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彈的露露西亞02響徹雪顛的協奏曲 》【第一章、國境以東的危機】

《爆彈的露露西亞02響徹雪顛的協奏曲 》
【第一章、國境以東的危機】

——
.
以下正文→
   在一片被黃昏染得火紅、毫無人煙的炎熱曠野中,忽然傳來震天巨響,讓靜悄悄的曠野熱鬧起來。
  伴隨巨響而來的是直衝天際的煙塵,接著從煙霧中衝出三名少女。
  這三名少女分別是有著橘色雙馬尾的,看起來相當活潑的貓耳耳機少女──露露西亞,戴著眼鏡、棕色長馬尾的嚴肅女僕──貝兒,以及外表只有十歲、有著黑色狼耳和銀色長髮的貴族少女──莉珊妲。
  三位少女衝出煙霧之後,全都摔倒在地滾了好幾圈。
  女僕貝兒趕緊站起來,扶起銀髮幼女莉珊妲,然後指著橘色雙馬尾少女露露西亞說:「為了彌補妳的錯誤,露露西亞小姐,請好好留在這裡接受刑罰吧,我會上奏女王,幫妳立一個石碑的。」
  「露露又不是故意的!!明明就是那個守衛他先用奇怪的武器攻擊我們!露露才會忍不住爆炸的!這個是自我防衛,露露沒有錯!」
  「露露!貝兒!妳們兩個先別吵了!現在逃命要緊。」
  就在莉珊妲制止兩人時,煙霧之中衝出一隻棕金色的巨大獨角仙,而獨角仙的口中還叼著一名少年。
  被叼著的少年對三人大吼道:「妳們三個快逃!我會幫大家爭取時間!」
  三人看到巨大獨角仙衝出煙霧,嚇得趕緊拔腿往亞德拉希帝國的國境線跑去。
  獨角仙見三人逃走,立即發出吼聲,驅動自己的六條腿,以拔山倒樹的氣勢衝向三人,同時還從獨角發射雷擊炮攻擊三人。
  至於露露西亞一行為何被這隻巨大獨角仙攻擊的緣由,就要從幾個小時前說起……
  .
      ◆※◆※◎※◆※◆
  .
  莉珊妲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荒涼曠野,不禁嘆了口氣。
  因為這個曠野唯一的人造物,就只有莉珊妲腳下的國境高速道路,除了道路,其他就只有一片荒涼。
  「沒想到為了找大姐,居然跑到鄰國,大姐比咱想像的還要難找。」
  「有什麼關係,就當作是觀光旅遊呀~小女王就放輕鬆吧。」莉珊妲身旁的露露西亞笑咪咪地回答。
  「如果公主殿下不嫌棄,小的馬上叫來迎賓車隊,送您去因克賽斯共和國,讓未開化的蟲子們沐浴在您的榮光之下,開開智慧。」
  「妳們難道忘了,我們要低調嗎?還記得上次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莉珊妲面對兩人的回答,不禁皺起眉頭。
  「啊哈哈……露露的確是遇到很多麻煩……」露露西亞聽到後露出苦笑。
  「公主殿下的確不能太引人注目……看來需要再加強防衛了!女僕──」貝兒話還沒說完就被莉珊妲制止。
  制止了貝兒行動後,莉珊妲看了露露一眼,點點頭說:「看來露露是有些許成長了,請繼續維持。」
  畢竟之前露露的爆炸惹了太多麻煩,讓莉珊妲每次都感到頭痛不已。
  莉珊妲因為某些原因,與露露西亞、貝兒來到亞德拉希的邊境,並試圖跨越,前往大陸北方的國家──因克賽斯共和國。
  三人之所以前往未知的國度,一切都要從莉珊妲背負的命運說起。
  莉珊妲是亞德拉希帝國的第三公主。
  她為了要尋找自己的大姐,拯救面臨毀滅的世界,跟女僕踏上旅程。
  莉珊妲在一次意外中與露露西亞相遇,結下了不解之緣。
  露露西亞為了要尋找失蹤的母親,於是兩人締結了夥伴契約,一同踏上尋找親人的旅途。
  莉珊妲回想到這裡,把目光放遠,語重心長的回憶著──
  「不過沒想到因為尋找大姐會發生那麼多事情,在母后似乎預知到了末日即將降臨後,二姐原本要親自去尋找大姐,但二姐也不方便離開皇宮,所以為了幫助二姐,咱便與貝兒踏上尋找大姐的旅程。」
  「原本以為找到蕾瓦甘之後,就能順利找到大姐,但是在馬歐塔諾市卻遇到了打算毀滅整個城市和帝國的恐怖分子──偷屍者凱菲,雖然她是個可敬的強敵,但我們還是在想要守護城市的人們幫助下,擊敗妄圖顛覆世界的凱菲。但也因為這樣,讓我們錯過了跟蕾瓦甘一同前去尋找大姐的機會……」
  莉珊妲說到這裡顯得有些落寞,但也很快提起精神說:「但是咱不後悔!因為人命比什麼都重要!而且之後蕾瓦甘也留話給咱說:『三公主,如果妳想見我的長官,就來因克賽斯共和國吧。』雖然是有大姐的線索,但咱還是希望蕾瓦甘小姐可以給出更精確的位置。」
  「公主殿下……請問是否要來一點紅茶呢?您說了如此振奮人心的回憶想必也累了吧。」突然一旁的貝兒露出苦笑,吩咐身邊的牛耳女僕拿出茶具,打斷莉珊妲。
  莉珊妲露出一臉吃驚的表情,然後看著露出苦笑的貝兒和被莉珊妲長篇大論弄到腦袋停機、噴出火花的露露西亞。
  「咱的老毛病又犯,真對不起,咱真是的,老是喜歡把心裡話說出來。」
  於是莉珊妲拿起紅茶喝了起來,試圖平復說出心聲的尷尬。
  「公主殿下,您不需要操心,只要有大致方向,我們七曜獸牙隊,一定能為您找尋到目標。」
  原本腦袋停機的露露西亞,終於恢復意識並氣呼呼地說:「可是我們已經在這裡打轉好幾個小時了!而且妳這個臭女僕,還認錯建築物,讓露露開心地衝過去,結果那根本是恐鳥蜥蜴的巢穴,露露還以為要被牠們吃掉了!」
  「大自然的造物真是偉大,沒想到野生動物的巢穴,居然會像人造物那般雄偉。」
  「露露一定要炸掉妳這個黑心女僕!!」露露西亞邊說邊從體內噴出火花。
