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水道女孩的愛情故事

「我一直很寂寞…」

陰暗潮濕惡臭的下水道內,少女自顧自傾訴著。

「一直以來…都沒有人愛我,沒有人會選擇我…」

顫抖著一字一字痛苦地講著。

「從一開始焦慮於沒有人拯救,到後來相信自己不應該被拯救,到現在我已經累了,已經放棄了,因為不是那種程度的問題,是因為我…我…」

少女遲疑著,紅通著眼眶,眼淚撲簌簌地落下。

「…我,永遠都只會是自己一個人。」

聽到這裡的少年再也忍受不住,徑直抱住了少女。

「不會的,妳不是一個人…」

想說許許多多安慰的話,但甚麼也說不出口,最後只能說出這句毫無份量的話語。

已經沒用了。

已經甚麼也來不及了,從一開始就。

「啊哈哈…」

哭泣的少女畸形地啞笑著,臉上是無法抑制的寂寞。

「…好想被愛。」

「一次也好…想體驗看看,被愛的感覺。」

「為甚麼沒有人愛我…?」

「我好孤單…」

「沒有人在我身邊…」

少女終於忍耐不了,緊緊抱住少年痛哭起來,聲音嘶啞地,將自己這一生的所有委屈,嘶吼著發洩出來。

「想被愛!」

「想要被誰愛著!」

「來讓我知道自己還有…活下去的理由…」

淚水混雜著鼻涕,粗重沉痛的哀號,全數傾瀉在少年的纖細肩膀上。

真可憐。

真悲哀。

但是。

對不起。

我也不能選擇妳。

我也無法愛妳。

如果在此時此刻,將這些事實告訴少女的話,毫無疑問她一定會崩潰的。

她肯定會馬上自殺,含著怨恨絕望悲傷,以及強烈的憤怒,死去。

但就這樣繼續給予她虛假的溫柔是正確的嗎?要維持到甚麼時候?又能持續多久?這種偽善結束的那刻,她所要承受的被背叛感又要有多強烈?不對,正確來說。

她有那麼重要嗎?

眼前的這位楚楚可憐,悲哀的少女,無論在任何人心中,重要程度都排不進前十,一個過去從沒被任何人愛過的人,當然也不知道怎麼讓自己被愛,當然在未來,也不會有人愛她,即使在博愛的慈善團體、善心人士的眼中,她也是如此的不起眼,如此的「不值得被救濟」,她那不值得被愛的一生,有多少事?多少原因?是她自己的選擇所導致的?如同沒有愛著她,她難道又有愛著誰嗎?

自憐,自作多情,將自己當成悲劇的女主角,一昧地索求著關愛與照護,卻甚麼也無法回報,那只是如同乞丐般的行為,自暴自棄,先放棄了一切,再哭訴著自己被一切所放棄。

這樣的人。

是沒有救的。

所以。

「對不起…」

少年低喃的話語擊墜了少女心裡最後的一絲希望。

對不起…

「我無法愛妳…」

撇頭不去直視少女那絕望到無法再絕望的表情,少年繼續說道。

即便不用看,僅憑傳來的顫慄與急速抽泣聲,少年也明白此刻的少女,其精神意志心靈已經徹底崩潰了。明明早已下定決心,可這些「必要」的折磨也令少年深感難受。

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傷害少女。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妳所在尋求的不是愛,而是不管是誰也可以的救贖,妳僅僅是在索求著單方面的照護,可妳甚麼也回報不了,甚麼也沒做,甚麼也沒有,才淪落到今天生活在下水道的慘況,不要再苦苦等待他人的援手了,只有妳先自己改變成能夠讓人想愛的樣子,才有可能被愛啊……」

沉重地沉重地沉重地沉重地忠告著。

少女怎麼可能聽得進去?絕對不可能聽進去的,這種話她也已經聽得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每個人都叫她改變,每個人都跟她不能等待他人的救贖,一定要自己自己自己自己自己自己一個人改變。

她怎麼不知道?她當然再清楚不過,只是每天光是活著就已經竭盡力氣了,去垃圾桶翻找著食物,尋找或乞討能喝的水,但好不容易討到的錢連病痛的醫藥費都負擔不起,拖著那滿是傷痕與疾病的脆弱身軀又能做甚麼工作?又能有甚麼改變?連移動身體都痠麻沉重,每晚在堅硬的地板睡覺也要提心吊膽於爬到身上的蟲子。

去申請任何社會救濟?就憑那張一次次讓她失望的保護令,她是無法容忍自己留下任何會被查到的蹤跡的。

那麼,還能怎麼做?還能怎麼改變呢?

甚麼也改變不了啊。

甚麼也做不了。

所以,甚麼也無法回報。

就像一個惡性循環一樣,因為無法改變,而無法回報,無法回報而無法得到幫助,無法得到幫助而甚麼也無法改變。脫離不了的輪迴。

其實他們也是知道的吧?

