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彈的露露西亞02響徹雪顛的協奏曲 》【第六章、傳說起始】

《爆彈的露露西亞02響徹雪顛的協奏曲 》

【第六章、傳說起始】

.

以下正文→

.

露露西亞微微張開眼,她發現自己躺在鮮紅色的花叢中。

她趕緊坐起身,然後大喊:「露露要……」

然而她說到一半就忘了自己要做什麼,彷彿腦中被蒙上一層薄薄的霧。

露露西亞打量著四周,看看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

她正坐在一大片開滿鮮紅色花朵的大草原中,左手邊還有一座小小的樸實城鎮。

露露西亞看到城鎮後站起身,打算要去那邊問問這裡到底是哪裡。

正當露露西亞要走過去時,後面有個聲音叫住她。

「小姑娘,妳怎麼還在這裡?怎麼沒有跟大家一起去避難呢?」

露露西亞轉頭一看,發現是一名有著黑色長髮、銀色狼耳、年約二十歲的青年坐在一隻全副武裝的吼雞上。

露露西亞從他身上的華麗戰袍和打扮來判斷,他大概是哪個玩世不恭的貴族少爺。

然而露露西亞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這個貴族還穿這種幾百年前的戰袍,甚至騎著吼雞當交通工具?

她再看向他的後方,還跟著一群跟他一樣打扮古老、騎著吼雞的戰士。

這場面讓露露西亞一頭霧水,搞不懂他們到底在幹嘛。

但露露西亞還是把這個疑惑放到一邊,畢竟要是她沒記錯,這大概就是莉珊妲所提到的尊崇傳統。

因此露露西亞開口問出另外一個疑問:「避難?怎麼了嗎?」

黑髮銀耳的青年嘆了一口氣說:「唉呀唉呀,居然是個狀況外的小姑娘,不然妳來我的房間,讓我來好好告訴妳怎麼──」

「好好辦正事。」

但是黑髮銀耳的青年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甚至他的頭還被一根木棍狠狠重擊。

接著從青年的身後,出現一名騎著吼雞、擁有銀色長髮、黑色萎縮狼耳、海藍色雙眼、身穿漆黑色戰袍的少女。

少女的年紀看起來比那個青年略小一點,但卻散發出那名青年所沒有的驚人霸氣。

露露西亞下意識的退了半步,但是她從那名少女身上卻感受到難以言語的親切感,於是露露西亞追問:「銀髮姐姐,這裡發生什麼事情,要露露去避難?」

「有戰爭。好了,快走。」銀髮少女指著山谷的方向,要露露西亞過去避難。

「戰爭?是什麼戰爭?現在國家很安全,哪裡有戰爭?」

黑髮青年聽到露露西亞的話,聳了聳肩說:「唉呀唉呀,看來在我的德政下,小姑娘過得很開心呢。」

露露西亞露出笑嘻嘻的表情說:「托殿下的福~」

露露西亞和這名黑髮青年,不知道是那根筋對上了,兩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銀髮少女看到兩人在奇怪的地方合拍,不禁嘆了口氣,接著對露露西亞說:「快點去避難,不然我就來硬的。」

說出口的同時,她還用手中的長矛指著露露西亞。

露露西亞用手指移開長矛的槍尖,說:「銀髮姐姐冷靜一點,露露這就去避難。」

然而銀髮少女卻不知怎的忽然生氣起來,破口大罵道:「大膽狂徒!居然任意觸碰我的武器!」

「嗚哇,誤會誤會!露露只是不喜歡被人用武器指著而已。」

「那我只好來硬的。」銀髮少女跳下吼雞走向露露西亞,似乎要教訓她。

「小瑪斯!冷靜點,她只是個平民而已。」黑髮青年見狀趕緊要她住手。

但是名叫瑪斯的少女,沒有停手的打算,甚至還反過來質疑黑髮青年說:「你太仁慈,會被看扁,要建立威望。」

她說完後,就揮舞長矛,打算要用長桿的地方擊打露露西亞。

但是露露西亞伸出右手格擋揮過來的長矛,並發出刺耳的爆炸譜奏,因此當長矛碰到露露西亞手臂的那一瞬間,就被爆炸炸斷。

露露西亞也收起剛剛的嘻皮笑臉,露出不滿的表情說:「露露雖然不懂什麼規矩,但是露露知道要好好保護自己不能被欺負。」

瑪斯看到長矛被炸斷,趕緊後退幾步,然後擺出突刺的姿勢。

「原來如此,是戰士,那麼……」

瑪斯從體內發出第四音階的譜奏聲,她的額頭也在此同時浮現星星的紋路。

露露西亞聽到那個譜奏聲的時,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譜奏聲,但是她沒有多想,也擺出迎擊姿勢。

青年看到瑪斯和露露西亞的戰鬥幾乎要一觸即發,他卻沒有阻止她們的意圖,反而還露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說:「歐歐,居然讓小瑪斯認真了,看來對方是個有趣的傢伙呢。」