  「露露,不要冷靜點,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出跨境公車站。還有貝兒,車站的具體位置到底在哪裡?」
  「是!公主殿下!小的這就去查清楚,順便也會嚴格懲罰自己的失職。」
  貝兒說完便召集躲在周遭景物中的女僕隊,叫她們去找跨境公車站,同時留下一名女僕監督自己跪算盤。
  莉珊妲看到此景,頭不禁又痛了起來,雖然她叫貝兒快點起來,但貝兒堅持己見,要跪滿五分鐘才願意起來。
  「這樣咱什麼時候,才能跨過國境呀……」莉珊妲嘆了一口氣。
  「那麼露露也去找人問問~」
  「露露,不要亂跑,還記得昨天、前天、大前天、以及幾天前發生的那幾件事情嗎?」莉珊妲在露露西亞衝出去的時候,抓住她的手。
  「露露一定會記取教訓!」露露西亞露出開朗的笑容回答。
  「咱看妳嘻皮笑臉的樣子,就知道妳完全沒有記住。」
  「啊,露露看到那有一個背著旅行包的旅行者,露露這就去問問。」露露西亞一說完,從莉珊妲面前跑走。
  莉珊妲見她就這麼跑掉了,也跟了上去,打算在露露西亞惹出麻煩前阻止她。
  露露西亞來到那個旅行者面前,問他:「嗨,帥哥!想不想跟露露去喝杯茶呀~」
  旅行者擺出無奈的表情說:「小露……我是OOO……不要老是忘記我好不好……」
  「歐歐,你居然認識露露,我們在哪裡見過嗎?」露露西亞好奇地抖動耳機的貓耳開心地問。
  莉珊妲看露露西亞又再次離題,於是用手肘拐拐她說:「露露,不要每次看到帥哥或蘿莉,就把事情忘光了。」
  「對齁,露露都忘了。」露露西亞趕緊轉換話題問:「帥哥、帥哥,你知道跨境公車站在哪嗎?」
  「就在前面五百公尺處,我帶妳們過去。」
  「謝謝你帥哥。」
  「雖然我們素未謀面,但是非常感謝你熱心的幫助我們。」莉珊妲禮貌地向對方獻上謝意。
  「嗚嗚嗚……連公主也這樣……我明明都已經跟妳們一起旅行了好幾個月,還幫妳們背行李……」
  雖然旅行者少年這樣哀嘆,但還是帶著莉珊妲一行人前往跨境公車站。
  .
  大約走了十分鐘,一行人終於抵達跨境公車站。
  但與其說這裡是跨境公車站,倒不如說是個蓋有一座等候區和售票亭的菲莉西弗燃料補給站。
  貝兒拿起手機,確認補給站的相片。
  雖然她不想承認,但眼前的建築的確是跨境公車站。
  於是貝兒轉頭問:「公主殿下,小的還是叫女僕隊,開禮車來載您。」
  「不需要,既然找到了跨境公車站,搭公車去就可以了。」
  「但是……」
  就在貝兒要堅持搭禮車過去時,一名戴著帽兜留有淡藍色及肩長髮,年約十歲、身穿破舊衣服的小女孩來到四人面前。
  露露西亞看到小女孩,立即衝向前露出和藹的表情問:「怎麼了嗎?小妹妹,有什麼需要露露姐姐幫忙的?」
  小女孩用著怕生的語氣說:「姐姐們,是要搭公車去蟲蟲國嗎?」
  「對對對,我們就是要去那個都是蟲蟲的國家。」
  「姐姐們,要不要買一張跨境的公車票?拜託,我還有六個弟弟、四個妹妹,一個癱瘓的爸爸、一個失智的奶奶、一個愛喝酒脾氣很壞的爺爺要養。」
  露露西亞二話不說拿出一把金尼芙說:「那給露露三張吧。」
  她這麼說的同時,背著旅行包的旅行者緊張地說:「小露!四張!是四張!不要忘了我!」
  「露露,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售票亭買票比較好?」
  貝兒也點頭贊同:「沒錯!隨便亂買路邊的黃牛票,可是違反帝國法律!露露西亞小姐,如果妳執意要買,那我只好忍痛把妳交給警察了。」
  露露西亞對莉珊妲和貝兒豎起大拇指說:「就當作是做好事吧,小女王、臭女僕。」接著露露西亞指著小女孩說:「而且要是帝國法律那麼健全,為什麼會有這種可憐的小女孩?」
  莉珊妲露出沉思的表情,說道:「這麼說沒錯,的確,要是帝國法律健全的話,就不會產生這種悲劇,如果我們更努力關心弱勢,小妹妹就不用冒著犯法的風險出來賣黃牛票,然而如果咱現在買的話,是不是算助長犯罪?但是如果不買,他們一家的生計又有困難,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莉珊妲喃喃自語了好一陣子後說:「好,咱就這麼辦,露露就買吧。」
  原本聽莉珊妲喃喃自語聽到恍神的露露西亞,立即回過神來,對小女孩說:「請給露露三張票吧!」
  「謝謝姐姐~三張下午兩點的票,一共三十金尼芙!」
  「比露露想像中的還要貴,不過沒有關係!畢竟我們也是要幫助人!」
  於是露露西亞跟大家收了四十金尼芙碎片後,交給小女孩。
  小女孩開心的拿了錢,把三張票交給大家。
  「謝謝大家的幫忙,這樣我終於可以買食物給家人吃了。」小女孩露出開心的表情,向大家道別。
  露露西亞也開心地揮手向小女孩道別。
  隨後,她轉頭對莉珊妲和貝兒露出滿意的笑容說:
  「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做好事很棒吧?」
  「咱認為這是救急不救窮,等大姐的事情忙完,咱會擬一份企劃,上書給母后,處理這個問題。」莉珊妲一臉認真地回答。
  「不愧是公主殿下!苦民所苦!有您這樣的明君,真是亞德拉希帝國子民的福氣,貝兒感到與有榮焉。」
  「小女王,就這樣順勢登基變成第四代女王吧!」
  「妳們兩個不要鬧了,快去搭車吧。」
  .
