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回收者 第二十一章 「狂暴的巴蒂」

白火歷1677年08月20日下午時刻,演習用地下迷宮第七層。

小小牛,本名是巴蒂‧黑利亞,女性牛人族,平常穿著黑色的哥特蘿莉裝,有著大小姐的氣質,就算穿著冒險者服裝依然有著楚楚可憐的模樣,戰鬥的模樣給人帶著可愛又恐怖的印象,如今現在的她不知為何陷入發狂的狂戰士。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發狂的小小牛正在發出吼叫聲,宛如給別人看到自己是恐怖且無敵的存在。

「小小牛,是我啊,我是阿庫。」

小小牛依舊無視我的呼喚,企圖著使用手中的劍斧砍向其他人。

但是最早出手阻止的人是監視第七層的考官,娜芙麗‧凱列佛斯特,她所使用的是某種格鬥術的方式阻止。

「住手吧,巴蒂‧黑利亞,『淨化』。」娜芙麗周圍發出光芒,這些光輝朝向小小牛飄過去。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小小牛一臉露出痛苦的表情,身上的火紅色鬥氣也隨著開始變弱而縮小。

娜芙麗所使用的魔法是治癒魔法的一種,名為『淨化』的魔法,是用來應付亡靈魔物的一種魔法,能將物理無效的亡靈無力化,並且強制升天,此外也能用來除去身上的各種異常狀態以及詛咒。

「嗚啊啊……」

火紅色的眼瞳變回黑紅色的瞳色,同時火紅色的氣也隨著消失不見,漸漸地變回我所認識的模樣。

劍斧從小小牛的手中脫離並且掉落在地面上。下一秒,劍斧整個消失,宛如某個物品被刪除的過程,強調著這把劍斧與小小牛脫不了關係。

就這樣,小小牛就這麼昏迷過去而倒下。

「……」

小小牛再也沒有任何行動而躺在地上。

「老師,她沒事吧?」女牧師一臉擔憂詢問著。

「暫時是沒事了,不過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娜芙麗的問題不管是誰都答不出來的。

可是我心中不好的預感終究沒有隨著消去,只有不斷地增添不安的感覺。

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回答娜芙麗考官的問題,但是我們決定準備離開這裡,並不是說不等待丹尼爾他們,而是這個房間已經失去隱蔽的效果了,繼續等待下去會被其他的魔物碰見的,所以此處已經算不上安全了。

為了活下去,我們決定去尋找另一個安全的地方。

這個隊伍是由娜芙麗考官帶領著,總共為九人的隊伍。

雖然路上都是不死族的魔物,不過能輕鬆搞定。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其實娜芙麗考官的職業是牧師,雖然沒有轉職為更強力的治癒類型的職業,但是她使用淨化魔法解決不死族的魔物。

不過有缺點,那就是淨化魔法的魔力消耗太大,所以只針對一群不死族魔物使用,數量稀少的不死魔物就由我們來解決。

雖然都是靠吉娜安的隊伍解決的,現在的我沒有忙可以幫上的,除了魔力感知以及負責揹著小孩子的工作。

當然不是某家的小孩,就是指陷入昏迷狀態的小小牛。

堂堂一個冒險家的我竟然沒用到這種地步…,我真的有點想哭了。

以後出去的話,我一定要學習更有用的魔法,雷走流派什麼我才不希罕哩!

「我怎麼好像聽到你在說雷走流派的壞話啊?」

嗚喔喔!吉娜安真敏銳啊!

