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殺了他》第一章 黑髮女鬼

《我想殺了他》第一章 黑髮女鬼

鬼,其實一直都在我們身邊。

爺爺去世前總是這樣叮囑著我。

我自認八字很輕,所以時常能在廢棄的建築物中感受到異樣寒冷,頭暈目眩似乎成了某種警報,拉上了禁止前進的布條。

只是我壓根兒都沒想過,「它」會自動找上門來。

…………

那事發生於凌晨兩點,室友們都回老家享受暑假去了,只剩週六還得上臺期末報告的王曉天,沉浸在難以言喻的夢境中。外面雨下得特別大,彷彿把他與外面的世界隔絕了。

眨眼間,滲入門縫的燈光閃爍著,樓下接續傳來東西摔落地板的聲響。詭異的冰冷猶如某種生物的爪子刮著地坂,在寢室門外徘徊著。

不會吧?曉天全身裹緊棉被試著讓腦袋清醒,身體反而抖得更厲害了。過去總以為只要不靠近就沒事,卻從未想過,若它們靠近時該怎麼應對。

叩。

「什……什麼人!」

朝門外大喊一聲沒收到回應,本以為是錯覺。然而相隔不到十秒輕微的敲門聲馬上打臉,且維持著固定的節奏。

「請問……您來寒舍有什麼事嗎?」

叩叩叩……

「呃……是暗號之類的嗎?」

叩叩叩……

「等等,這聽起來很像米津玄師的某首歌……」

叩叩叩……

「嗯……我記得是あの日の悲……!」

前奏正要開始,暴力的破門聲就破壞了曉天的興致。他嚇得趕緊後退,可是背部早已緊貼牆壁。

「咦?」

結果門後沒有半個人影,只有大量的風湧進來。等了一會兒,門外的燈光恢復正常,就像陽光灑落在冷冰的土地上。他悄悄走出門左顧右盼,似乎和上床前沒什麼兩樣,地上也沒留下走路的痕跡。

「啊哈哈,錯覺吧。」

但那股深入骨髓的冰冷又該如何解釋?

正當曉天稍微緩口氣,轉身準備回寢室時,撲面而來的黑暗馬上解答了疑惑。

「幹!」

纏繞在脖子的頭髮頓時讓腦袋炸了鍋,他連滾帶爬地要逃離現場,可是雙手已被韌性極高的髮絲纏住,無法動彈。

「快……放開我!」

我試著用懇求的口氣,拜託身後的東西能放我一馬,可惜事與願違,我離房門越來越遠,象徵著希望的光芒逐漸在頭髮的遮蔽下消失。

最後,我被拽回到床上,後腦杓狠狠地撞上牆壁,冰冷與絕望的心情隨著淚緩緩落下。

真的要……死了嗎?

「我說,你唱歌真難聽。」

還沒等我回神,嘴唇就被柔軟之物堵住了。甜蜜的味道飄進口腔,彷彿連腦袋的能化掉似的,緊張不安的心也漸漸緩和了下來。

在朦朧光照下,曉天端詳著眼前的不速之客,竟是名面容姣好的女性,微笑中帶有點清秀,約大了兩個歲數。烏黑的髮絲散落在床鋪上,撫媚的雙眸直勾勾地望著他。

「如何,想做嗎?」

欸?

等等等一下!誰能告訴我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

「那個……你是鬼嗎?」

「想知道答案的話,完事在說。」

不不不,拜託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吧,我求你了!又是鬼,又是性飢渴的,我到底該怎麼定義眼前的生物啊!難道要問神奇海螺嗎!

「那好吧,我的本名中文念作都敏俊,出生至星球KMT 184.05。」

「小姐這多久的韓劇了!而且再怎麼說都敏俊也是男的,你要掰就掰千頌伊吧!」

「尼祿不也被你們性轉成女的了?」

「那是遊戲!只不過是課金文化下的犧牲品!嗚!」

可惡,好不舒服啊。

曉天第一次離鬼這麼近。接著她又開始強吻,結束後嘴角牽著絲。

舌吻什麼的原來都這麼暴力嗎?

