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瑪(一.黎明之星-11)黎明之星

塔瑪(一.黎明之星-11)

「過去有人曾經計畫拯救過塔瑪或是阻止揀選儀式嗎?」忌洛問。

  「當然,像你們這樣的愚者從來沒有停歇過,缺乏智慧,缺乏計畫,空有一身愚勇,前仆後繼的送死,真可笑,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由強者發號施令,先掌握自己的籌碼再來和人類談條件吧,不然也只是爭著把自己的頭顱獻給敵人而已啊。」卯繆笑了起來,在夜風中顯得特別淒涼。

  「可是這些足以撼動世界力量與勇氣究竟要從何處獲得?」

  「力量隨處可得,但善意絕對是得來不易的,就像嵐斯洛,他擁有著獸人無可比擬的力量,呼風喚雨,甚至利用妖精主母而得到永生,但老夫相信,他從未獲得一夜安眠。當你的決心堅定到足以說服自己往前走時,那必定也能說服他人追隨。」

  卯繆望著兩張年輕的面孔,也許要改變世界對這兩個年輕人來說,實在是太早也太沉重了。

 「他們總有一天要承擔這些罪惡,那一些上一輩無力解決的罪惡。」

  卯繆抬起頭,望著大理石像。

  「好吧,吾王,如果這是您的旨意。」他喃喃自語,圓睜的黃褐色眼睛又回到兩人身上。

  「老夫只能這麼告訴你們,當年連帶嵐斯洛的右手一同被砍下的那把劍-雲嶽,是自卓根家族率領人類離開里皮斯盆地時,便從不離身的佩劍,刀鋒鋒利無比削鐵如泥,就連無敵的獸王也在那把劍下受了重傷,對人類來說不管是實際用途還是歷史價值,都可以說是一把神劍,而她現在被獸王帶回獅堡重重的守衛,但嵐斯洛到現在還是處心積慮的想奪回雲嶽,所以老夫想,那把劍一定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祕密,但別想硬闖,就算你是獸人,想硬闖獅堡,終究只有死路一條,如果你們堅持要拯救塔瑪,就先去萬獸城吧。」

  「我明白了。」霍迪點點頭。

  「時間不早了,老夫要睡了。」卯繆轉過身重新回到陰影處,「看你們要回家睡覺還是要帶著覺悟離開,總之,快給我滾!」

  「謝謝您。」霍迪說,隱藏在陰影處的身軀發出啪沙啪沙的聲音,像是巨大羽翼扇動的聲音。

  再度踏上石橋後,忌洛忍不住問了。

  「剛剛卯繆老頭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過去也有人向我們一樣,想去拯救被選為塔瑪的少女,但都失敗了,想要成功,只有一個方法,統馭所有可以動員的力量,只有當我們的力量可以和人類匹敵時,才有可能從他手中奪回主導權。」霍迪認真的看著忌洛的眼睛。

  「忌洛,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放棄拯救緹露的念頭,這樣的世界還是會維持現狀,你繼續當你的守衛,每五年的揀選儀式照樣舉行,但是你可以活下來,在我們有生之年中,也不可能再有機會遇上,而另一條則是未知的道路,但這是我們改變規則的唯一機會,我們必須拜訪整個大陸,就像塔瑪一樣,只是她散佈的是停戰條約,而我們則要發動戰爭。」

  「戰爭?」忌洛瞪大眼睛。

  「沒錯,我們有極大的可能會死,但也有可能成功不是嗎?」霍迪說。

  「會悲傷但安逸的道路以及險峻未知但可以改變結局的道路,你想要往哪一個方向?」

  「我要救緹露,我不想沒有努力就放棄。」忌洛沒有遲疑立刻回答,這兩個選項的含意是他還聽得懂的,他不像霍迪那般聰明,但巴葛林家守衛者的精神在他的血液中流竄著,他決不允許,他所珍愛的人因為自己的懦弱害怕而犧牲,他放開過緹露的手一次,這次他要好好的抓住。

  「我知道了。」鏡片後頭,霍迪的雙眼也做出覺悟。

  「雖然微不足道,但我霍迪•沙蔓將會成為你的救援行動的第一份力量。」月光下,霍迪伸出右手,語重心長的對忌洛說。

  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忌洛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能熱淚盈眶的同時伸出手與之交握。

