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彈的露露西亞02響徹雪顛的協奏曲 》【第七章、歷史的一抹記憶】

《爆彈的露露西亞02響徹雪顛的協奏曲 》

【第七章、歷史的一抹記憶】

.

以下正文→

.

.

露露西亞的「爆燃的北極星」在初源之獸的額頭留下星之刻印。

當露露西亞落地後,緻命的爆炸由初源之獸的腦內向外爆炸。初源之獸從額頭噴出大量的黑色鮮血,發出痛苦的哀號。

露露西亞看到自己的攻擊非常有效,露出勝利的笑容說:「瑪斯姐姐教的招式還真有效呢!沒想到一擊就讓牠受傷。」

然而就在露露西亞沉浸於勝利的喜悅時,初源之獸從尾巴的部分長出一顆有翼牛頭。那顆牛頭譜奏起第三音階,開始治療被露露西亞開了個大洞的頭部。

露露西亞看到自己轟出來的血洞慢慢被填起來,不但沒有露出慌張或是憤怒的表情,反而是一臉開心的表情。她問身後的莉珊妲:「所以小女王,要展開計畫三了嗎?」

「沒錯。麻煩露露,徹底蒸發掉那顆頭,把牠的治癒能力徹底拔掉。」

「很好,那麼露露要上了!」

露露西亞說完再次高高跳起,這次的目標是初源之獸尾巴上的牛頭。

初源之獸看到露露西亞這樣跳起,腦中閃過了撤退的念頭,因為牠憑野獸的本能意識到,露露西亞已經成長到足以擊敗、甚至殺死自己的地步。

而且初源之獸還從露露西亞的背後,看到當年重傷封印自己的那個銀髮狼耳少女的身影,讓牠更是感到恐懼。於是牠轉身,打算回到那群在冰瀑下方無法上來的黑色生物之中。

露露西亞見初源之獸要逃跑,於是把右手的中指壓在拇指之下,做出彈東西的手勢,方向對準那隻初源之獸的牛頭尾巴。

「轟鳴的──」

露露西亞一邊說,一邊把爆炸的譜奏聚集在中指之上,中指瞬間被複雜的紋路所纏繞。

中指上累積了大量的爆炸能量,因此發出白光並噴出白煙。

露露西亞因為中指傳來劇痛,露出痛苦的表情,但是為了要徹底殲滅牛頭,她忍下疼痛感,繼續累積能量,直至她的右手因為爆炸能量而整個燒起來。

「掃把星!」

露露西亞在能量累積到最高點的時候,彈出中指。

積聚在中指的爆炸之力,伴隨彈出的動作飛出手指,化作一顆拖曳著金色尾翼的掃把星。

掃把星突破音速,發出轟鳴音爆聲,連眨眼的時間都不到,彗星已經落在牛頭的腦袋之上,牛頭因為音速的衝擊被震暈過去。

「轟磅!」

彗星的刻印,在烙印上去沒多久,再次產生了由內而外的爆炸,而且爆炸的威力更甚之前。

整個牛頭都被爆炸的火焰吞噬,連噴出的殘渣都因為爆炸的高溫瞬間碳化或是蒸發,尾部的斷面也直接燒焦,根本無法再生,甚至先前被吞進去的部落戰士和雙胞胎祭司都被吐了出來。

被這麼一炸的初源之獸,整隻掉落到冰瀑底部,大量的黑色生物為了保護自己的本體全都湧了上去,組成了一面堅固的肉牆。

露露西亞落地後,跳上莉珊妲的雪地摩托車後座說:「好了,小女王,這樣應該可以進行計畫四的A方案吧。」

莉珊妲點點頭,然後騎著雪地摩托車衝向冰瀑下方,準備對初源之獸展開追擊。

莉珊妲沒有預料到事情會那麼順利,雖然她是有看出初源之獸可以使用六種譜奏,但是這六種譜奏是由六顆不一樣的動物頭部所發出來,且還沒有整合在一起。所以莉珊妲是設想,如果有辦法依序殲滅那些發出譜奏的頭部,抽掉牠的再生能力和攻擊能力,之後要給牠最後一擊就簡單多了。

但是莉珊妲還是很懷疑這種違背世界法則的生物,是否真的能殺死?

