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風的你】【S1】第一章/承載幻想的意外之禮|MAY

【伴隨風的你】【S1】第一章/承載幻想的意外之禮|MAY

▋第二章

今天依舊和玫一同前往學校,這次我可是有記得,要先將耳機拔除再進入校園,這樣就可以免除被主任抓走的麻煩事了。進入班級教室後,玫的座位又圍繞了更多的人群,人緣還真是一天比一天好。不像我,依舊如此邊緣,何時才可以和玫這種人相提並論呢?

「聽說級排已經快要要公佈了,等一下就會擺上學校網站。伈晨,我們等等一起去電腦教室看看吧?」剛踏進教室的沁彤說。當她一進入教室,她最好的麻吉伈晨,就靠了過去,開心的點頭答應了,接續的討論其他的事情,我個人猜測,大概又是有關隔壁班的那個轉校生,還有我親愛家睿的事情了……。

早自習接近尾聲了,下一節英文課就要考單字小考了,玫卻毫不在意的和其他朋友一同前往福利社,英文課本則是借給別人抄寫筆記,也沒有帶在身上,這是學霸才享有的福利是吧?我現在可是每日認真的埋頭苦讀書,為了可以在下一次段考的級排名單上顯示。

經過了大概五分鐘左右的單字小考,我又在在遠方看到那個燦爛的笑臉——玫,她正在跟一旁的男同學炫耀自己的成績有多麼優秀,然而那個男同學則是自嘲成績,也讓那處掀起一陣笑聲,又在老師轉過頭後轉為靜謐。

「雨雪,妳要再加油喔!」英文老師帶著憐憫一般的眼神對我說,她將眼神轉到我的成績上的那刻,我的人生簡直就像是毀了一樣,被刻下了一個污點。「等會兒下課來找我談談。」看來又是要說放學輔導的事情,我的學科術科統統都不行,也沒人可以教我,唯一可看的就是美術,因為和玫混在一塊兒久了,順其自然都會學會一些簡單的美學,然而在這科目意外,大概也只有這位英文老師肯幫助我了。

「玫,很好,還是有保持在最好的分數上。」我也曾經想要自己去請教這個最優秀的友人,但在我將要起身的時候,就發現她那個補習班根本就滿人了,一堆熟識的人,甚至連陌生的人,都跑去給她教學,而且完全免費,有些被她教過的人,成績甚至可以突飛猛進。級排前三十的人果然不是蓋的,我到底要做什麼才可以爬到那個境界?

考完小考後,開始無聊的上課時間,空白的筆記本逐一的被填滿,一頁又一頁的紀錄著知識,英文老師訴說著無趣的文法,位於第一排的玫居然又在打瞌睡,虧妳可以考那麼高分,老師甚至一度懷疑她是作弊才考來如此誇張的高分,所以把她的位置移到辦公桌旁邊呢!

外頭的風很大,這一節……家睿他應該是在上體育課吧?會不會很冷啊?五點的時候要不要泡杯熱巧克力給他喝?感冒的話可就不好了,這樣就不能每天看他打籃球的英姿了……

我的腦袋居然不斷的在擔心他,眼神也有些飄渺,望向沒什麼好景致的窗外,一棟兩棟的公寓擋在眼前,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更不用提什麼家睿的英姿,我只看到對面辦公大樓裡頭,正在討論著教學事宜的老師們。

「風也太大了吧!雨雪!妳到底在幹嘛?幹嘛把窗戶打開啊!」我只是想要稍微吹個風,所以在前幾分鐘時將窗拉看個小縫隙,結果宥宸就生氣的轉過頭來,拉開我的手掌,把窗戶關起來並鎖緊。另一隻手卻在轉動著教室內電扇的開關,真的是搞不懂他的邏輯,果然會讓各科老師擔心成那樣子。

我將聽不到窗外的吵鬧嬉戲聲了,終於可以安靜的上課,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就突然飛來了一架紙飛機,重擊了我右側的強化玻璃,發出了些許的聲響,只因隔音效果佳。此時,幸虧宥宸方才有將窗戶關起來,不然我可能會被紙飛機直接貫穿腦袋,一想到就全身顫抖。

果然還是看太多奇怪設定的鬼怪小說了,看到一架紙飛機飛過來,都可以遐想成那樣,思想都被侵占了。宥宸瞪大眼睛的望向窗外的紙飛機,鎖定目標似的拍桌起身,說道:「哇!也太狂了吧!我一定要帶回家做紀念!」宥宸立刻趁老師不注意時衝出教室外,但老師還是馬上就注意到了,把他抓進來臭罵了一頓,但依我的判斷,這人是不可能會悔改的。

