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梅竹馬是大陰陽師-獻祭2

  「哼!臭小子,讓你見識一下雨神的厲害。」

  他用手快速的結了印,最後定在一個手勢後便叫道:

  「雨神啊!請您現身擊退這些外來者!」

  語畢,天空沒有半朵雲層卻下起了噢,並且緩緩地從他身後的池子裡走出一名身穿巫女服飾的女性,一抬起頭時,池子裡大量的水便往我們的方向沖向過來。

  輪哥趕緊變回馬車擋住了洪水的衝擊,而我也在車後趕緊凝聚靈力並且幫雙子施放咒數,我便說道:

  「以天為攻以地為守,形態現行,五行之木,盤根錯節、木龍參天!」

  說完地上便冒出樹木的根纏繞著雙子的手與腳並且化為拳套以及鞋子,並且四周有著綠色有如龍一般的氣息圍繞著兩人。

  「好了,咲耶、沙耶,上吧。我要休息一會兒。」

  「是。」

  一次施放兩種狀態對我來說還真的是有些負擔,我看著微微顫抖著的手便嘆了口氣說道:

  「輪哥,我暫時沒辦法幫你施法,如果敵人再次攻擊的話再麻煩你幫我擋一會兒。」

  「好。」

  這時原本前院被擊倒的一些男人又跑了過來說道:

  「他們在跟師父打,我們快去支援師傅!」

  發現他們的我便站了起來,拔出刀擋在他們面前說道:

  「別想過去。」

  另一方便,雙子衝出車後,咲耶往雨神的方向跑去、沙耶是跑向老者。

  「看招。」

  咲耶一拳揮向雨神的頭部,原本雨神比她快一步地使水擋在她攻擊的路徑上,但是……當她注意道拳上面圍繞著龍的氣息時,頓時她便瞪大了雙眼。

  「碰!」

  雨神直接被打中臉並且高速的飛向拳所擊出方向的牆壁上、並且將牆轟出了一個大洞。

  「甚麼!怎麼可能!雨神大…..」

  「敵人,在這。」

  沙耶出現在老者面前,在空中轉了一圈並且使用迴旋踢踢向老者的腹部。

  「沒用的,我全身都使用水之盾包覆著,憑那個三倆的的法術怎麼可能……噗喔!」

  老者被沙耶一踢,直接飛向他身後的牆壁並且剛好把架著女孩的支架給弄斷,在沙耶在空中接下後便一同落在一旁的空地。

  我則是用顫抖的手握著刀,而眾人同時的圍了過來時,我清楚地感覺到了刀自己揮動的感覺,並且像是配合著我的身體機能一般的自由活動著。

  那些徒眾們便被刀一個一個的撂倒,並且都使用的是刀背。

  「哇,殿下你的刀法真好,該不會在您的世代你也是武術高手吧?」

  「嗯……如果我說是刀自己動的你會信嗎?」

  我的手流利地將刀收入劍鞘的瞬間,我便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疲憊感,讓我差點連站都站不穩,還好輪哥在第一時間接住了我。

  而沙耶扛著被打斷的架子以及拖著暈過去的老者走了過來,而咲耶則是跟著摀著臉、一頭水藍色頭髮並且身穿巫女服的女子一同走向我們這裡。

  「好痛痛……喂先生,你怎麼教的!怎麼揍人這麼痛啊,我好歹也是這一區的雨神,就這樣筆直地走向少女的臉,還是說你是鬼畜?」

  「呃,雨神小姐,我並不是故意的,這樣吧,等我靈力恢復一點時我幫您治癒一下吧?」

  「不用了啦,雖然被挨了一拳,但是卻讓我解除了詛咒。」

  雨神無奈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老者說:

  「這傢伙不太擅長戰鬥,但是控制類型的咒術他倒是相當精通,明明父親是那麼優秀的陰陽師,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

  雨神便又看回了我說道:

  「剛剛你這個女兒來找我時,我發現她手上的裝備以及身上圍繞的木屬性的氣息,你該不會是使用東方之術的陰陽師吧?」

  「呃…….這是根據我自己家鄉的信仰去做修行,並且在練習的時候就可以使用的法術,不過確實是來至中國的法術。」

  「那真的是太厲害了,請您務必成為這裡的祭師!這樣我在神界就可以多一些交談的機會了呢!拜託您!」

  雨神握著我的手,我看著這名年紀看上去大約大個兩、三歲,身材及臉蛋都相當出色的美人姐姐。我便說道:

