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鬥魂戀歌》學園生活 – 第一章:一切因緣的起始點

「我會讓你見識的,所謂的武術。」

在一個中學的體育館內,有的人正在揮灑青春的汗水運動著,有的人則坐在觀眾席休息,突然間,所有人停下動作,一緻地轉頭看向一個角落。

而那個空曠的角落,一名留著清秀黑色長髮、綁著公主頭,身材曼妙的國中女孩,正面露些許殺氣的盯著眼前的一名留著普通髮型、看上去很平凡的一名國中男孩。

「喔喔,好像要打起來了!」

「欸欸,快點來看,這裡有一男一女要打起來了!」

在現場是充滿緊張的氛圍,而旁邊也逐漸聚集了人群觀看即將觸發的比武大賽。

女孩此時轉側身,雙腳向左右跨開,紮起馬步、擡起雙手,右手按在腰際,五指呈現爪的型態,左手亦以同樣的姿態舉於胸前,展現出滿滿的武術魄力。

男孩看著女孩此番姿態,先是默默的深呼吸了兩次,然後微半蹲,雙手握拳,身體微向右轉,比起紮著馬步的女孩看上去青澀不少,彷彿壓根就沒碰過肉搏戰一樣,而男孩也理所當然地不被眾人看好。

「這個樣子看上去,男的根本就是蔡逼八,應該是直接被秒殺吧?」

「我們就等著看男的被壓在地上打吧!感覺很有戲!」

在眾人議論紛紛的同時,男孩和女孩相互看了一眼,在男孩臉上的冷汗滑落臉頰、掉落於地板的瞬間,女孩便一鼓作氣往前疾跑,筆直朝著男孩衝去,男孩則是站在原地不動,靜等女孩攻來。

而為何會出現這場一觸即發的比武大賽,起頭可得往前回朔到幾小時前。

在飄滿櫻花的春天,正值日本的學校學期結束以及學期開始的時段,在一處私立中學內,櫻花隨風飄落,教室中,老師還在分發新生專用的銜接講義,一個男孩坐在走廊的窗戶邊,看著走廊外飄滿櫻花的風景,發著呆。

「各位同學,等等是社團展覽,大家鐘響之後就自行活動,去參觀一下各個社團。」

「「好~」」

聽到接著是社團展覽,男孩便伸了懶腰,看著堆成山的講義打哈欠。

「終於~社團展覽我就四處晃吧,不要碰見真郎那個渾蛋就好。」

走在走廊上,放眼望去許多的社團招牌林立,男孩停在武術社的活動教室前面,望向裡面。

裡面正進行著武術表演,對健身有著一定程度瞭解的男孩,心裡很好奇武術到底是什麼樣子。

「這個同學,有什麼問題嗎?」

突然,男孩身後冒出一個女孩,留著黑色長髮、齊長的劉海、綁著辮子的公主頭,藍色的眼眸透出有精神的眼神,白皙的皮膚、有微微紅暈的臉頰、標緻的五官、凹凸有緻的身材,一系列美人兒的條件讓男孩一下子就被迷住。

「哦……嗯,沒有問題。」

男孩紅著臉頰,緊張的回答,但是那個女孩貌似沒注意到男孩緊張的神情,開始滔滔不絕的長篇大論。

「我說呢,不要太小看武術喔,武術有著點到為止和真槍實彈兩種打法,能夠完好的掌握兩者之間的分寸的都有一定的水平,雖然這個武術社的這場展示表演我也不認為怎麼樣就是了,但是真正武術,可是能殺掉一個人的喔!」

「哈啊……」

男孩對女孩的長篇大論感到無言,並覺得難得一個美女居然這樣對陌生人展現聽不完的『說教』,可惜了她漂亮的外表。

「……說到武術,其實還有分許多不同的流派,最常見的就是跆拳道、柔道、空手道、茶道,這些還沒算上使用武器的流派,嘛~大概講到這邊就可以了吧,怎樣,有對武術起了點興趣了嗎?要加入嗎?」

終於,女孩結束長篇大論,滿懷期待地看著男孩,男孩嘆了口氣,無力的看著女生。

「什麼,是來拉人入社的學姊嗎?還真大費周章啊。」

只見女孩鼓著臉頰,嘟起嘴巴,不滿的看著男孩。

「真是失禮啊,我是和你同年,一年級的同學──香玲 紗織,我已經確定要進入武術社了,這位同學,你有沒有興趣加入呢?」

看著紗織渴望的眼神,男孩內心不禁覺得,這個女孩就像是想找人一起報名入社一樣。

男孩上下打量一番紗織之後,不自覺的說了句話。

「妳……該不會很孤單吧?」

「欸?」

紗織對男孩突然的話語感到驚訝,而男孩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說出內心話之後,趕緊解釋道。