畢竟連第一代女王擁有那種專門克制譜奏能力的力量都無法徹底殺死牠,而是只能封印牠,就代表其力量可能比想像中的還要麻煩。

莉珊妲正思索著辦法,下方的原本以四肢行走的初源之獸用雙足站立起來,周圍的大批黑色生物全部湧上牠的身體,為牠穿了一層厚厚的生物裝甲,變成了身高兩百公尺的漆黑怪物。

露露西亞看到這一幕不禁緊皺眉頭說:「嗚,要是牠那樣叫小兵保護的話,露露的星星爆炸就沒有用了。」

「露露的星之系列,是把爆炸灌進敵人體內,然後再引爆的吧?」

「嗯嗯,是呀。但是對那種穿鎧甲或是數量太多的敵人沒有用。」

「那麼我們改用計畫四的C方案吧。」

露露西亞同意莉珊妲的提議,兩人決定改變戰略,轉而往冰瀑上方,朝冰雪谷前進。

原本害怕露露西亞爆炸力量的初源之獸,因為穿上生物裝甲,所以不再懼怕她的力量,因此牠爬上冰瀑,移動笨重的身體緊追在露露西亞和莉珊妲身後。

露露西亞看到這一幕嚇得發出喵嘎的聲音。

「喵嘎!追上來!小女王,追上來了!」

「牠逃跑咱反而還頭痛,露露抓穩了!」

露露西亞轉而露出開心的表情,緊緊抱住莉珊妲。

即便露露西亞趁機亂摸自己,莉珊妲還是專心駕駛雪地摩托車,往冰雪谷的深處前進。

.

冰雪谷的谷口很狹窄,不過擁有巨大力量和身軀的初源之獸,隨手一揮就將谷口粉碎,讓自己能進入充滿樹林的谷地。

但也因為初源之獸太過笨重,根本追不上莉珊妲一行人,所以牠把右手變成了象河馬的頭部,並從象鼻中發出第六音階的譜奏聲,噴出兩道藍色的等離子射線,攻擊在前方竄逃的露露西亞和莉珊妲。

在莉珊妲精湛的駕車技術下,兩人輕鬆地閃過射線的橫掃。

露露西亞看到初源之獸的等離子射線攻擊不到自己,便對牠擺出鬼臉說:「來抓露露呀,大笨呆。」

雖然初源之獸看不到露露西亞的表情,但是攻擊一直打不到她們讓牠的心情更加暴躁,於是初源之獸又趴在地上,並長出兩對腳,隨即驅使著八條腿、發出狂吼逼近露露西亞和莉珊妲。

「小女王!牠的速度變快了!快點!」

「咱們已經贏了。」

莉珊妲用力一催油門,衝出山谷另一端的谷口。

莉珊妲一衝出谷口,快速地甩尾右轉,然後停了下來,要不是露露西亞抓得夠緊,這個急停甩尾早把她甩了出去。

幾十秒後,初源之獸以拔山倒樹之姿衝來,撞破谷口。

然而出現在牠的眼前的是,一道長好幾公裏的大裂谷。

這個大裂谷,原本是阻礙莉珊妲一行人前往因克賽斯共和國的大阻礙,如今則成了對付初源之獸的最大殺器。

初源之獸因為衝得太快,加上體積太大、體重太重,即使前半的兩隻腳趕緊停下來,但是後面的六隻腳卻來不及收到大腦的指令停住,整個身體就這樣直直掉進了幾乎看不到底部的深淵之中,牠淒厲的哀號隨著牠的墜落越來越小聲。

露露西亞看著掉進深淵的初源之獸說:「露露覺得這樣應該不是叫困住……而是叫摔死……」

「露露別太小看那隻初源之獸的力量。」莉珊妲說完,拿出奏擊手機,通知貝兒。

莉珊妲結束通話後,卡那西聖山的頂部傳來了猶如雷鳴轟炸的聲音,接著是轟隆轟隆的山崩聲。

露露西亞和莉珊妲看向巨響的源頭,彷彿可以摧毀一切的大雪崩,從高達一萬公尺的卡那西主峰滾滾傾瀉而下。

而且仔細一看還能看到一個人,踩著貝斯滑雪板,在雪崩的浪頭上滑雪。

那個人,是穿著純白雪之女僕禮服譜奏鎧甲的貝兒。

貝兒抓住貝斯滑雪板的琴頸,高高跳起。

「二之牙!冰天萬重大雪崩!」

原本已經很壯觀的雪崩,在貝兒譜奏的加持下,聲勢和雪量變得更大,彷彿眼前的雪崩可以把整個世界化成一片冰河時期。

大海嘯般的雪崩,轟隆隆地灌進好幾公裏寬的大裂谷中,雪崩觸及谷底,還發出了猶如火山爆發般的轟鳴,足以見得雪崩崩落的力量有多麼巨大,在谷底的初源之獸就這樣被掩埋於下方。

貝兒順著雪崩跳過大裂谷來到莉珊妲面前,她禮貌地撩起兩端的裙襬向莉珊妲說:「公主殿下,貝兒.兀德成功達成任務。」

「辛苦妳了,妳先休息一下吧。」

引發這場聲勢浩大的雪崩的人,正是貝兒。

她們當初在討論計畫的時候,為了要完全剝奪初源之獸的行動能力,決定用大裂谷、卡那西聖山的積雪,和貝兒的二之牙.冰天萬重大雪崩,來淹沒巨大的初源之獸。

但是因為貝兒加強了雪崩的衝擊力,所以這場雪崩沒有持續太久,大概幾秒鐘後就完全停止,聖山再次回歸原本的安靜。

莉珊妲和露露西亞往谷底的方向看去,如今大裂口已經不再是無底深淵,可以看到底部大量的白雪堆積在下面。

然而此時,一處的雪堆微微隆起,接著初源之獸的主要頭部從裡面竄出來大口的吸氣。當牠的頭竄出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那些大量的黑色生物從中跑出來。

