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瑪(一.黎明之星-9)和平斬首

塔瑪(一.黎明之星-9)和平斬首

同一時間,在距離銅盔鎮千百萬公里處的一片大草原,這裡的天空晴朗,陽光普照,人皇嵐斯洛深深吸了口氣,欣賞眼前的風景,一年之中只有少數幾天,他的心情如同今天的天氣一般,萬里無雲。

  嵐斯洛今年已經五百多歲,已經超越一名人類所能達到的年歲,他逼迫精靈主母與她分享永恆的壽命及魔法,他的面容仍如壯年,目光炯炯有神,他的身材高大健壯,空蕩蕩的右肩以一塊繡有卓根家家徽的長披肩覆蓋,身後是一群配備精良的士兵、弓箭手和幾名身穿黑袍的祭司。

  在他眼前展開的是大一片無邊無際的草原盆地,微風徐徐的吹來,溫暖的氣息掠過嵐斯洛深褐色的長髮,這裡是人類的起點-里皮斯大盆地,每五年他都會回來此地,緬懷祖先、祭祀英靈,以及參加整場祭祀中他最喜歡的一個環節-斬首塔瑪。

  「陛下,塔瑪已經降生了。」一個女孩站在他身後,年紀約莫人類的十二、三歲,身上穿著棉麻材質的長裙,露出健康的深褐色肌膚,長至臀部的黑髮緊紮成一縷縷的髮辮,上頭綴滿了五彩繽紛的羽毛,手腳則帶著銀鈴串,隨著女孩的動作發出清脆的鈴聲,最特別的是她的雙眼,乍看之下以為她沒有瞳孔,近看才發現那是一種極淡的銀灰色。

  「我知道,我只是有些懷念過去的生活。」

  「陛下,陷入回憶對您的未來並沒有實質的幫助。」少女皺皺鼻子,不以為然的說。

  「琪可安妮,妳的話總是那麼中聽。」嵐斯洛笑了。「將斐莉亞帶過來。」

  他的視線轉向對伍中央的黑馬,上頭坐著一名照著黑紗的女子,雙手被鎖鍊層層綑綁著,鎖鍊的兩頭各由兩名強壯的士兵握在手裡,騎士聽見指令後,變鬆開手中緊握的鐵鍊。

  隨侍左右的侍女上前攙扶她下馬,引導她向嵐斯洛的方向走去。

  當女子往前走時,大家的目光都注視著她的腳下,裸露的雙足,每走一步,腳下便開滿了奇花異草,粉足一離地,便又瞬間枯委,侍女們讓她在離人皇三步遠前停了下來。

  嵐斯洛走上前一把掀開照在臉上的黑紗,露出底下精靈主母絕美的容顏,白皙紅潤的肌膚,翡翠般閃閃發亮的眼珠有些憔悴,金色的波浪長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雖然現在是白天,但肉眼仍可見她身上正發出淡淡的白光,她是如此神聖,高不可攀,但如今卻淪為人類的階下囚,人類國王的私人玩賞物。

  嵐斯洛滿意的看著斐莉亞的臉龐,一個可以供應他源源不絕的生命及魔力的美麗戰利品,那是多麼的完美。

  「斐莉亞,妳也來看看這片美景吧。」嵐斯洛向她伸出手,但精靈主母怎能容許人類做出如此無禮的舉動,無視他的好意,扭頭不看。

  見狀,嵐斯洛不生氣,反而輕笑起來。

  「哈哈!我在想什麼呢?凡人的風景的確比不上妳的仙境優美,但沒關係,我想妳一定會喜歡這個。」

  嵐斯洛一揮手,軍隊馬上讓出一條道路,路的盡頭是一輛馬車,由四隻筋疲力盡的拖曳獸所拉,身形雖然龐大但能卻嶙峋見骨,咖啡色的長毛黯淡無光,車軛下的皮毛因為長時間的摩擦是一片光禿,露出底下結痂粗皺的皮膚。

  在馬車前方,為其引道的是一名騎著黑馬的女子,她一身黑袍,領口處別著薔薇銀扣。由此可知,她是隸屬騎士團的人。

  馬車的出現吸引斐莉亞的目光,臉龐因憤怒而變得扭曲,她知道,裡面搭載的是什麼,但她仍強硬的不發一語,她不願自降身份與人類交談,更不用說求饒。

  但猝然間,風雲變色,大量的烏雲遮蔽了整個天空,如萬馬奔騰往人群所在的地方靠近,雷聲轟隆作響,時而落下攝人的閃電,眼看傾盆大雨即將來襲。

  領頭的女子下了馬,後方的車隊也跟著停了下來,她的身材高挑纖細,有著一頭金黃色的及肩捲髮,眼睛是如墨般漆黑,像是兩顆鑲在眼眶的玻璃珠不帶一絲情感,使她毫無人味。

  但她的耳朵十分引人注意,雙耳的耳廓都被殘忍的齊平切斷,就算傷口已經癒合,但仍能看見底下翻出的紅肉。

  她是黑薔薇騎士團的副團長-檸寧•亞瑟。

  她快步走向嵐斯洛,單膝跪地恭敬行了騎士禮後,便起身走回馬車,將裡頭的人抱了出來。

  那是一名精靈女孩,雙眼緊閉,正陷入深沉的睡眠,身軀被一條白布簡單的包裹,裸露在外的肌膚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紅字,遠遠看去,小小的身軀是一片怵目驚心的血紅,從頭皮至腳底,沒有一處肌膚是完好的,這個少女就是塔瑪,經歷五年的長途跋涉,收集了川亞大陸上所有城鎮及聚落的停戰協議簽名後,終於來到這裡。

  嵐斯洛用左手接過精靈女孩,著迷的看著她。

  「很美吧?和平的象徵。」他問。

  斐莉亞只是惡狠狠的盯著他,雷聲響個不停,受到驚嚇的馬兒拔地而立,前蹄不斷的揮舞,旁邊的士兵趕忙拉緊韁繩安撫,以防誤傷他人。
  「冷靜點,精靈,小小的人類可承受不了妳的雷霆之怒阿。」嵐斯洛說,口氣仍一派輕鬆。

  如果是在精靈主母的全盛期,這裡早就被雷電夷為平地,但現在嵐斯洛已奪取了斐莉亞大部分的力量,法力也為嵐斯洛所控制,就算斐莉亞雖能操控雷電雲雨,卻無法發動真正的攻擊。

  嵐斯洛將女孩放在草地上後,抽出繫於腰間的長刀,身後的祭司開始低聲唱起詩歌,聲音平板缺乏音調,低沉的吟詠伴隨著雷聲迴盪在遼闊的大草原上。

  嵐斯洛舉起鋒刃的長刀,那把刀彷彿凝聚世間所有最微巨大的力量,在斐莉亞面前閃耀著刺目的光芒,讓她無能抵擋,也不能抵擋。

  「不!」

  精準有力的朝下劈砍,沒有鮮血,在刀鋒觸碰到精靈女孩剎那,女孩的身體化為點點白光,四處飛散,像是一場淒美的春雪。

  斐莉亞跪了下來,原本茂盛的草原以她為中心,迅速的開始腐爛,瞬間,方圓五公里內,光禿一片,寸草不生。

  「五年後,當草原再度翠綠時,我們再來吧!」嵐斯洛附在斐莉亞耳邊說。

  扔下手中的長刀,嵐斯洛轉身率領軍隊離開。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