「正、正常的話不是會帶著朋友一起入社嗎?為什麼會想要邀請一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男子呢?」

紗織聽到男孩的問題之後,反而露出微笑。

「嗯?怎麼了?難道你對自己會遭到『逆搭訕』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

紗織的推斷讓男孩徹底無言,男孩過了好幾秒才從傻眼的狀態恢復過來。

「不不不,『逆搭訕』?我倒真覺得像是社團的學姊在拉人入社一般。附帶一提,我的名字叫做綠川 虎門,剛才妳看到的,只是因為我好奇武術社裡面的樣子而已。」

這時換紗織在打量著虎門,隨後便瞇起眼睛。

「嗯?是這麼一回事嗎?剛剛看你整個人都要爬上窗戶了,我還以為你一定是對武術產生興趣了呢。」

「……妳是用哪隻眼睛在哪個次元看見如此不知廉恥沒有節操的我的呢?」

虎門聽見紗織的言論,露出非常無言的眼神直盯著紗織,然而紗織不理會虎門的視線,盯著虎門衣服底下若隱若現的肌肉線條。

「嗯……㖠,你有興趣和我切磋武術一下嗎?」

聽見此話的虎門再度進入傻眼狀態,而他也完全猜不透紗織在想什麼。

「哈啊?妳說什麼?」

紗織不管傻眼的虎門,繼續自顧自的說話。

「我看你的肌肉線條蠻漂亮的,有在好好鍛鍊嘛!而且看的出來你有練武術的資質,吶,秀出你的武術體質給我瞧瞧,我能看出藏在你體內的武術之魂正蠢蠢欲動喔!」

虎門無言的用右手拍了額頭,然後無力的看著紗織。

「什麼跟什麼啊……再說,真的想跟我打的話,要去正式場地,而且沒有一定的水準和保護裝備,可是會被我打到哭的──」

『咻!』

突然香玲同學一個右腳上段踢,虎門注意到的時候腿已經停在他眼前了。

「這樣……可以了吧?夠水準了吧?」

虎門被紗織迅雷不及掩耳的上段踢嚇到,然後不自覺的順著腿往下一看──

「厲、厲害!內褲的樣式也很驚人!」

「欸啊!?咿呀~你、你這傢夥!」

『磅!』

反應過來的紗織下意識地猛力對虎門踢出重重的一腳,正中臉部,然後雙腳夾緊,滿臉通紅地用雙手拉著裙子底部。

「噗哈!」

被踢倒的虎門跌坐到地上,大力的喘了幾口氣之後,摸著被踢中的臉頰看著紗織。

「妳這不是測試我,而是擺明了想殺了我吧?說好的切磋呢!?」

「咦?欸、對喔!綠川同學你有沒有怎樣!?」

「『對喔』是哪招啦!天然呆也該有個限度吧!?」

紗織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之後,跑去關心坐在地上的虎門,而虎門用右手捂著被踹到的臉頰,臉頰還腫起來紅通的冒煙。

「剛剛明明還認真的想殺了我,現在居然馬上態度大轉彎跑來關心我,我服了,我真的服了……」

虎門站起身,稍微拍了拍屁股的灰塵之後,轉頭看著驚慌失措的紗織。

「果然還是在適合的場所切磋比較好吧?」

紗織面對虎門的提議,靈光一閃。

「那加入武術社不就能解決一切了嗎?你看,一石二鳥。」

看著無論如何就是想拉他進武術社的紗織,虎門嘆了口氣,拿她沒轍。

「妳就是篤定我一定會加入武術社是嗎?啊~好好,我輸了,我加入就是了。」



「是嗎!?那太好了~」

聽到虎門終於答應之後,紗織興奮地舉起雙手,然後立刻拉著虎門進去武術社,而虎門其實只是敵不過可愛女生的百般請求,才無可奈何地加入武術社。

於是,被紗織糾纏到沒轍的虎門選擇了入社,然而紗織還是很好奇虎門的資質如何,面露期待的表情看著虎門。

「我還是想看看你的肉搏技巧呢,等等辦完入社,我們去一趟體育館如何?」

虎門看著紗織那水汪汪的雙眼,自是明白自己一定敵不過等等紗織的哀求,便大嘆一口氣。

「唉~我以為妳放棄了呢。」

「你那個嘆氣給人感覺匪夷所思喔。」

紗織一邊瞇眼看著虎門,一邊打開教室門,經過十幾分鐘簡單的入社流程,紗織便以有事情為由,和虎門一起走到了體育館,而此時正好大家都在忙著社團展覽,體育館內人不多,兩個人不顧現在還穿著新買的制服,便開始做暖身。