  「那個,雨神姐姐,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有任務在身所以不方便在此地久留,而且我目前還有很多地方想去看看,祭師一職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請妳先幫我保留嗎?」

  我看了看她,原本以為她會不捨得的再三請求,但是卻與我的想法相反,她高興地抱了我說道:

  「好啊好啊,這陣子我一直被束縛在這裡,我也得去天上回報一陣子,5這裡的降雨我已經申請了替代者了,並且這些人祭少女們,我也得幫忙她們……」

  從水池中走出了五名半透明的少女,而雨神放開我後便轉身說道:

  「那我就等您結束旅行後再來囉!」

  「那個!」

  她還沒踏出一步時我便叫住了她,並且問出我心中的疑問:

  「人祭這件事情,真的是妳說使這位老先生做的嗎?」

  「沒喔,我是降雨之神,根本不需要人類獻祭阿,在說了我要她們的身體又沒用,靈魂也得渡化後才能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區區的一個雨神只能上繳了阿,阿對了,這五名少女生前倒是被那個男玩弄,景象可慘了,我被控制後也差點被他侵犯,可以的話看妳們是要怎麼做啦,我沒有太大意見。要放走也行喔。」

  「可以請問為什麼嗎?他都這樣對待這些少女以及您,您都不記恨嗎?」

  雨神用食指點了點下巴後便說道:

  「我不會因為凡人對我做的任何事感到恨這個事情啊,再者說了,情感是你們人類特有了,神可沒有這樣的情感喔~好啦就這樣吧,等你修行完回來後我們再好好聊聊吧~」

  說完她便帶著五名少女飛上了天,消失在雲層間……

  

  「這裡是……嗚啊!」

  老者被我們綁在架上,並且立在小村子的正中央,而在他昏迷期間我已經將所有事情告訴了村子上的所有人,連老者的信眾知道事情真相後也極為生氣,至於他會怎麼樣,我就不知道了。

  「爸爸!」

  少女在我們落在三条先生的門口時便跳下車跑了過去,而坐在門口焦慮地等著我們的他看到女兒便也高興的跑了過去,兩人重逢後便互相緊擁著,而少女也終於能放聲的大哭了。

  我用法術將少女虛弱且多處的傷口治療好後,便打算告辭。

  在離開前,趁女孩與雙子玩鬧的時候我便問了三条先生:

  「這把刀……我發現我注入靈力或是我使用過靈力後,他會依照他自己的意識攻擊,而且您是怎麼樣做到重量如此輕的程度啊?」

  「原來您拿起來是輕的啊?看來老爹說的是真的了。」

  「啊?」

  在車上,雙子躺在我的腳上呼呼地睡著,而我則是輕輕地拔出了刀並且看著它。

  「這把刀是由三十幾年前我老爹與覺小姐去中國北京的時候探險挖到的,當時它重到需要請覺小姐幫忙抬著才能抬回來,而覺小姐則是告訴我們說這個石頭總有一天會變成刀,給一個外者使用。就在您來之前,覺小姐便來我這裡請我使用這個石頭鑄造一把刀,就是您手上的這一把,您別看它這樣,它可是有五貫(30多kg)之中的,我已經盡量的輕量化了,但是……」

  「但是?」

  「當時無論我怎麼鍛造,它都一直維持在九貫(50多kg)甚至以上的重量,當時我只記得我抱怨過:妳這麼重,等等拿妳的人拿不動就不好了。這句時我再鍛造後便突然輕了許多,並且雜質要五十槌才會出一些些的狀況,變為十槌便出現不少的雜質。這樣工時原本預計在一個半月才能完成瞬間只消三天就完工了,最令我驚訝的是,我才剛完工後您就到來了。」

  「殿下,怎麼了嗎?睡不著覺嗎?」」

  輪入道的提醒剛好使我與三条先生的回憶結束,於是我便回說:

  「等會我就要睡了。」

  幫雙子蓋好棉被以及將刀放在一旁,吹熄了燈火後我也躺了下來。

  可能是白天太累的關係,所以我便瞬間就入眠了,進入夢內,我來到了一個純白、四周都沒有任何事物的地方。
  
  「哇…..這裡可真白呢?如果現世有這個地方我還真想在這入定看看呢。」

  「那……那個,主人。」

  我一聽到聲音便立刻回過頭。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