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中的綠地》警匪前導戰-第三十一章:姊妹之間的羈絆,始於此刻

    在黑暗的房間內,槍神全副武裝的在洗碗,紗織即時阻止香織繼續說話,兩個人紛紛拿起在腰際的武器,香織拿起手槍,紗織則拿起匕首。

「看來我們不走運,沒遇到呢,虎門。」

「如果是在紗織那邊的話,有點棘手,不知道香織願不願意和紗織合作……」

    此時另一邊的瑠璃和虎門發現槍神不在他們那裡之後便迅速原路往回,繞到紗織和香織的方向去。

    然而紗織這邊,兩個人拿起了武器卻遲遲沒有行動,香織甚至傻在原地。

「匕首?妳在想什麼?」

    紗織這時完全不理會香織,聚精會神地注視著槍神的一舉一動。

「慣用手是右手,全身的肌肉都繃緊著,看動作……無時無刻在防備著嗎?」

「妳不行動的話就我上!」

    站在一旁的香織看不下去,率先奔向槍神,同時舉槍準備射擊,不過就在跑到一半,槍神突然往後丟出了一個不鏽鋼碗,直直朝著香織的臉砸了下去。

『噹!』

「唔姆!」

    此時來不及阻止香織衝出去的紗織看見此景,衝到香織旁邊,將香織往後甩。

「敵人的動作都沒看清楚就衝上前,妳是笨蛋嗎!?」

『蹦!』

    在香織向後跌倒的時候,最後看到的景象是槍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手槍口朝後開了一槍,紗織右肩因沒有背心保護而中彈濺血。

「喀唔……」

    紗織因中彈而發出細微痛苦的叫聲,香織坐在地上,才剛反應過來槍口對著槍神要開槍的時候,紗織早已拿著匕首站在槍神的身後,彷彿剛才看到的景象是幻覺一般,這個時候香織完全無法從紗織身上察覺到任何氣息,就連槍神也沒注意到似的繼續洗碗,正當槍神洗完碗的時候,紗織才突然說話。

「剛才那下,很痛呢……」

「嗯嗯嗯!?」

    槍神猛然回頭,這才發現紗織猶如死神降臨一般的殺氣,紗織面無表情地瞪著槍神,手上的匕首已經將槍神身上的武器拆個一乾二淨,身上沒了武器的槍神迅速往旁邊跳開,拿出腰包裡面藏著的左輪手槍,還沒對準紗織便突然感到後腦有一股衝擊,瞬間暈了過去。

「這個也是不太會注意後面的嗎?」

    香織往旁邊一看,才看到站在槍神旁邊的虎門,虎門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另一邊,本想守株待兔卻發生剛才的狀況。