      ◆※◆※◎※◆※◆
  .
  三人進到了公車站內,詢問售票亭櫃檯的鹿耳小姐公車幾時會到,櫃檯小姐卻給了大家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
  「跨境公車?抱歉,目前公車停開,車票也已經在七天前停賣了。」
  三人聽到小姐這麼說,露出錯愕的表情。
  莉珊妲拿著三張車票說:「可是……可是剛剛還有個小女孩在賣車票,而且上面的開票日期是今天耶!」
  「小女孩?歐歐,您是說專門在賣黃牛票的帕弗菈妹妹呀。妳們跟她買了停開的公車車票囉?唉呀唉呀,看來她不僅賣了黃牛票,還賣假票呢,要不要我幫您報警呢?」
  露露西亞露出僵硬的表情,回:「沒……沒有關係……就當作是做作好事……幫助小帕弗菈改善生活吧。」
  櫃檯小姐把頭歪向一邊,問:「幫助帕弗菈妹妹?您是聽到父母雙亡的版本?還是有很多兄弟姐妹要養的版本?難道又有另外一個新版本?」
  露露西亞聽到櫃檯小姐的話,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所以……小帕弗菈……根本沒有生活困難的問題……」
  「就我知道的情報,她過得還不錯,在亞德拉希和因克賽斯都有房產。」
  露露西亞臉色變得更加鐵青。
  「看來咱們完全被擺了一道。」莉珊妲聳聳肩說。
  「啊哈哈,沒想到露露居然會有被騙的一天。」
  「公主殿下,只要您一吩咐,小的馬上讓那個帝國的害蟲就地伏法!」貝兒說的同時,女僕隊已經手持武器、在她身後一字排開。
  而背著行李的少年發出哀號:「啊啊啊啊!沒想到那個是帕弗菈!!梅西亞老大為什麼要放任那個貪財的死小孩到處亂跑!這樣會把我們百步蛇傭兵團的名聲全都弄臭了……雖然本來就很臭了……」
  莉珊妲阻止貝兒後,問櫃檯小姐:「那跨境公車什麼時候才會開?」
  「根據我們這裡收到消息是,公車無限期停開。」
  「無限期!!也就是說什麼時候開也不知道……那請問還有什麼其他方式可以進入因克賽斯共和國?」
  「非常抱歉,因為因克賽斯共和國進入戒嚴管制狀態,所以所有進入該國的方式全都停止。」
  莉珊妲激動地問:「戒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非常抱歉,詳細情形我並不清楚。不能為您解決問題,我感到很抱歉。」
  莉珊妲垂下狼耳露出落寞的表情,但還是向櫃檯人員說了聲謝謝,然後轉身對貝兒和露露西亞說:「總之,事情比我們想像的複雜,我們出去外面談吧。」
  於是三人走出售票亭,莉珊妲說出剛剛打聽到的情報。
  就在露露西亞聽得一頭霧水時,貝兒露出想到什麼好辦法的表情。
  貝兒上下晃晃狐耳,並說:「月鹿.可洛,把那個拿出來。」
  她說完的一瞬間,一名戴著眼鏡、有著鹿耳鹿角的女僕從一旁的樹叢裡跳出來,來到貝兒面前,並呈上一具鮮紅色電話。
  莉珊妲看到那個電話,馬上就知道貝兒要做什麼,於是出聲阻止。
  「貝兒,不要因為這種事情就撥熱線打擾母后。」
  「可是公主殿下,這已經完全超乎我們可處理的範圍了,如果──」
  「不行,不能因為這種事情就叨擾母后。」不等貝兒把話說完,莉珊妲便插嘴打斷。
  「可是……」
  「咱命令妳,把熱線收起來。」
  貝兒垂下狐耳露出失望的表情,命令鹿耳女僕先行退下。
  露露西亞看到貝兒和莉珊妲之間的氣氛有點僵硬,便提議說:「既然沒有公車,我們直接走過去怎麼樣?露露很熟悉這種荒野生存~」
  莉珊妲聽到露露西亞的建議,扶著額頭,嘆了一口氣。
  「露露……妳好像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現在因克賽斯共和國可是在戒嚴狀態耶。」
  「所以呢?」
  「所以就是不能闖進去!」
  「可是這裡這麼大!」露露西亞做了一個誇張的動作,形容荒野有多廣大。
  「露露就不信,邊界每個地方都有衛兵,我們只要躲過巡邏的部隊和哨站,要穿過鐵絲網或是圍牆,根本超簡單。」
  「為什麼露露一臉熟門熟路的樣子……」
  露露西亞挺起豐滿的胸部,露出驕傲的表情說:「露露可是在荒野長大的小孩,闖過幾個封鎖區和邊境線也是很合情合理。」
  「咱都忘了,露露也是在這種荒野長大的人了。好吧,就用這個方法,反正我們的行動也不能讓太多人知道,能低調來就低調的來。」
  貝兒聽到莉珊妲同意這提議,嚇得狐耳立即彈起來。
  「公主!!這種非常時期闖過國境線實在太危險了!萬一被發現可能會被攻擊!」
  露露西亞拍拍貝兒的肩膀說:「放心、放心,只要不被發現就沒問題了。」
  .