瑪斯率先衝上前,朝露露西亞揮舞那根纏繞第四音階的斷掉的長矛。

雖然露露西亞想要閃開,但是對方揮舞的速度相當快,露露西亞打算先防禦。

不料長矛打在露露西亞的手臂上時,露露西亞的爆炸不但沒有炸斷長矛,反而讓自己產生了自爆,使自己被炸飛出去。

飛在半空中的露露西亞趕緊穩住姿勢落地,看向瑪斯。

「原來如此,只要碰觸到那個譜奏,露露的爆炸就會失控嗎?那樣只要……」

露露西亞把雙手對準瑪斯大吼道:「不碰到妳就好了!」說完後便撿起幾顆石頭,讓石頭纏繞上自己的爆炸譜奏,投擲向瑪斯。

「哼,雕蟲小技。」瑪斯拔出掛在腰間上的長劍,並把自己的第四音階譜奏纏繞在劍上,用譜奏強化過的劍劈開那些石頭。

石頭被這把劍砍到的瞬間,全都一一自爆,完全沒有傷到瑪斯半分半毫。

瑪斯處理掉這些石頭後,一個箭步衝向露露西亞,打算用劍斬了她。

露露西亞拿下貓耳耳機擱置在後頸上,舉起拳頭衝向瑪斯說:「給露露躺下吧!」

就在兩人的攻擊要撞在一起時,黑髮青年突然跳到兩人中間。

「主人!」

「嗚嗚哇哇!露露停不下來!」

青年從體內發出了第五音階,然後分別用左右兩指觸碰了瑪斯的劍和露露西亞的拳頭。

瑪斯的劍,立即從她手中掉到地上。

露露西亞則是往上直衝過去,在天空引發一場大爆炸。

青年解除了兩人的攻擊後,拍拍手說:「好了好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們不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嗎?」

接著青年看向瑪斯說:「而且妳不是身負使命嗎?」

瑪斯被青年指責了一聲後,垂下狼耳低下頭,「非常抱歉。」

青年看瑪斯乖乖道歉後,滿意的點點頭,轉頭對著剛落地的露露西亞說:「那麼小姑娘,應該就是這個村莊派給我們的援助者吧?」

露露西亞把頭歪向一邊回問:「援助者?」

「嗯?難道不是嗎?小姑娘可是擁有跟瑪斯一樣厲害的力量,不可能不是戰士吧?」

露露西亞搔搔臉頰說:「露露只是很普通的咖啡店服務生而已。」

青年露出困惑的表情回問:「咖啡?」接著他走上前,勾住露露西亞的肩膀說:「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很需要小姑娘的幫助。」

「姆,露露其實有很多事情沒有搞清楚,讓露露想想。」

「妳慢慢想沒有關係,如果有需要,歡迎妳晚上來我的床上一起想──」青年一邊說,一邊把手從肩膀滑下至腰部,還打算要摸上露露西亞的屁股。

但青年的話還沒有完,瑪斯就衝上前要給瑪斯的頭來一記手刀。

要不是青年趕緊接住,自己的額頭早就被砍。

「小瑪斯……冷靜……冷靜一點……這只是個玩笑……」

「不好笑。」

接著,板著臉的瑪斯看向露露西亞說:「剛才失禮了,戰士。」

「不會不會,露露自己也有點衝動。」

青年看到兩人和好後,點點頭說:「很好、很好,妳們兩個人要好好相處,晚上才能好好服侍我。」

青年一說完,瑪斯瞬間給了他一手刀。

雖然露露西亞本身並不是很喜歡戰爭,但是為了要搞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也同時要想起自己忘記的事情,於是她接受了青年和瑪斯的邀約,加入軍隊中。

在出發的時候,瑪斯告訴露露西亞現在是怎麼回事。

在世界第一高峰卡那西那裡出現一隻從太古就存活至今的凶猛巨獸。

瑪斯身為這一代要處理牠的人,打算隻身一人去封印牠,但是瑪斯的夥伴,也就是那個貴族青年,執意要來幫她。

因此這批軍隊,就以討伐北伐入侵者的名義來到這裡。

然而太古巨獸造成的危害比瑪斯想像中的還要巨大,他們軍隊已經經過好幾個這種被巨獸吃光的空村子,所以瑪斯說什麼都要快點處理掉那隻太古巨獸。露露西亞聽了之後,決心要好好幫助瑪斯處理這禍害。

