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一章 初次見面

清賢照著無恙的指示啟動了樹洞裡的傳送陣,天藍色的光芒亮起,如流水一般包覆他們兩人的全身,讓他們與光同化,消融於空氣之中。

下一刻,流光在另一處傳送陣冉冉而升,重新還原成兩人的樣貌,第一次使用傳送的清賢一時還不適應,落地的時候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好不容易站穩腳步之後,他揉揉自己的雙眼,觀察自己身在何方。

這裡是一處長方形的大廳,正中央擺放了一張長桌,桌邊備有六張椅子。大廳左右各有三扇門,最後面的牆上還有另外兩扇特別大的門,不知通往何方。清賢抬頭一望,看到的並不是天花板,而是無數互相纏繞的粗大樹根,晶瑩的藍光流淌其上,發散著令人感到無比安詳的氣息。

無恙走到長桌旁,張開雙臂笑著迎向清賢,「好了,我們到了。識人清,歡迎來到我們家。」

「這裡就是希望塾啊?」清賢看著樹根上的藍光,感嘆地說:「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地方,但考慮到你的實力,我還以為會更豪華。」

「當然不只這裡啊!這裡只是餐廳兼交誼廳而已,我晚點會帶你去其他地方逛逛。不過嘛,現在要先帶你去見見其他人。」無恙笑著說,言語中充滿自豪。

就在這時,左側跟右側各有一扇門被推開,兩人先後走出房門。左邊的人是一位女性,她留著一頭俏麗的黑短髮,右分的瀏海稍稍蓋住她的右眼,皮膚白皙,身材婀娜多姿,脖子上圍著一條漆黑如夜的圍巾,身上穿著紫色的皮革小背心,雙手戴著黑色露指手套,從短褲露出的修長雙腿沒入及膝長靴,只留下一截令人遐想的絕對領域,整個人流露出成熟而冷豔的氣息。

右邊的人也讓人印象深刻,他全身都被鎧甲所包覆,只能看出他身材極為高大,頭部被惡鬼般的頭盔所覆蓋,看不清面容。鎧甲以深黑色為基底,火焰般的紅延燒其上,一根一根猙獰的尖刺在各個關節處長出,腹部的位置更是以紅與黑畫了一個大大的骷髏頭,逼真的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如此有特色的兩人在第一時間勾起了清賢的興趣,忍不住盯著他們多看了兩眼。就在這時,冷豔女子對清賢打量了幾眼,然後開口:「無恙,他就是你推薦的人嗎?」

她目光冰冷,語氣冷漠,似乎是在瞧不起只穿著一套新手布衣的清賢。對此,無恙的回應是——

「啊啊啊——!面無表情的小月子好可愛!」他口中發出怪叫,胡亂舞動雙手,興奮的朝著女子撲去。

「咦?」清賢被他的行為嚇到,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而女子則發出咆嘯:「我說過別隨便叫我小月子,白癡!」

她一邊大吼一邊揮動右手,也不見她做了甚麼,一隻由熊熊烈火構成的白熾色巨龍憑空生成,挾帶著驚人的熱量飛向無恙。

「唔喔喔喔喔!八星魔法『白金龍火』?翻開第八百頁重現『破魔劍』!」無恙一看到火龍就被嚇的恢復冷靜,忙不迭地從口袋裡掏出武器,再以被技能強化過的教鞭揮向火龍的臉,一棒把它打飛。

無論是女子無詠唱瞬發八星魔法,抑或是無恙瞬間判斷要以破魔劍反擊,都是超一流高手才辦得到的頂尖技術,給任何一名資深玩家看到都能讓他們眼珠子掉出來,但如今清賢卻沒有閒情逸致可以感到驚訝。

因為火龍正朝著他飛來。

「咦咦咦咦咦咦!」清賢在心中尖叫,他從火龍身上感受到至今為止最強的寒意,僅僅是這條火龍就已經具有衛兵完全無法比擬的威脅,現實跟技能的直覺都在拼命叫他逃跑,然而他卻完全無計可施,只能站在原地坐以待斃。

「唉……還以為已經安全了,沒想到今天還是得再死一次。」清賢默默嘆氣,緊緊縮著身體,靜待衝擊的到來。

然而火龍並沒有碰到他。在火龍抵達前最後一秒,一直沒有動靜的鎧甲人輕輕踏了一下地板,身影瞬間出現在清賢面前,一抹綠色的微光在鎧甲表面一閃而過。下一刻,火龍重重撞在他的身上,像是被點燃的火藥一般,白熾色的身軀急速膨脹,發出巨大的爆炸。

「轟隆隆隆!」伴隨可怕的巨響,爆炸的氣浪席捲了整間餐廳,炸翻了中央的桌椅,點燃了頭頂上的樹根,牆壁跟地板都被染上一片焦黑,剩餘的氣浪吹的幾人髮絲胡亂飛舞,清賢甚至因此摔得四腳朝天,好半天無法從地上爬起。

過了片刻,氣浪漸息。「嗚……」清賢一邊呻吟,一邊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起,只覺耳中嗡嗡作響,腦袋昏昏沉沉。他甩了甩頭使勁擺脫不適,然後抬頭看向另外三人。