他悄然地將那架紙飛機給帶了進來,但是偷塞到口袋裡,所以沒在第一時間被老師沒收,他把紙飛機擺在我的桌上,然後用調侃幽默的口吻說著:「來,這是犯人要殺妳用的兇器,請您收好。」本來有點恐怖的紙飛機,被宥宸塑造的不恐怖,有毫無威脅性質了,甚至帶點惡趣味。

我小心翼翼的拿起飛機,觀摩了一下外觀後,將其攤開壓平,內容都已經糊的差不多了,走廊的拖把水還真是礙事,墨水整個暈散開來,我只能隱約的看見一些字跡,但是認不出內容是想說些什麼,更不用談是誰發射的了。在我低頭仔細鑽研時,身旁那多管閒事的同學舉手說話:「報告老師,崔雨雪和韓宥宸上課傳紙條。」

本來給老師的第一印象就已經不太好了,英文成績也是每況愈下,現在又讓老師知道了上課不認真聽講的事,有很大的機率會被送到學務處,現在也只能多少裝乖寫筆記,將紙飛機暫時塞入抽屜裡頭了。老師望向我和宥宸的方向,輕嘆口氣,搖頭道:「……兩個人下課帶著那張紙來辦公室找我,唉……繼續上課。各位同學在這裡補充一下這個單字……」老師意外的穩住情緒了,只有在講到一半的時候,稍微嘆了口氣,看來老師對我很失望呢……我也趕緊開始裝認真,也提醒一下宥宸,但宥宸似乎不在乎。

「那張紙交給我,你們兩個最近真的是越來越吵了,我在考慮和你們班導說這件事情,到時候我就整件事情,交給你們班導來處置。」英文老師低頭看著紙條上的訊息,帶著稍有疑惑的面容,再多加詢問一個問題:「這是剛剛飄來的那一張嗎?」

「對啊!怎樣!」宥宸突然在辦公室裡大聲起來,帶著濃厚挑釁態度的語句讓老師的怒氣稍被點燃,老師眼看即將要生氣了,所以我就小聲的貼在宥宸身旁提醒道:「閉嘴啦!」我撞了一下他的手臂。「這是要給雨雪的?」老師疑惑的說著。

……等等,為什麼是要給我的?老師是用什麼樣的線索而聯想到的?這一句簡單的話,使我的目光瞬間都集中至老師手中的紙上。

「什麼啦!我先看!」宥宸暴力的把老師手中的紙張奪走,老師的手臂上被留下了一道痕跡但她並沒有直接爆發出自己的怒氣而是先忍耐,因為喊罵對宥宸是無用的。紙張的下方被撕裂出一條破痕,他將紙張轉了又轉,卻都沒有看到我的名字,或是有我的任何相關標記。老師望著宥宸無奈的說:「看看背面吧……」宥宸將紙張翻轉到背面,上頭還真的使用黑筆寫著我的英文名字,而且居然沒有任何模糊的感覺,讓人感到奇怪。

Susan。

「這是什麼?」我發自內心的提出困惑,宥宸翻了個白眼,大聲的在辦公室嚷嚷:「拜託,我們怎麼可能會知道?」宥宸趁著自己手中握著紙張的時機,直接逃出辦公室,往樓上的班級教室奔去,應該是要獨自回到教室,宣傳剛才在辦公室發生的事情之類的。我突然想詢問老師幾件事情,所以鼓起勇氣自己跟老師搭話:「老師……」我話還沒說完,老師就用平淡的語氣接著:「回去。」

在我踏著沉重的步伐回去教室前,我聽到玫和英文老師的對話內容:「老師,那是誰給的啊?」在一旁罰站的玫問。一聽到這句話,我就立刻停頓了我的腳步,在旁人眼中看來,一定是個在辦公室門口罰站的壞學生,但我不在意,接著又聽到了英文老師的猜測語句:「I don’t know,Maybe是喜歡雨雪的人吧?其實……她長得也還蠻不錯的。」

上課鐘聲響起了,鐘聲意外的恐怖,我才回到教室,教室裡早已一片混亂,都是那個韓宥宸害得,有一些人根本和我不熟,又或是簡直不把我當成同學的人,都跑過來詢問我一堆奇怪的問題,在回來教室的路上也遇到幾個已經知道這消息的人,這八卦到底已經傳多遠了啊!讓我感到恐懼無比,雙腳也些微的在擅自抖動。

