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瑪(一.黎明之星-5)難眠的夜晚

塔瑪(一.黎明之星-5)難眠的夜晚

「當然。」老巴葛林說。

「嵐斯洛將斐莉亞囚禁於王城後,便要求這場戰爭中的兩大罪人,獸人和精靈這兩個族系每五年必須輪流推派一名童女作祭品以獻祭給當時在戰爭中犧牲的人類戰士,人類稱她為塔瑪,意思是神聖高貴的獻禮。

塔瑪的條件為未成年的女童,若以年齡來說,孩子的成熟年齡,人類為二十歲,獸族五十歲,而最長壽的精靈則是一百歲,人選由各族自行決定,當審判日,也就是聖域收復戰的初始日來臨時,人族的使節便會來帶走塔瑪。

在這五年內,塔瑪會在人類的護衛下,遊走於大陸上三大城五百零八個大小鄉鎮,向各族宣示停戰的契約,終點是人族的發源地-裏皮斯大盆地,由人皇親自主持審判,最後將塔瑪斬首,嵐斯洛向各族族長保證,只要遵守這項傳統,他保證不會動斐莉亞一根寒毛,並會暫停向外侵略的舉動。」

「為什麼?為什麼只要精靈主母在人類手上的一天,川亞的萬物便必須對人類言聽計從呢?」忌洛忍不住發問了。

「因為精靈主母的存在對我們非常重要。」老巴葛林深吸了一口氣。

「你們或許覺得獸人與精靈是兩個完全不相幹的種族,就算當年是以血換帖,拿命賭命的同盟,今朝也不比往昔,沒親眼見過戰爭的孩子們是不會懂的,如今的你們或許以為斐利雅的犧牲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但你們都錯了。

嵐斯洛當然不會擄獲一個毫無價值的戰俘,精靈族的存在對自然界的影響息息相關,有精靈族居住的地方可以使那一個地區的土地變的肥沃,植物欣欣向榮。

而斐莉亞更能直接操控氣候,她的虛弱會導緻環境的衰敗,當年讓人類損失慘重的乾旱,便是主母對人類的懲罰,近年來,季節變的越來越炎熱,動物的數量銳減,如果斐莉亞被處死,與自然同生共死的萬物必定會受到無與倫比的衝擊,森林的平衡將會因此崩解,所以獸人們雖然對這項條約十分不滿,但也只能隱忍,是故這項傳統在大家的默認下,持續了兩百年。」

「活到現在,我看過十幾任的塔瑪,隱身在高冷山區的霜花精靈,幾乎瀕臨滅族的獨角獸人,峽谷裡天不怕地不怕的巨大石像精靈,來自各個種族的塔瑪在我眼前來來去去,但我永遠忘不了塔瑪誕生的時刻,這一輩子,我就只見過那麼一回,當年我一百多歲,那是一個剛下過雪的早晨,空氣冷冽清新,萬物都是白茫茫的好不夢幻,就在我沉醉在那神聖的氣氛裡無法自拔,樹林間響起一陣騷動,幾匹黑馬飛越過我紮營的溝渠,踏過新雪,距離近到我能聽見馬兒轟隆隆的喘息聲,接踵而來的是大群的士兵,身穿黑色鬥篷,手裡拿著培金王朝的旗幟,安靜但張狂的在一處由樹木搭建的拱門前停了下來。

當時我還不了解他們要做什麼,只能躲在一旁,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一個配備精良的人類騎士下了馬之後我才發現,那道拱門後方是一個精靈的村落,一位看起來像是族長的人與人類交談之後,便叫來幾位精靈孩子,這時幾乎整個村莊的精靈都在旁圍觀,要知道,冷漠的精靈,連自己的族類都不願意太過靠近,能引起這樣的注意力,這群人類的出現一定帶來了很重要的消息。」老巴葛林停下來喝了口酒,繼續說。

「被叫出來的精靈孩子有五位,因為距離太遠,我看不清楚他們的容貌,只知道他們在同歲的族人當中顯得異常瘦小,族長站在孩子們身後,伸出手依序放在他們的頭頂上,輪到不同的孩子,周圍的精靈也會舉起手,看起來像是在投票,最後一位最瘦小的孩子得到最多的票數,幾乎三分之二的人都舉起手,精靈族長俯身在孩子身邊講了幾句話後,便領著眾人離開,那個被留下的孩子筆直的走向騎士,一點也不畏懼士兵身上的刀劍,也不害怕比他高上兩三倍的大黑馬,一切都那麼自然,我才知道,她就是那一年的塔瑪,年紀約莫三十,離一百歲成年的精靈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幼童。」