莉珊妲合理懷疑,那些生物應該都在這場大雪崩全部死光,而失去第三音階的初源之獸不僅無法治癒傷口,也失去了製造爪牙的能力。

就在莉珊妲做出這些推論時,谷底的雪突然開始融化,並冒出蒸騰的水蒸氣,接著從初源之獸主要頭部的右側,竄出了專司第六音階的象河馬的頭部,牠大張嘴巴發出第六音階的譜奏聲,用等離子能量的熱度蒸發這些雪,試圖要脫困。

莉珊妲看著這一幕對露露西亞說:「露露,下個目標就是河馬象了。如果可以,咱希望妳可以在谷底把剩下的四顆頭全都打掉。」

「沒有問題,對現在的露露來說,那個只是一團肉靶而已。」

「那麼露露穿好鎧甲了,咱要衝下去了。」

於是莉珊妲再次催起油門,載著露露西亞往谷底衝過去。

露露西亞準備召喚之前二代女王瓦莉絲送給她的鎧甲,突然她的耳機發出金光,一套從未看過的金黃色譜奏鎧甲穿在露露西亞身上。

那是不同於瓦莉絲送給她的厚重鎧甲,而是一代女王姆圖瑪斯當年穿在身上,星座女王禮服的鎧甲。

「露露,接著!」

熟悉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來,接著騎槍飛了過來,露露西亞順手抓住,便完成了所有武裝。

莉珊妲發覺露露西亞換上她從沒見過的鎧甲、拿出全新的武器,驚訝地問:「露露!這套譜奏鎧甲哪裡來的?」

「嗯?這個是瑪斯姐姐送露露的禮物。」

就在露露西亞換上星座女王的禮服鎧甲時,在谷底的象河馬和初源之獸也發現露露西亞和莉珊妲逼進了牠們。

於是象河馬用象鼻對準她們兩人,射擊出等離子射線。

因為在半空中根本無法閃避,所以莉珊妲發出第一音階的譜奏聲,把國家的紋章刻在雪地摩托車上加強防禦力。

轟一聲,等離子射線轟上了強化後的雪地摩托車。雖然摩托車的裝甲勉強擋住,但是小犰狳和小白鼬還是發出了一聲慘叫。等離子射線如暴雨般打上來,把摩托車轟得鏗鏘作響,零件和裝甲不停飛散出來。

莉珊妲看摩托車的裝甲支撐不了太久,她對後座的露露西亞說:「露露,速戰速決。」

露露西亞點點頭,跳下雪地摩托車,用纏繞爆炸的拳頭打爆襲來的等離子射線,往象河馬的頭部砸去。

象河馬見到露露西亞跳向自己,牠繼續從鼻子射出等離子射線的同時,也張開大口,朝露露西亞吐出一顆如車子般大的高溫等離子炮彈!

露露西亞面對迎面襲來的等離子炮彈,她雙手高高舉起騎槍,把爆炸譜奏全凝聚在其中,接著她由上而下的一斬,燃著熊熊爆炸烈焰的騎槍切開了等離子炮彈,並一路向下劈去,在象河馬的臉部中線留下一道深深的斬痕。

斬痕並沒有讓象河馬噴出血,卻引發了一場爆炸。

但是因為距離太遠,所以爆炸並沒有完全炸掉象河馬的頭,只是讓牠受了重傷、失去意識。

初源之獸的主頭,看到露露西亞已經癱瘓掉自己第六音階的頭,為了要對抗露露西亞,牠又召喚出第二音階的獅鷹頭。

獅鷹頭大吼一聲,用第二音階的譜奏消除露露西亞身上的爆炸譜奏,露露西亞瞬間感到無力。

當露露西亞的力量被剝奪之後,本體的鹿角狼發出譜奏聲,讓自己的鹿角變成鋼鐵,並使其迅速生長,刺向在半空中無力的露露西亞。

就在銳利如刀刃的鹿角要貫穿露露西亞時,莉珊妲猛摧油門,讓雪地摩托車後面噴出推進火焰,暴衝到露露西亞身前,擋住銳利的鹿角突刺。

無力的露露西亞就這樣落在雪地摩托車的後座,趴在莉珊妲的背上。

「露露,快點振作!」

「露露……使不上力……動不了了……」

初源之獸發現露露西亞暫時不能動彈,又陸陸續續叫出了使用第四音階的羊頭和第五音階的獅豹頭。

兩顆獸頭分別發出譜奏聲,攻擊莉珊妲和露露西亞,兩人身體的控制權瞬間被剝奪,無法動彈。

剛剛被露露西亞打昏的象河馬慢慢地恢復意識,看到兩人被打得不得動彈,於是牠也用盡自己的力量,凝聚等離子炮彈打算要把兩人燒成灰燼。

就在這五顆獸頭要奪去露露西亞和莉珊妲的生命時,牠們忽然發現壓在身體上的雪越來越重,還越來越緊,讓牠們幾乎喘不過氣。

最後牠們發現壓在身體上的雪竟然變成了堅硬無比的萬年冰塊!

