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一卷 新生報到 終章 戰爭前哨

——艾克斯公會主城.藍海城。

這是一座靠海的城市,由於許多位於離島以及海底的特殊副本都需要搭船才能前往,以及此地具備優美的海景,往來的人群向來絡繹不絕,艾克斯公會在這裡靠著觀光以及海運兩大行業賺了個盆滿缽滿。

在一間精心布置的辦公室內,有一老一少兩名男子,老的是不久前出現在白紙城的分部長.霧男。西裝筆挺的他之前沉穩鎮定,如今卻方寸大亂,低著頭,咬著牙,不敢與另一人對視。

較年輕的那人穿著正宗的玩家打扮:一身水藍色的法師袍配上鑲滿湛藍色珍珠的頭冠,坐在一張彷彿用珊瑚編成的精美座椅,一支古樸而充滿魄力的三叉戟斜靠在椅背,搭配上他特意染的一頭藍色秀髮,看起來就像是個文靜而充滿力量的海神。

與霧男的態度不同,他神情自若,手肘搭在眼前的辦公桌上,撐著雙頰,一言不發的盯著眼前的心腹,心中不知在想甚麼。

過了片刻,他長出一口氣,終於開口:「霧叔叔,行了,你抬起頭來吧,我沒生氣。」

霧男依舊沒有抬起頭,嚴肅的說:「不行,這跟會長生不生氣無關,屬下負責的人在白紙城遭到全滅是事實,請您責罰。」

年輕男子又嘆了口氣,站起來,繞過辦公桌,走到霧男面前,稍稍強硬的把他扶起來,「我說過在遊戲裡要叫我碧水游魚吧?都進來遊戲了就別拘泥於現實的規矩了,快抬起頭來吧!」

「……碧水會長。」頑固的霧男只做出一點點退讓,而且還是不願意抬起頭,碧水游魚見狀也不強迫,只是無奈的聳聳肩,自己開口:「根據我們收到的消息,我們的人在奪回鐮鼬毛皮的時候遭到衛兵的突然襲擊。你知道他們為甚麼攻擊我們的人嗎?」

這問題在他收到消息時就知道答案了,顯然是明知故問,但還是成功讓霧男抬頭挺胸,思路清晰的回答:「根據目擊者們的報告,當時竊賊身上配戴了我們的公會徽章,喬裝成公會的一員混入包圍網,負責包圍的成員們因此錯過阻止的時機,讓他成功擊殺幹部血水滴。接著,他在城中的殺人罪引來衛兵,湊巧將擋在路上的我方人員擊殺。」

碧水游魚是艾克斯公會背後老闆的小兒子,而霧男是跟從草創時期就跟老闆同甘共苦的心腹,兩人之間的關係有如父子,但是在公會裡霧男卻一直當自己是屬下,這讓碧水游魚備感壓力。

如今見霧男終於提起精神,碧水游魚心中暗自鬆了口氣,順著他的話接下去:「嗯,沒錯,那個竊賊不知從何處得到公會徽章,而且還靠著它騙過所有的人——事後我們可能得花點時間調查徽章的來源以及重新訓練我們的基層人員,有必要的話就把他們全部換掉——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之後的事。」

一提起那些公會人員,霧男再次憤怒的咬牙切齒,俐落的取出懷中的筆記本,唰唰唰的抄起筆記,「沒有嚴格管教那些人是屬下的錯,屬下之後勢必會竭力處理這些人事的問題,給您一個交代!」

「就說了我真的沒生氣啊……」碧水游魚默默的想著,他本身就是一名熱愛遊戲的玩家,非常能夠理解管理那些隨心所欲的一般玩家有多困難,但現在出言安慰也是白搭,只好點點頭,繼續說下去:「那麼那些人就交給你了。回到剛才的話題,聽說——白紙城的紙鶴騎士團被一個人全滅了?」

這話荒唐的連他自己都不願相信,他本身是一名強大的八星級玩家,身上的裝備最弱也是英雄級,甚至還有一件經過多次強化的專屬裝備,即使如此他也完全不想招惹任何一座城市的衛兵隊,更別說將之全滅了,就算聚集全公會的玩家也未必做得到。

