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回收者 第十六章 「找到通往第四層的方法」

勇者回收者 第十六章 「找到通往第四層的方法」

白火歷1677年08月19日上午時刻,演習用地下迷宮第三層。

憂鬱的陰天。

嘩啦嘩啦的雨聲

傾盆大雨,眾多而不盡的水滴不斷地落下

我在洞窟內部看著一片樹林被雨勢覆蓋著。

「天氣看起來很糟糕呢。」剛起床的女眼鏡在我旁邊觀察外頭的狀況,一邊打呵欠一邊伸懶腰,哈欠聽起來像是嬌喘聲,背後的紫色翅膀為了拉筋而展開著,接著繼續說道:「其他人呢?」。

「小小牛她們在第二層底層出入口附近探險,說看看有那些魔物身上有沒有魔核。」我回應女眼鏡的問題,視線從樹林風景移開,檢查著身上的裝備。

「人偶隊長,你也要去第二層底層附近探險嗎?」女眼鏡眯盹兒地說道。

「沒有啊,我只是檢查裝備是否良好。」我輕微地搖頭,繼續檢查裝備。

「這樣啊。對了,你可以陪我訓練嗎?」女眼鏡拍一拍腰旁上的劍,向我提出戰鬥訓練的要求。

「你是指一對一交戰嗎?」我整理身上的裝備,轉向女眼鏡詢問。

「恩!晨練是最好的運動,可以讓人保持身材的祕訣之一呦!」女眼鏡燦爛地微笑,與魅力的笑容不同,說非常喜歡戰鬥,或者說喜歡運動比較親切。

「雖然我是不用特別保持身材啦。」因為我是活人偶族,根本不需要在意變胖的問題。

在這裡訓練對我們來說有點窄小,大小與學校教室差不多,但還是可以接受。

我與女眼鏡保持相當的距離,我看著女眼鏡拔出雙劍,同時我也拿出短刀準備戰鬥,並不是使用鋼刃的舞動來操作,而是親自使用手拿著短刀。

「人偶隊長不是魔法師嗎?為什麼拿著短刀?」女眼鏡見我拿著短刀感到奇特。

「不用在意,我只是想要練習如何應付近距離戰鬥。」

「原來如此,那麼就開始吧。」

戰鬥一開始,由女眼鏡搶到先機,以突擊的姿勢展開攻勢,將雙手上的兩把劍尖朝向我襲來。

對於剛掌握雷走流派的我來說,需要的是不是左右躲開攻擊,在女眼鏡靠近的時候,巧妙地繞到她旁邊,同時使用短刀砍向她的手。

但是女眼鏡沒有讓我得程,在我繞過去的時候,早就停止腳步,她使用著左手持著的劍做出招架的準備。

鏘!

傳出金屬之間的碰撞聲以及火花。

女眼鏡並沒有停止攻擊,招架我的攻擊之後,接著使用右手持著的劍向我橫向砍過來,這時候我不打算後退迴避,而是前進阻止她的攻擊,使用左手抓住女眼鏡的右手,好讓她的攻擊造成失效。

「你這個步法…是雷走流派嗎?」被我阻止的女眼鏡開口說話。

被看透的一針見血,光靠動作就能讀出流派的招式嗎?

