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一卷 新生報到 第十五章 無恙說故事

兩人從北城門出城,走在長長的道路上,清賢左顧右盼,長長的道路上一個人都沒有,不知道是在城裡被殺光了,還是這個時間剛好比較少人上線。

無恙說他要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似乎還在整理思緒,遲遲沒有開口。清賢回頭望了城門一眼,那裏面發生的事好像還沒有傳出來,知道的人應該還不多。

「魔法到底解除了沒啊……」清賢納悶,聽無恙說這個魔法有範圍的限制,離他太遠就會消失,但從這個位置實在看不出來。

「識人清。」「啊、是!」清賢的思緒被無恙打斷,連忙出聲應和,只見他依然繼續往前走,只有聲音傳來,「問你個問題,你知道這個遊戲營運多久了嗎?」

清賢不解其意,但還是回答:「嗯……我想想,應該有半年了吧,我記得從半年前就有廣告出來了,那時曉露跟孟喬整天嚷嚷著要存錢買遊戲艙,一直到兩個星期前才買到。」

「半年、半年啊……」無恙低聲呢喃,像是在回憶,又像是在感嘆,隨即拋出下一個問題:「你知道這個遊戲在剛推出的時候有舉辦過一次封測嗎?」

「封測?封測是甚麼?」清賢歪著頭反問。

無恙忘記他是一個遊戲菜鳥,耐心解釋:「你把它想成是一種請玩家們幫忙檢測遊戲漏洞的活動就行了,在《成長》正式推出前約一個月開始舉辦,有預購遊戲的人都能抽獎參加,而我當時……抽中了。」

明明說的是抽獎,但他的語氣卻沒有任何欣喜,而是頓了頓,抿了抿嘴唇,又繼續說下去:「封測跟正式遊玩其實沒什麼不同,也是一樣透過遊戲艙申辦一個帳號,再照著教學的指示進入遊戲,只是當時還沒有白紙城,完全就是一塊無人荒地,但由於景色很優美,所以我也沒什麼意見,很興奮地展開我的冒險。」

清賢同意的點點頭,他還記得剛進遊戲時所見的美景,也記得當時的震撼,非常能理解無恙的心情。

無恙抬頭看著天空,滿滿的懷念之情溢於言表,「當時抽到封測的並非只有我一個,還有另外五個人也在那裡,我一時興起,就去邀請他們組隊,而他們也同意了,我們六人就這樣一起玩。當時還真開心啊!我的天賦在低等的時候很難用,所以需要有人在一旁協助,大家都是好人,我們合作的很順利,擊敗了各種各樣的怪物,闖過各種危險地帶,拿到寶物的時候每個人都欣喜若狂,要是打輸了就會用最快速度通關修羅道,迅速歸隊,然後思考出更好的戰術,重新再挑戰一次。」

無恙帶著清賢走進樹林,沿途用教鞭把擋路的怪順手拍死,繼續說:「由於我們的隊伍裡有學生也有上班族,並非每個時間都能上線,但每天都會挪一兩個小時出來玩,大夥們也很有個性,偶爾會發生爭執,但基本上都能和好。就這樣,我們日復一日在只有我們的封測世界裡遊玩。」

「直到封測結束的那一天。」

兩人此時已走進密集的樹林,也就是清賢用來遮蔽追擊者視線的地方,頭頂的日光難以射入,眼前一片昏暗,無恙的話語在這裡顯得更為凝重,清賢知道,他的重點要來了。

「還記得那天是一個星期五,大家難得都有時間可以出來玩,於是有人便提議:要不要直接打到晚上十二點,封測結束的那一刻?這提議很快就得到同意,畢竟隔天封測就結束了,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跟我們擠,最後的機會不把握就虧了,對吧?」無恙的語尾上揚,故作輕浮,清賢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見他雙拳緊握,「於是我們繼續前一天的冒險,一直到了晚上,大家都不下線,聚在一起,想親眼見證封測結束的那一瞬間,然後……我們遇見了遊戲的第一個漏洞。」