「痾…妳聽錯了吧。」

「是嗎?」

第七層的迷宮並沒有我想像的這麼複雜,雖然不死魔物的數量挺多的,不過還是到達第八層的入口。

但是我們遇到瓶頸了。

有一個魔物正在當守衛者,雖然是骷髏魔物,全身都是漆黑色的骷髏,穿著重量級的黑色盔甲,它身上釋放著相當不妙的邪氣。

按照慣例,當然是從圖鑑讀過與它的特徵來得知的,名為亡靈騎士的魔物,有著不輸給A級魔物的魔物,穿著笨重的盔甲和黑色的骨頭為它的主要特徵,透過面容就可以得知是不死族的骷髏,它完全免疫砍擊以及打擊,對淨化魔法有著一定的抵抗力,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強敵。

「可惡,之前來的時候還沒有的,果然真的有人在這裡召喚不死族嗎?」娜芙麗一臉不爽的樣子看著黑色骷髏。

我們現在躲著黑色骷髏,原本打算去第八層,沒料到會遇到這種事。

「老師,果然還是先與其他人會合…」

「等等,有動靜了。」

娜芙麗要求女牧師安靜,我們看著黑色骷髏與某個人進入交戰狀態。

碰的一聲。傳出宛如一種火槍類武器的發射聲響。

一槍斃命。

擁有A等級的怪物成為槍的犧牲品,黑色骷髏已經化為灰塵早早退場。

開槍的是全身漆黑色的神祕人物,他收起槍之後,左右觀察四周,徬彿是否有人在跟蹤自己似的,確認一番完畢之後就離開此地。

「老師,那人是誰啊?」

「我不清楚,我還以為是你們所說的丹尼爾。」

不是說過了丹尼爾是格鬥家嗎?我想請問哪一個格鬥家是帶槍打魔物的?

「先不管他是誰,這下子第八層的入口已經開通了。」

「恩…吉娜安說的也對,也沒有其他法子了,進去吧。」娜芙麗一下令,我們就開始行動。

前往第八層的入口,推開門之後才發現朝下一層的是樓梯。

我們從娜芙麗考官得知第八層並不是迷宮,也不是一些魔物的大巢穴,而是類似村落的地方,原本考官是用來考驗冒險者所設定的地方,在第八層安排了其他人來扮演提出任務內容的委託者,在各種任務中可以找到前往第九層的方法,這原本就是我們的任務,對其他的隊伍來說則是不一定是一樣的任務。

「我們到了。」

娜芙麗帶領著我們達到第八層的主要區域。

雖然與上一層是由石頭製作的地方沒有什麼兩樣,但是此處沒有複雜路線的迷宮,也沒有一群魔物到處出沒,代替的是在洞窟內的各種石之建築物。

大小不一,有著各種不同的形狀的建築物,原本是這樣的,但是…

就在剛從樓梯出口出來的時候,就已經被一群人給包圍著。

雖然每一位村民看上去像是村民的樣子,事情上全部都是被安排好的公務人員,以RPG類型遊戲來說就是NPC,但並不是真正的NPC啊,別搞錯。

「原來是第七層的考官,後面的是冒險者新人嗎?」

從村民中最年長的人站出與娜芙麗開始談話,同時包圍我們的人們收起武器以及敵意。

「是的。」娜芙麗開始回答並且做出敬禮的動作,接著繼續說:「我們接受到演習終止的訊息,原本要從其他路線撤退的,但是…」。

「是因為地震的影響嗎?」

「恩,你們那邊也是同樣的結果吧…」

「是啊,果然只能從第十層撤退了嗎?」

當娜芙麗和類似村長的人談話的同時,小小牛正好醒過來。

於是我、女牧師和小小牛找一個地方休息,並不是旅館,而是有一堆乾草的倉庫,這倉庫並非是石頭製作,而是由木材簡單易做的倉庫。

我們在乾草上放一張大大的白布拿來當作舒適的床,然而剛醒來的小小牛卻把乾草當作食物吃下去了。

「別吃啊妳,這些是床啊,先說說妳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其他人呢?」我全力阻止小小牛吃乾草,雖然阻止失敗了還是要詢問,想要知道丹尼爾他們是否生還、何時走散以及位置的資訊等等。