  「謝謝。」

  兩人循著原路回到洞穴屋時,已經將近黎明時分,屋子裡頭,老巴葛林點著燈坐在扶手椅上打著盹,像是要等著兩人回來,又忍不住困倦的樣子。

  是阿,這兩天發生的事,對於一位老人來說可是身心俱疲,雖是這麼說,但聽到些微聲響,便警戒的從椅子上蹦下來,見來者是自己的孫子及好友後,老巴葛林戒備的身軀立刻放鬆。

  「如何?」他問。

  霍迪便將卯繆的話一五一十的告訴老巴葛林,並也告訴他,他願意陪同忌洛一起去。

  「我明白了。」

  老巴葛林站起身,從房間的角落拿出一只羊皮袋,這是剛剛趁著忌洛和霍迪兩人離開去找卯繆時,跑回家努力翻出來的東西。

  「做為長輩,可恥的是我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給你們,雖然只是為不足道的東西,還是希望多少有點幫助。」他打開袋子掏出一個捲軸和一把短劍,並將捲軸遞給霍迪。

  「這捲地圖是當年我遊歷川亞大陸時所繪製的,或許現在已物是人非,但我想地理景觀是不會有太大的差異的。」之後將劍的把手指向忌洛。

  「忌洛,這把劍是要給你的,這是我們的傳家之物,雖然不是什麼神器法寶,但他傳承了世世代代巴葛林家守衛者的信念,上面刻有巴葛林家的家徽,現在我把他交給你,你要好好保護霍迪,不能再讓我們珍貴的親人受到任何傷害了。」忌洛點點頭,戰戰競競的接下短劍,在燈火下仔細欣賞。

  包含握柄,整把劍約莫五十公分,上頭沒有花俏的裝飾,深褐色的皮製劍鞘經過歷史的打磨變的光滑無比,在燈光的照射下看不出一絲刮痕,劍柄上有一錢幣形狀的標誌,裡頭浮雕了一隻蹲坐著的山貓,捲放著的尾巴有一顆山楂果,那是巴葛林家的家徽-守衛山貓。

  忌洛將劍緊緊的繫在褲帶上。

  「爺爺,我們走了,你要怎麼辦?」忌洛有些擔心的問,畢竟爺爺年紀也大了,把他一個人留在銅盔鎮,實在令人難以放心。

  「哈哈哈,別小看我這個老頭,我的體力可不輸你們這些年輕人。」

  「巴葛林先生,你可要好好照顧自己,最近居民們都變得有些─有些不友善?」霍迪嘗試用個委婉的詞彙表達現狀。

  在揀選儀式結束後,霍迪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鎮上的居民對巴葛林家的態度有明顯的轉變,眼神始終不敢和他接觸,連家門口也極少有人經過,大家都有志一同的繞路走,彷彿在避開著詛咒一般。

  老巴葛林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我們的混蛋鎮長說對了一句話。」

  「在危機時刻才能看出人性,別擔心,我相信恐懼也是人性善良的一部分,大家只是一時被恐懼蒙蔽了心志,使得我們沒辦法表現出最好的一面,我會到邊界森林找個舒服的樹洞,來過過舒服的隱居生活,邊界石我也會好好的守著,巴葛林家覺不會因為逆境而拋下自己的職務!」像是要兩人放心般,他氣概萬千的說。

  這時,喚醒黎明的一陣鳥鳴劃破天際,離別前的沉默壟罩著小小的洞穴屋。

  「我們得走了。」忌洛說,他緊緊的抱著爺爺,他明白,這一走很可能是生離死別。

  「記住,我會在這裡等著,直到你們回來為止。」老巴葛林忍住眼淚,緊緊閉上眼睛,他可以像像忌洛帶著緹露,走在黃土滾滾的黃土路上,經過晃蕩不已的石板橋,遠遠的朝他揮手,開心的呼喚他一聲「爺爺!」。

  「朋友,我對你的勇敢無話可說,你將改變大陸的律法,使眾人從恐懼中解放,願你早日平安歸來。」老巴葛林也抱了抱霍迪。

  「再見。」

  兩人背起簡單的行李,以黎明前的天空為背景,爬上通往草原地的石板樓梯,霍迪的托車和拖曳獸莉莉亞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中看起來特別渺小。

  「忌洛,你看。」順著霍迪的聲音忌洛向轉頭看像銅盔鎮的方向。

  綠河及天空的連接處,一抹淡色的白朝著深藍的天幕暈染,漸漸的,大片的黃出現了,整個銅盔鎮的一景一物瞬間鮮活了起來,鳥叫聲不絕於耳,還有微風吹過樹梢的氣息,洞穴屋的門一扇扇的打開,開始有人出來活動,即將展開全新的一天,陽光灑在白雲上,反射出變化萬千的光澤,使的銅盔鎮像是漂浮在空中的仙境一般。

  「霍迪,太美了。」忌洛喃喃的說。

  霍迪沒有回話,只是和忌洛一同欣賞這樣的美景。

  太陽漸漸昇起,刺眼的光芒追逐著還來不及完全淡去的月亮,月亮的旁邊還有一顆閃亮的星,在陽光的照射向仍不減它的亮度。

  是黎明之星。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