  於是一行人開始進行露露西亞的瘋狂計畫。
  首先,露露西亞帶著大家避開守著國境線的守衛。繞過哨站,熟練地拆掉鐵絲網後,讓一行人順利離開國境。
  莉珊妲看到那麼容易就離開國境,不禁佩服起露露西亞,但口頭上還是告誡她:「露露,現在是非常時期所以我們才這麼做,但是平時還是希望妳不要養成這種習慣。」
  「只要不被抓到,就不是犯法。」露露西亞豎起雙拇指說道。
  「真希望不要因此惹上什麼麻煩才好。」
  「不會不會,放心啦,小女王。」
  之後在露露西亞的帶領下,一行人開始穿越荒野,往因克賽斯的國境前進。
  走了大約半小時,一行人看到一堵水泥圍牆。
  露露西亞興奮地對大家說:「看吧,輕輕鬆鬆就來到因克賽斯國境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莉珊妲說到一半,聽到奇怪的音樂聲。她為了聽得更清楚,立起自己漆黑的狼耳,想要搞清楚那是什麼聲音。
  貝兒見莉珊妲忽然安靜下來,焦急地問:「公主殿下,請問您聽到了什麼嗎?」
  莉珊妲用手指抵在自己的嘴唇上,示意貝兒安靜一點。
  露露西亞見到狀況那麼緊張,臉色也不禁板了起來。
  這時貝兒也聽到了那個聲音,同時眼角餘光捕抓到那發出音樂聲響的正體,隨即她拉著莉珊妲指向不遠處的大岩石上,有個某樣詭異的東西。
  露露西亞和莉珊妲順著貝兒指著的方向看過去。
  在邊界圍牆的門口前,有一臺約兩層樓高、彷彿蜘蛛形態的木色大鋼琴,正在一邊發出《少女的祈禱》的演奏聲,一面謹慎地巡邏。
  仔細看去,鋼琴前面還坐著一名穿晚禮服的彈琴少女,以及一名身穿黑色西裝拉著小提琴的樂手。而這像是蜘蛛的大鋼琴旁邊,還跟著四名穿著黑色鎧甲、拿著吉他的衛兵,與它一同巡邏。
  露露西亞看到那詭異的東西,好奇地問:「那是什麼鬼東西?」
  「姆,根據咱的猜測,應該是因克賽斯共和國的某種兵器。因為因克賽斯人不同於亞德拉希人,不僅沒有獸耳,也不會使用譜奏,但取而代之的是頭上有類似昆蟲的外骨骼,以及利用自己身體所製造出來的奏樂器演奏,進化出跟譜奏能力很像的『演曲』能力。」
  「那臺彷彿巨型昆蟲的兵器,想必應該是他們演曲能力集大成的產品。只能說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但是那臺機器的運作模式讓咱非常好奇,雖然知道那絕對不是譜奏,而是我們不太能使用的演曲力量,但是演曲的力量是如何轉成引擎動能,並讓如此奇異的機械運作?如果有設計圖或是理論讓咱研究就好了,真的好想知道……」
  「公主殿下請用茶。」貝兒為了避免莉珊妲猜測自語的聲音被敵人發現,於是遞上一杯紅茶給莉珊妲。
  莉珊妲這才安靜下來,優雅地喝茶。
  「那應該是因克賽斯人的機械化演曲裝甲機『貝希斯坦』。」貝兒趁機說明機器名稱。
  「機械化演曲裝甲機?那是什麼東西?」露露西亞不解地問。
  莉珊妲原本想要回答,但貝兒搶先一步說:「是與譜奏裝甲車雷同的裝甲運輸工具,跟那種東西對上,我們可是毫無勝算。」
  面對如此麻煩的裝甲部隊,莉珊妲緊緊咬著嘴唇,露出苦惱的表情說:「難道要直接折返嗎?」
  「情況可能比我們想得還要糟糕,公主殿下。如果邊境防禦出現機械化部隊的話,可能是要發生戰爭了,不然就是他們國內發生什麼大事件。」
  莉珊妲聽到貝兒這麼說後,想了想,說:「那我們只好,撤退……」
  「姆?這種情況不是只要繞路就好了嗎?」
  莉珊妲和貝兒兩人默契十足地看向完全不知道狀況的露露西亞。
  「露露!被那種東西鎖定,我們就真的完蛋了!」
  「露露西亞小姐真不愧是公主殿下的夥伴,如果您不幸壯烈犧牲,我們會上奏女王,幫您立個紀念碑。」
  「露露才不會笨到壯烈犧牲!」
  露露西亞繼續說道:「根據露露的經驗,他們的巡邏路線是固定的,只要他們巡邏完這裡,就會離開,我們就可以趁機穿過這裡,進入因克賽斯。」
  莉珊妲和貝兒兩人愣了一下。
  「露露這麼說好像也是,的確,現在這個狀況只能硬著頭皮闖了。」
  貝兒對露露西亞豎起大拇指說:「那麼交給妳了,露露西亞小姐,我帶著莉珊妲公主殿下躲得遠遠的。」
  「放心啦,一切都沒問題,妳們就小心的跟在露露後面。」
  接著露露西亞蹲低身體,小心地觀察慢慢遠去的裝甲部隊。
  露露西亞還發現,圍牆上方安裝著類似監視器的東西,以及像是小提琴和蝗蟲綜合體的詭異自動機炮塔。
  露露西亞小心謹慎地避開這些監視器和自動機炮塔,然後她找到了一個沒有監視器的地方,隨即叫大家快點過來。
  接著露露西亞拿下耳機、掛在後頸上,用自己的爆炸之力,在水泥牆上炸出一個洞,三人就這樣從洞口鑽了進去。
  但三人一進去,就有一個人站在她們面前。那是一個高兩公尺、身穿棕色鎧甲、戴著鐵面具、頭上有一根獨角的獨角仙士兵。
  士兵看到三人鑽進來後,立即拔出像是甲蟲的電吉他指著三人。
  「不准動。」
  莉珊妲和貝兒下意識就舉起雙手投降。畢竟她們遇過好幾次這種事情,根據過去的經驗,比起反抗對方,乖乖配合才比較不容易惹出問題。
  但沒有這方面經驗的露露西亞,反而露出笑容對士兵說:「唉呀,這位大哥呀,我們只是不小心迷路到這裡的旅人,請放過我們吧。」
  但是士兵完全不理會露露西亞的藉口,開始彈奏甲蟲電吉他。甲蟲電吉他發出彈奏聲以及蟲叫聲,接著發射出電擊彈,在露露西亞後方的牆上開了一個洞。
  「把手舉起來,臥倒在地!」
  「這一切都是誤會呀!」
  「趴下!」
  士兵見露露西亞沒有配合,再次彈奏吉他發射出電擊彈,攻擊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先一步閃開,但是子彈把掛在她後頸上的貓耳耳機打掉了。
  下一秒,從露露西亞體內爆發出刺耳的譜奏聲,讓那名士兵下意識的放開吉他,摀住自己的耳朵。
  接著……
  「轟磅!!」一聲,露露西亞發出驚人的大爆炸!
