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神軍團》(一) 第三章:夜貓請柬 (四)下

《叛神軍團》(一) 第三章:夜貓請柬 (四)下

夜貓請柬 (四)下 (第三章完)

温蒂發現洛亞盯著自己,立刻用盡全力向外跳,用「神之光」急速跳躍到地面,但突如其來的爆炸,力量在窄狹的通道內無法宣泄,衝擊力湧向唯一的出口處,連同温蒂一同噴出來,將她推到戶外跌落地面。

「什麼事?」荷米那邊也聽到爆炸聲。

「兄弟,不好意思,你還是先離開吧!似乎有事發生了!」一眾守衛撇下荷米,趕到地牢那邊。

「温蒂出事了?」荷米想也不想,爬上二樓的外圍從高處觀察,見灰塵從側園的地牢入口散出,一眾守衛隔了一會便趕到現場,灰塵散落後,地上卻什麼也沒有。

荷米集中眼力,捕捉到入口後方牆壁突然跳出牆外的一個身影,立時追上。

「是什麼人?竟然可以這樣跳過圍牆?」

圍場外,荷米不單發現温蒂,而且在與她對峙的三人中,竟然全都認識……

「又是你嗎?綠色頭髮的小哥。」說話的是洛亞。

擁有一雙貓兒眼的,是下午來面試的女武鬥士。

還有……無雙!

「可惡……是你找來的幫手嗎?荷米!」

温蒂馬上站起來想遠離荷米,但見他擋在自己與三人之間,不禁有點意外。

「洛亞,我找得你很苦。還有你,無雙!在那邊幹什麼?」

安格聽後馬上抱怨說:「洛亞,又在四處招惹敵人嗎?」

「是無雙的朋友……我本來也想招他為部下……」

「是嗎?但他似乎不是普通人……」

洛亞突然緊張起來,安格發現了什麼?

「這兩個人……看來都是神的走狗吧……對嗎?」

安格說後突然閃身衝前,一拳打向荷米的臉,幸好荷米及時強化了的皮鞭硬擋,只是衝擊力太強,令他整個人也飛到後方。

「哈哈哈!果然是神的走狗!是『神之光』!但為什麼會這麼弱?連那班準下級天使也不如!廢物!廢物!」

安格看到對方是神的使者便開始抓狂,令洛亞大感頭痛。

「到你了,女人……剛才你聽到了什麼?」

安格步步進逼,將指甲伸長得如剪刀般鋒利,不斷地互相敲擊磨擦,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

温蒂跳到半空,安格以為她只是驚慌過度胡亂跳起:「廢物!跳得這麼矮,是在給我機會嗎?」

安格一躍而上,在温蒂正下方伸出雙爪,準備將她分屍。

突然間,温蒂的雙腳冒出一團白霧,被她踏上借力,躲過了安格的一擊。

安格氣壞了,著地一刻馬上再全力一跳,迅速追上温蒂的高度,瞄準温蒂的落腳點突刺。

温蒂凌空向左一閃,雖然避過突刺,但藏在胸前的吊飾卻飛了出來,被安格的手爪勾著。温蒂用腳踢在安格胸口,順勢跳走,但頸上的吊飾就這樣被安格的手爪勾斷,當温蒂發現的時候,二人已經隔了一段距離。

「你這女人,還不乖乖受死!」

安格發現手中多了一個奇怪的吊飾,同時感受到來自温蒂的殺氣。

「還給我……」

温蒂的眼神一改閃縮,安格知道對方十分緊張自己手上的吊飾,馬上以之相脅:「這個嗎?什麼來的?初戀的信物?也太醜了吧……」

温蒂咬緊牙關,抽出身上的數柄飛刀,從不同角度極速放出飛刀。

嗖嗖嗖嗖──

「一……二……三……四……」安格將擊落的每一柄飛刀也數得一清二楚,還看到她只剩下八柄飛刀,猜想她用完飛刀後,會使用身後的護身刀作近身戰。

「五……六……」

就在第六柄飛刀放出時,温蒂加速從另一邊突襲安格,比預期中早了用護身刀攻擊,可是被安格用指甲格擋。

「太急進了吧?女人……」

這種近距離之下,安格看穿了温蒂的眼中只有吊飾,還不顧一切地強攻。

「亂了方寸的攻擊,太易懂了吧?」安格出言嘲笑,卸力後用腳掃向温蒂。

危急之下,温蒂彎身閃後,避過一擊。

温蒂還沒整頓便再次胡亂搶攻,被憤怒沖昏頭腦之下無法思考,連中安格幾下拳腳,身體已經受不了,只剩意識堅持強行衝前,右手反向持刀,左手取出飛刀,交叉攻擊。

「還給我……」

「愚蠢之極的女人……真好玩……」

安格刻意閃開飛刀,讓自己中門大開,可是温蒂已無力再衝前。

「完了嗎?你這麼弱,即使我把吊飾還你,你也守護不了……對了,來讓遊戲再好玩一點吧……」

安格作勢要吞下這個吊飾:「用自己的生命來下注,你要取回它,就試試割開我的肚皮吧……」

温蒂瞳孔緊縮,眼看安格將飾物拋到半空,張口準備吞下時,温蒂全速飛前搶奪,甚至快得連自己的眼睛也跟不上,瞬間已來到安格的面前。

「啊!」

温蒂右肩劇痛,只見安格的左手指甲刺穿了她的右肩,温蒂右手無法運勁,短刀脫手。可是她的眼中只有還懸在半空的吊飾:「是爸爸的……唯一的……還我……我還要找回他……要、放棄了嗎?」

「不行!」温蒂忍痛用左手將剩下的飛刀投向安格,安格用右手擋開。怎料温蒂竟捉緊安格的左手,忍受傷口被鑽的痛楚,狠狠地用「神之光」使左腳加速,配合旋轉的力度賞她一連兩擊「旋風腿」。

安格連中兩腳,嘴接不了吊飾,反落在温蒂手上,再被她正面一腳,借力強行拔出插在肩上的手指甲逃走。

當安格意識到中招後,温蒂已經跳開了幾米,雖然她的攻擊不痛不癢,但被踢臉的侮辱,絕對不可饒恕!