同時牠們的身邊還吹起了區域限定的冰風暴冰塊,初源之獸的頭部慢慢結冰,讓牠們的譜奏聲越來越小,最後被一個彷彿寒風刺骨的第一音階譜奏聲所取代。

慢慢被凍結的初源之獸,把視線移向譜奏聲的源頭。

從風雪之中,走出一個正彈奏著發出藍色光輝貝斯的女僕。

而她正是先露露西亞和莉珊妲一步滑到谷底的貝兒。

雖然莉珊妲叫她好好去休息,但是為了守護自己最愛的公主殿下,她怎麼可能乖乖觀戰,所以她早已偷偷下到谷底,然後看到被打傷的露露西亞和莉珊妲。

貝兒冰住初源之獸的同時,她對在摩托車上的露露西亞大吼:「露露西亞小姐快點醒來!不要讓我和公主殿下白忙一場!」

露露西亞左右搖搖頭,讓自己回復意識,並罵回貝兒說:「臭女僕,不用妳說露露也知道。」

露露西亞從口袋中拿出最後的星之果和菲莉西弗碎片,塞進口中咀嚼起來,嗆辣的感覺直衝腦門,並讓她體內刺耳的雜音譜奏更加刺耳的響起。

當露露西亞回復精力時,她看到騎著吼雞、身穿金色鎧甲的瑪斯在她周遭盤旋。

「露露知道了,露露會在最後一刻都相信夥伴,相信自己。」

露露西亞從雪地摩托車上站起,然後從腳底噴出爆炸的火焰,飛上高空。

當露露西亞飛到谷頂最高點時,開始跳起了瑪斯教導她的戰舞。

伴隨她舞動的肢體,爆炸的譜奏聲雖然還是很刺耳,但卻有某種未知的旋律。身上的鎧甲也發出金色的光芒,噴出大量的爆炸火焰。

露露西亞跳完戰舞之後,身體在星球引力的牽引下開始往下墜,衝向正下方的初源之獸的頭部。

她把騎槍對準下方的初源之獸,接著身體開始朝順時鐘旋轉起來。為了要加快旋轉的速度,她還從鎧甲的縫隙噴出推進火焰,讓自己化成了嚇人的爆炸電鑽龍捲風。最後她從腳底噴出驚人的爆炸推進火焰,加速自己推進。

速度驚人又充滿殺傷力的爆炸電鑽龍捲風,粉碎初源之獸身上的冰,並從牠嘴中貫穿進去,接著深入初源之獸的喉嚨、刺穿肺部,最後來到初源之獸的核心臟器的面前。

一個像是葡萄般串在一起的六顆心臟。

露露西亞看到六顆心臟不禁皺起眉頭,並碎唸了一句:「難怪,露露當時打穿了你的心臟,你還活著,但是露露這次會徹底……」

露露西亞像是初生的嬰兒一樣,蜷縮自己的身體,接著把向外四散的爆破之力往自己的聚集,然後把這些力量壓縮再壓縮,集中再集中。

露露西亞要的不是震天的巨大轟鳴聲、或是耀眼的閃光,更不是足以吞噬大區域的爆炸火焰,而是能造成真正的毀滅、帶來死亡的爆炸。

露露西亞一直以來都不敢有這麼恐怖的想法,因為她一點都不希望傷害到別人,所以她會盡力的讓爆炸的傷害降到最小。然而現在為了保護夥伴、保護世界,她必須把這股力量提升到極緻,才能跨越一切──儘管這股力量可能會粉碎自己的身體,她也要擊倒初源之獸!

瑪斯的幻覺在這時候像是個溫柔的母親,抱住露露西亞,在她耳邊細語說:『相信自己,戰士露露。』(粗)

這句話傳入露露西亞耳中的瞬間,原本往自己體內集中的暴亂力量,慢慢穩定下來,最後在露露西亞體內變成了一顆宛如星球初生般,高熱高壓的炙熱核心。

露露西亞蜷縮的身體,在此時像太陽一樣發光發熱,而核心是個彷彿太陽一般炙熱高溫、被壓縮到極緻的爆炸之核。

「世界初源的力量……」

被露露西亞壓縮到極緻的爆炸之力,以她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露露西亞穿在身上的星座風的金黃色,被這股可以湮滅一切的爆炸,化作細碎的粉末。