無恙跟女子都沒什麼異樣,只有髮型亂了點,甚至連衣服都沒有髒,不過此時他們卻跪在地上,鎧甲人站在他們面前,手上抱著剛剛脫下的頭盔,讓清賢終於能看見他的面貌。

他的皮膚呈健康的古銅色,黑短髮如鋼針一般朝天直立,面容剛毅,像一名經過千錘百鍊的軍人,雖然看不見身體其他部位,但可以想像一定佈滿紮實的肌肉。現在他雙手抱胸,居高臨下看著跪在地上的兩人,嚴厲訓斥:「無恙、冷月,你們在搞甚麼?客人來了還這樣胡鬧,不知輕重,一點禮貌都沒有!」

「抱、抱歉,獨拳哥,我不小心失控了。」無恙老實認錯。

「……明明就是這個白癡的錯,為甚麼我也要道歉?」女子——冷月不滿的小聲嘟囔。

無恙一臉壞笑,小聲地回答:「小月子當然也有錯,誰叫妳這麼可愛。」

冷月狠狠瞪他一眼:「你再亂說話試試?看來八星魔法還不夠是吧?」

「你們當我聽不到是不是?」鎧甲人——獨拳厲聲大喝,兩人立刻住嘴,異口同聲的回答:「對不起,我們錯了。」

「吵死了啦!你們在衝三小?」

就在這時,左邊又有一扇門被一腳踢開,一名男子粗魯的朝三人咆哮。

他有一頭黑黃夾雜的亂髮,下巴留有一撮鬍渣,額頭上掛著大大的黑色護目鏡,身上穿著黃褐色的軍服,雙手的袖口捲到手肘,露出粗糙的肌膚。軍服外面套了一件鐵灰色的圍裙,口袋裡胡亂塞著一雙用過的手套,給人一種滄桑卻不拘小節的印象。

「鎧造,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正在教訓這兩個人。」獨拳先溫和的向男子道歉,再用銳利的目光掃視跪在地上的兩人。

「他們又怎麼了……嗚啊啊啊啊啊!你們怎麼把這裡搞成這樣?怎麼桌椅都爆掉了?我不是之前才修過一次的嗎?而且連牆壁都燒焦了?無恙你給我解釋清楚!」餐廳怵目驚心的慘狀讓鎧造發出慘叫,氣急敗壞地追問罪魁禍首。

「那是小月子的錯。」無恙推鍋。

「明明就是你開頭的,而且不准叫我小月子!」冷月暴怒,冷豔美人的形象不到五分鐘就蕩然無存。

「唉……」見自己的訓斥毫無成效,獨拳不禁沉重的嘆了口氣,看向鎧造,誠懇地向他請求:「總之,這次還是要麻煩你了。」

鎧造看了看大廳內的狼藉,再看了看跪在地上互相抬槓的兩人,最後又看了看獨拳,煩躁的抓了抓那頭亂髮,不耐煩的一甩頭,「好啦!獨拳哥都這麼說了,我修就是了,你們兩個記得賠償我的耗材啊!」

不等兩人回應,他大步走回自己的房間,重重甩上門,不讓人看見裡面的模樣。清賢好奇的看著那扇門,心想他要用甚麼方式修復耐久度已歸零的物件。

過了片刻,鎧造再次推開門,這次他手上抱著一架球形的儀器,上面有一扇小小的長方形閘門,他雙手平舉,將儀器捧在半空中。

然後放手。

儀器並沒有向下墜落,而是懸浮在半空中,閘門緩緩開起,幾個小小的綠色光點從中飛出,有點像是夏天特有的螢火蟲。清賢瞇眼細看,發現那其實是小小的人,面容被光亮所遮蔽,只能隱約看見背上有一對半透明的翅膀微微正拍打著,讓他們在空中自由翱翔。

「喔喔喔!是人造妖精!」罪魁禍首無恙絲毫沒有愧疚的模樣,非常興奮地盯著這些小人。

妖精們迅速地趕往他們的工作地點,有些飛向桌椅碎片,有些飛向燒焦的牆壁與地板,剩下的來到正在燃燒的樹根,各自舉起雙手,口中朗誦某種未知的語言。

隨著陣陣的朗誦聲響起,桌椅碎片開始重組,焦痕漸漸淡去,樹根表面的火焰也跟著消散,最後甚至連化為焦炭的部分也被乾淨俐落的切除,讓樹根能夠順利的自我再生。

功成身退的妖精們一語不發的飛回球形儀器之中,鎧造捧住儀器,小心地把它放到重組完的桌子上,臭著臉說:「我受夠修理你們破壞的東西了,所以這次我做了這個,以後又把東西打壞就自己拿去用,裡面的人造精靈需要神木樹液才能運作,用完了就自己補。」

