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回收者 第十五章 「昆蟲、昆蟲、昆蟲,到處都是昆蟲」

勇者回收者 第十五章 「昆蟲、昆蟲、昆蟲,到處都是昆蟲」

白火歷1677年08月18日下午時刻,塔尼塔國,黑岩花鎮,巴德拉支部,演習用地下迷宮第一層。

走過稍微舊破的吊橋之後,順著樓梯繼續往下走。

我們又遇到了魔物,同樣是白叉黑蜘蛛,比較麻煩的就是不計其數的數量。

幸虧我們這個小隊的實力水平不低,這裡有兩位實力高強的冒險者,身為劍士的女眼鏡以及斧頭戰士的小小牛。

女眼鏡所使用的武器是雙劍,以雙劍流展現出順風流派的獨特招式,動作中帶著妖媚的姿態,更加迅速的華麗招式,宛如在血色之花飛舞中的舞者,不斷地砍向蜘蛛魔物,與她的懶散性格不同,非常積極地攻擊。

她的類型之前就知道了,女眼鏡是流線者,不用說就是非常適合拿劍砍人的類型,順風流派則是最有名氣的劍術流派之一,有著非常獨特的劍術流派,此流派有上百種劍術招式並且能將各種招式連接起來,創造出不會被敵人看破獨特的劍路。

女眼鏡所展現的招式名稱為血花之舞,使用武器將血液化為妨礙敵人的視線,在進行移動或者接著下一步攻擊,在外人來看就是將紅色的液體化為美麗的花瓣飄動著。

小小牛則是一擊打倒多隻的蜘蛛魔物,一擊釋放較強烈的小範圍衝擊,她將這些蜘蛛打的徬彿輕鬆地打破水球一般。

以類型來說,小小牛是原點者,她並沒有學會任何流派之一的招式,而是從她父親身上學來的招式之一,說招式不如說是氣的使用方式。

她學會了氣的運用,將氣環繞在斧頭上面,與傑斯的使用方式完全不同,以素質來說,完全偏向攻擊力這個方面。

只花了不到五分鐘就解決了,但是……

「如果又遇到很多的蜘蛛魔物,早晚會耗盡體力的。」我觀察著她們兩人,她們身上沾到一些魔物的血液,對於這一點而感到不在意的她們讓我不自覺地感到一些寒意。

「這也是沒辦法的,這裡只有一條路,不打倒它們就很難前進吧。」女眼鏡無奈地搖頭,一邊說著一邊將武器收起。

「那我有一個好方法,下次請交給我來處理。」

「隊長大人有妙計嗎?說來聽聽。」小小牛對於我的方式產生好奇,一邊說著一邊擦拭被沾到血的武器。

「比起說明,實際看會更好懂。」

於是我們開始往前走,又遇到樓梯,往下走後再次遇到同樣的蜘蛛魔物。

當然,蜘蛛的數量多到數不清。

「看我的吧,鋼刃的舞動,順便加上鋼之雕刻師。」我操作著兩片鋼刃,兩片之間有一條鋼線相連著,這一條鐵線與上次使用的不相同,鋒利且較細的類型。

我將左右拉開的鋼線面對著蜘蛛群。

手指一揮,鋼線迅速且穿透蜘蛛群。

不再繼續移動的蜘蛛已化為滿地都是蜘蛛屍體的血之道路。

「怎麼樣?」我抱著成就感對向隊員們看著。

…………

她們整個都僵住了,宛如看到什麼東西而無話可說的樣子。

「人偶先生太變態了。」打破沉默的是女牧師

終於被叫成變態了啊,雖然知道不是指色情的方面就是了。

我們再繼續往前走,走著走著又遇到樓梯,我才發現我們一直在同一個地方往下走。

往外面朝向上方觀望著,依然可以看到吊橋以及碧藍色的天空。

沒多久又遇到蜘蛛魔物。

「這裡的魔物未免也太多了吧!這裡是蜘蛛的巢穴嗎?」我一邊抱怨著一邊使用魔法,使用同樣的方法一口氣解決蜘蛛魔物,這一招不但省時間也很省力,魔力消耗也很低,是個不錯用的招式。