露露西亞眼前串聯在一起的六顆心臟,也被爆炸分解成細碎的粉末。

最後爆炸擴散到了初源之獸的胃臟、肺臟、腸臟譜奏器官,以及各種人類並沒有的奇怪器官。

爆炸不僅僅是煮熟摧毀這些部分,而且連到牠體內最細微的細胞、水分以及菲莉西弗元素,全都被爆炸蒸發摧毀。

「超新星爆炸!」

露露西亞大吼的那一瞬間,初源之獸的形體開始扭曲膨脹,並從體內發出金光。

被太陽般的炙熱爆炸攻擊的初源之獸,發出死前的吶喊:「吾主……為什麼……您依然擁有過去的力量……為什麼您還要逃避使命……」

「露露的力量不是拿來破壞的,是拿來守護大家的!」

最後,巨大的初源之獸由內而外炸開,身體變得四分五裂。

噴出去的斷肢和肉塊,因為這足以粉碎掉細胞的爆炸,整個瓦解化成一灘灘滾燙的血水,把雪白的雪煮成了滾滾蒸氣。

在外面的莉珊妲和貝兒,看到這一幕,就知道露露西亞在牠的體內使出了相當不得了的攻擊。

貝兒趕緊跳上去,抱住莉珊妲往後退,免得被露露西亞無情的爆炸傷到。

但是露露西亞釋放出來的大爆炸,卻不如平時那樣形成大範圍的災害,反而僅僅只針對初源之獸本身造成無法復原的重大傷害。

所以這場看起來很驚人的爆炸,只有初源之獸所在的地方開了一個巨大的雪坑洞。

被銳利鹿角困住的雪地摩托車也因此解脫,掉落到地面。

莉珊妲趕緊推開貝兒,慌慌張張地跑向雪坑洞大喊──

「露露!妳沒事吧!」

莉珊妲跪在雪坑洞前,看向坑洞底部。

此刻的露露西亞猶如新生兒,全身一絲不掛的光裸在那裡陷入沉眠之中。

莉珊妲見狀,不管雪坑洞有多深,直接沿著雪坑的邊緣滑到底部,然後脫下自己厚重的冬衣外套披在露露西亞身上,並抱住她。

莉珊妲原本以為露露西亞有受什麼重傷,但是聽到露露西亞打呼的聲音,她終於鬆了一口氣。

就在莉珊妲要把露露西亞抱到雪洞的上方時,雪洞的底部突然湧出黑色的液體,黑色液體開始慢慢變成蠕動的動物外貌,還發出憤怒的嚎叫聲。

「是妳……是妳吧!骯髒的守護神!是妳讓吾主墮落的吧!!我要讓妳付出代價!把吾主喚醒!」

莉珊妲看到這一幕,趕緊抱著露露西亞退了好幾步。

「都已經被露露打成那樣了還沒有死嗎?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黑色的液體變成了鹿角狼,襲向莉珊妲。

雖然莉珊妲拔出防身的短劍反擊,但因為力量沒有完全回復,反而跪了下去,任由鹿角狼宰割。

「去死!妳的時代要結束了!守護神!接下來是偉大吾主的時代!」

就在鹿角狼要撕碎莉珊妲和露露西亞的時候,鹿角狼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

正確來說是牠好像被什麼東西拉住,不管牠再怎麼努力的揮舞利爪、張開血盆大口要去咬她們兩人,都無法觸及到她們。

接著牠像是被什麼東西拉走一樣,飛向大裂口的上方。其他埋藏在雪地裡和各處的黑色血液,也全部往某個方向飛去。

莉珊妲看到眼前的一幕,不懂的自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莉珊妲為了要搞懂是怎麼回事,於是呼喚貝兒,叫她載著自己和露露西亞去一探究竟。

於是貝兒把莉珊妲和露露西亞放到自己的奏擊掃把上,一行人就這樣騎著掃把跟隨黑色血液,一路來到了被夕陽染紅的起源神殿。

而那些黑色的血液飛進了先前初源之獸欲逃脫神殿時砸出的大洞中。

莉珊妲覺得裡面應該正在發生什麼事情,她要貝兒留守在洞口並照顧依舊在沉睡的露露西亞,自己獨自深入其中一探究竟。

◆※◆※◎※◆※◆

莉珊妲繼續跟著那些黑色血液的進入大洞之中,最後來到第一代女王的陵墓。

然而陵墓卻不如之前那麼幽暗,甚至還有些明亮過頭。

冰冷的地板上,發出點點璀璨光輝,祭壇則是發出了溫暖又耀眼光芒。這些點亮陵墓的光,看起來就像眾星環繞著太陽一樣。

陵墓的變化不僅僅是變亮而已,還發出了悅耳的第四音階譜奏聲。

莉珊妲順著譜奏聲看過去還能看到,不知何時已經來到這裡並身穿正式服裝的雙胞胎祭司,她們站在石棺前,跳著獨特的戰舞。

陵墓中不僅有跳著戰舞的雙胞胎祭司,還有穿上一身傳統淨裝的舒比,跪在兩位雙胞胎祭司前,雙手交握做出禱告的樣子,以及駕著奏擊攝影機努力抄寫什麼的夏爾曼教授。

原本跳著戰舞的雙胞胎祭司,看到莉珊妲進來之後,開始唱起歌曲。

「Kai ya Karaolrerakokowai ta pa kosao, Kai ya Kara aka oeseng ka homosa, yako I la ma hasa mahasa pinoe oe an.」

雖然莉珊妲完全聽不懂歌曲的意思,但是歌聲深深地震撼她的心,甚至直達靈魂的深處,彷彿靈魂都被莊嚴又神聖的歌聲淨化一樣。而且不僅僅是心靈被歌聲淨化,連自己的譜奏器官都發出連她聽都沒聽過的譜奏聲。