他們一行人走出了小城鎮,來到一座全部都是枯木的森林,而森林的盡頭就是那座高聳入雲的世界之峰卡那西。

就在軍隊要進入森林之前,瑪斯叫大家停下來,並對森林說了幾句大家都聽不懂的語言。就在她說完的時候,枯木上突然出現好幾名半人半獸的亞德拉希人,開口回應瑪斯。

軍人們看到那些奇怪的亞德拉希人,無不警戒起來。

瑪斯趕緊轉頭對眾人說:「各位,他們是我過去的同胞,是來幫助我們的。」

眾人這才冷靜下來,然而瑪斯的下一句話,卻又讓眾人全部繃緊神經。

「但是,吃人的太古巨獸的本體,就在前方。」

瑪斯說完後,便和軍隊、半人半獸的亞德拉希人,一同深入枯木的森林中。

最後眾人來到森林中心的湖泊。

然而湖泊如今全部都已經乾枯,只剩一堆黑色爛泥。

在這堆黑色的爛泥中,有一隻長六十公尺、高十公尺,像是猛瑪熊一樣的黑色生物沉睡在其中,那個似乎就是瑪斯口中所說的太古巨獸。

太古巨獸似乎是聞到有大量的生物接近,牠張開六對眼睛,看向軍隊。

太古巨獸發出了深沉的吼叫,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摀住耳朵。

接著太古巨獸從左右兩個肩膀長出了犀牛頭和豬牙熊頭,兩個頭分別發出第一音階和第三音階的譜奏聲。隨即,太古巨獸的身體中又陸陸續續誕生大量的、小型畸形生物。

轉瞬間,這些發出憤怒吼叫的生物已然填滿整個乾枯的湖泊,發了瘋似的全蜂擁向軍隊。

青年見狀趕緊指揮軍隊,轟炸那些蜂擁過來的黑暗生物。

這時瑪斯舉起豎笛騎槍,填入了大量的菲莉西弗碎片,在她發出第四音階的譜奏聲時,不僅是豎笛騎槍發出耀眼的金光,連她銀白色的頭髮也轉而變成了耀眼的金髮。

露露西亞在此時也從體內釋放出爆炸譜奏,打算要跟瑪斯一起衝過去。

但是青年拍拍露露西亞的肩膀說:「小露露,這個交給小瑪斯就好了,畢竟小瑪斯是特別的。」

「特別的?」

就在露露西亞搞不懂青年貴族在說什麼的時候,瑪斯冷冷的說:「戰士露露,麻煩妳,代替我守護大家。」

露露西亞這才停止,聚集爆炸譜奏,然後擺出遵命的姿勢說:「露露知道了,瑪斯姐姐就放心的上吧!」

瑪斯點點頭,然後直視前方的太古巨獸。

青年看到瑪斯準備好之後,指著那隻太古巨獸下令道:「姆圖瑪斯,我允許妳出擊,妳是最棒的,用盡全力上吧!」

「遵命。」

瑪斯說完後,吼雞發出了呱呱聲,接著從牠的體內發出雜亂的音頻,隨著吼雞發出的音頻越來越高、越來越複雜,最後那些無序的雜音變成了第三音階的譜奏。

雖然一般的動物並不會使用譜奏,但傳說中還是有不少因為異變長出了譜奏器官的生物,會使用譜奏。

接著吼雞蹲低身體,張開雙翅,立起雙耳,然後用足部狠踏地面,轟刷一聲低空飛過去。

瑪斯和吼雞雙方一同化作金色的飛矢,瞬間貫穿眼前的黑色怪物!

被吼雞和瑪斯貫穿的黑色怪物們,一個個炸開,變成黑色的血水。瑪斯就在黑漆漆的獸之海中,開出一條路直衝太古巨獸。

太古巨獸見瑪斯來勢洶洶,從右肩又長出另外一顆新的頭。

那是一顆象河馬的頭部,象河馬張開大口,發出第六音階的譜奏,朝直逼而來的瑪斯吐出灼熱的綠色電漿彈。

但是瑪斯沒有迴避,而是驅使吼雞直接撞上去。

瑪斯就這樣貫穿電漿彈,直直往象河馬的頭部刺過去。

然而在瑪斯要刺上象河馬的頭部時,黑色生物在牠面前迅速築起一面肉牆,擋住瑪斯,同時大群的生物反湧回來淹沒了瑪斯。

露露西亞原本在青年貴族附近守護大家,一看到瑪斯陷入危險,她把爆炸凝聚在雙腳,乘著爆炸飛出去。

「少爺,守護大家的任務就交給你了,露露要去英雄救美了。」

「小露露!那是我的工作,而且我的名字……」

一眨眼,露露西亞已經來到瑪斯的正後方,她張開右手手掌對準瑪斯大吼道:「瑪斯姐姐,妳有什麼鎧甲就快點穿一穿呦!」

被黑色怪物淹沒其中載浮載沉的瑪斯聽到露露西亞的話後,把自己的第四音階譜奏灌入騎槍之中,晚禮服一般的紫紅色譜奏鎧甲穿在自己身上,而吼雞也一樣披上了一層鎧甲。

露露西亞看到瑪斯穿好鎧甲之後,馬上發出攻擊。

「流星雨!」

炙熱的扇形爆炸火焰,把埋住瑪斯的黑色生物燒得只剩下骨頭,瑪斯也因此脫困。

露露西亞在攻擊後落回地面上。她看到穿上譜奏鎧甲、毫髮無傷的瑪斯,豎起大拇指說:「瑪斯姐姐這樣穿很漂亮呦。」

「剛剛那句話是戰士露露說的嗎?」瑪斯一邊說一邊撿起騎槍,使其發出金色的光輝和譜奏聲,然後開始橫掃不斷湧上的黑色生物。

「是呀!完全沒有錯!怎麼了嗎?」

露露西亞露出開朗的笑容,一邊不忘轟出爆炸,攻擊那些想要逼近自己的黑色生物。

「因為妳讓我,想起了討厭的傢伙。」當瑪斯說到「討厭的傢伙」時,她用力的用騎槍刺穿一隻直立的公巨熊怪物的下體,讓露露西亞能感受到她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於是露露西亞放下戲弄瑪斯的心態,看向那隻用大量生物肉牆保護自己的太古巨獸。

「嗯姆姆,牠好像真的很怕我們呢。」

瑪斯用騎槍再次橫掃一圈周遭的黑色生物,說:「畢竟我們應該是世界上唯二能殺死牠的人了。」

「雖然露露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如果露露能幫上忙,那麼露露就會全力以赴!」

「那就麻煩戰士露露,轟開那堵牆,我的譜奏很難對付太多生物或是人。」

露露西亞則是笑嘻嘻的說:「哼哼,跟露露相反呢,露露很擅長對付很多敵人,但是一對一很難占上風。」

語畢,露露西亞從腳底噴出大量的爆炸火焰,把那些幾乎要淹沒她的黑色生物一口氣全炸飛。

「晨曦星彈!」

轟一聲,露露西亞像是飛彈一樣一頭撞上了那堵肉牆,然後引發了相當驚人的爆炸,在肉牆上開了一個大洞。

躲在其中的太古巨獸,其本體也因此露了出來,還被炸得痛苦亂吼。

然而牠譜奏起了第三音階,讓傷口迅速復原。

利用爆炸的後座力跳到瑪斯身旁的露露西亞問:「雖然露露的能力可以抑制牠進化,但是牠一直治癒自己還真是麻煩。」

「因為戰士露露的攻擊只是攻擊到外表,要從內部給牠致命傷,才能擊敗牠。」

「意思是要被牠吞進去?」

「那樣還不夠,戰士露露,幫我支撐個幾秒。」瑪斯說完,把騎槍插在地上跳下吼雞,然後做出了跳舞的預備動作。

雖然露露西亞很想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面對大量蜂擁過來的黑色生物,她只好作罷,而吼雞也發出譜奏,用銳利的腳爪撕碎那些生物。

