

  「如果這邊的調教你還能不發出聲音,那這次的費用全免,由我自行吸收?」

  「最好有這麼好康……」

  「就是有那麼好康,前提是你要招架得住。」

  女子輕輕對著突起物吹氣,這一個小動作卻讓我全身抖動不已。

  「就這點本事?那你要怎麼接下下一波攻勢呢?」

  話說完,女子以手輕輕點在突起物旁,以此為中心開始不斷畫圓,這若有若無的挑逗感惹得我心癢難耐。

  「就這?這麼輕鬆就能白嫖一次……嗯哼!」

  「既然話都這麼說了,可不能讓你撈到半點好處呢!」

  女子那櫻桃小口就這麼一口蓋上敏感點,接著輕輕吸了一下,那明顯帶有柔弱感的呻吟忍不出傳了出來。

  「嘻嘻!這就不行啦?你還太嫩了點。」

  吸了一口之後,吐出小舌熟練舔著那敏感而脆弱的乳頭,呻吟聲逐漸擴散,乃至整個房間裡皆充斥著那明顯有著高低起伏的聲音。

  「等等!我投降……投降行了吧,不要再繼續下去了,再繼續下去……會壞掉的……」

  「壞掉?就這樣逗弄你還會壞掉?別想多了。」

  欺負完左邊的敏感點後,緊接著輪到右邊也不放過。

  「太狡猾了……不要一邊舔著乳頭一邊手捏住另外一邊好嗎……?」

  「嗯?這還有狡猾不狡猾?你享受就完事了。」

  就這樣,兩邊輪流交替不下十餘次,而我早已承受不住如此強烈的刺激,下半身的內褲裡早已一塌糊塗,敏感帶似乎已經被調教出來了……

  當我醒來時,只剩下我一人在房間內,皮包現金什麼的早已被洗劫一空,只留下一支屬於自己的手機以及陌生的紙條。

  「這次就先放過你,下次……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