當雙胞胎祭司接收到這個譜奏聲後,她們繼續唱著這首靈魂聖歌,同時兩人牽起了雙手,默契十足的搖晃著身體,跳起與剛才不一樣的戰舞。

她們右腳先是向前踏,左腳再接著往後踏,她們舉起雙臂向上揮舞,口中發出「HE-HE!」的呼喊聲,接著往前跑了幾步,又再向後跑了六步,然後放開雙手。

地上的星芒開始向祭壇移動,最後變成了一個把陵墓照得耀眼的博愛之星的圖案。

最後所有的初源之獸的黑色血液,全被吸進了那扇大門裡。

但是牠並未放棄離開這裡,反而開始幻化出各種野獸的樣貌,試圖要突破那道由第一代女王築起的不可見譜奏之門。

隨著牠的撞擊,不可見的譜奏大門開始出現裂痕,甚至還有幾滴黑色血液噴濺出來。

牠攻破第一代女王所建立的譜奏牢獄,也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雙胞胎祭司停下戰舞和歌聲,同時向莉珊妲伸出雙手說──

「wasal liwaliwal, ha oepen pahiliway, ini bowihhi oeway.」

原本在記錄和抄寫歌詞的夏爾曼,停下手邊的工作,走到莉珊妲面前說:「即便面對如此命運,顛簸且曲折,也應當要如龍藤花般堅強的面對。」

莉珊妲沒有追問,而是伸出雙手各握著雙胞胎祭司的手說:「不管咱的命運如何,咱都會好好應對。」

雙胞胎祭司反握住莉珊妲的手,將她牽向祭壇。

莉珊妲踏著臺階,走上祭壇的最高處,雙胞胎祭司又對莉珊妲說了一句話。

夏爾曼翻譯道:「去吧,年輕的王,在祖靈的引領下,舞動身軀,完成妳的使命吧。」

雙胞胎祭司放開莉珊妲的雙手,然後跪在她的左右。

第一代女王的譜奏,就這樣從莉珊妲正前方的大門衝出來,狠狠地砸莉珊妲的身上。

莉珊妲在那個瞬間,完全懂了是怎麼回事。

「原來如此……這就是為什麼每隔五年,歷代女王都會單獨進來裡面的原因了。這是亞德拉希皇族獨特的譜奏封印,唯有維持封印才能把初源之獸關在裡面。而繼承一代女王的咱,也被賦予了封印初源之獸的使命,以及那封印術式的戰舞。」

「那麼咱會順應這個命運,完成咱的使命。」

莉珊妲順著本能,順著體內皇族之血的教導,跳起了戰舞。

在莉珊妲跳戰舞的時候,腦中還閃過幾個景象。

她先是看到一個封印在琥珀中的粉色長髮的因克賽斯女子。

接著是巨大的龍型怪物,焚燒大地。

以及坐在王位上,睥睨著整個熊熊燃燒王都的第二公主。

最後莉珊妲的眼前一幕,定在了模樣有些奇怪的第二代女王瓦莉絲身上。

瓦莉絲彷彿能看到莉珊妲一樣,露出微笑說:『抉擇吧,未來的王!妳是要跨越我,向前邁進?還是成為我的力量,讓我帶領著大家向前邁進?』(粗)

莉珊妲的這個奇怪的幻覺沒有持續太久,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正當莉珊妲努力要讓精神集中在眼前的事情時,大門上第一代女王的譜奏聲慢慢消失了。

譜奏監牢就要消失,初源之獸的黑色血液開心地湧了出來。

但是下一秒,大量猶如荊棘的鎖鏈劍刺穿了那些血液,讓初源之獸不得動彈,而這些鎖鏈劍像是要把這個不應該出現在人世的惡魔拖回地獄,狠狠地把初源之獸往大門後拉。

拉進大門後,譜奏監牢又再次立起,這次不單單有第一代女王的譜奏聲,還混了莉珊妲的譜奏聲,在兩人架起的譜奏監牢面前,初源之獸再也沒有任何逃脫機會,就這樣被拖入深深的地底中。

當這些黑色的血液全部被封印至門後,雙胞胎祭司走下祭壇,然後把原本併在一起的兩個石棺推回到祭壇兩側的原位。

通往初源之獸封印處的大門緩緩關起,牆上碰觸在一起的雙王浮雕也開始分隔兩地,最後變回了機關還沒有開啟的樣子,把封印徹底鎖上。

第一代女王和第一代皇帝的陵墓,再次變回往常的幽暗和寧靜。

雙胞胎祭司完成封印儀式後,開始膜拜兩位王的石棺。

莉珊妲完成儀式後,雙腿無力地跪在祭壇上,頭上還不停地滴落豆珠般的汗水。

「這樣……應該就完成了吧。」

雙胞胎祭司見莉珊妲無力的模樣,便走上去,抱住莉珊妲、摸摸她的頭,似乎在鼓勵她做得非常好。

整個儀式完成後,夏爾曼開心地蹦來跳去,甚至還淚流滿面,「嗚歐歐歐!太棒了……太棒了……這可是最棒的第一手資料……從來沒人見過的儀式和祭儀……嗚嗚嗚……身為人類學家能記錄到這麼棒的儀式,我死而無憾……」