「啊,有魔核!」小公主看著其中一個蜘蛛屍體,使用短刀挖出一顆魔核。

「真稀少呢,低等蜘蛛竟然有魔核。」女眼鏡看著小公主手上的魔核。

「我記得…魔核可以賣掉的,話說這裡的材料可以拿走嗎?」我試著回憶賣掉魔物材料的記憶。

「當然可以,不過在這裡的東西不能賣掉,只能作為加分的要素,身為冒險者可不能錯過這些好東西。」女牧師帶著正經班長的態度說明著。

「恩恩。」小小牛點頭著。

我可以認為小小牛她在裝懂不懂嗎?

經過許少的努力以及時間,總算終於達到第一層的底層,蜘蛛都快要殺膩了,往上看都是蜘蛛的血在滴落下來,在這裡下著血紅之雨。

怪噁心的。

拿出地圖看著,連接第一層底層的第二層,這裡除了一個洞窟以外沒有別的路線可以走了。

因為我們沒有花費多少體力,開始邁向第二層的洞窟。

走進洞窟之後,與第一層不同,灰暗且潮濕,幸虧地上不是軟軟的。

我再次舉起點燃火把,照明著周圍。

沒多久遇到分支路線,除了我走過來的路線以外有三條,每一條路線都是差不多的。這一次不能指望地圖,上面只說明著每一層的資訊,沒有路線可以指示。

「怎麼辦呢?……對了,哪一個路線有風…」我打算黏手指頭時就立刻停下,繼續說道:「我忘了我是沒有觸覺的。」

「這個…我覺得是這邊。」小公主指著左方的路線。

「妳怎麼知道的?」我好奇地朝向小公主詢問著。

「因…因為只有這邊感覺到微風再吹向,另外兩條路……沒有風。」小公主依然吞吞吐吐地回應我的問題。

「那肯定是這邊囉!」我們照著小公主的指示走向左方的路線。

又遇到分支的路線,然而我們這一次遇到難題了。

因為所有的路線都有微風吹過,帶著遺憾的小公主無法確認真正的路線。

該怎麼辦呢?自己詢問著自己。

【解:建議使用聲納系統。】

說起來,我還有這一招啊,立刻啟動吧。心中默念著啟動。

腦海裡出現類似迷宮的地圖,試著尋找出正確的路線。

「我好像聽到奇怪的聲音,而且好大聲……隊長,這是你發出來的嗎?」女眼鏡雙手蓋住耳朵,露出不爽的表情看向我。

「抱歉,原來妳聽得到,我正在收集情報,請忍耐一下。」

1013號,能把掃描到的地圖給存檔在這個身軀的記憶體嗎?

【解:能。】

還真的可以啊!真方便啊,這好像這是第一次誇獎1013號的話耶。

存檔完畢之後就關閉聲納系統,然後觀看著被我保存的地圖。

「那麼走這邊。」大家乖乖地跟上我的步調走著,對於沒有人提出意見感到好奇,接著繼續說:「沒人懷疑我為什麼要走這邊嗎?」

「我知道人偶先生使用聲波來確認定位以及方位,這一點常識誰都知道吧?」女牧師帶著稍微好奇的表情反問著。

「原來是這樣啊。」這個世界的知識說不定已經超出我的想像了,非常接近我原來的世界的知識文化,原來這個世界上有人知道聲波的原理了。

嘶嘶嘶嘶嘶嘶!

「啊!」

又遇到魔物了,這一次是蛇類魔物。

這個是……我第一次見到這種的,圖鑑上好像沒見過。這一隻好肥啊,而且它走過的痕跡都留下黏液。

「「「黏蛇?!」」」除了我和女眼鏡以外的隊員同時異口同聲,臉上明顯地非常厭惡那一隻蛇。

他們突如其來的異口同聲讓我嚇一跳,女眼鏡的反應大概跟我一樣。

「你們知道那隻蛇嗎?」因為她們好像知情,於是直接試問她們。

「那是拉古邦黏蛇,只將編織品視為食物的魔物,將衣服融化掉吞掉的差勁魔物。」女牧師滿臉上都是感到噁心的表情。

「……原來如此。」編製品就是指衣服,難怪女性會有厭惡的反應。

「那就解決掉它吧,鋼刃的舞動。」我將身上的一片刀刃朝向黏蛇砍過去。

撲通!