然而更荒唐的是,他還真的知道有人做得到這種事,那是一群在各大公會都還沒建城時就存在的可怕人物,遊戲初期就加入的資深玩家們將其稱為——

「希望塾的怪物。」

從霧男齒縫間擠出的幾個字如電鑽般鑽入碧水游魚的耳中。彷彿是要逃避現實,他痛苦的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緩緩坐回辦公椅,然後仰天吐出一口大氣,收斂心神,以會長的威嚴下令:「去通知其他大型公會,要招開聯合會議了。」

「請恕屬下無禮,不過其他公會真的會參與嗎?」霧男擔心,艾克斯公會並非最有權威的公會,發出這種邀請可能會受到更高級公會的拒絕。

「霧叔叔請不用擔心,只要跟他們說『希望塾的怪物要重出江湖了』,他們就肯定會聽進去的——那些參與過『開幕戰爭』的傢伙們一定會來。」碧水游魚萬分篤定的說。

「屬下明白了,屬下立刻去準備。」霧男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快步走出辦公室。

「喀沙。」霧男一關上門,碧水游魚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攤在桌上,臉貼著桌面,表情萬分苦澀,「嗚嗚嗚嗚嗚嗚……這下鐮鼬皮的交易真的告吹了,而且還惹來了一群麻煩的傢伙……為甚麼二哥捅出的爛攤子要讓我收拾啊?我只想好好玩遊戲啊!為甚麼要讓我來應付那些老奸巨猾的公會跟希望塾啊?」

他淒厲的哀號被堅實的房門隔絕,只有他自己能夠聽見。

——另一方面,在白紙城某間倉庫裡。

「哼哼哼哼——山嶺巨犀的犀角、灰燼蚊的毒液、深淵多頭蛇的觸手……每一樣都沒有少。嗯!很好,我差不多該走了。」一個矮小的人影一邊哼著歌,一邊用手上的清單清點堆積如山的商品,直到剛剛才打完最後一個勾,準備為工作做個收尾。

「磅!」突然間,倉庫的門猛然被撞開,一名男子衝進來,一照面就是一句破口大罵:「無名氏你沒有弄壞商品吧?有沒有人進來偷東西?」

「沒、沒有!我沒有弄壞東西,店長。」無名氏被嚇了一大跳,用清單遮住自己的臉,畏畏縮縮的發抖,不敢跟這名男子對視。

被稱為店長的男子就是之前踢飛清賢的人,艾克斯公會當時為了封鎖廣場而暫時撤掉做為店鋪的帳篷,並將貨物移轉到這間隱藏倉庫。倉庫的外觀非常不顯眼,只有知道內情的少數人才找的到這裡,而這對於作為店員的兩人來說自然不成問題。

「沒有最好!哼!要不是老子剛剛莫名其妙的被人掛掉了,才不會淪落到需要你這種人來負責這種重要工作。」店長蠻橫的抱怨,無名氏沒有反擊,也沒有生氣,只是幽幽地回了一聲:「……嗯。」

店長大步走進倉庫,看著無名氏剛剛清點過的貨架,一臉煩躁的在心中重新核對,似乎是在核對到一半時發現這麼做很沒效率,轉過頭對無名氏喊了一聲:「給我!」,粗魯的一把搶過無名氏手上的清單,開始自行重新檢查。

即使受到這麼無禮的對待,無名氏依然沒有任何過激的反應,只是低著頭,看著自己空蕩蕩的雙手,沉吟片刻。

然後走向被店長打開之後就一直沒關起來的大門,伸出雙手,準備將其關上。

「……山嶺巨犀的犀角、灰燼蚊的毒液、深淵多頭蛇的觸手……」店長還在專心清點,而就在這時,一聲驚恐的大喊從門口響起,「你、你是誰?來我們公會的倉庫做甚麼?」

店長被嚇了一跳,心想:「有小偷?」頓覺不妙。原本負責守衛的玩家們現在都不在,自己現在的狀況也不好,只靠他們兩個根本撐不了多久。

「啊啊啊啊啊!」下一刻,背後傳來無名氏的慘叫,店長急急忙忙的要回頭,胸口卻突然傳來一陣劇痛。他又驚又懼的低頭一看,只見一隻漆黑的利爪刺穿他的胸膛,瀑布般的鮮血奔流而出,染紅了他的一身布衣。接著他喉頭一甜,吐出一大口血,身體隨著黑爪的收回而無力倒下。

「是、是誰?……」白光閃起的前一刻,店長掙扎著身子,想要回頭看一眼襲擊者的身影,但映入眼簾的……

卻是一隻惡魔。

2 條評論
  1. 感覺要進入高潮了

    • 算是……吧(?)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