莉珊妲聽到夏爾曼開心的聲音,轉頭問他:「夏爾曼教授,可以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咱聽嗎?」

「剛剛那個似乎是初源之獸的封印儀式。」

「咱有察覺到,但是你們的時間算得有點準,讓咱有些驚訝。」

「兩位祭司大人被吐出來之後,跑來跟我說『時候已到』,然後又找來那個背行李的小兄弟幫忙,於是她們把我們帶來這裡,開始跳戰舞,啟動陵墓的機關,開始儀式前的準備。」

「背行李的小兄弟?」莉珊妲想不起那是誰,決定先放一邊,繼續追問:「也就是說,你們得知我們擊敗了初源之獸,所以展開了一連串的儀式。」

夏爾曼指著那扇通往初源之獸封印區的大門說:「是呀,因為初源之獸無法被殺死,只能在牠被擊敗的瞬間,把牠封印進去,不管太晚或太早都不行。」

「這個封印可以支撐多久?」

「久一點兩百年,少一點只能支撐一百年。」

「真的沒有辦法完全殺死初源之獸嗎?」

夏爾曼搖搖頭,「沒有辦法,要是可以,初代破壞神早就消滅牠了。」

「亞德拉希帝國裡面存在著這種東西真的很令人不安。看來之後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母後,還要加派更多軍隊守護這裡,免得有心人士想要釋放初源之獸。」

「但是初源之獸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殺不死?」莉珊妲憂心忡忡地看著吸入黑色血液的大門問道。

「接下來只是我的假設,摒除神話和傳說,用我們現代術語來講這應該是某種活體基因庫,裡面儲存了大量生物的基因還有六種譜奏,而我們亞德拉希人的祖先,可能就是從這鍋基因湯裡誕生的。」

「基因湯,那為什麼應該是誕生出亞德拉希人的起源,反而會帶來這個巨大的毀滅呢?」

夏爾曼拿出一枚菲莉西弗說:「還記得,第一學期的太古時期地母神信仰的特色嗎?」

莉珊妲點點頭回答:「地母神是一種一體兩面的神祇,祂會產下生命,帶來新生,但也會為了世界的平衡,把過多的生命送入死亡之中,是個同時具備仁慈和殘暴的古老神祇。」

「沒錯,我猜初源之獸可能就是這種地母神信仰的源頭。因為初源之獸是象徵著生命的起始和終局的存在,所以毀滅牠也可能是毀滅生命的本質。」

莉珊妲聽到這裡不禁重重嚥下一口口水,畢竟這個推論有點嚇到她。

夏爾曼繼續說:「而像是一代女王陛下那般,或是露露西亞同學那樣的特殊譜奏,被稱為破壞神,大概也是這個原因,因為她們擁有可以動搖生命本質的強大力量。」

「露露的力量……是可以動搖生命本質的力量。」

夏爾曼看到莉珊妲露出憂心的表情,便露出燦爛的笑容說:「不過,莉珊妲同學也不需要擔心,因為有莉珊妲同學這麼好的朋友在她身邊,我相信露露西亞同學一定沒有問題。」

夏爾曼說到這裡,看向牆壁上第一代女王的浮雕說:「我想這大概就是身為上一代破壞神,一代女王陛下之所以會說出『相信自己,相信夥伴』這句名言的原因。」

莉珊妲點了點頭說:「咱似乎也多少能理解一代女王陛下的心情。」

莉珊妲鬆了一口氣後,失去意識,癱軟在地上。

◆※◆※◎※◆※◆

擊敗並封印初源之獸後,沉睡的莉珊妲和露露西亞兩人,被卡力亞拉人運回部落的集會所,讓她們好好休息。

似乎是花了太多體力和力量,露露西亞和莉珊妲兩人睡了將近三天,才在第四天的早晨醒過來。

莉珊妲坐起身,摸著痛到好像要裂開的頭說:「咱的頭……痛得像是要炸開一樣……」

露露西亞則是摸著肚子說:「露露……好餓……露露要吃一整隻烤殼牛……不然給露露一整隻烤吼雞也可以……」

貝兒看到莉珊妲醒了之後,眼淚不停從眼眶中滑落,她衝上前抱住莉珊妲大哭了起來,莉珊妲摸摸貝兒的頭安撫說:「抱歉,讓妳擔心了。」

舒比和夏爾曼聽到吵鬧聲後,拿著早餐進到集會所裡面。

露露西亞看到舒比的手上有香噴噴的食物,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撲向她,把她推倒在地,然後瘋狂的吃著食物。不管舒比怎麼掙紮,都無法擺脫餓到瘋掉的露露西亞。