「臭丫頭……竟然用腳踏我的臉!」

盛怒的安格開始迸發魔力,温蒂負著重傷本已站不穩,為了取回自己的吊飾,不單是花光了所有的武器,右手亦痛得無法使用,難道要用左手軟綿綿的拳頭來招架?

「現在我就要你嚐嚐身體上每一片肉被慢慢切下來的痛苦,我要你用叫喊聲來告訴我,哪裏才是最痛的地方!」

温蒂看著五指伸出利爪、帶著邪惡笑容的安格,初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絕望,無論她的速度有多快,也逃不過她的一雙爪子。

回想起這次的行動,也實在太自以為是了。

站在遠處的洛亞及無雙,看到剛才一連串的攻守,早就知道温蒂不是安格的對手,也樂得袖手旁觀。

「走啊!」突然,洛亞及無雙的後方飛出一條長鞭,他們同時避開,落點卻準確地纏在安格的左手,是荷米!

頭破血流的他藉拉力跳到安格的身邊,手柄橫掃一擊,安格迅速以右手接招。荷米變招中路一踢,又被安格交叉擋下……

沒有考慮自己的勝算,只想不斷搶攻的荷米抱著必死的決心,皮鞭的攻擊不斷變化,無法預測的攻擊令安格逐步後退。

「怎麼……荷米的攻擊如此奇怪?」

温蒂並不知道荷米也啟動了「神之光結晶」,而且習得了其他用法。

「這樣下去,最後只會雙雙慘死在安格的手中……」站在一邊的洛亞對無雙說:「你不幫他們一把嗎?只要他交出『神之光結晶』,我可以不要他們的命。」

「算了吧……要是他死在這裏,只能怪他太不自量力。」無雙微微歎氣:「能夠貫徹他父親之道,也死而無憾吧!」

「原來是個憶父成狂的傻小子……」洛亞得出了結論。

荷米將皮鞭打在地上,皮鞭慢慢地從手上消失。

「你快走……去西區旅館找一個叫利雅的女生,只要告訴她有關『神之光結晶』的事,她一定會幫你!」荷米低聲向温蒂說。

對面的安格見鞭子消失,疑是有詐,一時間停下了攻擊。

「什麼『神之光結晶』?」

「就是『幻之晶石』的耳環,你所用的能力!拜託你不要再問,快點逃走!」

温蒂還想問下去,安格卻已經衝上來。

「逃呀!」荷米大喝一聲,將無形的鞭從地上抽起,轉成絲帶般柔軟,無形的繩子令安格無法掌握到攻擊的方向及模式,只有站穩觀察。

荷米用力一揮,打中安格右頰,當他想乘勝追擊,往反方向進攻時──

「嘿嘿……只要看準你揮鞭的動作,就能知道你的攻擊時間,真可惜……」安格一手捉住了鞭子。

被安格控制了局勢,但荷米卻笑了起來。

「你還想幹什麼?」

「安格……看來這次你輸了……」洛亞走到她面前,看著緊握皮鞭的荷米:「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女賊已經逃走了……」

「沒錯……似乎他終於明白到自己父親的格言,就是要拼死保護身邊的人去讓她逃走……」

無雙說後,洛亞只還他一句「無聊」,但自身卻深深感受到這種崇高的精神。

安格瞪著一直看著戰況的二人,見他們明知温蒂要走了也沒有捉住她,更加氣憤:「為什麼你不捉住她?她手上有『神之光結晶』!洛亞,你想叛變嗎?」

「安格……麻煩你學多一點運用自己的腦袋,好嗎?」洛亞用手指著自己的頭,側著頭用鄙視的眼神盯著她。

安格怒火更甚,沒有理會洛亞,用力拉扯荷米的長鞭,將他整個人拋到半空,一心要將他撕開……

鏗!

無雙閃出雙刀擋著安格,荷米安全著地,但已經昏倒了。

「你這頭狗!不要再阻撓我,我已經夠不耐煩了!」

「那更好,我也早就看你不順眼……」

二人說話後,身邊同時爆發出一道暗紅色的煙霧,又要爆發大戰。

「停手!我有計劃,安格,到時我一定可以讓你殺過痛快!」

二人慢慢停下來,洛亞再說:「就等那女人將死神的邀請信,親手交到神界的僕人手中吧……」

第三章完。


特別通知:本作《叛神軍團》(一)最後一章 ─ 第四章:殊途同歸,因版權問題無法繼續更新。

台灣讀者欲想看下去,請到 金石堂博客來 訂購。

香港讀者可到實體書店購買,如城邦、大眾、商務等。

感謝大家一直看這部作品,另外《叛神軍團》(二) 已在製作中,預期會在2020年初上架(應該),

希望到時大家會支持!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