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集-織女(6)絕代劇團

奇幻集-織女(6)絕代劇團

牛郎看著空蕩蕩的街,彷彿昨日的繁華榮景不過是一場夢境,兩人的距離只差了五步遠,但好笑的是他竟找了織女一整夜,手裡緊握著一支空竹籤,紅色的糖漿黏了滿手,汗濕了衣服,但已無暇顧及,他只好奇,昨晚,織女在這百花齊放的山城中究竟看到什麼?

而後者的臉上則還留著尚未褪去的紅霞,發現牛郎正若有所思的盯著她瞧,使她有點不好意思,所以有點惱火的回瞪回去。

這一個眼神充滿痛苦、狂喜、悲傷,以及孤獨,那是牛郎第一次看見她如此複雜的眼神,他拒絕參透。

在織女無言的央求下,他倆在城中的小樓中租了一個小小的房間,暫時先住了下來。

「我們昨天賺到的錢可以好好的在這裡休息一陣子。」將為數不多的家當堆在牆角,牛郎環顧這個小小的房間,靠窗的小床勉強擠得下兩人,除了一個充當桌子的矮幾,再也放不下其他的家具,一個小小的壁爐飄著裊裊黑煙,彷彿留存了上一個房客的氣息。

雖然簡陋,但比起餐風露宿的生活,有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這裡的人好像滿喜歡魔術的,或許我們可以到城裡的馬戲團應徵。」牛郎說,但眼神有些飄忽不定。

牛郎已不想追問,雖然已認定織女此生必定不會再說話,而他也永遠不會從她口中知道,但他就是害怕,害怕織女會從眼神中洩漏出秘密。

而織女則雙手環抱著膝蓋坐在床上,盯著一小片的天空,今天的雲朵像是有人將乾硬的白色顏料在青色的布上用力刮畫一般。

『我是來帶你回去的。』

她反覆思考孤寂說的話,內心急切的想再和孤寂見面。

而見織女沒有反應,牛郎摸摸鼻子,提著他裝有魔術道具的箱子,黯然地走出301號室。

「絕代劇團」,是大陸上數一數二的馬戲團,繽紛的大帳篷比起孔雀鳥的羽毛還要華麗,裏頭更是佈置的金碧輝煌,這裡是怪胎的天堂,畸形的樂園,不正常的東西看起來是那麼的正常。

一踏進帳篷,牛郎便看見一名正在彈鋼琴的女子,她擁有兩雙手臂,二十隻纖細的手指在琴鍵上飛快地舞動,卻不曾打結,沒有瞳孔,一雙眼珠是全然的白色,但五線譜卻深深烙印在其中,輕巧的彈奏著牛郎從未聽過的樂曲。

當牛郎正要上前搭話,一個稚嫩的童音響起。

「你是魔術師嗎?」轉過身,是一名年約七、八歲的小男孩,襯著紅撲撲的小臉及淡金色的頭髮,就像是古代壁畫裡的小天使。

「你怎麼知道?」見說話的男孩身上身穿綴滿蕾絲及荷葉邊的舞台服,想必是劇團裡的人,牛郎便和他攀談起來。

「窮困潦倒的魔術師都有一個樣,來處是荒蕪淒涼,帶著驕傲自滿的眼神以及宣照野心的破舊皮箱,身上則飄出可憐的銅臭味。」孩子衩著手,用鼻子大大的哼了一聲,將心中的鄙視戲劇化。

「哈哈哈,你說的完全正確。」牛郎哈哈大笑,這是他的一次聽見如此忠肯的形容。

「所謂的魔術就是靠著道具、手段以及技巧,呼嚨觀眾的思考,搶在視神經捕捉到謎底的前一秒鐘,在此之前必須以自信以及從容來偽裝,最好在加上一點神祕。」牛郎笑著揉了揉男孩柔順的金髮,他喜歡這個實言的小男孩。

「孩子,你喜歡魔術嗎?」

「不喜歡,你放手!我們的劇團不缺魔術師。」掙脫牛郎的手掌,男孩氣鼓鼓的臉頰脹成粉紅色。

「嘿,別那麼無情嘛,好心的孩子,告訴我應徵的地方在哪裡。」

    「本大爺的年歲堪比千歲的樹妖,你叫誰孩子啊!」

「是是是。」牛郎笑著說。

「別在捉弄呼嚕嚕了。」不知從何處傳來宛若歌聲的聲音震動心弦,就連無眼女子的鋼琴也比不上這一把聲音的空靈及無情。

就在牛郎分神之際,「碰!」的一聲,小男孩消失在一股藍霧之中,原本所站的位剩下一只雕工精美的銀壺。

「妖精!」牛郎還在錯愕,一名女子從暗處走了出來,一襲柔美的粉色絲綢緊緊包裹她曼妙的身材,面容如花開,無聲的走到牛郎面前。

「呼魯魯是神燈精靈。」見牛郎還是大惑不解,女子繼續說下去。

「這小子昨天才過了一千兩百五十三歲的生日」女子說。

「但他現在還只是個孩子!」

「這就是神燈精靈的詛咒,永生是寂寞的,他們不老也不死,只能靜待有一天,一個癡心的人向他許願,願他一輩子伴他身邊,呼嚕嚕才有機會,從小小的銀壺中脫身,成長成人。」

「所以他還在等?」牛郎的眼神閃過一絲苦澀。

「最好的情愛值得用時光來等待。」

「妳是劇團的主人?」見女子瞭若指掌的態度,牛郎猜測。

「不,和你一樣,是個不請自來的客人。」

「妳也是來應徵的?」生怕她也是來應徵表演者的。

「不。」女子再次否定牛郎。

「小女子的名子叫做織仙。」女子微微欠身行禮。

「團長想要造一頂新帳篷,他害怕總有一天他所豢養的小鳥兒會飛走,而我是來推銷我的織品的。」織仙似乎很滿意這項工作,嬌笑著。

「妳會織布?」牛郎這才細看女子的面容,眉宇之間也有著織女的影子,身上縈繞著花香。

「那是我的天職。」她說。

「我有一個朋友,她也很會織布。」

「我知道,在遇見你之前,我們本來就是一體的。」

「這是什麼意思?」他不了解。

「沒事,就當作是少女故作姿態的嘮叨吧,我得走了,再見。」臨走之前,她又回頭。

「對了,給你一個忠告,不要去應徵,你會受傷的。」

牛郎還是去了,他不把女子的話放在心中,以為只是牽制他的手段。

2 條評論
  1. 很好看…我關注了

    • 謝謝你的喜歡,會繼續加油!!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