在一人一獸的掩護下,瑪斯開始舞動雙手、旋轉著身體、擺動雙腳跳起曼妙的戰舞,讓露露西亞不由得分神注視她美麗的舞姿。

在瑪斯跳起美麗到令人屏息的戰舞時,露露西亞發現瑪斯的譜奏聲出現了變化,雖然仍是屬於第四音階的範疇,但是其音調更是激昂。

瑪斯身上的譜奏鎧甲也開始變化,最後變成彷彿星座之后的華麗禮服。

瑪斯停下舞步,拔起騎槍直指躲在肉牆後方的太古巨獸,對露露西亞說:「戰士露露,再幫我開一條路,接下來看好了。」

「沒問題,露露最討厭這種膽小之輩了。」

露露西亞再次對黑色生物堆出來的肉牆使出曉星獵彈,在上面轟開一個大洞。

瑪斯側身跳上吼雞,吼雞身上的鎧甲也與瑪斯同步,變成星座風的金黃色鎧甲。

吼雞發出呱呱嘎的叫聲,開始以逆時鐘的方向旋轉起來,瑪斯那桿往前伸出的騎槍看起來就像電鑽一樣,最後一人一獸就這樣化成了龍捲風飛上天。

當電鑽龍捲風順利成型後,直接在天空轉個彎,貫向太古巨獸的軀體!

然而高速旋轉的騎槍,依舊無法刺穿牠。

但是瑪斯並沒有就此放棄,反而從後方釋放出驚人的推進氣流,把太古巨獸撞出湖泊,帶上高空。

瑪斯看向太古巨獸說:「這樣就沒有人妨礙,讓我們一對一吧。」

瑪斯放開騎槍,將雙手手掌貼在太古巨獸的身體上。

「空白回歸!」

瑪斯把所有的第四音階的譜奏力量,全部灌進去。那些譜奏蔓延到太古巨獸的表皮、肌肉、內臟,最後遍及身上血液流向的每個地方。

太古巨獸的體內譜奏,因此開始失控!

第一譜奏讓牠的身體瘋狂創造出刺穿身體的鐵柱和鋼柱。

第二譜奏讓牠的體內再生譜奏被整個抹消掉。

第三譜奏讓牠的體內細胞不斷變成癌細胞,隨意再生。

第四音階讓牠的五感和痛覺提升到極致,使牠感受到無盡的苦痛。

第五音階讓牠的思緒變得異常混亂,根本無法思考。

第六音階讓牠的身體被無法控制的電漿焚燒。

被六種自身譜奏折磨的太古巨獸,開始慢慢瓦解,那些黑色生物也全變成了黑色血液。

最後奄奄一息的太古巨獸狠狠摔在地上,逐漸化成了粉塵,而瑪斯也安然落地。

瑪斯來到露露西亞的面前說:「要把『特別的力量』灌輸到牠的體內才有用,戰士露露一定辦得到。」

「可是露露……」

「戰士露露只要相信自己就一定做得到,也只有露露能做到。」

瑪斯解除譜奏鎧甲,並把騎槍交給露露西亞。

「戰士露露,這是妳幫助我擊敗太古巨獸的謝禮。」

「可是露露不能用這種譜奏道具──」

瑪斯不等露露西亞把話說完,就把那桿騎槍塞給露露西亞,當露露西亞抱住那桿騎槍時,上頭浮現出博愛之星的圖案。

「戰士露露只要相信自己就絕對能辦到,因為妳、我都是擁有特別力量的人。」

瑪斯接著用手指點了露露西亞的額頭,讓她的額頭發出了金光。

「接下來是屬於戰士露露的戰役了,我無法幫忙。妳要相信自己和夥伴的力量。」

露露西亞雖然聽不太懂,但還是點點頭。

「露露會相信自己,還有夥伴的!」

「那麼再會了……戰士露露……」瑪斯說到這裡,身體慢慢化成金光,飛散在空中。

「瑪斯姐姐這是怎麼回事!」

當露露西亞追問的時候,不僅是瑪斯,連周遭的大地、身後的軍隊,也發出金光慢慢消失。

就在茫然之際,露露西亞起了那件已經遺忘的事情。

露露西亞看著自己的雙手,握緊拳頭說:「沒錯,露露還有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完。這次露露會徹底擊敗你!初源之獸!!」

伴隨著怒吼聲,露露西亞被金光包覆,衝出這個世界。

◆※◆※◎※◆※◆

露露西亞睜開雙眼慢慢坐起身。

她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在起源神殿中的陵墓室裡,而自己躺在第一代女王的石棺上。

露露西亞看到石棺上第一代女王的雕刻,不禁嚇了一跳。

因為那個樣子跟瑪斯長得一模一樣!