  爆炸不僅將那名士兵炸飛,連莉珊妲、貝兒和露露西亞自己也被炸出圍牆外。
  貝兒趕緊爬起來,幫露露西亞戴回耳機,抱起莉珊妲說:「公主殿下!我們現在還是先逃吧,這樣已經不可能偷偷潛進去了。」
  「咱有同感。露露,我們先撤吧。」
  然而莉珊妲卻發現露露西亞整個人愣住了,直直盯著冒出煙霧的牆面。
  「小女王……那個士兵的樣子,有些奇怪……」
  莉珊妲和貝兒看向那名士兵。
  那名士兵的鎧甲破損,流出綠色的血液,但是傷痕累累的士兵並沒有就此倒下,反而還拖著電吉他慢慢走向露露西亞她們。
  「我……依據戒嚴法第四條,在此判處妳們這些擅闖邊界並攻擊邊界守軍的人,死刑。」
  士兵說完後,彈奏起《北方獵蟲人》的樂章。
  在彈奏同時,他的身體慢慢改變,先是長出第二對肩膀和手,接著身體開始拉長膨脹,身上的鎧甲也完全被蟲殼所取代,最後這名士兵變成了高三公尺、長五公尺的棕色大獨角仙。
  「這是……因克賽斯的生化裝甲部隊『海格力斯』!公主殿下!失禮了!」貝兒看到士兵變化,表情沉了下去,二話不說立即扛起莉珊妲死命狂奔。
  露露西亞看到兩人逃跑,自己也趕緊跟著逃跑。巨大的獨角仙發出吼叫,緊追在後。
  但獨角仙的速度比她們預想的要快,一晃眼的工夫,牠那充滿電流的鋒利巨角就快要碰到露露西亞的屁股。
  當巨角要刺穿露露西亞的前一刻,那名背著旅行背包的帥氣旅行者跳了出來,用雙手擋住巨角,抵銷了電流的力量。
  「小露,趁現在快逃!我會擋住牠的!」
  「謝謝你!好心的陌生人!」
  露露西亞道完謝後,便死命的跑向貝兒和莉珊妲。
  然而,少年雖不算瘦弱,但獨角仙只是輕輕一頂,便把他拋上空中。
  當他掉下來時,獨角仙張開大口咬住他,接著繼續追趕那三個人。
  露露西亞發現少年抵擋失敗,撿起地上的石塊,把譜奏纏繞其上,接著使勁丟往那隻巨大獨角仙。
  石頭轟的一聲,炸了開來,獨角仙就這樣被爆炸的火焰吞沒。
  但是不到半秒的時間,巨大獨角仙竟衝出爆炸範圍,繼續追趕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見攻擊無效,繼續往莉珊妲和貝兒的方向逃跑。
  「嗚哇,牠比露露想像中耐炸好多。」
  「那是當然的!這可是因克賽斯的精英士兵,不僅火力強大,甲殼也跟裝甲車一樣硬!!」
  「為什麼臭女僕會對那隻蟲子那麼了解?」
  「這說來話長,要從我與公主殿下相遇前的那段時光說起。」
  「臭女僕!長話短說!露露應該要炸哪裡會比較好下手?」
  露露西亞一邊說,一邊再次撿起一顆石頭,莉珊妲見狀出聲阻止。
  「露露,我們現在不應該硬碰硬,當務之急是逃回亞德拉希的國境,只要逃進去就不會被攻擊了,畢竟牠應該也不會想要引發戰爭。」
  「可是露露並不覺得牠想輕易放過我們。」露露西亞回頭看向緊追在自己身後的巨大獨角仙。
  然而對方竟消失得無影無蹤。
  「奇怪?跑到哪裡去了?剛剛不是還在後面嗎?」
  「露露!不要慢下來快點跑!只要還沒有跑回國內,都不算安全。」
  就在莉珊妲提醒露露西亞的時候,她的狼耳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她抬頭一看,發現那隻獨角仙已經飛上天了。
  「大家小心頭上!!」
  在天空盤旋的獨角仙,用巨大的獨角對準在地面上的她們。
  接著牠的身體發出吉他的彈奏聲,伴隨越來越激昂的彈奏聲,獨角仙角上的電流也越來越強,最後獨角仙化作一道致命的落雷,從天而降。
  這道雷就這樣落在地上,轟出一個大洞!
  被擊中的三人被炸飛起來,狼狽地落在地上。
  降落到地面的獨角仙,見三人炸落後還在繼續逃跑,牠打開背部的甲殼,露出保護在下方的吉他琴弦,用高速拍動的翅膀彈奏吉他演奏樂曲。
  伴隨著演奏,獨角前端噴出劈里啪啦的電擊,彷彿長矛的雷電,以逼近音速的速度射向三人!
  眼看雷電就要擊中她們,莉珊妲突然聽到一聲譜奏聲。
  下一刻,她們的身後出現一堵高聳的土牆,擋住襲來的雷擊炮。
  就在三人脫離危險、準備繼續往前跑時,土牆上方傳來一道溫柔的聲音──
  「妳們已經到亞德拉希帝國的勢力範圍,妳們可以安心了。」
  三人向上一看,發現是一名亞德拉希士兵。
  那是一名皮膚黝黑、身穿棕色軍服、擁有奶油色短髮和長獸耳,有著軍人粗獷外表,但骨子裡卻散發著貴族氣質的男子。
  三人聽到那位亞德拉希士兵的話,這才鬆了一口氣,癱軟在地上。
  土牆上方的士兵看著那隻大獨角仙,用擴音器說:「西蒙,聽好了,你再往前十公分,就是妮芙奴女王陛下的國土了,要是你再追趕女王的子民,我們將視你為敵人,發動攻擊。」
  獨角仙發出不滿的低吼後,不情願地回答:「塔里,管好你們國家的人。現在我們國家完全不歡迎亞德拉希人來訪,你最好給我記住了。」
  「我會盡力的,西蒙,就麻煩你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你我都好辦事。」
  「沒有下次了。」
  獨角仙說完,便張開翅膀,飛回因克賽斯共和國的方向。
  亞德拉希士兵看到獨角仙回去後,跳下土牆來到三人面前,露出極度不滿的表情瞪著三人。
  「麻煩妳們三位跟我回去一趟。」
  莉珊妲、貝兒和露露西亞三人就這樣被這名亞德拉希士兵銬上手銬,帶回哨站。
  .
      ◆※◆※◎※◆※◆
  .