奇怪!不是吧!插在蛇身上的黏液上面了啊啊啊啊啊!

「物理攻擊對它無效的,要用魔法啦!」小小牛很少見地提出意見了。

我就是使用魔法沒錯啊,雖然是物理性的。

「讓我來吧!」女牧師拿出一顆種子丟向那隻蛇底下,然後開始詠唱:「大地之母啊,請授予種子獲得成長之力,展現它應有的姿態,黑木的枷鎖!」。

那顆種子開始迅速成長,成長的黑色樹枝將那隻蛇緊緊地給纏住,傳出骨頭粉粹的聲音,黏蛇吐出混入黏液的血液。

好恐怖的攻擊,直接纏死肥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樣就可以了。」女牧師恢復冷靜且表現假裝沒有變過表情的樣子。

我得小心別讓女牧師不開心了。

我們再次開始移動,多少有遇到除了黏蛇以外的魔物,例如白叉黑蜘蛛、赤頭螞蟻群、大蜈蚣…等等,全都是D至E等級的昆蟲魔物,雖然每一個都不強,最麻煩的還是數量,有種殺不完的感覺。

至於陷阱什麼的完全沒有,這一層充滿著各種不同的魔物,偶爾還會遇到其他冒險者隊伍呢,但是他們不打算跟著我這個隊伍走。

我們完全沒有休息,就一直走到第三層了。

終於脫離又長又黑的洞窟,來到一個難以置信的地方。

四周都是樹林,高大且眾多的樹木,充滿著熱帶森林的奇妙空間,有一種從地底來到地面的世界。

從這裡可以看到宛如漆黑的天空,掛著滿是星空的夜晚,證明著今天已經進入夜晚了,是應該要找安全的地方度過一晚。

幸好洞窟出口附近有一個讓人歇息的房間,與洞窟出入口相連著,打算使用這個房間度過夜晚,我與小公主在洞窟出口外面收集木柴,就是為了做出營火來﹔女眼鏡則是單獨一人收集食材,不是森林收集,而是洞窟內部,同時也是負責做料理的職責﹔女牧師負責做好結界的準備,防止其他生物入侵﹔小小牛負責打理這個房間以及處理食材的準備。

然而,漆黑的夜晚,黑暗中有著火光,營火周圍有五位冒險者圍著。

有一個滿都是昆蟲的噁心料理擺在我們面前,全都是女眼鏡親手處理過的。

「………」

除了女眼鏡以外,大家都不敢吃。

「你們不吃嗎?」女眼鏡吃的非常滿足,嘴巴咬著昆蟲的腳。

「這個…我突然沒食慾了。」女牧師一直擺出撲克臉,臉色卻很難看。

「我是吃素的…」小小牛從包裹拿出類似乾草的東西咬著吃。

「這個…還不錯吃呢!」小公主毫不猶豫地吃著昆蟲,完全不會因為昆蟲而感到噁心。

小公主真有勇氣啊啊啊!說起來她好像是狐狸,應該算是雜食動物。我的想法對小公主的印象改觀了一點。

至於我呢……逃避了。

我雖然在吃昆蟲,當然已關閉人工味覺系統的狀態下吃的。

不然誰想吃昆蟲的味道啊!話說大家對於我吃食物沒有感到驚訝耶,莫非連這個都已經傳出去了嗎?

就在我邊吃邊想的時候,女牧師已經抱著必死的覺悟吃下了昆蟲料理,竟然給出味道還不錯的讚美。

依然不敢開人工味覺系統,就這樣吃完了。

「說起來,你們為什麼要成為冒險者?」提出這個老套的問題不是哪個誰,就是本人我。

「呵呵,好老套的問題。」女眼鏡將眼鏡還慢地拿下,紫色的嘴唇勾起來,惡魔且可口的微笑,相當迷死一群男人的威力。

「有什麼關係,就當作隊員之間互相了解,那怕是臨時的…。」我說話到一半,看著女眼鏡就有一種不好的反應從心底漸漸地湧出來。

咦?為什麼眼鏡女…看上去整個好迷人啊!這個充滿誘人的嘴唇看起來好可口啊!天哪,豐滿的胸部,好想要整個抓下去柔柔啊啊啊啊!