「是的。果然看的出來嗎?」我對她的疑問做出回應,同時提出一個問題。

「雷走流派不只是想要速度快的流派,也懂得用以許少的動作進行迴避或者招架。這誰都看的出來吧!」女眼鏡說完後,將我的手甩開,往後保持距離。

原來如此,的確是這樣。

「那麼接下來的招式,你看得見嗎?」

「喔吼?敢向我的高動態視力提出挑戰嗎?有意思。」女眼鏡直直盯著我看,嘴角上揚著,對於感到興奮又開心。

雙方重新擺好架式,保持一定的距離。

我將右手上的短刀移到腰旁,左手臂以防禦的姿勢面對著女眼鏡。

女眼鏡見我改變姿勢而提高警覺,警戒我的動向。

噠!一腳踩地面的聲音。

我對著向她逼近,迅速地跑去,右手伸出,然而女眼鏡一眼看穿我的攻擊便準備擺出招架姿勢。

但是我的攻擊與上次不同,並非砍向妳的動作,而是針對你的劍。

鏘!金屬碰撞聲。

短刀順著劍身滑過去,傳出相當刺耳的摩擦聲,冒出一條火花,短刀的刀鋒朝向女眼鏡所握住的握把。

「什麼?!」女眼鏡大吃了一驚,不知所措只維持了不到一秒,打算將我的短刀給瓦解掉,將我給架開來。

很遺憾,妳接下來的動作正是我要的結果。

我持著刀的手臂順著她甩開我的動作來減少後作用力,接著迅速地將短刀朝向女眼鏡刺過去,毫無費力地將刀尖停在女眼鏡的脖子上。

「…我投降了。」女眼鏡宣布投降的口號,我緩慢地放下短刀,接著繼續對我說道:「你這個是什麼招式?」

「雷走流派的基礎招式之一,逆刃。這個招式讓妳成功招架我的攻擊,我故意順著被甩開的動作來減輕作用力,這個時候妳為了招架我的攻擊太大而來不及準備擺出應付下一個攻擊,就在那一瞬間,我將短刀朝向妳攻擊便可。」我說明的同時,做出一個慢動作給她了解。

「原來如此。萬一我使用另一把劍來阻止你的攻擊呢?」女眼鏡再提出另一個問題,不自覺地讓翅膀拍動一下。

「照樣能攻擊成功,妳用另一把劍,我還是能在零距離之下從妳的內側攻擊腹部,妳那兩把劍無法應付極近距離的攻擊。」我再次回應她的疑問。

「太陰險了啦!」女眼鏡鼓起臉頰,充滿著妖媚的容貌裝出可愛的表情,已經可以算是奪走芳心的破壞力了。

「順風流是連續攻擊類型,雷走流則是一擊必殺的類型。只要妳的攻擊比我快就有可能打贏我。」雖然多少受到女眼鏡裝可愛的精神傷害,我終究繼續說明著。

「別太得意忘形,再比一次。」女眼鏡舉起一把劍向我提出再戰一次的請求。

「好啊,累積經驗也不錯。」我點頭地說道。

交戰了數幾次之後,成果出來了,我的戰績是六戰一勝五敗零平手,除了初次勝利以外。其他都是吃敗仗。

我挫賽了,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強,這下我的面子肯定都掉光光了啦。

「哈哈哈,怎麼樣?」女眼鏡笑得非常滿足,豐滿的胸部上流出汗水讓她更加誘人,本來她不會在意別人的目光,或者就是故意讓別人看到。

「很強?還是說妳的美貌?」我偷偷地將視線放在女眼鏡的胸口上面,雖然想吞口水一聲,但我沒有打算這麼做。

「喔呀,你對這個有興趣嗎?」女眼鏡發現我的視線,嘴角勾起,故意將雙手從胸口上滑到腹部下方,劃出相當誘人的曲線,很明顯這是誘惑我的行為。

「啊啊啊,是我輸了,妳很強、妳很強。」我用力轉頭移開視線,抱著羞恥心說著,招手要她停止無謂的舉動。

這時候,小小牛她們回來了,隨手帶著兩顆魔核。

「抱歉,我們回來晚了。」小小牛走進來之後,見我們拿著武器而露出奇怪的表情,接著繼續說:「你們在做什麼?」

「訓練。」「交配。」

我是不是聽錯了?女眼鏡剛剛說什麼?交配?

我狠狠地瞪著女眼鏡,然而女眼鏡卻露出充滿邪惡的微笑,惡作劇的微笑依然十分地魅力。

「那…還真大膽啊!」小小牛將手掌擋住嘴唇,表現的被人嚇到的動作。

「原…原來你們是那種關係啊。」小公主的臉頰一片通紅,紅到耳根子那邊去,完全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的清純女孩。

「你們知不知羞恥啊啊啊啊啊啊!」女牧師則是怒髮衝冠,憤怒的聲調朝向這邊過來,完全不聽別人的藉口而發怒著。

「妳們誤會了啊啊啊啊啊!」

我是活人偶族耶,這種美好的事情我怎麼可能辦得到啊啊啊啊!

