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一卷 新生報到 第十一章 脫逃

全場陷入沉默。

所有人都驚訝的瞠目結舌,清賢走出人群時幾乎每個人都面向外面,而剛好有發現他的玩家在看到他的徽章之後就沒再起疑,這些因素導致完全沒人出面阻止,而發現苗頭不對時早就為時已晚。

此刻的他身穿重甲,披著藍披風,瀟灑地甩落大劍上的鮮血,彷彿剛剛只是完成了一件小差事——表面上看來如此,但當事人才是最驚愕的那一個。

「我一刀就把他砍死了?」清賢有些難以置信,他的確是聽從無名氏的建言,一開始就直接攻擊血水滴的要害,不過他可完全沒想過一擊就能劈死一位明顯就比他強許多的玩家。

他百思不得其解,抓了抓頭,決定不再多想,把劍背回背上,毫不顧慮形象的雙手並用爬上高台,蹲在孟喬跟曉露身邊,開始解他們身上的繩子。

「喂、你太慢了吧?我們等級都退回新手了你才來。」剛剛才痛的滿頭大汗,孟喬嘴上卻毫不客氣,但從臉上的笑容能看出他的真實心情。

「阿清!你來了!你果然來了!」曉露瘋狂扭動身體,興奮到不行。

「抱歉,我來晚了。孟喬、曉露,你們辛苦了。」清賢一邊埋頭解孟喬的繩子,一邊誠懇道歉,同時還反問一句:「我後來有再翻你們之前發的訊息,你們到底是希望我來還是不希望啊?」

孟喬直奔重點,「那不重要啦,你來了就算了。對了,你剛剛怎麼接近那傢伙背後的?還有,你是怎麼混進包圍網的?」

「有個朋友提供裝備讓我偽裝,很簡單的就混進去了。」清賢指了指胸前的徽章,「我原本想再花點時間編一個好一點的計畫,但血水滴突然就出手了,所以我只好硬上了。」

「而且還真的成功了,那傢伙剛好被外面的呼喊聲吸引注意力,腳下打滑摔下去。」孟喬點點頭,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哈,誰叫他們沒事要建這麼高的高台,一旦摔下去在空中根本沒辦法反抗,真是活該!」

「應該是為了要讓我看到吧,這樣我就會直直衝過來了。」清賢很耿直的回答。事實上也真是如此,若無名氏當時沒拉住他,說不定他現在已經被抓住了。

「誒,阿清,既然你成功過來救我們了,那你也一定有想好要怎麼逃出去吧?」曉露一臉期待的問。

「……」清賢不發一語,只是默默解著繩子。

曉露以為他沒聽見,再重複一次問題:「阿清你有想到怎麼——」「不用問了,曉露。」孟喬開口打斷,用非常無奈的眼神看著清賢,肯定的說:「你甚麼都沒想吧?對不對?」

「……對。」清賢放下繩子,抬起頭,一臉認真的看著兩人:「而且現在有更大的問題,這繩子解不開。」

「別一臉淡定的說出這麼重要的問題啊啊啊!」孟喬抓狂。

「抓住他們!」

彷彿是為了要應和他們遇到的困境,正在忙其他事務的霧男接到通報,急忙向在場的成員們下指示,因為幹部突然被自己人打死而陷入混亂的公會玩家們終於反應過來,兩百多人狂吼著朝高台衝來。

「我們要怎麼辦!」曉露勉強克制住自己的尖叫,孟喬冷靜的指示:「清賢,用你的劍先劈斷曉露的椅子。」

「好。」清賢先把他們的椅子扶起來,然後提起大劍,小心翼翼地調整劍尖,以避免砍到曉露,瞄準完後舉起劍,重重劈下。

第一劍揮下,只砍出一些木屑;第二劍稍微深了一點,但還沒斷。他看了看廣場,人群已經快觸及高台,連忙舉起劍,深吸口氣,全力劈出最後一下,連椅帶繩全部斬開,曉露迅速站起身,拔出腰間的短劍反手一揮,鋒利的刀鋒一口氣切開孟喬身上所有的繩子。

「走!北邊有一個漏洞,那裡人比較少,往那裏跑!」孟喬帶頭跳下高台,直奔北方,曉露跟清賢迅速跟上,途中為了減輕負重,清賢還脫掉身上的裝備,只留下背在背上的大劍。

北邊也並非沒有人,還是有許多玩家阻撓,而三人的等級都不高,尤其是曉露跟孟喬的等級嚴重虧損,若只論體術跟體質他們現在甚至不如lv2的清賢,勢必會是一場硬仗。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有優勢。眼前來了六名玩家,三人在前、另外三人在後,曉露射出一發雷擊,命中前方的兩人,雖然幾乎沒有傷害,但卻依然觸發雷擊特有的麻痹效果,讓他們在原地瘋狂抽搐,孟喬緊跟著補一招遲緩咒,跑在前頭的最後一人一樣中招,動作變得無比遲緩,這些被遲緩跟麻痺的玩家頓時成了阻礙,讓剩下來不及剎車的三人迎頭撞上,所有人摔成一團,一時動彈不得。