這一節是自習課,今天班導師正請假,也沒有麻煩任何的代課老師,本來老師還很擔心我們,但其實大家可以盡情的玩耍、吵鬧之類的,是多麼的開心,老師完全想錯方向了,又加上今天風紀請假,秩序股長現在還在辦公室拿講義,應該還要再約莫十幾分鐘才會會到教室,附近的老師們可是有很多的會跟她談天的。

「欸!大家快看快看!」宥宸大聲的喊叫,又假裝自己的老師一樣,稍帶莊重的站在講桌前,但自己那個天生的搞笑氣息還是擋不住,台下還是傳來絲絲笑聲。他手上拿著紙張,另一手則拿著磁鐵,轉過身子,把那張用紙飛機拆解來的紙,用黑板的專用塑膠磁鐵,牢牢的固定在黑板的正中央。

「這是給崔雨雪的情書啦!是誰?有人知道嗎?」宥宸邊笑邊說,開始在講台上頭亂帶風向,雖然這是一場誤會,我十分1想要上前阻止,解開此誤會,但我是沒有那份勇氣。

「還是不要太超過比較好喔!」玫從教室門口走進來,順手的敲了幾下教室木門,但宥宸頑固的個性,並沒有聽從她的指示形式,甚至還把紙張放在班上第一排第二個座位桌上,開始進行傳閱的動作。玫此事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不知是怎樣,那一瞬間的她有如英雄一般的說:「韓宥宸!我知道那封情書是誰寫的,要不要停下來當作交換?」玫大膽的說出這句話,是真的嗎?我那時根本無法相信,但也不敢在班上激動的起身詢問。

宥宸立刻衝到第一排最後一個座位,把紙張從那個人的手中奪走,可是這樣又使紙飛機紙張的裂痕越加嚴重,宥宸親自將紙張遞給玫,突然有種慎重的感覺,像是什麼重要的交接典禮般。為什麼玫有這個權利?這都是因為,她這個人大概就是像是班上大姐頭之類的存在,有時候就連韓宥宸這種校外幫派混混,都會自行聽她說話做事了。

「好啦!快說啊!」宥宸拉著玫的衣領,玫只是將紙飛機揉爛,塞入自己的口袋中,將他的手拍開,發出響亮的拍擊聲,走回自己的座位坐好,這個舉動引起了大家的憤怒,又多了幾個人站起身來圍在玫的座位旁。突然間,一位中年女性的身影出現於走廊上,用宏亮的聲線,震撼了我們全班同學:「停!701全部給我出來!」

學務主任正站在走廊上,雙手插腰,表現出自己的氣憤,其實她已經站在我們班外的樓梯許久了,但是一直沒有發聲,我們班又在教室裡吵鬧,自然而然的沒有半個學生發現這件事情,所以她就用這麼突然的方式現身了。

「為什麼要在上課的時間大吵大鬧!就算現在是自習課……我知道你們覺得自習課就像是下課,但是不是啊!當學校是你家啊!」主任生氣的說著那些罵人,宥宸卻還是待在教室裡面不出來,根本就是蓄意要把主任搞到崩潰,雖然這已經是常見的事情了,但他還是一犯再犯,玩都玩不膩。

「韓宥宸你跟我去學務處,還有你們其他人,不要以為你們教室在四樓,主任就不會走到這裡,下次再犯一次就有你們好看。」主任大聲的宣誓著,宥宸也被主任帶走了,但臉上依舊帶著笑容,感覺等會兒又要對主任惡作劇了。回到教室後不久,秩序股長也帶著下一節課要使用的講義回來,站在講台上管制班上的秩序,所以有不能夠繼續吵鬧還有討論了。

「韓宥宸死去哪了?」秩序股長詢問著,因為要填寫點名板交送學務處,沒有紀錄好的話,只會讓701外頭的巡邏人員越來越多而已,學務主任的員工可是很多的。祐勳用開玩笑的語氣,回答了秩序股長的問題:「他又去學務處了,等一下妳去的時候可以和他打個招呼,哈哈啊!」再說完後,就趁秩序低頭紀錄相關資訊時,趁機戳了一下玫的肩膀。

玫不耐煩的轉過頭,摸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像是個神奇的驅魔儀式,過了幾秒後,才用餘光看了一下祐勳,沒禮貌的喊叫:「衝三小啦!」並且用力的拍桌,但秩序可不是南無好惹的,即便她是玫的好友,也不會放水,我們班的秩序股長可是出了名的公正:「玫,你們那邊在吵什麼吵啦?」秩序生氣的喊著,快速地執筆寫下那一群的座號。