夏爾曼則拿著燉湯和烤肉,來到莉珊妲面前說:「看到妳們精神那麼好,我總算放心了,這幾天兩位祭司大人可是緊張得要死。」

「咱……和露露到底睡了幾天?」

「大概三天吧。」

莉珊妲聽到自己睡了三天,嚇得狼耳都直立起來。

「咱也睡得太久了吧!不行!咱要馬上出發!」莉珊妲無視貝兒還抱著自己,趕緊站起來。

但是她忽然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又倒了下去,貝兒緊張地攙扶起莉珊妲。

夏爾曼哈哈大笑說:「看來妳的身體還在跟妳抗議呢,莉珊妲同學,妳還是好好休息吧。」

「可是……」

「而且不只有莉珊妲同學妳的傷口和體力還沒有全好,妳的朋友也是一樣。」夏爾曼指指她身旁的貝兒和吃著早餐的露露西亞。

莉珊妲看到雙手因為凍傷而纏著繃帶的貝兒,以及幾乎全身都包著繃帶的露露西亞,最後她看著自己包著繃帶的四肢。

「看來也只能再多靜養幾天了……又要多麻煩你們幾天了。」

「不會不會,部落的大家歡迎妳們還來不及呢。」

莉珊妲現在雖然恨不得想要趕快出發,但是初源之獸帶給她和夥伴的傷害比想像中的還要大,她也只好乖乖地聽從夏爾曼的話在這裡靜養。

就在莉珊妲決定要留下來時候,大量的卡力亞拉人蜂擁了進來,然後扛起莉珊妲和露露西亞兩人到廣場上,邀請她們參加盛大的慶典。

雖然露露西亞有傷在身,也餓得不得了,但是她仍舊是拿著食物,跑到前面跟部落的人一起跳戰舞。

看著莉珊妲和露露西亞愉快地參加慶典時,貝兒問夏爾曼教授:「教授,可以把這個大量賣給我們嗎?」貝兒拿出一顆星之果問夏爾曼。

「星之果?妳要那麼多這個做什麼?」

「因為公主殿下在路途中會遇到很多危險,我需要更多可以保護公主殿下的力量。」

「是嘛。但星之果可是很稀有,祭司大人說不定不會賣,畢竟戰士去狩獵的時候都要吃這個。」

「那讓我去跟兩位祭司談談吧。」

於是貝兒在夏爾曼的引薦下,上到了發光榕樹中的木屋,去見兩位祭司。

雖然雙胞胎祭司有些猶豫,但是最後看在她們是打敗初源之獸的英雄,很乾脆的把發光榕樹上的所有星之果都送給她們,同時也拜託貝兒好好照顧破壞神和上一代破壞神的後裔。

貝兒露出堅定的表情回答道:「我貝兒.兀德,會用盡全力守護公主殿下……」

她斜眼看了一下在榕樹前廣場跳著戰舞的露露西亞,然後嘆了口氣說:「也會努力保護露露西亞小姐,畢竟要是她死掉了,公主殿下會很傷心。」

之後莉珊妲和露露西亞又在部落裡休息了三天,才終於恢復了體力。

她們復原之後,夏爾曼和舒比帶著裝備,引領莉珊妲一行人前往山下的垃圾鎮。

經過五個小時的步行,他們穿過漆黑的菲莉西弗結晶洞、爬過依附在山壁上由粗壯的雪松樹幹糾結而成的樹根道路、走過噴出灼熱蒸氣的鹽鹼谷地、穿越一個完全由冰晶組成的透明洞穴,最後悄悄走過布滿爬行禿鷹的死亡之地,最後終於來到垃圾鎮的汙水排水口。

莉珊妲看到巨大的汙水排水口後,鬆了一口氣說:「還真是一段危險的路……」

夏爾曼苦笑說:「啊哈哈,畢竟是捷徑嘛!雖然縮短了將近五倍左右的時間,但是這些路比起一般登山客和偷渡客走的路還要危險許多。」

露露西亞也跟著鬆了一口氣說:「露露……差點就要掉下無底的深淵……」

儘管路途很危險,她們一行人還是平安抵達了垃圾鎮,所以莉珊妲非常感謝夏爾曼。

莉珊妲慎重地感謝夏爾曼後,便往垃圾鎮的汙水排水口走去。

這時夏爾曼叫住莉珊妲:「莉珊妲同學,最近因克賽斯共和國的政局非常不穩,要小心一點。」

「咱知道了,我們會小心的,夏爾曼教授要好好保重。」

莉珊妲一行人向夏爾曼和舒比揮手道別,一行人進入了垃圾鎮,前往因克賽斯共和國。

.

—————————————————————–

.

【以下廣告】

因為FB連載的關係,所以前面章節不好閱讀,因此我們在巴哈姆特的雷明小屋有放置公眾版本的集結,想前面文章的讀者可以去那裡閱讀。

網址如下:巴哈雷明小屋[color=var(–blue-link)]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04231

另外如果想購買小說的讀者也可以由FB的商品直接連結購買喔!

[color=var(–blue-link)]https://shopee.tw/milkcrown7142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