「偶素枝刀,偶只季德打斯一隻裸蝦…」小小牛咬著乾草說出讓人聽不懂的話來,就連我的超能術式『文化的語言』也沒辦法完美地翻譯。

「…妳吃完再說吧。」

小小牛狼吞虎嚥地吃完乾草才開口說道:「我不知道,我只記得打死一隻大螯蝦之後就沒有記憶了。」

大螯蝦?是指魔物嗎?沒聽過這樣的魔物,我讀過的圖鑑上很少提到海中的魔物,或者說是我閱讀的是以迷宮為主才會出現的魔物,像是蛇類蜘蛛類等等。

螯蝦什麼的頭一次聽說,但這不是很重要的情報,我想確認的是其他夥伴的情報。

「在我失去意識之前,丹尼爾他們還好好的。」

「這樣啊。」聽到這一句話我就放心了。

但是主要問題依然沒有解決,整理心情之後繼續說道:「…那姑且問妳一下。」

通過小小牛所說的經過,丹尼爾應該會選擇往下,如果是有經驗的冒險者通常會往上逃走的,但是這一次的情況不同。

這裡是被安排好的訓練所,為了不讓新人出現意外而設計的關卡,一般新人都知道這些事情,如果未出現意外的情況是不會插手干涉的,就算被魔物襲擊也是,而且這個迷宮是死亡率降至最低的訓練所。

雖然這麼說,還是會出現死人的狀況。

再說,現在目前是異常狀況了啊。地震一來,訓練就被終止了。

不過我最在意的是之前狂暴中的小小牛所使用的大型武器。

透過簡說,那是小小牛的超能術式,名稱為『劍與斧的結晶』,等級為英雄,能召喚一把劍斧類武器的術式,是由下等龍種的鱗片打造而成的重型武器。下等龍種的鱗片可不是普通的貴,一片鱗片就有一枚金幣的價值,可見一頭就有很大的價值了。

本來繼續追問狂暴的原因,不過這時候吉娜安來找我,說是娜芙麗考官叫我去第八層的入口處,就是剛剛之前被NPC包圍的地點。

啊不對,是村民…啊,好像也不對,應該是冒牌村民…啊啊,算了,管他的。

當我走到第八層入口附近的時候,看見假村民的公務人員似乎警戒著一群人而包圍著。

被包圍的是一群冒險者,其中有丹尼爾、女眼鏡和小公主他們,似乎沒有受傷的樣子,完好無缺地走到第八層了。

此外還有其他人存在,因為人數不少,仔細一看才發現其中兩位很熟悉,是依妮娜和洛克爾。

看來他們也平安無事的樣子,除了丹尼爾她們和另外兩人以外的人數有五名,其中兩位是我們的夥伴,丹尼爾是單獨一人,以五人一組來說,好像多了兩位。

…有可能是考官嗎?不,這樣不太正確,他們都看起來都是新人冒險者,沒有一個是考官該有的服裝。如果換成兩個隊伍的話,那就是少了三人,這樣推理還比較準確。

也就是說那三人…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透過身分確認,假村民的公務人員放這些人進來,除了丹尼爾以外,似乎被娜芙麗考官叫去,其實我也是被叫過去的。

「丹尼爾先生,不好意思,我把你的任務告訴娜芙麗考官了。」

「沒關係,這樣比較好解釋。」

仔細一看,丹尼爾的衣服相當狼狽,或許路上的過程遇到許多的魔物並且打倒了吧。

「你就是那個格鬥家丹尼爾嗎?」娜芙麗剛與假村長談話結束時走過來,想與丹尼爾談談。

「是的。」丹尼爾點頭地說道。

「關於你違法踏入地下迷宮的事情,看你保護剛剛的新手冒險者們,暫時放你一馬。」娜芙麗吐出長長的嘆息之後繼續說道:「不過…現在是最重要的時刻,我們決定想要借用你的力量幫助我們。」