而接下來,正是大家所見到的樣子。

『來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接下這一發攻擊──』

「喝啊!」

虎門才在思考著自己能否應對紗織的攻擊時,紗織早已猶如電光石火一般,現身於虎門的眼前,並像剛才一樣,改以左腳使出上段踢。

『閃不掉…等等!為什麼她就是學不乖,一直想用上段踢啊!?』

『啪!』

「噫!」

就在旁觀的人們以為虎門會應聲倒地時,伴隨著紗織嬌羞的叫聲,紗織的腳停了下來。

而且很明顯不是自己停下來,而是像被抓住了一樣,定住不動。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被抓住了嗎?怎麼可能?」

旁人看著兩個人議論紛紛,而紗織只是驚訝的看著虎門,因為,虎門在紗織使出上段踢的瞬間,便從腳會劃過的路線,準確地用右手抓住紗織的左小腿,讓紗織處在難以動彈的姿勢下。

『我以為他會擋下來,沒想到居然會這樣直接抓住我!不行,得想辦法讓他鬆手!』

「哈啊!」

紗織一邊緊張的思考一邊揮出右勾拳,想讓虎門鬆開手,不過……

『啪!』

「欸欸欸欸!?」

意外的是,面對這發右勾拳,虎門還是一樣的反應,伸出左手抓住了紗織的右手手臂。

「又、又被抓住了!?」

看著自己的右手也被抓住,紗織忍不住發出嬌羞的叫聲,而旁觀的人們開始漸漸轉移焦點,從想看虎門被打趴在地,轉變成開始在看紗織的姿勢。

「這個角度……那個男生一定大飽眼福了!」

「喔喔喔,看到了看到了,純白色的!」

意識到旁人目光的紗織,往前看了看自己擡得高高的右腳,這才突然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字馬的姿勢下,而虎門就站在絕佳的觀眾席,頓時白嫩的臉頰燒紅滾燙,並且以非常細微的聲音開口說話。

「那、那個,綠川同學,能、能請你放開雙手嗎?現在這個樣子好難為情……」

聽到紗織細微的聲音,虎門壓根沒聽清楚內容,歪過頭看了一眼紗織。

「妳說什麼?」

而紗織看虎門沒聽清楚,而且也搞不懂現在的情況,慌張地想拐彎來說明。

「不是、那個,這個,你的手能先鬆開嗎?這樣子我也不好行動,而且……」

紗織說到一半,虎門這時才往前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然後順著右手往前這麼一瞧,便看見猶如一道白色閃光乍現般美如畫的畫面,內心話忍不住脫口而出。

「啊,白色的──」

「所以說,你別再看了啊!趕快把手鬆開啊!算我求你了啊啊啊~」

紗織發現虎門在看自己的風景後,狗急跳牆的旋轉並抽開右手,然後以左腳作為支撐點,跳了起來。

「嗚喔喔喔!」

『哐碰咚!』

紗織將全身的重量全班轉移到左腳並跳起後,硬生生拉著虎門的右手,讓他整個人往前栽,同時右腳勒住虎門的脖子,一把給扭了下去,在兩人雙雙倒地後,虎門馬上短暫的暈厥了過去。

「啊!下手過重了!」

紗織沒多久便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馬上慌張的爬起來上前確認虎門的狀況。

「綠川同學,請振作一點!綠川同學!」

看著趴在地上暈厥的虎門,紗織趕緊蹲在旁邊,不斷拍著他的肩膀,叫著虎門。

就這樣叫了幾分鐘,虎門才緩緩睜開眼,然後一睜開眼,虎門再次看見了絕對領域。

「唔嗯……那是……白色的──」

「呀啊啊啊啊~你別再看了啦~」

紗織發現自己因蹲著而再次露出風景之後,就這麼直接癱坐到地上,抓著自己的裙子開始暴風哭泣。

「嗚哇~不行,已經被看光光了,已經嫁不出去了~」

「沒、沒關係,到時候我來娶妳!」

「嗯、欸?咦?」

這個時候,虎門爬起來舉起大拇指拋了媚眼,而紗織則是坐在地上,瞪大圓潤的雙眼,貌似不相信自己剛才聽的話。

而紗織、虎門兩人糾纏不清、似友非友的關係,也就此建立了起來。

「啊!香玲同學,剛才我說的當作沒聽到吧!我那說出內心話的壞習慣又上來了……」

「欸?……什麼?」

而過了幾秒,這個關係就往更複雜的方向發展了。

-待續-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