「香織,妳沒事吧?這邊怎麼回事?」

    後面趕來的瑠璃沒看見剛才的過程,滿臉疑惑的看著坐在地上啞口無言的香織,香織稍微深呼吸之後微微顫抖的張唇。

「他們兩個在十秒內打倒了槍神……」

「什麼!?」

    瑠璃無法置信地看著兩個人,然後再看到躺在地上的槍神,這才相信香織的話。

    槍神被打倒之後,瑠璃用無線耳機和外頭牽制的部隊通話,部隊領導聽到槍神已經被打倒的時候也吃了一驚。

「真的?這才經過半小時,對方的將領就已經陣亡了?」

『我可沒說謊,已經被我們綁起來了,相對的有一個人受傷,傷不重,還能自己活動,幫我們聯絡好後援隊的救護站就好。』

「好……我會順便回報現況……」

    在這之後的一小時內,特殊部隊帶著瑠璃那邊的四人成功撤離,紗織被帶到部隊的救護車上,處理著傷口。

「痛……」

「這個傷口深度不深,虧妳被這種穿透力強的子彈擊中沒被打穿。」

    醫護官一邊把紗織右肩的子彈取出一邊說著,隨後拿起生理食鹽水、優碘和棉花棒開始擦拭。

「啊痛痛痛痛……」

「忍受一下,馬上就好。」

    包扎好傷口之後,部隊也跟著回到特殊部門,紗織下車後虎門便衝過來關心狀況。

「紗織,還好吧?傷口怎麼樣?」

「只是普通的被鑽開一個傷口,子彈甚至有一半以上在外面,我沒有躲開要害的話可能就是肩膀開了個洞。」

「躲開……這種事辦得到嗎?」

    虎門驚訝的看著紗織說出躲開這個詞,紗織看到虎門驚訝的樣子,才解釋了香織跌倒前看到的景象。

「那時,我把香織往後甩之後,我的視覺感官預測了槍神的彈道,雖然距離太近很勉強,不過還是讓身體往後仰並轉了一下抵銷了一些子彈的力量,主要還是背心的肩帶有剛好擋到子彈,傷口才會這麼淺。」

    虎門看著摸著自己肩膀的紗織,深深地嘆了口氣,內心深覺自己和紗織或許有著怎麼樣也無法拉近的差距,只是天生與後天的差別就差的非常多。

『紗織的反應速度真的太強了,那種情況下還能將傷害縮減至最少,要是當時是我中彈,或許就不是這樣了……』

    回到辦公室,霧桐整理著從槍神身上取得的情報向上匯報,瑠璃坐在位子上和名為「R」的女士通話著,內容是討論暗部的事情。

    紗織獨自一人在頂樓望著遠方,天色漸漸昏暗的街景以及染上夕陽火紅色的天空,讓紗織不禁回想起以前國中高中的事情。

「以前也常常自己在這種高度看著風景呢……」

    隨著涼風吹拂著,耳邊颯颯作響的風聲彷彿就像在撫慰紗織的內心一樣,原本充斥著父親以及任務的思緒瞬間一掃而空,享受著當下的紗織揚起嘴角,闔上眼睛,坐在頂樓的欄杆旁放空身心,沉浸在傍晚時分的交響樂之中……

「紗織……我說紗織小姐啊……」

「嗯?」

「妳要不要理我?還是妳現在在睡覺根本沒注意到我?在場上反應迅速在場下反應遲鈍嗎?」

    聽到一連串的冷嘲熱諷,紗織緩緩睜開眼,這才發現香織也在頂樓,因為剛才過於專注在風景與自我的空間中,完全沒注意到香織已經在她面前許久。

「香織?怎麼了嗎?」

    香織看紗織一臉茫然的樣子,露出不滿的表情,彎著腰,與紗織近距離面對面。

「有些話沒對妳說的話,我就無法放下心來。」

「什麼?」

「謝!謝!妳!在開槍的當下救了我!」

    紗織看著面部漲紅卻又板著臉的香織,原先不知道怎麼反應,發出「欸、啊」的聲音之後,又突然「噗哧」的笑出來。

「噗唔……呵呵呵呵……」

「等,妳笑什麼啦!?」

「不…對不起,我原本也不是想笑的,但是當我回想妳剛才的樣子之後,發現有著反差……忍不住就,呵呵呵呵……不行,怎麼樣都忍不住,對不起……」

    香織看著笑不停的紗織,露出極為傻眼的樣子,同時又因為剛才自己的舉動而感到羞愧。

「妳…妳活該中彈啦!祝妳傷口快點好…不,永遠好不了!哼!」

    胡亂吼完後,香織羞紅著臉離去,在香織離開頂樓之後,紗織終於停下笑聲,欣慰的看著天空。

「呼……她內心也是很善良的呢,而且也很珍惜家人,就算對我表面上是那樣討厭,實際上還是……」

『非常非常的,感到欣慰吧……紗織那傢伙……』

    走在樓梯間的香織此時如此的想著,雖然最初帶著厭惡的感情看待紗織,然而內心卻是不同於當時的想法……

「呼~有個家人……是這樣的感覺嗎……」

-待續-

2 條評論
  1. 姐妹會愛上同一個人嗎?

    • 這個敬請期待後續劇情的說明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