玫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只是轉頭看向自己眼前的小說,也就是之前她朗讀的那本愛情小說,但我覺得很奇怪,這個人平常一定會和秩序吵起來才對,今天卻這樣草草帶過,讓人懷疑了起來,但其他跟她不親近的可能沒有注意到。

「欸……妳快說一下是誰寫的情書,我再把他的名字繼續往後傳。」祐勳意外認真的說著,但是是悄聲的講,至於我為何懂得唇語,這又是另一則故事了,說來話長。

玫搖了搖頭,接著就沒有在發出聲音了,繼續認真的在看著她的小說,並且沒有在這節課做出下次的轉頭動作。我在此重申一次,玫那個人,從來沒有讀課內書,對她而言,課內書只是上課擺在桌上裝用功的器具而已,她更喜歡回家自己讀,然後在自行製作只有自己看得懂的筆記,字體就是……龍飛鳳舞的類別。據我所知,她只有段考前的自習課會認真。

在我回家後,獨自在房間裡,平躺在床上,抬頭使用手機,開啟了班群,還是一樣吵鬧,但卻是在討論一個令我意外的話題,也讓我擔憂。

「你們不覺得臭玫就是在騙人嗎?」——伈晨

「不然還有什麼可能,一定是騙人啊!」——沁彤

「下課都不跟我們說是誰寫的情書。」——祐勳

「騙人騙人!每次都在騙!!之後都不要相信她了啦!」——苡婷

「對,苡婷說的對!」——系洱

「不,不是這樣子。」——雨雪

我心中不斷的在掙扎著,到底該不該傳出去,結果一個不小心點下傳送鍵了,接著就是我的辯解時間,他們不可以因為玫不可以使用message,就在這個地方隨意說出她的壞話,我才不允許。

我趕緊截圖,然後用我和玫在家中可以互傳訊息的唯一媒介,將這個訊息的截圖,傳送給她,讓她也知道這個消息。可是已經過了兩小時,她都沒有讀我的訊息,她應該不是會不讀不回別人訊息的那種人。

我現在在房裡踱步,時間已經來到四點五十分了,快要到家睿經過的時段了,但我現在不知為何,不太想打開窗簾,不想讓任何一絲陽光潛入我的房內,只想認真的處理眼前這樁事件。

「崔雨雪,妳沒有資格說吧?妳可是引起這次事件的主因啊!」——苡婷

「苡婷一定是今天最棒的發言人!」——伈晨

「仔細想想吧?玫根本不是可以和女生融入的人啊?」——苡婷

「對!每天身旁都圍繞著男生,女生根本不在她的管轄範圍!而且他那樣簡直就是瞧不起我們,以為自己桃花運很好,長成那樣還敢嘴?」——系洱

「對對對><!」——沁彤

「明天到學校不要理她:D」——伈晨

「OK」——系洱

「+1」——苡婷

「+1」——沁彤

我不敢說話,不敢再多加傳送任何訊息,玫也還沒有回覆我,明天的學校到底會是怎樣?我想都不敢想,但玫被排擠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那群女生就是討厭和自己喜歡男生走很近的人,即便只是普通朋友,她們都可以幻想成男女朋友,隨即造成那人被排擠的現象,玫就是一個案例。

良久,我的手機在震動,時間已經來到五點半多一點,夕陽餘暉透過窗簾的細縫鑽進,但我沒時間細細品味,而是趕緊開啟手機,坐姿坐正的嚴肅起來,並且點開玫的對話框。

「沒關係,我不在乎。」——玫

「真的嗎qq?」——雨雪

她終於已讀了,可是她為什麼不在乎,我可是比她還要擔心,如果她的人緣因為這件事情直線下滑怎麼辦,而且還是班群,等會兒連男生都看到,說不定連韓宥宸那個不管什麼人都可以當朋友的人,都會一同排擠她。

啊!想到就氣,就悶,就煩!但思緒依舊藏在腦裡揮之不去,好想透過簡單的抓癢,就將不好的思緒驅逐,玫這個人是脾氣太好嗎?還是不會想到太遠的事情?

算了,一定是我想太多。

「當然是真的……嘿嘿,那妳要不要聽聽給妳情書的人?」——玫

「要啊!!!怎麼可能不要!!!」——雨雪

「是妳認識的人,而且那不是情書,是封算警告信的東西。」——玫

「什麼??!!!……說清楚!」——雨雪

「明天再說啦,掰,學霸可是很忙的」——玫

玫在聊天時習慣以學霸一詞自稱,但其實她在家都是一直玩遊戲,大半夜進遊戲還可以看到玫的「上線中」標記符號呢!