露露西亞確認瑪斯送她的東西是不是還在。

只見那把幾乎快與她等高、上頭刻有博愛之星紋路的騎槍,就放在她身旁。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露露剛剛遇到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露露西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時候,莉珊妲的聲音從大廳的方向傳進來。

「露露……露露妳在這裡嗎?聽到的話,回應咱一聲吧。」

她聽到莉珊妲的聲音後,心裡鬆了一口氣。

露露西亞看向石棺上第一代女王的浮雕,摸了摸她的臉說:「瑪斯姐姐,露露會遵守諾言,相信自己,相信夥伴。」

露露西亞戴上耳機,跳下石棺,往大廳的方向跑去。

露露西亞來到大廳後,看到尋找著她的莉珊妲,她開心地衝上去抱住莉珊妲。

「抱歉,讓小女王擔心了。」

突然被露露西亞抱住,莉珊妲愣了一下,接著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眼眶中流出來。

露露西亞見狀慌了手腳,對莉珊妲說:「嗚哇哇!!小女王!不要哭!露露知道錯了!露露不會那麼衝動了。」

露露西亞原本以為會被莉珊妲臭罵一頓,但是沒想到莉珊妲卻反過來道歉:「露露……對不起……咱……咱不應該丟下妳一個人……咱應該要積極去找妳才對……」

露露西亞用手刀狠打一下莉珊妲的頭,讓她痛得退開。

莉珊妲摸摸自己發腫的頭,噙著淚水,說:「露露……妳一定很生氣吧……咱……」

露露西亞雙手扠腰露出極度不滿的表情說:「小女王是大笨蛋!妳一定又想些有的沒有的,讓露露來猜猜看,是『比起去救露露,咱應該要優先選擇對付那隻大怪物才對,但是咱又覺得這樣對不起露露』對吧?」

莉珊妲聽到露露西亞說出自己的掙扎,內心感到一陣五味雜陳。

露露西亞見莉珊妲露出彆扭的表情,用手戳了戳莉珊妲的額頭說:「所以露露才說小女王是大笨蛋!還記得露露跟小女王定下夥伴契約的時候說了什麼嗎?在跟偷屍者戰鬥前又說了什麼嗎?」

「可是……咱……咱……不喜歡那樣……」

露露西亞瞪大眼睛,氣呼呼的說:「露露說了什麼?」

「露露……會成為咱……斬除所有阻礙的利劍,成為守護咱抵擋一切攻擊的堅盾……長伴咱的左右與咱同行,一同分享喜樂、分擔痛苦……」

莉珊妲在說的同時,想起了與露露西亞相遇的那一夜。

那一夜她們兩人遭遇了一場亂戰,最後定下互許終身的夥伴契約。

然而莉珊妲並不覺得這是丟下露露西亞的藉口,正因為是對等、分享喜悅、分擔痛苦的夥伴,莉珊妲做了一個萬萬不能做的選擇。

那就是丟下夥伴。

於是莉珊妲開口想再次道歉,但露露西亞又戳了戳莉珊妲的額頭。

「還有呢?小女王還沒說完呦!就是在打偷屍者之前,露露說的話。」

「那個……咱……咱有點記不清楚了……」

「果然是這樣。」露露西亞大嘆了一口氣,然後挺起胸部,自信滿滿的說:「小女王……妳知道為什麼露露要叫妳小女王嗎?」

莉珊妲被露露西亞這般提醒,才慢慢想起來。

那時候莉珊妲也是沒有好好跟著露露西亞,導致她受傷住院,跟現在的情況很類似。

莉珊妲發覺自己又犯了同樣的錯誤,難過得連狼耳都垂了下來。

然而露露西亞看到莉珊妲又露出跟當時一樣的表情,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她捧住莉珊妲的臉頰說:「那麼露露就說到小女王聽懂為止,不管要說多少次,露露的答案永遠都一樣!」

接著她露出認真的表情說:「因為小女王妳做事果決、擁有絕對的魄力,就像一名擁有王者氣息的女王一樣,露露很高興小女王把露露當夥伴看,但是根據我們家的家訓第四條:隊長的義務是要珍惜夥伴、保護夥伴和……利用夥伴。」

「可是……咱不想把露露當作……」

「露露說的利用,不是單純的要把露露當僕人那樣使喚,而是盡小女王所能的發揮露露的力量。露露希望小女王盡可能更加的依靠露露,不要把責任都往自己身上丟。」

露露西亞握住莉珊妲的手說道:「而且一代女王叫露露要相信自己,更要相信自己的夥伴,所以露露相信小女王這麼做,絕對不會有錯。」

接著露露西亞用力抱住嬌小的莉珊妲,還把她的臉埋進自己豐滿的胸部中。

「再加上,小女王做出抉擇之後,最後還跑來找露露,露露有什麼好責怪小女王的?小女王才應該不要這麼固執,老是把什麼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扛。」

「露露……」

雖然露露西亞的話依然讓莉珊妲五味雜陳,畢竟她還是覺得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但是如果自己再繼續堅持己見,感覺就像是否定了露露西亞的理念一樣。

所以她不再說那些無謂的道歉、甚至可能會傷害露露西亞情感的話語,只對露露西亞露出笑容。

「所以,現在小女王有什麼話要跟露露說呢?」

莉珊妲讓自己的臉離開露露西亞的胸部,看著她說:「露露,咱現在真的很需要妳,可以來幫幫咱,拯救這個世界嗎?」

「那有什麼問題!小女王開口的事情,露露是絕對不會拒絕,而且……」露露西亞轉而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莉珊妲,讓莉珊妲的面部潮紅了起來。

露露西亞瞪著神殿的那個大洞,遠視著在彼端的初源之獸。

「露露跟那隻怪物的仇還沒有算完呢!」

◆※◆※◎※◆※◆

在莉珊妲去找露露西亞的時候,貝兒與女僕隊還有其他落部戰士一同對抗那隻初源之獸。

但是不管他們怎麼劈、怎麼砍、怎麼刺、怎麼殺,甚至還把牠整個冰起來,都無法有效傷害到初源之獸,而且還讓初源之獸越來越大隻,原本只有一百公尺的牠,如今變成了一百五十公尺長的超巨獸!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牠繼續前進。