結果還是產生了無謂的小爭吵。

目前還是上午的時刻,雨勢漸漸地變弱了,我們正打算要開始對第三層深處邁向前進。

「抱歉,我竟然會把女眼鏡的話給當真了。」女牧師一臉羞紅,抱著歉意向我道歉。

「沒關係,誤會能解開就好。」

「又不著打我的頭嘛!很痛耶!」女眼鏡輕輕撫摸著她自己的頭,雖然不是很明顯,但已經浮腫起來了。

「妳這是活該。」我檢查著自己的包裹,確認之後繼續說道:「準備好就出發吧!」

我先聲明,動手打人的可不是我喔!而是誤會很大的某一位女性。

我們趁雨勢變弱的時候開始前進,事先用了聲納系統記錄當下的地圖,確認下一個入口就在第三層的正中央。

我們知道這裡是有魔物存在,但是頂多都是青蛙類以及昆蟲類魔物,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輕鬆地解決掉。

我們很快地到達前往第四層的入口,是第三層中央地區,有一個超大的抗洞,有著可以讓巨人掉入陷阱的大小,從這裡可以看到第四層,看上去距離相當深。

問題是要怎麼樣才能下去?

觀看四周,眺望當地的風景,沒有找到通往下去的樓梯或者別的東西,唯一能看到三道河流激流地往下流,變成第四層的巨大瀑布。因為下雨的關係,瀑布造成的聲音比較浩大。

「雖然可以看到第四層了,但是不知道怎麼下去。」

女眼鏡雖然會飛,但只會短距離飛行和滑翔而已,而且有上升氣流,飛下去是有風險的。

「恐怕我們可能漏掉了別的過程。」女牧師仔細地觀看周圍,像是想要尋找什麼東西似的。

「什麼過程?」我將視線從洞穴深處移開,看向女牧師詢問著。

「因為我們是直接來到這裡,沒有好好注意觀看第三層的全貌,搞不好有下去的機關。」女牧師停下觀看周圍,雙手抱胸,讓豐滿的胸部更加隆起,陷入沉思的狀態。

「不,我已經確認過了,這裡是天然所形成的地方,沒有特殊機關什麼的…除非是魔法運行的……對了。」我之前都用聲納系統來確認地形,卻沒有使用魔力感知,雖然知道迷宮擁有干擾魔力感知的功能。

總之先發動看看。

魔力感知發動,很順利地朝向外面捉住感覺,範圍不受妨礙地擴大。看來這一層沒有安裝干擾魔力感知的功能。

附近沒有發現任何異狀…等等,有一個很奇怪的地方,之前用聲納系統並沒有異狀的。

「人…人偶大哥哥,你怎麼了?」小公主將頭部微小地歪向一邊,抱著關心的態度向我詢問。

「面對的河流有點奇怪,感覺流動的方式與其他河道不太一樣。」我停下魔力感知,手指指向面對的河流。

「那我飛過去探查一下。」女眼鏡一說完便展開翅膀,拍動著且腳底離地,朝向面對的河道飛去。

女眼鏡降落在瀑布旁邊,做了四周觀察的動作,好像發現什麼東西之後立刻飛往這邊來。

「找到了!」女眼鏡一落地就開口發言。

「找到什麼?」我急忙地向她詢問著。

「通往第四層的入口。」女眼鏡一邊指向河道一邊回應。

「就是那個河道嗎?那邊有什麼?」我朝向河道看著。

「不對,那個河道是假的。」女眼鏡輕微地搖頭,接著繼續說:「這是幻覺魔法,藏在河道裡面的機關,靠近那邊就能看見了。」

「是樓梯嗎?」我再繼續追問著。

「不,是傳送魔法。」女眼鏡開始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臉上的表情正在告訴我別再問了。

難怪聲納系統沒有發現異狀,相對地魔力感知捕捉到假河道的流動與其他的河流不太相同。

一知道下去的方法就立刻動身,繞過去需要一段時間。魔物的數量比想像的還要多,雖然每一隻都很弱,卻造成行程的進度慢下來了。

到達施加幻覺魔法的假河道。

一靠近,水流有如魔幻般的消失,代替的是石頭製作的道路,通往著一個圓形的石製作的地板。

「就是這裡。」

位置就在大洞穴旁邊。

「恩…,然後呢?傳送魔法怎麼使用?」小小牛看著地面,找不出所以然而朝向女眼鏡尋找正確答案。

「我們要站在圓形地板的中間,好讓它順利啟動。」女眼鏡走在中間,使喚我們在那裏站著。

當所有人站在圓形地板的中間時,地板開始震動。

眼前的景色開始朝上,準確來說是我們所站立的地方開始往下方移動著,宛如站在電梯往下層移動一般。

「這哪裡像是傳送魔法啊?」女牧師直直盯著女眼鏡,對她抱怨著。

「哀呀,原來只是單純的移動魔法,抱歉,我對魔法也不是很了解。不過隊長是魔法師吧,他應該比我更了解才對。」女眼鏡稍微畏縮一下,雙手合掌,指尖對著嘴唇,露出裝可愛的表情說著。