但我一聽到警告信之詞,真的是愣住了,到底是那個認識我的人,會想寄送警告信給我?況且我的朋友也不多,會用這種詭寄信方式的名單有更少了,到底是誰?我腦中毫無頭緒。

「這樣子懂了嗎?」玫站在我的面前一整個小時,我們已經遲到了十分鐘,都還沒有進入教室,這不是玫逼我做的,是我自己決定要在這個時間,就算等一下回去會被老師要求抄校規,亦或是罰站個一禮拜都沒差。

現在位於一樓的飲水機旁邊,只要站得太近就會發出飲水機的提醒音,所以要很小心,雖然說可以站在樓梯間,但那裡有多架監視器,一個角度沒算好,人影就會被學務處的人一覽無遺,下個被廣播的1就會是我們了。

過了一陣子,我深思熟慮後,輕點頭,原來如此啊……

送給我情書的人,是16班的林家睿。

說錯了,是封警告信。

▋第二章/完


作者廢話區(MAY)

這是之前發布過的文章加長,且去粗話字眼的版本

因為在別的網站被提醒過,文學小說就要以文明人字詞去撰寫,所以做出了更改

其實改寫加長沒有很困難owo,所以大家不必擔心

畢竟全文都是自己寫的,多少有印象,所以才可以擠出這些廢話啦~(?)

關於雨雪的人設圖片,目前沒有要推出的意願,但可在此簡單說明

▎姓名:崔雨雪

▎個性:內向、悲觀

▎對愛人的態度:過度關心,反而會造成壓力

▎頭髮描述:黑色低馬尾,髮飾為米白色的髮圈

▎服裝描述:

+ 制服-淺藍色,左手邊口袋繡著校徽,下半部為格紋短裙

+ 便服-常為單色系的服裝,不喜歡華麗配件,不喜歡穿裙子

▎五官描述:

+ 眼睛-瞳孔為深淵黑,逐漸向外擴散為淡棕色,外框為亮棕色,帶黃(天生持有)

+ 鼻子-稍挺,微鷹勾鼻

+ 嘴巴-櫻桃小嘴,平時會偷塗抹口紅,顏色外為亮粉色、內轉酒紅色

+ 耳朵-緊張時會轉紅潤,平時白皙

+ 身材-標準,無過重或過輕

▎身高:165CM

▎體重:秘密,但看起來很苗條

▎姓名:林X玫(在文內不會提到全名,BTW 這是作者本人XD)

▎個性:外向、樂觀

▎對愛人的態度:隨便,其實和普通朋友沒甚麼差異

▎頭髮描述:黑色短髮,耳上

▎服裝描述:

+ 制服-淺藍色,左手邊口袋繡著校徽,下半部為格紋短裙

+ 便服-一年四季都穿長褲,唯一的短褲就是制服,顏色通常是黑白灰,單調的搭配

▎五官描述:

+ 眼睛-瞳孔為黑色,在強光照射時會有一點的紅色(天生持有,父母親也一樣)

+ 鼻子-稍挺,特殊技能是會動(?)

+ 嘴巴-嘴唇時常乾裂,擦護唇膏也沒用的體質

+ 耳朵-特殊技能是會動(?(複製貼上))

+ 身材-標準,但看起來很胖,到底是為什麼呢?

▎身高:154CM

▎體重:很想保密又想說(?),39~45一直動


QnA環節

1.現在還在交往嗎?(雨雪/家睿)

>雨雪:當然!!!

>家睿:你覺得呢?

2.在第二季裡,一樣會真人真事改編嗎?這對好夢幻!!(比心)(MAY)

>目前決定是會的,但可能會改的有點兇,魔改專業戶(竊笑

3.封面是用甚麼製作的?(布朗尼)

>MAY:布朗尼說不方便回答,但是是網路上的書封製作軟體,要找自己找吧~

4.到底是怎樣才可以從一樓射到四樓?(紙飛機啦)(MAY/雨雪/家睿)

>MAY:這就是神奇的地方了

>雨雪:可能是因為家睿對我的愛,啊優,自己聽到都覺得噁心

>家睿:不是我用的,是我寫好情書,結果被同學搶走,摺成紙飛機,跑到三樓往上射(隱密彩蛋)

END

2 條評論
  1. 終於又看到大大的原創了

    • 最近比較有時間重製了
      感謝支持><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