另外,因為初源之獸不斷受傷的關係,牠的身邊環繞了一群又一群的黑色生物,牠們看起來就像癌細胞一樣,瘋狂的啃蝕聖山中的所有生命,貝兒一行人也是勉強才能抵禦這些黑色生物的浪潮。

「七之牙.大獄冰風暴!」

在初源之獸背後的貝兒,把貝斯步槍的槍管對準牠轟了下去。初源之獸中彈的部分開始出現一層薄薄的冰霜,接著冰霜轉變成了厚重的冰塊。

初源之獸的爪牙發現初源之獸被厚重的冰凍住時,趕緊揮舞利爪,幫助牠解除冰凍狀態,但是那些爪牙竟也被冰了起來。就這樣,周遭成群的黑色生物全部都被冰凍住了。

初源之獸發出第六音階的譜奏聲,讓等離子炮彈的熱能慢慢溶解這些冰,沒多久牠便輕輕鬆鬆突破貝兒的冰凍。

貝兒發覺初源之獸的身體又變得活蹦亂跳,而自己的雙手卻因為剛剛那招出現了黑青色的凍傷,讓她不滿的狠狠咬著牙說:「第三次了……這隻畜生,居然那麼輕鬆就把可以凍住整個小國的招式輕鬆瓦解,這傢伙的體內到底有沒有水分呀?」

當貝兒在半空中碎唸的時候,初源之獸的背後長出象河馬的頭部。

象河馬伸長鼻子,對準貝兒,接著從象鼻中發出第六音階的譜奏聲。

刺耳的聲音倏地傳出,象鼻射出兩道光束!

貝兒嚇得趕緊控制掃把躲避。雖然她不是很想承認,但是似乎真的只有露露西亞可以擊敗初源之獸。

想到這裡,她緊咬著牙低語說:「要是我也有更強的力量就好了……」

貝兒不由得羨慕起露露西亞,因為她是特別的,讓莉珊妲不得不仰賴她。

反觀自己,儘管接受了莉珊妲的重要命令,卻因為自己的無能,無法貫徹自己的使命,讓貝兒感到異常的無力和痛苦。

不過,儘管自己無能為力,她還是要盡力完成任務,無論如何她都要凍住初源之獸!

貝兒連續閃過幾道雷射,吞下了星之果和菲莉西弗碎片,發出比平常更強的第一音階譜奏,耀眼的藍色光輝散發開來。

「多虧了卡那西聖山的溫度,讓我可以花比平常還要少的力量,就達到絕對零度了。」

絕對零度,是讓所有物體、菲莉西弗能量和元素全面停止的一種溫度。

雖然貝兒曾經一度觸及到絕對零度的一角,但是消耗的能量太過巨大,甚至還反噬了自己,導致她只維持不到一毫秒的時間便以失敗告終。

然而如今因為周遭的溫度夠低,再加上星之果的加持,貝兒有把握能製造且維持絕對零度一、兩秒的時間。

貝兒把那隻被幾乎凍住的右手對準下方的初源之獸,抱著粉身碎骨的覺悟,要把自己和那隻初源之獸的身體全部冰封住。

「去死吧!終之牙.絕──」

就在貝兒喊出招式的下一瞬間,她的背後傳來了刺耳的破空聲以及爆炸聲。

下一秒,露露西亞和莉珊妲狠狠撞上貝兒,打斷了她的招式。

於是三人就這樣撞進一旁的小山丘之中,跌在一起。

被壓在最下面的貝兒發出哀號說:「好痛……好痛……野蠻人……妳這傢伙……我絕對……」

被壓在中間的露露西亞露出苦笑說:「因為小女王說,臭女僕妳要幹什麼危險的事情,所以要露露無論如何都要阻止妳。」

躺在最上面的莉珊妲點點頭說:「貝兒,咱好像說過吧,咱禁止妳用牙系列的招式吧。」

原本貝兒還想回罵露露西亞,但是她聽到莉珊妲的聲音,趕緊戴上眼鏡慌慌張張地說:「嗚哇哇哇!公主殿下,小的沒有違背約定!小的完全沒有對人使用呦!那是怪物!是怪物呦!」

「不是怪物的問題,咱不是說過,牙系列的招式會讓妳受傷,所以才禁止妳使用嗎?」

「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米塔安,好好懲罰一下貝兒。」

莉珊妲一下令,在莉珊妲身上的小白鼬溜了下來,對貝兒使出連環巴掌,把她打得啪啪作響。

貝兒難過地說:「嗚嗚嗚……小的知道錯了……小的絕對不會再犯了。」

露露西亞看貝兒被打得有點可憐,於是好奇地問:「小女王,為什麼要禁止臭女僕用那個招式?」

「那個招式簡單來說,就是用冰攻擊,要是控制不好,對方很容易凍傷或是死亡,但是不僅是對方會受傷,貝兒自己也會受傷。」

貝兒自滿的對露露西亞說:「那可是我為了保護公主殿下,所研發出的最強的譜奏招式。」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露露西亞聽到這裡,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小女王,露露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可以對付那隻初源之獸了。」

「露露說來聽聽……」

露露西亞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雖然某些部分在莉珊妲耳中聽來很荒謬,又太過天馬行空、不切實際,但是莉珊妲仍然覺得可行,於是做了一些調整。