又把矛頭針對我這邊。

「對出生不到一個月的我來說,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啊。」真不像我自己,竟然對她抱怨著,恐怕心理狀態稍微不佳吧。

「對出生不到一個月的隊長來說,精神和心態未免也太過成熟了吧!」女眼鏡的態度開始稍微強硬起來,似乎不討厭剛剛我對她的態度。

「因為我是…哀,算了,不跟妳說話了。」不想跟她起無謂的鬥嘴,現在還是冒險中,少多嘴會比較好。

「唉唉!」女眼鏡對我提出不想說話感到打擊,露出著無精打采的樣子。

充滿微妙又尷尬的一種氣氛,或許只有我一個人會感到這樣的氣氛嗎?

沒多久就到達第四層。

此處徬彿自身在鍾乳洞之中,並非一個大洞窟或者迷宮之類的空間,而是有如看不到盡頭的長狀洞窟一般,旁邊的河道是由瀑布所建立的,已經形成了天然的地下水道。

第四層與第一層的人工洞窟不同,這裡算是天然大洞窟。

看看旁邊的石頭,形成方式是侵蝕作用,或是等其他外力的風化作用,自然洞窟是由石灰岩地帶所形成的,通常叫做溶洞或者鍾乳洞

「看起來好遠啊,不知道通往到哪裡啊?」小小牛望向遠方,以緊緊盯著的方式看著。

「恩…不知道身上的食物是否足夠走完這一趟呢?」女牧師檢查自己的包裹,確認食物是否充足。

「看起來好遠啊…。」疲勞的小公主說話著,似乎沒有力氣可以說出吞吞吐吐的聲調來,連直立耳朵的力氣都沒有了。

「……」女眼鏡則是一言不發,和沉默寡言的傑斯一模一樣。

大家還沒開始走就已經放出類似放棄的氣氛了。

這可不行,我身為隊長,看到隊員這種狀況,必須想辦法讓隊員拿出精神來。

「好哩!妳們聽好,任務內容不是說七天內要走完十層嗎?現在才第二天就走到第四層,這樣也算很快了,搞不好…不對,絕對可以拿到優秀的好成績,所以打起精神來吧!」我對她們說明,比平常還要稍微大聲的音量說話著。

「恩,雖然打起精神的方式有點怪,不過勞你費心了。」小小牛勾起嘴角,帶著相當氣質的聲調說話著。

「人偶先生說得一點也沒錯,備用食材應該還能使用一整天。」女牧師確認包裹之後開口,完全沒有放棄的意思。

「原…原來是這樣啊,我…我會努力的。」小公主拉直耳朵,拿出精神地說出吞吞吐吐的台詞。

「隊長大人都這麼說了,不加油可不行呢!」女眼鏡一邊微笑一邊故意往我這邊靠過來。

隊員們總算拿出精神來了,開始朝向樂觀的方向思考著,要是不拿出精神來就頭痛了。

雖然女眼鏡有點煩就是了,一直纏著我不放。

這個洞窟看上去沒有什麼困難,無法得知距離有多長,而且就算用聲納系統也不到一公里,無法計算有多長,之前的迷宮剛好達到聲納系統的範圍半徑,最麻煩的是這裡也有干擾魔力感知的功能。

真是令人討厭的地方啊!

不想了,該行動了。

白火歷??年??月??日下午時刻,地點不明。

河流旁有一位不知名的人物。

一位穿著功夫服裝的男性趴在地上,他緩慢地爬起身來。

「咳咳……必須要找到才行,不然一切都白費工夫了。」咳一咳之後便自言自語地說話著。

功夫服裝的男性整個站起,無力地觀望著四周。

「這裡是…哪裡?」

第十六章 完結

第十七章 待續


大家好,我是黑貓一號。

如果大家喜歡這個故事,可以幫忙收藏和推薦一下喔

巴哈小屋(原創小說都在那裏首發)

喜歡的話,記得訂閱和點讚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