「我的名字……等完事再說……」

「小姐姐,這莫不是……仙人跳吧?」

「快把精液給我!」

「欸?什麼?我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等等你給我住手啊啊!」

然後曉天的四角褲就被她蠻力扯了下來,豎起了國旗。她乾淨俐落地脫下身上的連衣裙,深色胸罩卸下後,豐滿的胸部映入眼簾,在昏暗的光線下宛如晶瑩剔透的鐘乳石。

曉天呆視著沾黏汗水的肉體,眼睛眨了幾下,不知道此刻是該報警還是該抱緊處理。隨後女性熟稔地跨坐在身上,溫暖的雙乳緊靠著胸膛,兵器最終不爭氣地鑽進洞裡,探索著未知的領域。

「很快……就會結束了。」

那天晚上屋外下著大雨,曉天乏力地望著著那擺動的腰臀、甩動的胸部,以及那妖豔的笑容。白濁液體瘋狂被榨出的疲勞早已遍佈全身。

「啊……」

「哈……哈……夜晚……還很漫長喔。」

她俯視著即將被掏空的身體,繼續陶醉在爽到升天的快感中。

等曉天下次睜開眼睛,已是鬧鐘鳴響之時,早上九點的陽光灑落在房間各個角落。我是誰?我在哪裡?昨晚發生了什麼事?等三個問題不停迴盪在他的腦海中。

「呼,原來是夢嗎?」

結果,躺在寢室各處的女性衣物馬上斬斷了妄想,熟悉的微笑此時幻化成睡顏陪伴在身邊,成熟的肉體壓得曉天五味雜陳。

唉,到時候她懷孕的話該如何跟老媽解釋呢?話說鬼會懷孕嗎?

「總之,我不會拋棄妳的。」

畢竟老爸拋棄整個家後,老媽這十幾年來吃了不少苦頭,況且讓女孩子流淚的話算什麼男人?曉天替眼前的女性蓋上棉被,下樓準備早餐。

「張雅婷是我生前的名字。」

銀鈴般的聲音搔動著耳膜,見對方醒來,我趕緊坐回床邊。

「本以為陽氣耗盡,身體就要魂飛魄散了,幸好遇見了你。」

欸?可是科學顯示精液不補陽氣的啊?這之後再去確認好了。

「那你……為甚麼還想留下來呢?早點喝孟婆湯不是比較痛快嗎?」

「因為……得逞的那個殺人魔還活著。」

秀麗的雙眸刻意避開目光,接著不自然地笑道:

「我想……殺了他,別再讓慘劇繼續發生。」

「不過妳昨天差點就殺掉我了啦!」

曉天以半開玩笑語氣闡述著自己的不滿,巧妙迴避敏感的話題。畢竟雖然情有可原,但殺人這種恐怖的想法依舊難以接受。

雅婷發出可愛的笑聲,大力地拍著曉天的背。

「抱歉抱歉!因為是第一次,所以還不太會拿捏。」

「欸?第一次!不會痛……之類的嗎?」

「為了活下去,這點苦算甚麼?而且後半段我覺得可以喔。」

說著說著,白纖雙臂繫住了腰,背上傳來胸部輕柔的觸感。他嚇得無法動彈,果然男人對於年輕貌美的女孩子都毫無抵抗力。

「那麼……今後請多多指教。」

「等等!我又還沒答應要幫妳!」

「明明內射了的說。」

「抱歉,我會負責的!」曉天趕緊下跪磕頭。

於是乎,一場人與鬼的冒險故事就此拉開序幕。話又說回來,跟鬼做可以算脫離處男之身了嗎?

4 條評論
  1. 哇…千呼萬喚始出來

    • 之後會更猛WWW

  2. 支持加1

    • 謝謝妳的支持!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