三人蹲在雪地上,莉珊妲一邊講解,同時在雪地上畫了一個計畫的流程圖,把計畫過程推演了一遍。

「露露覺得這樣如何?」

露露西亞露出開心的表情說:「小女王果然是天才!露露完全沒有想過可以這樣。」

貝兒則是露出高傲的表情,對露露西亞說:「那是當然,公主殿下可是帝國最聰明、最厲害的人。」

但是莉珊妲卻用悲傷的表情看著貝兒說:「但是……不管咱再怎麼計算和計畫,最後都要用上貝兒的二之牙。」

「要小的用幾之牙都沒問題!公主殿下只要放手命令小的就好了,我貝兒.兀德絕對完成使命!」貝兒跳起來,向莉珊妲行個軍禮。

「這次真的拜託貝兒了。」

接著莉珊妲看向露露西亞說:「但是露露千萬要小心,因為露露是執行比貝兒更危險的工作。」

露露西亞嘻嘻笑著說:「露露會小心的,而且露露打了那傢伙兩次,俗話說得好,事不過三,這第三次露露是絕對不會輸的。」

莉珊妲聽到露露西亞這樣說,露出困惑的表情回問:「兩次?露露應該只打過初源之獸一次吧?」

露露西亞搔搔頭,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說:「因為瑪斯姐姐的關係……不是、露露是說沒什麼!」

「瑪斯姐姐?」

露露西亞沒有正面回應莉珊妲疑問,而是對兩人伸出手說:「一代女王陛下是這麼說的,相信自己,相信夥伴,就一定可以勝利。」

貝兒露出難得的微笑說:「為了公主殿下,我也會全力以赴。」說完便把手疊上去。

莉珊妲則是露出苦笑說:「真是敗給露露了。」把手也疊了上去。

於是三人齊心大喊,提升士氣,接著開始進行計畫!

◆※◆※◎※◆※◆

莉珊妲騎著小犰狳變成的雪地摩托車,通知舒比他們先去避難。在夏爾曼的勸說下,舒比和其餘的部落戰士才肯離開這裡。

接著莉珊妲騎著雪地摩托車,來到初源之獸的附近。她雖然想要吸引初源之獸的注意力,但是牠的身邊跟了太多黑色生物,讓莉珊妲根本無法靠近。

「果然跟預料的一樣,沒有那麼簡單能接近,但也只是最簡單的用法不能使用而已。」

隨即莉珊妲穿上了屬於她的華麗洋裝型態譜奏鎧甲,就這樣一口氣撞進了黑色生物群,勉強開了一條通往初源之獸的道路。

莉珊妲靠近初源之獸,拿出星之果吞下,強化自己的譜奏能力後,看向受困的初源之獸說:「計畫一……開始!咱們上,瑪普亞斯、米塔安,讓我們為這個世界滅亡的曲子畫上休止符吧。」

「啾!」

「嘎!」

莉珊妲用力催下油門,摩托車引擎發出轟鳴聲,筆直地接近初源之獸。

銀白色的雪地摩托車加速到極致,化成了一枝銀色的箭矢,然後利用黑色生物當作跳臺,高高跳起,來到初源之獸頭部的正上方。

「新指令一四九五……」

莉珊妲跳離雪地摩托車,摩托車在莉珊妲的指令下,開始鏗鏗鏘鏘變形起來。最後雪地摩托車變成了一個前方有個堅固的撞擊鎚、同時後方有四具推進引擎的奇怪交通工具。

那是之前莉珊妲對上的恐怖分子偷屍者凱菲的武器。

偷屍者凱菲當時揮舞著巨大的、沉重的鐵棺材打退所有逼近她的敵人。同時配上後面裝載著四具推進噴射引擎,讓她可以像是工程機具那般輕易粉碎高樓大廈,與凱菲正面對抗的莉珊妲和露露西亞也因為這個武器而陷入苦戰。

雖然凱菲是相當難纏又邪惡的敵人,但是她那強悍的戰鬥方式深深烙印進莉珊妲的腦海,同時啟發了莉珊妲。因為莉珊妲本身都是使用輕武器進行攻擊,欠缺這種關鍵性的必殺攻擊手段,於是她之後依循當時跟凱菲對戰的記憶,改造小犰狳,最終完成了這個機體。

「碎地者!」

在半空中的莉珊妲,跳上這個融合鐵棺材破壞力和摩托車機動力的武器後,用力轉動油門,大吼:「碎地鎮魂曲!」

雪地摩托車後面的四具引擎,噴出青藍色的推進火焰,像是失速的隕石砸向初源之獸的腦門。

「轟磅!!」

腦門被重擊的初源之獸,有著雙鹿角六眼狼的面容開始扭曲起來。下一秒,從牠鼻孔噴出黑色的血液,原本炯炯有神的三對眼也流出一道道黑色血淚。

但擁有頑強生命的初源之獸並沒有因此死亡,反而憤怒的發出混雜各種野獸的咆吼,接著牠發出可以治療傷口的第三音階譜奏。

莉珊妲見狀,解除了小犰狳的摩托車模式,並抱起牠以及小白鼬。

「請賜予咱力量吧,第二女王,瓦莉絲!」

在莉珊妲高呼瓦莉絲的名諱之際,小白鼬和小犰狳發出耀眼的光芒,把莉珊妲包圍住,變成一個光球。

下一秒,大量的銳利武器和等離子射線轟上,包覆莉珊妲的光球。

然而當光球炸裂開來時,武器和等離子射線全部被彈開,化作粉末。

出現在大家眼前的是,身穿華麗、純白婚紗鎧甲的莉珊妲,她的左手還拿著一把鮮紅色小提琴。

莉珊妲穿上二代女王瓦莉絲送給她的譜奏鎧甲後,讓自己頭下腳上、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對準下方的初源之獸。