「後來我也才知道,精靈族的村落都會有幾個這樣的孩子,沒有父母,沒有朋友,活在世界上的唯一目的就是當自己的村落被指定時來成為塔瑪,他們的一生都在等待,一百年的光陰,二十次的儀式,卑微的生,屈辱的死。」

「這真的是太可憐。」緹露聽了不禁全身顫抖。「那那些剩下的孩子呢?」

「我不知道,但是沒有人照顧,年幼的精靈根本挺不過夜晚的森林和族人們的漠視,或許另一個世界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吧。」老巴葛林語重心長的說。

「這些話題對你這個小淑女來說確實太過殘忍了,但是乖孫女,請妳切記,這個世界比妳想的還要殘酷,美麗的玫瑰下隱藏的可是無數暗刺啊。」

忌洛和霍迪都沒有說話,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緒當中,原本熱鬧歡樂的晚餐氣氛在老巴葛林這場康愾激昂的演說後,頓時像是一口燒乾的爐火般緩緩熄滅。

「怎麼了,害怕啦!來來來,舉起你們的酒杯小夥子們,咱們托果王哪有這麼容易就死,爺爺活到現在可是為了能親眼目睹獸王再度率領大軍,將卑鄙的無毛猴趕回山裡啊!總有一天獸人一族將會贏得遲來的勝利!老頭子我一定活到那個時候,用雙眼見證正義得以伸張,罪人遭到天譴的榮耀時刻啊!哈哈哈哈哈。」

老巴葛林推開椅子站起來,匡噹舉起酒杯將杯中物一飲而盡。

「托果王萬歲!萬獸城萬歲!銅盔鎮萬歲!獸人萬歲!」

緹露也跟著站起,扶住老巴葛林搖晃不已的身子。「是是是,爺爺,你今晚真的喝多了,我先扶你進去休息吧。」

「嵐斯洛你這個狗娘養的~有膽就出來單挑~不要只躲在人牆後面指揮~信不信我一拳把你打回你娘親的肚子裡,重新投胎!」

「爺爺!小聲一點!」

夜深人靜,緹露收拾好殘羹剩餚後便進房休息,而老巴葛林藉著濃厚的酒意陷入沉睡時,忌洛和霍迪面對面的坐在扶手椅上,思索著晚餐時聽到的內容。

「所以,村莊裡所有未成年的女孩都有可能中選?」忌洛問。

霍迪點了點頭,被揀選為塔瑪的標準並不算是個祕密。

「那緹露不也在名單之中嗎?」雖然這樣說,但忌洛不特別緊張,獸人是個大家庭,一個家族裡有五六個孩子並不算稀奇,而銅盔鎮大概有一百多個家族在此群聚,而且憑著爺爺的好名聲和緹露得天獨厚的外表,提名成為塔瑪的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

霍迪再度點了點頭,但他目前擔心的並不是這個,而是老巴葛林口中的那個精靈族的對策,獸人族沒有這樣的制度,若是隨意挑選,揀選日真的來臨,那勢必又是一場腥風血雨,那時就算鄰居間彼此再怎麼親近,人心的關係再怎麼緊密,在大難來臨時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因為那天人們都甘願化作殺人兇手,推眼前的敵人送死。

「忌洛,如果你不想讓緹露淌進這灘渾水,那你們一定要小心,在這天來臨前,千萬不要惹禍。」霍迪語重心長的建議讓忌洛摸不著頭緒。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還不能明確和你解釋到底是為什麼,我不擔心緹露,到是你要注意,可不要亂搞破壞,在人類帶著塔瑪離開前,千萬不要引起村人們的注意和目光。」

「什麼阿,為什麼搞得這麼神祕?」忌洛有些不滿的撥了撥爐火,火焰照在兩人的臉上搖擺不定。

「為了你們巴葛林家,尤其為了緹露,請你照著我的話做。」

忌洛被霍迪認真的表情震攝住,嚴肅的點點頭。「我知道了。」

「那就好,早點休息吧,時候不早了。」

2 條評論
  1. 今天才發現這篇
    是我喜歡的題材
    關注了

    • 謝謝你的喜歡,能愉快欣賞的話會很高興的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