現在是怎樣?為什麼看著女眼鏡就有種把持不住的感覺?有種飢渴的感覺不斷地吼叫著,強烈到壓抑不住。

撐住啊!撐住啊!

「說的也是,雖然隊長大人本來是跟我一隊的,不過認識才幾天而已,並不是很了解。我之所以成為冒險者是因為我很嚮往冒險者的故事,想要經歷各式各樣的冒險。」小小牛以雙手抱著膝蓋的姿勢坐著。

「是夢想家的類型呢,不過我是為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們而成為牧師,之所以成為冒險者是因為能在冒險中遇到需要幫助的人們。」女牧師從包裹拿出一本書,並沒有打算打開閱讀,而且還珍惜地撫摸著那本書。

「哼,偽善者。」女眼鏡將眼鏡帶上,對於女牧師的目標感到不愉快。

同時,悶騷的感覺從我的內心漸漸地退消了。某種欲望差點就爆發了,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

「隨便你怎麼說,這就是我的目標。」女牧師無視女眼鏡的嘲諷。

「那小公主呢?」小小牛好奇地看著小公主發問。

「咦?這個…我是為了克服膽小而成為冒險者的。」小公主吞吞吐吐地說,把旁邊的木頭拿來當作椅子坐著。

「還真是無聊的理由啊。」女眼鏡緩慢地站起,擡頭挺胸,宛如發誓般的自我介紹說著:「哪像我,我可是要成為一妻多夫制的後宮之王。」

「什麼?」「唉唉唉?!」「喔呀!」「妳當真?」

「當然是開玩笑的啦。」女眼鏡故意吐出舌頭裝可愛。

各種嘆聲傳出,大家對於女眼鏡的無聊笑話感到無奈。

「但是我要找理想的老公這一點是真的喔。」女眼鏡正經定的說,拿一根木柴丟入營火中。

「就是因為這個成為冒險者的嗎?」女牧師收起書本,對於女眼鏡的說法感到奇怪而詢問著。

「啊啦,要我幫你找一個嗎?這麼好的身材妳,說不定可以找到好男人。」女眼鏡以反問做出回答。

「無…無恥的傢夥,別戲弄我。」女牧師一臉羞紅,撲克臉從臉上已經消失,代替出現的是羞恥且可愛的少女表情。

「隊長好像很中意女牧師呢。」女眼鏡將視線指向我這邊。

別把矛頭轉指向我這邊啊啊啊!

「什…什麼?!」女牧師滿臉充紅地轉向看著這邊,單純且害羞的少女表情,容易讓人臉紅心跳,加上有著巨乳與美女的元素,一般來說男人難免都會一見就愛上。

雖然我喜歡巨乳美女,但是我呢,可不喜歡有人在旁邊故意插手牽紅線。

「女眼鏡,別再捉弄她了,她都快當真了。」我無奈地看著女眼鏡。

「唉呀,沒有效果嗎?之前我拿下眼鏡,你都有反應的說。」

「原來是妳搞的鬼啊,為什麼妳拿下眼鏡就……」說話途中臨時想到魅魔種族的知識,接著繼續說:「喔,原來妳有魔眼。」

「沒錯,但是你是活人偶族,應該不會有反應的啊…。」女眼鏡看著自己而思考著,陷入沉思的狀態。

「那我就不知道哩。」

「隊長大人,換你說說成為冒險者的理由。」小小牛好奇地看著自己,小公主同樣也感到很好奇。

「恩,妳不說我都忘了呢。我是為了……」

看來今晚是要聊很久的夜晚呢。

第十五章 完結

第十六章 待續


大家好,我是黑貓一號。

如果大家喜歡這個故事,可以幫忙收藏和推薦一下喔

巴哈小屋(原創小說都在那裏首發)

喜歡的話,記得訂閱和點讚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