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集-織女(10)絕望的火光

奇幻集-織女(10)絕望的火光

你還好嗎?真是辛苦了。

那天晚上,牛郎難得早早回到房間,織女連忙起身,討好似的對他微微笑,想釋出一點善意。

「給你的晚餐,旅館的費用我已經付了。」牛郎將一袋冷冰冰的食物丟到床上,沒發現自己的語氣比它還要冰冷。

打開袋子,裡頭裝著的是餐館裡剩餘的食物,飄散出濃濃的餿味,生性愛潔的她不由自主的皺起眉頭。

看到這一幕,牛郎有些生氣,重重的在織女對面坐了下來,織女的心和失去彈力的彈簧床一同陷了下去。

「我到底還要做什麼,才能讓妳開心一點?」牛郎緊盯著她的雙眼,想從裡頭看見一點答案。

織女不說話,她原本就不說話,她的眼裡只有滿滿的痛苦。

「妳在氣我在舞台上唱的歌嗎?」在被酒精影響神智之前,他遠遠的瞥見餐館門口一抹憔悴的白影。

「我要是不去做這些下流事,我們哪來的錢?妳知不知道妳差一點就要被絕代的人給抓去做妓女,在那裏工作我也很痛苦,我汙辱了師傅的名聲,每一次的表演就像是我親手殺了他一次,但這都是為了誰?為了誰啊!是誰說要住在這裡?是誰說要在這個城市停留?是誰說自己在也沒辦法織布?是誰當初要我帶她離開白塔?」織女害怕的想要逃離,而牛郎緊緊的抓著她的雙臂,不讓她逃脫。

拜託,不要再說了,拜託!

「妳變了好多,好像我都不認識妳了。」

我們都變了。變的互相猜忌,互相指責,好痛苦,好痛苦…。

    織女忍不住哭了,這是她第一次在牛郎面前哭泣,哭的淒厲,五臟六腑宛若被滾燙的熱水澆灌般,就像嬰兒一樣,除了哭,什麼也做不了。

面對織女的眼淚,牛郎也哭了,鬥室裡,兩顆心明明只隔著兩層皮,卻像是站在危橋的兩端,不論誰想先往前一步,便會讓兩人跌的粉身碎骨,所以,只有後退。

只有後退,才不會讓任何人受傷。

織女是在雨聲中醒過來,哭腫的雙眼像裂開的桃子,痠痛的感覺提醒著她,原來嘔心瀝血的哭過後,人還是可以活著的。

眼前的景像是一塊黑幕,想必還是深夜時分,外頭是狂風驟雨,不時還傳來驚天動地的雷聲,她不害怕,這讓她想起在白塔內的日子,只有她,還有孤寂,她們的世界中,就連雷聲,也是奢侈的旋律。

逃走吧!

織女的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當初留在這裡,是好奇孤寂為何追著她來到這裡,但現在,似乎沒這個必要了。

這個城市太悲觀,就連滂沱的大雨也令人想要落淚,快把人弄瘋了。

織女一邊想,一邊開始收拾行李。

一次的閃電照亮了301號室,她才發現,牛郎不在房間裡。

織女不用猜測,便知道,牛郎會去哪裡。

拖著少數的家當,摳囉摳囉的下了樓梯,她告訴自己要冷靜,但急切的腳步洩漏了她的焦急。

「欸,小妞,擾人清夢可是會下地獄的。」一名房客從門縫間露出一只滿布血絲的眼睛說。

外頭正下著大雨,浙南城迎來建城千年來的第一場豪雨。

織女沒有撐傘,馬上被無情的雨水淋的全身濕透,但在到達布莊之前,她是不會停下腳步的,這次由她,由自己將牛郎帶回來。

如同上次,布莊的大門也自動為她敞開,裡頭也如上次所見,是一片衰敗的榮景,唯一不同的是,織仙沒有下來見她。

織女吃力的拖著皮箱,爬上樓梯,迴旋而上的階梯如同旋渦,彷彿回到白塔。

當織女來到漆黑的盡頭,她摸到一個門把,而房裡傳來激烈的喘息聲。

瞬間,扶著門把的手有些顫抖,她多希望有誰能來阻止她,她還是開了,見到裡頭另她窒息的光景。

她看見織仙緊緊的抱著他,那個有著因長年在外而曬成深褐色的皮膚,精瘦結實的肌理,帶著笑意的棕色眼睛,和一頭長及肩膀的亂髮的男人,在暖帳裡翻滾著。

織仙發現站在門口的織女,沒有一絲驚訝,反而神色自若的呼喚她。

『過來。』

織仙對她微笑,那抹笑容繼天真又妖艷,看的織女好想吐,無法接受她的臉孔竟如此淫穢,抱著她的男人,還挑逗她。

好一對姦夫淫婦

織女跑下樓,在轉身的同時聽見了高亢的呻吟。

她跑到大街上。

雨已經停了,但又像是沒有下過,天也亮了,清晨的街上人來人往,觀光客和商人在店家進進出出,絡繹不絕,但當織女凝神細看,卻發現原本該是眼睛的地方只剩一層薄膜,隱隱流著鮮血,彷彿生來就缺少這個器官。

行人們似乎沒有發現異狀,仍舊照常的行動。

 織女也發現自己的視力也正漸漸喪失,眼前的一切便的模糊不清,薄膜覆蓋了她的雙眼。

不要!她狂亂的用手掀去眼中的薄膜,弄得雙手鮮血淋漓,血水混著眼淚從緊閉的眼角流出。

牛郎,救救我!終於,聲嘶力竭的織女抱著疼痛的眼珠跪在地上。

我在這裡啊!為什麼沒有人願意看我,我才是那個紡織女王,那個高塔公主,那個半人半神的織女阿!

她終於發狂了,跌跌撞撞的跑回布莊,大力的翻倒櫃檯,撕裂了一塊一塊精緻的刺繡,一捲捲的布從架上掉落,線軸喀啦喀拉的在地上滾動。

一串輕巧腳步聲由遠至近的傳來,織女看不見,卻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妳想通了?』是織仙。

心意已決。

織女無聲的笑了,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了。

織仙也笑了,她從頭上取下一根髮釵,狠狠的往下一劃,一道火焰以兩人為中心,如一頭巨獸,向外匍匐。

「『要毀掉才行!』

全部丟要毀掉!

『這不是妳!』

她並不是我!

『這些都是贗品,是假的!』

什麼都不能取代我!

『不!什麼都能取代妳!』

不行!

『妳什麼都不是!』

不!我是神!

『妳不是神!在這裡妳什麼都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

『那就毀掉吧!』

毀掉?

『是阿!全部都燒掉吧!』

通通都燒掉吧!燒掉吧!」

她和孤寂同時咆嘯,打破桌上的油燈,火焰順著燈油很快的吞噬了地上的碎布,炙熱的高溫熔化了一切,火焰攀上屋梁,像個紅色的大鳥籠。整間布店很快的變成火窟,織女還不滿足,拿起一捲燃燒的布料,跑出店外,火光蔓延了整座浙南城。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