「哇!好厲害!」清賢驚嘆,三人快速繞過這一團人繼續向前,孟喬得意的說:「可別因為我們被抓就以為我們很爛啊!普通玩家可是拿不下我——」

「小心!」他話音未落,清賢就把他的頭壓下去,自己也跟著彎腰,一枝穿空箭沿著他們腦袋原本的位置直線掠過,金屬箭尖擦過孟喬的頭髮,把他嚇出一身冷汗。

「阿清好帥!」曉露大聲讚賞,孟喬也很驚異地看著他,腳下不停,開口詢問:「你甚麼時候反應變這麼快啊?你剛剛根本就沒回頭,怎麼發現有人射箭的?」

「這就是我的天賦啊,曉露說想看的那個,可以有百分之二十的機率感覺到十米內的危機。」清賢一邊跑一邊回答,他的體術比另外兩人高,但受到大劍的重量影響,他反而是跑最慢的。

 「十米?只有十米嗎?十米內才開始反應根本沒辦法躲箭吧?」孟喬質疑。

「至少我記得是十米啦……」清賢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記憶力,打開狀態欄一看:

穿越者名稱:識人清

天賦:『直覺』,你天生就擁有過人的第六感,能夠察覺到常人難以察覺之事。

一星衍生技能:『危機感知』lv2,有百分之四十的機率可以察覺到身邊十五米以內針對己身的危機。

技能:基礎體質lv2、基礎體術lv2、基礎技藝lv1、基礎術法lv1

稱號:無

持有金錢:0G

「啊!升級了!現在是十五米。」清賢照實回答,有點驚訝但又可以接受,畢竟他靠這招避開許許多多找他的玩家,一路上觸發了十幾次危機感知,升級也很正常

但兩人現在沒空理他,因為下一波攻勢又來了。

方才那枝箭只是個開始,後頭的玩家像是氣瘋了一樣,把活捉清賢這件事拋諸腦後,拼命的施放遠攻技能。只見五顏六色的魔法、神術、巫咒如煙火般撲天蓋地襲來,三人難以全數閃躲,硬是吃了其中幾發,曉露跟孟喬身上都是堅固又輕便的裝備,可以撐比較久,但清賢就難受了,身上幾乎是裸裝,稍微中個一兩下就感覺自己受了重傷。

「清賢!你把劍收起來,跑前面!」孟喬注意到裝備的問題,大吼提醒。

「喔,好!」清賢連忙把大劍收進物品欄,跑速瞬時大增,一口氣衝到最前方,但問題依舊沒有解決。很快的,曉露又中了兩箭,孟喬背後被火球炸傷,眼看三人即將倒下,卻沒有任何辦法能突破困境。他們連騰挪閃躲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拼命往前跑。

直到後方響起慘叫聲。

最初發現的是清賢,由於背後一直都是如雷般的技能音效,他一開始也沒聽見,只是感覺到一股惡寒竄上心頭,跟此時正在不斷發動的危機感知不同,是一股更發自本能、更接近現實、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或者,可以稱其為『不祥的預感』

「阿清?」曉露困惑的開口,因為清賢的腳步不知不覺間停了下來,緊皺著眉頭,望向奔來的人群。

「發甚麼呆啊?快走啊!」孟喬伸手拉他的肩膀,拉的他走出兩步,但清賢還是不跑,只是繼續死死盯著人群。

很快的,孟喬跟曉露也都看到異狀了。

後方的追兵依舊來勢洶洶,一看到三人不跑以為是他們體力耗盡了,一個個都興奮的舉起手,準備丟下一個技能出來。但下一刻,最先飛出來的東西卻不是技能。

是人。

「「「……啊啊!」」」從人群最後方遙遙傳來慘叫聲,三名玩家身不由己的高高飛起,再重重落回人群中,連帶砸死幾名運氣不好的同伴。

那三人只是開始,很快的,越來越多玩家跟著憑空飛起,有人臉部扭曲、有人腹部遭到重擊、有人是旋轉著飛出去,姿勢一個比一個淒慘,位置也越來越靠前。直到最後,那幾名跑在最前頭的玩家也難以倖免,被好幾把白色的武器打飛出去,清賢等人才終於看清楚動手的是甚麼人。

不,那些人不是人。

白紙城的衛兵隊出動了。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