  當邊境哨站士兵──塔里,把露露西亞三人帶進辦公室後,立即生氣地拍桌破口大罵。
  「妳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破壞邊境的圍牆、攻擊別國的士兵!妳們知道這個罪行足以在因克賽斯共和國那裡被判好幾次死刑嗎!」
  被罵的三人立即乖乖低頭道歉,莉珊妲為了避免被認出身分,還刻意壓低頭。
  這時露露西亞卻舉起手發問。
  「可是露露不懂,為什麼只是翻牆進去就會被攻擊了?一般來說不是都會物理性拘留嗎?為什麼這次邊境守衛會那麼激動?小哥你看起來也很緊張的樣子。」
  「這位小姐……我想請問妳一下,妳這樣擅自闖進邊境到底幾次了?」塔里揉揉太陽穴,露出「真是敗給妳」的表情。
  露露西亞對塔里拋了個媚眼說:「這是露露的小祕密呦~」
  塔里聽了之後,額頭上爆出一個青筋火山,然後用拳頭敲了一下露露西亞的頭。
  「就是有妳這種隨心所欲的亞德拉希人,才會讓我本來應該清閒的工作變得那麼忙碌!」
  「耶嘿,對不起,所以到底是為什麼那麼激動?」
  「總之,就是因克賽斯人他們那裡戒嚴了,禁止任何人隨意進出,也停止所有跨境交通工具的運行。這個狀況持續了大概快一個禮拜吧,而且驅逐非法跨境者的手段也越來越激烈,像是今天這種情況,最近這幾天出現了許多次。」
  莉珊妲好奇地問:「是什麼原因讓因克賽斯共和國那邊變得那麼偏激?」
  「天曉得,反正他們反應過度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塔里聳聳肩,長吁一口氣,露出和善的表情繼續說:「算了,妳們沒事就好。要是我晚一步,妳們可能就被西蒙電焦了。」
  「真的非常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我在此為我們的魯莽行事,獻上十二萬分的歉意。」貝兒聽完站上前,向塔里鄭重地道歉。
  「要是道歉有用的話,就不會有戰爭了,現在這個局勢,一個搞不好可能會演變成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爭!」
  「是的,這一切都是我的武斷所導致,所以我願意承擔一切責任,請您不要責怪我們家主人。」
  聽到貝兒的話,莉珊妲知道貝兒想要承擔所有責任,但當她想要說自己也有一份責任時,塔里卻露出不爽的表情說──
  「放心,妳們全都有責任,就請妳們在菲尼克斯城的牢裡待個幾天好好反省吧!!」
  .
      ◆※◆※◎※◆※◆
  .
  之後三人被塔里運到邊境附近的小城鎮,關進菲尼克斯城的監獄。
  不過,在到了菲尼克斯城的監獄時,監獄的紅髮典獄長發現被送來關的人是莉珊妲,嚇得他趕緊下跪求饒。
  「貴族犯罪與平民同罪,既然我們犯了法就應該要好好遵守法律,要是連咱都不遵守,就沒人會遵守了。」莉珊妲如此回答。
  最後典獄長拗不過莉珊妲,只好判監禁一晚。
  .
  「為了讓公主殿下住得舒服一點,大家要好好改造牢房!」
  於是女僕隊開始改建牢房,最後變成了一間宛如豪華飯店的客房。
  雖然莉珊妲不想接受,但是看到女僕隊那麼辛苦,她便勉為其難的被關進去了。
  莉珊妲被關了之後,找來典獄長。
  「典獄長,麻煩你把咱被關起來的事情,宣傳出去,讓每個人都知道,咱被關起來。」
  典獄長聽了之後,再次下跪求饒。
  但典獄長在莉珊妲的威逼之下,只好硬著頭皮去做。
  典獄長離開她們的豪華牢房後,貝兒激動地衝到莉珊妲面前說:「公主殿下,這萬萬不可呀,這樣會讓皇族蒙羞。」
  「妳還不懂咱的用意嗎?貝兒?」
  「小的不懂!小的只知道維護公主殿下的聲譽比什麼都重要。」
  坐在床上露露西亞露出竊笑說:「臭女僕,虧妳服侍小女王那麼多年,還不知道想小女王的想法,果然僕人就是僕人。」
  「這是皇族背後所承擔的責任和規矩,妳這一介平民請不要恣意插嘴!」
  「露露當然懂,小女王是不希望再有平民亂闖國境被那個凶巴巴的獨角仙攻擊。」露露西亞笑嘻嘻地看向莉珊妲說:「露露說得對吧,小女王。」
  莉珊妲點點頭,並說:「露露,某種定義上很了解咱。」
  「那是當然的,露露可是無時無刻都在注視小女王呢。」
  「聽到露露這樣說,咱還真的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但,接著莉珊妲把話鋒一轉,對貝兒說:「咱希望藉由宣傳咱犯下的錯誤,來讓大家知道現在穿越國境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貝兒聽到莉珊妲的話,板起臉說:「公主殿下您可知道您的身分並不適合進行這種操作嗎?所以還請您三思,不然退而求其次,宣傳小的或是露露西亞小姐──」
  「咱想讓大家知道,縱使公主現在想要穿越國境也會被攻擊的事實,唯有如此,才能讓平民知道嚴重性。咱心意已決,不要阻止咱,貝兒。」
  貝兒微微地點頭說:「既然公主殿下心意如此,那小的就不多加阻止。」
  「但小的還是要再次提醒公主殿下,皇族不應該做出任何會毀損聲譽的行為,儘管這個行為是出自於保護平民也一樣,還請您謹記。」
  莉珊妲點點頭說:「咱知道,咱之後會處理的更好。」
  「小的期待公主殿下的表現。」
  莉珊妲見這個問題告一段落後,繼續提問:「但是有一點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封鎖國境的事情,沒有傳開?照理說這麼嚴重的事情,媒體應該會大肆報導。」
  「會不會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大陰謀呢?」露露西亞如此推測道。
  莉珊妲露出憂心的表情,看向窗外。
  「希望不要又是什麼麻煩的事情才好。」
  .
      ◆※◆※◎※◆※◆
  .