然而丹尼爾的回答是…

「當然沒有問題。」

秒答啊。真不愧是勇者…痾,還不能確定是真的勇者吧。

「不過關於重要人物的安全護送…」

「是說你的任務嗎?」娜芙麗一眼看穿丹尼爾的意圖而搶先開口,單手拍胸地說道:「儘管放一百個心,這一點我們會幫你的。」

「那真是太好了,…還有一件事。」

「還有什麼事嗎?」

「不,我想說的是這一位人偶…不對…阿庫先生。」丹尼爾突然將視線看向我這邊,帶著欠我一份人情的臉,是有著難以釋懷的表情。

「小小牛她被…。」丹尼爾帶著難過且沉重的表情對著我訴說一些事情。

說起來,小小牛的事情還沒有跟他提起過。

「關於這一點,她…」

「她被亡靈給附身了。」

…什麼?亡靈?

「你是指牛人族的小女孩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在她身上用過淨化魔法了。」娜芙麗插入對話,指著附近的倉庫。

「不…這樣是沒有用的。」丹尼爾搖頭地說,這意味著當時的小小牛身上依然有亡靈存在。

「這話是什麼意思?」娜芙麗對丹尼爾的說法感到不安,但沒有因此而顯露不安的表情,反之是更加堅定的表情。

「淨化對現在的她是無效的。」

淨化魔法的功效就是不管異常狀態還是被亡靈給附身都能解除的。丹尼爾應該知道所謂的淨化魔法才對,不可能會無效的。

等等…我好像有印象,卡米露小姐曾經說過勇者白鳥就是因為魔王的詛咒而成為被詛咒的亡靈,單純的淨化魔法是無法將他淨化。

「丹尼爾,那個亡靈到底是什麼?」對於我的問題,丹尼爾正要解釋說:「那個亡靈不是普通的亡靈,牠是那個…」

咚磅!附近傳來巨大的聲響。

「什麼?怎麼回事?」

我們將視線朝向聲響的來源,這個方向正是之前的倉庫所在。

那個方向,小小牛他們就在那邊。

「…來晚了嗎?」丹尼爾丟下一句就立刻衝向倉庫過去。

我們二話不說就跟著丹尼爾,想要確認那邊到底發生什麼事,各種想法通過我的腦海裡不斷地冒出。

是敵人的來襲嗎?還是地震的後遺症?又或者丹尼爾所說的那一件事情呢?

心裡充滿著不安且擔憂的感情,不斷地騷動著,非常難耐不住。無法得到正確答案的我只能跟著丹尼爾去確認清楚。

當我們到達的時刻,第一眼看到的影像就是一個牛人族小女孩持著劍斧,她就站在爆發的源頭中心,宛如她本身就是炸彈,四周都是各種雜亂的碎片,此處的建築物已經不算是房子或者倉庫的地方了。

更加悲慘的是四處都有肉塊的碎片,不難想像的這是屍體的一部分,問題是這是誰的屍體?

所看到的血腥般的恐怖景色,只能形容慘不忍睹這四個字了。

「不可能…小小牛,不可能…是妳…殺了他們的吧?」現在的我受到巨大的衝擊,名為『疑惑』的東西,它在我的腦袋裡不斷地膨脹,擾來擾去,接著用力擠出一句話來。

「………」紋風不動,小小牛徬彿沒聽到聲音就在在那裏傻傻地站著。

「這不是真的吧?巴蒂,回答我啊!」我拚命地呼喚,用力地大聲怒吼,內心相當渴望小小牛絕對不是殺人兇手,也非常強烈地不希望我們之間都要互相殘殺。

小小牛一聽到我的呼喚便轉身過來,火紅色般的眼瞳緊緊盯著我們看。

這意味著小小牛她再次陷入狂暴狀態。

下一秒,持有紅眼的小小牛對著我們放出大聲吼叫。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十一章 完結

第二十二章 待續


大家好,我是黑貓一號。

如果大家喜歡這個故事,可以幫忙收藏和推薦一下喔

巴哈小屋(原創小說都在那裏首發)

喜歡的話,記得訂閱和點讚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