「漏洞?」一直不出聲的清賢不解地問。

「剛才說了,封測的目的就是抓漏洞,但我們其實幾乎沒有遇上甚麼值得回報的漏洞,所以那一刻大家都非常吃驚。」無恙咬著牙,表情陰沉地說:「我還很記得那時的場景,每個人都興奮地看著手環,大聲倒數計時。在倒數歸零的瞬間,所有人突然動彈不得,手環閃爍著不祥的紅光,尖銳的警告聲響徹耳畔,四周的空氣浮現令人戰慄的漣漪,最後,伴隨著一道刺耳的破裂聲,整個空間都破碎了。」

清賢想像著那地獄般的場景,不禁用力吞了口口水。無恙繼續陳述:「我們所有人都暈了過去,醒來時,我發現我們身處於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那裏充滿各種各樣的怪物,來自遊戲世界各個地方的都有,甚至還有一些連鑑定都無效的超強大怪。我們當時實力並不強,但這些未知的怪物依然讓我們興奮不已,然而就在這時,一項可怕的事實澆熄了我們的熱情……」

「我們的手環不見了。」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走到森林的邊緣,再往前跨一步就是那草坡,眼前已經能看見那棵巨大的樹,蒼藍色的枝葉在空中隨風搖曳,但清賢的視線卻落在無恙的左手。

無恙停下腳步,看著清賢,舉起左手,拉下長長的袖子,露出蒼白而空無一物的手腕,「我們最初以為那裡是一個新的副本,或者這遊戲的正式營運就是如此,直到其中一人想下線卻發現沒有手環,大家才發現事情不對勁。你還沒下線過可能沒注意到,下線這個動作是要透過手環進行的,所以當時的我們全都陷入恐慌,因為我們甚至連通知遊戲公司的方法都沒有,也沒有任何技術人員察覺到異狀,我們……就這樣被困住了。」

「那、那你們之後怎麼辦?」清賢擔憂的問,無恙苦笑:「還能怎麼辦?一開始還沒什麼,大家還有點耐心,直到過了一兩個小時依然沒有人注意到我們,情況才開始失控。有人變的非常焦慮,有人仰天咆哮,也有人直挺挺地衝向那些高等怪物,想要自殺,卻發現自己死了也只能進入修羅道。我們徹底束手無策,只能抱頭痛哭。」

清賢有半晌沒有開口,他在心中默默想像當時的情景。原本習以為常的遊戲世界突然變了樣,連下陷都出了問題,他們當時得有多驚恐?

「那……那現在呢?」

——還是一樣絕望嗎?清賢只問了一半,難以繼續往下問。無恙笑了笑,大步跨出,矯健的滑下草坡,清賢連忙跟上,也不等他站穩,無恙就自顧自地說下去:「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們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覺得這樣沮喪下去不是辦法,至少要盡力尋找出路,於是我們一起勇敢的挑戰那群怪物。一開始闖的非常辛苦,因為牠們真的很強,我們反反覆覆死了好幾次,最後決定按照天賦的類型進行分工,才終於在一個月之後將所有怪物殺光。」

「一、一個月?你們就這樣被困在遊戲裡一個月?那你們現實中的身體怎麼辦?」清賢驚嘆,無恙搖搖頭,聳了聳肩,說:「不知道,我們當時沒有去想這件事,而現在也依然不知道我們的身體怎麼了,可能有人在照顧?或是我們其實已經死了?都有可能,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都沒辦法確認。」

無恙的態度輕描淡寫,但清賢能嗅到背後隱藏的不安,與其說是不在意,不如說是無能為力到習慣了,已經能夠輕易地用輕佻的態度隱藏,但有時又能窺見一斑——像是在白紙城裡大哭的時候。

「回到剛剛的話題。在我們清光怪物之後,終於能夠抵達那個特殊區域的盡頭。就在那裡,我們意外發現了一項驚人的事實。」說到『事實』兩個字時,無恙的口氣變得特別凝重,受到他的影響,清賢再次吞了吞口水,緊張的問:「什、什麼樣的事實?」

「在那之前,我想先問你。」無恙盤起雙手,看著前方的大樹,「你知道這個遊戲,是屬於誰的嗎?」

2 條評論
  1. 關注大大了

    • 感謝關注!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