  經過一夜的拘留,莉珊妲一行人就被放出來。
  在放出來的時候,典獄長帶著一群犯人站在門口灑花送客。
  雖然莉珊妲很想阻止他們,但是典獄長還是堅持要彌補她,不然他會相當不好過。
  莉珊妲為了讓他的內心好過一點,只好順應典獄長乖乖接受。離開前,莉珊妲還不忘叮嚀那些犯人,未來出獄後要好好貢獻社會。
  莉珊妲一行人離開監獄後,來到菲尼克斯的大街上,露露西亞問:「小女王,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現在國境都封鎖了,要怎麼去因克賽斯共和國?」
  貝兒再次拿出熱線說:「公主殿下,既然現在情況都這樣了,請向聖上求援吧。」
  但莉珊妲依舊出手阻止,並說:「不,如果拿這種事情勞煩母后,那可能會衍生出更多複雜的國際問題,所以只能用更低調的方法進去了。」
  露露西亞歪歪頭,露出困惑的表情。
  「比直接闖進去更低調的方法,那不就是……」
  莉珊妲瞪了露露西亞一眼說:「有些事情不要說出來比較好,露露。總之,我們去蒐集情報吧。」
  「可是要去哪裡蒐集情報呀?」露露不解地問,然後看向陌生的小鎮街道。
  貝兒立即召集女僕隊,叫她們去蒐集情報。
  就在大家像是無頭蒼蠅找不到方向時,一名背著大量行囊的旅行者出現在莉珊妲一行人的面前,說:「如果要問情報的話,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那裡算是百步蛇……」
  露露西亞不等旅行者把話說完,開心地握住他的手上下晃動說:「歐歐!!非常感謝你,陌生的帥哥!」
  「小露……我是OOO呀……」
  旅行者一邊無奈地解釋,一邊把三人帶到一間隱密又破舊的小酒吧。
  露露西亞看到這間破舊的酒吧不禁發出讚嘆:「果然問情報就是要來到這種地方。」
  「我們進去吧。」
  旅行者推開酒吧的門,帶她們進去。
  看起來有點歲月的小酒吧內部不大,約二十幾坪,除去占據酒吧深處的吧檯,大概也只能坐上二十多人。
  現在時間還很早,加上小酒吧地處偏僻又老舊,應該沒有什麼客人。
  但出乎意料的,酒吧裡卻已經有不少人在喝酒、跳舞。
  不過,這些白天就在喝酒的客人,看上去全都是一群不務正業的凶神惡煞,不然就是一些在做奇怪交易的風塵女子。
  跟著莉珊妲走到吧檯的時候,露露西亞憑藉著在咖啡廳工作的經驗,大概猜出這些人的職業。於是她走近莉珊妲身旁小聲的說:「小女王,情況似乎比想像中的還要糟糕。」
  「露露,妳發現了什麼?」
  「他們好像都是跨境的物流卡車司機,他們會在這個時間點喝酒也就表示,不僅一般平民進不去,連送貨的司機也進不去。」
  莉珊妲聽了之後皺起眉頭。
  「也就是……因克賽斯共和國封鎖了所有和亞德拉希帝國的聯繫和貨物運輸。」
  就在莉珊妲想不透這些事情時,她們在旅行者的帶領下,來到吧檯前。
  旅行者坐在座位上,對吧檯裡有著捲毛爆炸頭、山羊耳的老闆說:「捲毛唐,給三位小姐,一杯『暴虐的恐獸』。」
  名叫捲毛唐的老闆,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莉珊妲後,便說了句:「馬上來。」
  莉珊妲趕緊拒絕道:「那個咱還沒有到喝酒的年紀……」
  貝兒在莉珊妲身旁耳語說:「公主殿下,這是黑話,應該是打聽情報的通關暗語。」
  莉珊妲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跟貝兒一起就坐,等捲毛唐出來。
  「原來如此。咱以前只有在書籍和電視上看過,原本咱以為那只是杜撰的,沒想到真的存在,看來果真應驗百聞不如一見。不過為什麼要用『暴虐的恐獸』這種酒當作通關密語呢?萬一有其他不知情的人點了這杯酒,豈不是會發生誤會嗎?如果是敵對組織,那不是更糟糕嗎?咱覺得應該要換更好……」
  露露西亞原本打算要坐下,但是聽到莉珊妲滔滔不絕的推理,便打消坐下的打算,對莉珊妲說:「小女王,露露用自己的方式去打聽情報。」
  莉珊妲停下推理,問:「露露的耳機有戴好嗎?」
  露露西亞摸摸自己的貓耳耳機,並抖了抖上頭的貓耳兩下後說:「放心,露露戴得很緊,不會爆炸。」
  「好,不要跟人起衝突,不然咱馬上就叫貝兒把妳冰起來。」
  「放心放心,露露知道分寸的~」
  露露西亞說完,便跟莉珊妲道別,自己去蒐集情報。
  不過露露西亞才一跑出去,就被破舊的地板絆倒,然後轟一聲!露露西亞又產生了爆炸。
  還好貝兒發現的快,趕緊把露露西亞冰起來,才沒有釀成火災。
  莉珊妲捏住露露西亞的臉頰說:「露露,剛剛咱是怎麼說的?」
  「意外……是意外……剛剛露露只是被絆倒而已。」
  「要是再炸一次,咱真的會叫貝兒好好把妳冰起來。」
  「是!」
  於是露露西亞小心翼翼地開始在酒吧裡面晃來晃去,尋找知道能跨境到因克賽斯共和國的人。
  但露露西亞只看到一個個借酒澆愁的跨境貨運司機和跨境商人。
  露露西亞看到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跟自己一樣,都是被困在菲尼克斯城、無法去因克賽斯共和國的受害者。
  在這群人之中,有一個身影特別吸引露露西亞的注意。
  那是一個坐在角落的嬌小身影,她正發出小小聲的笑聲,數著放在桌上的菲莉西弗貨幣,並說:「今天的收入真不錯。不過那件事情傳開了,也差不多該收手了。」
  雖然她包得很緊,帽兜壓得很低,但露露西亞從聲音判斷,那應該是一名十歲上下的小女孩。
  雖然在酒吧裡看到小女孩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但喜歡小女孩和小動物的露露西亞才不管這些,她直接上前坐在那個小女孩的對面。
  「小妹妹,怎麼一大早就在酒吧裡呢?」
  小女孩面對突然出現的露露西亞,全身震了一下,她趕緊把帽兜壓得更低,同時還把桌上的錢迅速掃進自己的錢包中。
  接著小女孩用嘶啞的聲音說:「我……我在這裡吃早餐……等等要去工作了。」
  「歐歐,真了不起呢,小小年紀就懂得養家,真了不起。」
  露露西亞伸手摸摸小女孩的頭。
  被摸的小女孩看起來更加慌張。
  「那個不要摸……」她嚇得往後退,帽兜因此被掀開。
  露露西亞頓時露出震驚的表情。
  出現在露露西亞面前的,是一名年約十歲、有著青藍色及肩長髮的可愛小女孩。
  但是這名小女孩,並不是亞德拉希人。
  因為她的頭上沒有獸耳,反而是覆蓋著一層軟軟的、彷彿毛蟲般的綠色蟲殼,蟲殼上還有一對紅色複眼。
  她是一名因克賽斯人。
  但這並不是讓露露西亞感到震驚的原因。
  而是這個小女孩,就是之前裝可憐、騙她們車票錢的帕弗菈!