其實說這些忠告的人,本身也很清楚這個事實。

但還是因為無法抵抗過於強烈的罪惡感,忍受不了「轉移責任」這甜美的誘惑,所以還是說了,還是選擇了這種理由。

「啊哈哈…」

少女無助的聲音一字一字愈發凝重地響起。

「對呢…」

對呢。

「就是這樣…我怎麼沒想到呢…」

怎麼沒想到呢?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全部都是少女的錯。

「是我甚麼沒有都改變…只享受著當受害者,被人憐愛的感覺。」

真是糟糕啊,真是太糟糕了。

「謝謝你,點醒了我。」

少女的語氣表情無法挽回的瘋狂化。

眼瞳裡沒能倒映出任何東西。

鬆開了手,最後的最後一次拖動著疲憊不堪的身體,站起來,轉身,步履蹣跚,的,離開,背對少年,往,深淵前進。

「妳能明白就好。」

少年閉上眼睛,不忍再看下去。

「只要不放棄希望,從自身開始改變之後,慢慢地就會有人愛妳了。」

說謊。

誰不知道這是謊言?

早就已經沒救了。

「謝…謝…」

遠處…慢慢變小的最後的呼救聲。

慢慢變得微弱。

少年摀住耳朵。

他無法承受少女的死,但更無法承受少女的一生。

只要閉上眼睛,摀住耳朵,屏住呼吸,就甚麼也沒有發生,之後的一切,全都與他無關,為了繼續守護重要的人,為了繼續陪伴在真正重要的人身邊,這是理所當然正確的決定。

如果要繼續過著幸福的生活,就一定要,變得冷血。

每個人都是這樣,每個人都是這樣,少年重複地說服自己。

而遠方。

觸手可及的遠方。

少女拉一拉繩子,確認沒有問題,足夠堅韌。

偶爾也會有,像少年一樣,在路上看到少女慘況,不求回報地跟過來,想辦法提供一些幫助的人。

他們也不是壞人呢,也沒有做甚麼壞事,在最後的最後,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真的很溫暖,真的非常感謝他們。承擔不起自己的一生這件事,絕對不是他們的錯,沒有誰有義務無條件為他人提供任何幫助。

這是理所當然到無法再理所當然的事。

幸福要自己爭取來這件事,也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

從現在起,她將變得幸福。

「下輩子,我想出生在一個不用為三餐溫飽發愁的家庭。」

「下輩子,我想要有一個愛我,不會打我、拋棄我的爸爸媽媽。」

「也許可以再有個兄弟姊妹,還有和藹的疼孫女的爺爺奶奶。」

想到這裡,少女久違地笑了出來。

「希望下輩子在學校裡面不要被別人欺負,當然也不要欺負別人。」

「如果能交到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好了。」

「一般的少女會聊甚麼話題呢?化妝嗎?還是喜歡的男生?」

「喜歡的男生…對啊,希望下輩子,能夠被誰喜歡。」

「好想要…被愛,想要…被喜歡…好想體驗看看,被呵護的感覺。」

「啊哈哈…哈…這已經是奢求了呢…」

「對不起……這個就不算了吧…」

「只要願意愛我就好了…願意跟我在一起就好了,不用…呵護我的…」

「嗯…想知道…接吻的滋味…想知道,被壁咚的時候,心跳加速的感覺…」

「然後…還想吃好吃的東西…」

「想吃一次…其他人生日時都會吃的,上面有一個櫻桃的那個蛋糕…」

「希望下輩子的同學會願意讓我吃一口…一口就好了…應該不會很過分吧…?」

「也想要結…結婚看看,讓老公為我戴上夜市的那種…會發亮的戒指…」

「在…在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還有很多很多朋友的祝福下,一步一步走著紅毯…」

「然後神父會要我們宣誓…宣誓甚麼?無論病痛甚麼,都要愛著對方…」

「然後然後…我跟老公都會笑著回答,我願意,然後開開心心的結婚…」

「好幸福…真的是好幸福的生活。」

「婚後也要,繼續相互扶持…不要抽菸喝酒、也不要嚼檳榔、賭博、打麻將。」

「當…當然也不可以家暴,不要打我…不要把我趕出去…」

「然後…然後三不五時跟我一起回家照顧爸爸媽媽…大家一起吃團圓飯…」

「就…就這樣白頭偕老…我要先走…雖然很自私,但還是想要任性一下…不想要,不想看到家人比我早死掉,就這樣,就這樣結束幸福快樂的一生。」

「嗯,就是這樣。」

「就是…就是這樣…」

踮起腳尖,雙手握緊繩子。

「下輩子,我要當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碰。

繩子跟甚麼摩擦的聲音。

甚麼東西踢著牆面。

力道好像減弱了。

慢慢地…聲音愈來愈小…

愈來愈小……

愈來愈小…

愈來愈…

沉寂的黑暗。

少年從跟著少女進去的地方,爬了出來。

如果是讓他一直住在地方,毫無疑問會瘋掉吧。

過著那樣悲慘人生的人不是自己,真是太好了。

明天還是要上課。

還是要過著一如既往的平凡人生。

自殺…

自殺嗎…

那一切都與他無關…

自殺等於殺人,是上不了天堂的。

自殺的人,會在世界重覆死亡的動作,到壽命真的該終結的那天。

等到壽命終結後,自殺的人會下地獄,在地獄中接受無盡的苦難,直到將地獄報還清,才能離開,而離開之後,多轉生為畜生或殘缺知人,而且前世的業還會跟來新生,甚至生生世世都自殺而死,自殺的業會一直跟著那個人,即便他入了八識田,也永遠跟著。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