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能淡化一切,無論思念、仇恨還是愛》

《時間能淡化一切,
無論思念、仇恨還是愛》

「當初説好,要分就斷絕聯繫,你怎麼又找我?有事?」

女子聲音清朗,接起電話的瞬間,便如此說道。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這位先生的親友嗎..?」

另一端傳來陌生的女聲。

「我是他的前女友,怎麼了?」

「是這樣的,這位先生出了車禍,送來醫院時是昏迷不醒,身上只有一部手機,通訊錄也只有這支號碼…。」

『原來是護士..看來又需要幫他處理了。』

「我知道了,哪家醫院、幾號病房?」

「謝謝您!這裡是杏林醫院,他在204號病房。」

「等我幾分鐘,待會到。」

女子掛斷了電話。

女子走到馬路對面的杏林醫院,進入住院大樓。

204號門被輕輕推開,靠窗床位的簾子正被拉開。
陽光灑落在他面龐,勾勒岀五官的線條。

「您好,請問您是…?」

有些熟悉的女聲,是那個護士。

「我是他的前女友,有手續的話,我已經通知他父母來,找他們辦理。」

「好,那可否請您留下他的名字和他父母的號碼?」

護士遞上了紙筆,女子唰唰地寫下一串串數字。
再看向病床上的男子,他已經醒了。

「把手機給我。」

「你、怎麼在這?」

倆人幾乎是同時開口;男子交出了手機。
女子打開通訊錄,將自己的號碼點開。

[刪除/取消]

點選『刪除』。
退出介面,她將手機還他。

男子專注地望著她。
有些陌生,卻又熟悉;氣質大大地變化,當初溫柔可人的單純少女,現已是一副成熟可靠的模樣,與記憶中的她相去甚遠。

女子輕拍手上塵埃,起身朝門口走去。

「不擔心我?」

他按捺不住疑惑,開口詢問。

「沒必要,你父母來了,我也該走了。」

「但——–」

「但我們已經分手五個月了,説好切斷聯繫的。」

她回頭瞥了眼他。
那眼神,冷淡得要冰凍一切。
男子啞口無言,只得閉了口。

「走了。」

「再見。」

他只能目送她離去,這是最後能為她做的。
犯錯是他,失聯是他,提分手的,卻是她。
三年的感情基礎並不如他所以為的那麼穩固。

『失聯的期間,她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旁人都說她改變太大,短短五個月,從天真到過分成熟,女子反倒不以為意。

「我只是接觸得多了點而已,還有變回之前那樣。」

每當他人問及,女子總是拋出一樣的答案。

她僅僅是將過往的自我拾回,安放在這副身軀,也不會再愛、再恨,或是憤怒。
鎖上心門的她,也不願再用真心愛人 —– 唯一一次的初戀,付出了真心和自我,換得的結果,令她徹底失望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