「這個道具好猛喔!這就是你以前提到過的自動維修裝置嗎?」無恙一臉興奮的追問,一旁的冷月不發一語,但眼中明顯透露出對那些小妖精的興趣。

直到剛剛都還很不爽的鎧造一聽到稱讚就不禁眉飛色舞,輕輕咳了一聲掩蓋嘴角的笑意,故作矜持的說:「哼!大驚小怪。沒錯,就是這個『妖精之巢』!感謝我吧!我可是試了很多方法,才成功重現原本要花大錢才能雇用的派遣妖精喔!不過現在還只能用來修理東西,其他的家事還是要跟以前一樣輪流作。」

「唔喔喔喔喔!鎧造好厲害,鎧造是天才!冷月也一起鼓掌!」無恙誇張的歡呼,冷月面無表情地跟著拍手,一旁的獨拳看到鎧造得意的樣子不禁再次嘆氣,連新來的清賢都看得出他們兩個只是在模糊焦點,跟他們相處已久的鎧造卻渾然不覺,笑著張開雙臂接受掌聲。

「哎呀哎呀——今天發生甚麼事了?好熱鬧喔!」

一道溫柔的女聲響起,清賢看向大廳右側,又有一扇門被推開,一個女生從裡面『飄』出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顆大大的南瓜燈籠如懸浮在離地只有數公分的空中,咧著詭異的笑臉,上面坐著一位女孩子,她的身型嬌小如國小女童,留著一頭軟軟的橘色長髮,捲成一束從右肩垂至胸口,臉上掛著慈祥的微笑。身上穿著黑白相間的修道服,一個黑色的十字架形緞帶綁在胸前,長長的衣襬垂至小腿,腰間掛著一枚手掌大小、晶瑩剔透的水晶骷髏頭,雖然品味奇特,但卻因為本人溫和的氣質而顯得平易近人。

「嗨,鏡花姐,你睡醒了啊?」無恙首先開口向她打招呼。

「早。」冷月打了個不冷不熱的招呼。

「鏡花,早。」獨拳微微點頭示意。

「鏡、鏡花姐,早、早安。」鎧造結結巴巴的說,滿臉通紅,跟剛才囂張的樣子判若兩人。

「大家早——哎呀?這位同學是誰啊?是小無恙說要帶來的那個人嗎?」被稱為鏡花的女孩向大家點頭示意,然後看向一直被晾在一旁的清賢。

「對、對,我是被無恙帶來的。」跟陌生人講話讓清賢有些許緊張,連忙伸出手,「我叫做識人清,小妹妹你好。」

……

…………

大廳內出現一陣沉默。

空氣彷彿凝結成冰,時間像是在這一刻突然停滯不前。

至少對清賢來說是如此。

除了他之外的五個人發揮出高手應有的反應速度,各自作出不同的動作。依然跪著的冷月與無恙一臉驚恐,爭先恐後地想要站起;鎧造驚慌失措,用吃奶的力氣跑向小女孩;獨拳發揮他的超高速移動撲向清賢,兩人雙雙臥倒在地。

女孩的食指指向清賢一秒前所在之處,恰好與桌上的『妖精之巢』成一直線。

「『千倍重力賦予』!」她小小的雙唇吐出充滿魄力的嘶吼,一道凝重的土黃色光線精準命中儀器。下一刻,球體表面泛起一層黃光,桌子突然因為無法支撐它的重量而被壓垮,龐大的重力位能如隕石一般貫穿地板,「轟!」可怕的震波撼動了整間大廳,好不容易站起的無恙跟冷月又一屁股坐倒在地,連頭頂的龍王木都因此搖的嘎吱作響。

片刻過後,震動逐漸平息,連遠在頭頂的龍王木四周都灑了一地的藍色樹葉,大廳內更沒有倖免:桌子再次化為碎片,剛好覆蓋住儀器所砸出的巨大裂痕,而儀器本身已經不成球型,無恙跟冷月輕輕揉著自己被撞疼的臀部,清賢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甚麼,他跟獨拳一起倒在地上,目光投向始作俑者。

「鏡、鏡花姐,請用,這是妳最喜歡的點心,我之前特意從糕餅城買回來的

。」只有鎧造成功走到女孩的面前,用『無限口袋』取出一份精緻的蛋糕,以羔羊跪乳的姿勢雙手捧上。女孩看了蛋糕興高采烈,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可愛的雙頰像倉鼠一樣塞滿了蛋糕,「嗯、嗯!啾似住谷(就是這個)!嚼嚼、五明明速城淑滴大人(我明明是成熟的大人),嚼嚼、去有人會拔我當朽孩(卻會有人把我當小孩),真沒禮貌!」

「鏡花姐說的對,你理所當然是成熟的大人,不需要把別人的話放在心上,我永遠支持你!」

「咕嚕(吞),我知道,我不會跟他計較的,畢竟大人要有大肚量嘛。小鎧造這麼關心姐姐,姐姐很開心喔——」吃完蛋糕的女孩心情變得很好,笑著摸摸鎧造的頭,嘴上說自己是個大人卻沒注意到自己滿嘴奶油,更沒注意到鎧造看向餐桌碎片的眼神有多麼複雜。

清賢不知道無恙他們打算教他甚麼,不過他此時已經學到了第一課。

絕對不要叫她小女孩。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