她從右腿的鎧甲中抽出一根琴弓,開始拉起了悠揚的小提琴樂曲。

「前奏曲.博愛之星。」

伴隨莉珊妲的拉奏,小提琴發出了第四音階的譜奏。

莉珊妲在拉起悠揚樂章的同時,也把自身發出的第一音階譜奏融合進去,帝國的紋章也烙印在小提琴上。

雖然亞德拉希人並不像因克賽斯人或是混血的凱菲那樣可以使用演曲,但是亞德拉希模仿了奏樂器,做出了這個結合冷兵器和樂器的武器「奏演曲器」,讓這個樂器可以跟主人發出完全不同的譜奏聲,藉此達到互補、達到共同作戰的目的。

當莉珊妲拉到一半時,小提琴的琴頸出現一條裂縫。

莉珊妲停下拉奏,接著握住琴頸,從小提琴中抽出一把緋紅色的長劍。那是瓦莉絲女王生前的愛劍,也是她的象徵物──正義之劍。

莉珊妲拔出劍後,長劍的尖端發出如晨星的緋紅色光柱。

光柱就這樣直接貫穿初源之獸的頭部,大量的黑色鮮血瞬間噴湧出來!

當光柱的光消散之後,大家才看清楚那是從劍尖延伸出去的鎖鏈劍。

鎖鏈劍刺出後,開始把莉珊妲拉向初源之獸,莉珊妲就這樣落在初源之獸的鹿角狼的頭部上。

「行進曲.正義之劍。」

莉珊妲喊完之後,胸甲變成了大提琴,莉珊妲再次抽出琴弓開始演奏起激昂的行進曲。

細長的鎖鏈劍和大提琴,變成了比莉珊妲還要還高的鎖鏈重劍。

接著鎖鏈重劍沿著傷口深入初源之獸的體內,開始不斷延伸出去增加劍刃、刺穿初源之獸的內臟。

最後鎖鏈重劍像大樹的根一樣蔓延到初源之獸的全身,看起來初源之獸正被無數的大劍之山刺穿。

初源之獸的全身上下噴出黝黑的血液,無力地發出哀號。

莉珊妲連續使出這兩個大招後,身體的力量也幾乎耗盡,她跪了下去,身上的譜奏鎧甲和手中的鎖鏈劍也變回小白鼬和小犰狳。

「第一次……使用……總算是成功了……瓦莉絲奶奶……」

莉珊妲看向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瓦莉絲女王,雖然她知道那是星之果的幻覺,但她仍舊對瓦莉絲露出微笑。

露出頑皮笑容的瓦莉絲則是摸摸她的頭,說:『小莉珊妲做得很好呦,奶奶以妳為榮。』(粗)

莉珊妲在改造小犰狳和小白鼬的功能時,意外發現瓦莉絲送她的鎧甲裡面還有附贈這些功能,於是她也著手徹底研究,並翻閱了當年瓦莉絲的戰鬥紀錄和影片,最後完成了那些招式。

「總算是成工了……」

但是莉珊妲話還沒有說完,原本奄奄一息的初源之獸竟發出巨大的咆吼聲,以及第三音階的譜奏聲,再度治癒自己的傷口並且開始追著莉珊妲。

初源之獸被憤怒沖昏了頭,想也不想的直接衝向莉珊妲。

莉珊妲看到初源之獸氣沖沖地衝向自己,滿意的說:「很好,比想像中的還要生氣,看來咱在計畫的時候太……」

原本莉珊妲想說自己太悲觀了,但是看到除了那隻長一百五十公尺的初源之獸在追趕自己之外,還有數以萬計、把潔白的雪地染成一片漆黑的黑色生物也追著自己的時候,她嚇得臉色鐵青起來。

莉珊妲趕緊把小犰狳變成雪地摩托車用力催油門,死命朝冰瀑的方向衝過去,開始計畫二。

.

花了大約五分鐘的時間,莉珊妲抵達冰瀑。

她把履帶式的雪地摩托車變換成釘爪式的履帶,一路沿著冰瀑往上騎去。

那一大群黑色的生物雖然也想爬上去,但是冰瀑的坡道又陡峭又滑溜,牠們根本爬不上去。

僅有初源之獸,憑藉自己的體型優勢,勉強往上爬。

當莉珊妲騎到冰瀑上方後,露露西亞從第一營地的山洞走出來說:「那麼接下來是計畫二,露露狠狠抱揍牠。」

「露露,可別忘了要殺該殺的部分。」

「露露知道,露露可是很有經驗了。」

於是露露西亞開始跳起花園石壁上的戰舞,開始強化自己的力量。

待她跳完強化力量的戰舞後,初源之獸的上半身也已經爬到了冰瀑的上方。

露露西亞拿下耳機交給莉珊妲,握住右手的拳頭,震動拳頭裡的菲莉西弗,然後大喊:「爆燃的──」

露露西亞的右拳因此發出耀眼的金光。當金光和刺耳的譜奏聲發出到最高點的時候,露露西亞從腳底噴出大量的爆炸,她高高地飛起,送了初源之獸的臉狠狠一拳!

露露西亞這拳打下去,並沒有引發爆炸,反而是在初源之獸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猶如星星一般的超大型紋路。

露露西亞往後一跳,趕緊逃離初源之獸的頭部。

「……北極星!!」

下一秒,初源之獸的額頭開始腫脹、冒出金光,然後爆炸由內而外的炸裂開來,牠的血肉也因此被擠了出來。

.

———————————————————————–

【以下廣告】

因為FB連載的關係,所以前面章節不好閱讀,因此我們在巴哈姆特的雷明小屋有放置公眾版本的集結,想前面文章的讀者可以去那裡閱讀。

網址如下:巴哈雷明小屋[color=var(–blue-link)]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04231

另外如果想購買小說的讀者也可以由FB的商品直接連結購買喔!

[color=var(–blue-link)]https://shopee.tw/milkcrown7142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