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集-織女(4)招魂曲

奇幻集-織女(4)招魂曲

城外的一切是那樣的幽暗虛浮,織女從來不知道自由之路會走得如此辛苦,但她並不害怕,有牛郎在,她一點也不怕。

兩人沿著海岸線走,牛郎帶著她穿越幾處殘破的燈塔,渡過浮著幽魂和彼岸花的海峽,在巨大森白的鯨魚塚裡安歇,夜裡,遠遠的能聽見人魚唱著勾引水手的招魂曲﹕

「在被遺忘的海域唱著遺忘之歌,

誰能知道洋流會帶我們去何方,

把羅盤和望遠鏡交給迷途的小羊,

神話裡的黃金城遠在天邊,

不如進來眼前的溫柔鄉,

失意的水手到我這裡來吧!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歌聲上達天聽,下至海底,

海豚、巨魷、夜明珠,

泡沫、船骸與枯骨,

就讓我們一同盪漾於青空的海面,

於大地之母的羊水裡探索古老的秘密,

不要念著過去的舊時光,

遠方的妻子已人老珠黃,

就讓浪潮捎封離書回岸上,

滿載狂妄的破帆下才是你該待的地方。」

悠揚尖銳的歌聲,被海浪一遠一進的推送。

「妳聽見了嗎?」說著話的牛郎,眼神有些迷濛。

織女嚇的趕緊拉住他,就連睡覺時也緊緊的將他與自己綁在一起,生怕他受到蠱惑,一去不返。

日子久了,織女漸漸習慣凡塵間的氣息,綺麗的景色和熱鬧的光景是塔裡所沒有的,她愛極了流浪,也對自己身上流有和牛郎相同的旅人之血而感到開心。

他們倆越來越親近,織女漸漸的聽懂人語,牛郎也能讀出她眼中的文字。

他習慣她沉默的陪伴,她也習慣了他那從耳邊變出硬幣的小把戲。

「原來妳十六歲了。」他驚訝的看著用手指比出數字的少女,營養不良讓她看起來比同齡人瘦小,但跟著他流浪後,臉色變的紅潤,身材也變的豐盈許多,和當初在塔裡見到的小女孩有極大的改變。

她點了點頭。

「那妳的名字呢?」

織女。她笨拙的在牛郎手心上拼寫出山城中大家喚她的名字。

「很適合妳。」牛郎笑了。

她也開心的笑了,孤寂的聲音不再出現。

而在她失蹤的三個月後,雲遊鄉失去了織女的庇佑,無法如期交貨,憤怒的貴族領著大軍,幾乎將山城夷為平地,男女老幼的血濺滿剛將洗好的白布,準剩她所居住的高塔完好如初,那時,山嵐都是腥紅色的,持續了三天三夜還久久不散,一腳踩在泥地上還會冒出血色的泡沫。

但織女不知道,她已經離故鄉太遠,世間也無人知曉,沒有人想起那個曾經擁有能織出奇麗布疋的半人半神的山城,三個月,足夠讓人淡忘一切。

牛郎誓言帶她去沙漠,但織女並不在意到不到的了,準是有些擔心到了那裡,他們兩的旅程是不是就會就此結束,想到這,織女也有些厭惡牛郎口中的那片樂土。

「妳知道歸屬之地嗎?」兩人蹲坐在堤防,看著遠方的夕陽漸漸融進海面。

織女搖了搖頭,她還不太明白太過艱澀難懂的字眼。

「那裡就是終點。」牛郎說。

織女瞪大眼睛,以為牛郎不再帶著她旅行。

見到織女的異樣,牛郎輕笑,笑聲伴著微微海風掠過織女的面頰。

「那是我旅行的終點,但我還不知道位在何方,我的恩人告訴我,一直向西走,便會找到。」

織女皺了皺鼻子,不以為意,認為這是天方夜譚。

「我想,我會回到沙漠,一直向前走便會回到原地,這是真理,這也是為什麼上帝要將地球造成圓形,他要告訴我,不要忘本,看盡世界後還是要回家。」

牛郎的魔術表演是他們唯一的收入,運氣好時,城裡的人會讓兩人進帳棚裡做做開場表演,那時,他們可以住上好一點了旅店,且不至於捱餓,但大半的時間,他們準能在破舊的麵攤,可憐的分食一碗連一點油花也沒有的湯麵。

織女想起過去在塔內生活的日子,那時她不懂的飢餓,因為紡織是她的一切,但現在,她必須進食以活著,探索大千世界耗盡她的能量,吃點凡間的食物並沒有什麼壞處,反到讓自己活得像人一點,但看著牛郎捱餓的眼神,她多想念過去不需吃喝的自己。

織女不再紡織,她不在乎,那是她幽閉的過去,但心卻空空的,孤寂不在,讓她有點寂寞,這和牛郎不在身邊時的寂寞不同。

不再紡織,我就不是我了嗎?

或許她要重操舊業,織布來貼補他們少得可憐的旅費,更重要的是織女想要找回自己,她想起被遺落在白塔裡孤寂,它該有多寂寞,也體醒自己要好好記著它,害怕它不小心便飄到遺忘之洋裡。

牛郎讀出她眼裡的悲傷,他說:「妳就是妳,沒有人能夠取代妳。」並將她擁入懷中。

「準是有些變胖了阿!」為了逗逗織女,他故意這麼說,但心裡暗自發誓要帶織女去看更多新奇的事物。

他們一路向西走,牛郎追尋的是的未來,而織女則頻頻回首過去,從前、以後,他們是全然相反的個體,卻又同樣孤單,兩人站在一起時是恰如其分的契合,好似這輩子已經註定要黏在一起。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