  露露西亞認出眼前的人後,指著她說:「啊啊啊!妳不是那個騙露露錢的人嗎?快點錢還來!」
  帕弗菈做個鬼臉說:「笨蛋才把錢還給妳呢。」
  她話還沒說完就已離開座位,用異常矯健的步伐往後門的方向衝去。
  「別想逃過露露的手掌心!」
  露露西亞轉身,伸手想要抓住帕弗菈。
  但是突然有一股奇怪的香氣竄進露露西亞的鼻腔中,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也因為這個噴嚏,讓露露西亞抓了空。
  帕弗菈則是趁機衝出酒吧往外面逃出去。
  原本在聽取情報的莉珊妲,聽到露露西亞的聲音,趕緊轉頭問道:「露露,怎麼了?為什麼忽然叫得那麼大聲?」
  「小女王!露露找到那個騙我車票錢的那個因克賽斯小孩了!露露馬上就回來!」
  莉珊妲聽到露露西亞口中的「因克賽斯小孩」,愣了一下,接著說:「露露,等咱一……」
  莉珊妲話還沒有說完,追著帕弗菈的露露西亞已經衝出了酒吧。
  「真是頭痛的夥伴。」莉珊妲跳下座位對貝兒說:「貝兒,妳跟那位旅行者在這裡聽捲毛唐的情報,咱要去追露露。」
  「公主殿下,這種事情交給小的就好了,不須勞煩您。」
  「不,咱有些在意的事情,要自己去確認一下,妳就留在這裡待命。」
  莉珊妲說完,追了出去。
  .
      ◆※◆※◎※◆※◆
  .
  露露西亞衝出酒吧後,發現帕弗菈往巷弄前進,似乎想甩開她。
  「想甩開露露?太天真了。」
  露露西亞拿下耳機,掛在後頸上。然後她把爆炸之力凝聚在腳底,轟一聲,從腳底釋放出爆炸,整個人衝向帕弗菈。
  帕弗菈看到露露西亞像子彈一樣衝向自己時,她側身鑽進一旁的防火巷中。
  露露西亞因為無法轉彎,不偏不倚的撞上巷子盡頭的牆壁。
  把自己拔出來後,露露西亞摸摸紅腫的額頭說:「好痛好痛……還好露露的頭很硬,不然早就開花了!」
  接著她依循剛剛帕弗菈逃跑的路徑,勉強擠過了狹窄的防火巷後,來到一個建築與建築間形成的廣場。
  但是露露西亞來到廣場時,發現帕弗菈並沒有繼續逃,反而像是等著露露西亞來一樣,人就站在廣場中央。
  帕弗菈看到露露西亞擠進來,露出小惡魔的笑容說:「嘻嘻,沒想到姐姐居然擠得過來,明明就很胖。」
  「露露只是胸部大了一點!才不是胖!好了,快點把錢還來,不然露露就要動粗了!」
  帕弗菈做了個鬼臉。
  「我才不要,這是被騙的人不好,而且要商人把錢吐出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
  「妳哪裡是商人!根本就是騙術師!既然這樣露露就來硬的了!」
  露露西亞把爆炸譜奏的力量凝聚在右拳上,並讓複雜的花紋纏繞在上面,衝向帕弗菈。
  帕弗菈看到露露西亞攻過來,反而露出冷笑說:「是會用第六音階的亞德拉希人,不過,這類型的通常也頭腦簡單。」
  帕弗菈連續後退好幾步躲開露露西亞的猛攻,拉出一段長數十公尺的距離後,揭開披風,從披風中拿出一條跟她手臂一樣粗的綠色大毛毛蟲。
  「演曲.直笛曲《月光》。」
  她一說完,那隻毛毛蟲慢慢變長變直,身上還出現好幾個孔,最後變成了一根毛蟲形狀的直笛。
  她含著直笛,吹起悠揚的樂章。
  同時,帕弗菈頭上的軟甲殼中,伸出一根紅色的Y字形觸角,還從觸角中分泌出柑橘般的氣味。
  雖然露露西亞不知道帕弗菈要使用什麼類型的演曲攻擊,但是她不躲也不閃,仍舊直直衝向帕弗菈。
  「你們因克賽斯人的攻擊,露露可是很熟的!只要不讓你們演奏樂器你們根本就無法攻擊!」
  露露西亞用爆炸手刀劈砍向帕弗菈的腦門,然而她的手刀卻穿過帕弗菈,被砍穿的帕弗菈也旋即消失。
  「是……什麼時候……閃過的……」
  正當露露西亞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時,她忽然感到天旋地轉。
  露露西亞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最後躺倒在地呼呼大睡起來。
  原本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帕弗菈,從露露西亞身旁冒了出來,露出小惡魔的笑容。
  「那麼就麻煩姐姐乖乖在這裡睡一下啦!順便把身上的財產也交給我保管吧。」
.

—————————————————————–

.
爆彈的露露西亞第二集連載的第一章集結,希望各位讀者多多支持,另外也希望喜歡的讀者能多加轉發擴散。
.
【以下廣告】
因為FB連載的關係,所以前面章節不好閱讀,因此我們在巴哈姆特的雷明小屋有放置公眾版本的集結,想前面文章的讀者可以去那裡閱讀。
網址如下:巴哈雷明小屋]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04231
另外如果想購買小說的讀者也可以由FB的商品直接連結購買喔!

2 條評論
  1. 很不错!

    • 謝謝支持><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