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殺了他》第五章 兩個人

《我想殺了他》第五章 兩個人

貫穿敵人的身軀後,璀璨的流星於走道上擦出碧藍色的火花,直到破壞掉約十個座位,在盡頭的空間撞出裂縫後才停止延燒。

雖然尚未理清頭緒,但那或許就是出口了吧。

原來我一直被困在虛構的空間中嗎?畢竟原本昏迷的服務生好像人間蒸發了。

佈滿焦痕的道路上,已經失去所有生機。

話又說回來,鬼魂本身就毫無生機可言,他們只不過是懷抱著強烈感情的靈體罷了。

然而對曉天而言,方才拿著刀,那個孤獨而堅強的身影,早已在他的腦海中刻下活生生的印記。

「雅婷!振作一點!」

曉天趕緊衝向流星殞落的位置,試圖要搖醒陷入昏迷的黛,可是她的身軀瀰漫著灼熱的白煙,從腿到胸腔都蔓延著類似燒傷的痕跡。

已經……不行了嗎?

曉天努力拋開這毫無根據的臆測,同時也不斷吶喊著女孩的名字,不是象徵著不詳的黛,而是她曾經活著的證明。總算,黛睜開了雙眼,呆視著泫然欲泣的男人。

「為甚麼……你會知道雅婷的名字?」

「蛤?不是你今天下午才跟我講的嗎?」

「還有,為甚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呃……你到底在說甚麼啊?就說是你跟我……」

「別騙我,雖然你曾經救我一命,但並不代表……獲得我的信任。」

女人……原來是這麼健忘的生物嗎?曉天開始焦急地比手畫腳,試圖解釋早上的情形。然而黛聽了之後緊皺眉頭,無奈地嘆口氣。

「我的記憶只停留在凌晨與傍晚那時候,除此之外不記得了。」

且慢,那麼今天在床上跟我寒暄的天然呆傢伙是誰?而且從談吐跟眼神傳達出的訊息來看……

她們彷彿就是獨立的個體……

哇靠,這年頭連鬼都有雙重人格了嗎?揭開神秘的面紗後竟然發現更神秘的面紗!

「或許……是副作用之一……」

「副作用?」

「總之已經跟你沒關係,今後也別再插手……咳!」

黛一個咳嗽加速肉體的消失,瞬間進入緊急事態。原來她一直都在死撐,要不然身體早就化作光點消失了。

如果她是活人的話我早就打119了,可是……

我知道啊……她早就死了啊,人死了就無法復生了。

但是為甚麼,我就是覺得好不甘心……

「你在……幹甚麼?」

曉天雙手合掌,跪在黛的身旁默默不語。等向神明說完想說的話後,她終於開口解釋道:

「過去老爸有次開車載我放學,結果不小心輾過了一隻流浪貓,本來打算找個地方埋了就走人的……」

可是他沒有離開,而是默默跪坐在泥地上,喃喃自語了許久,回過神來天空掛滿了星星。

他希望貓能順利投胎,最好轉世成人。其中還夾雜了一些輕鬆的談話,難道他看得見貓的魂魄嗎?

在曉天的追問下,他很乾脆地否定了兒子的猜想。會這麼做不是因為擔心日後會有麻煩,而是因為無論是貓還是狗,生命的價值都是沒有貴賤的,都是必須嚴肅看待的。

「黛對我而言也是獨一無二的生命,所以祝福妳轉世投胎成功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別說笑了。」

咧嘴的笑容毫無波瀾,冷冰冰的發言意圖摧毀她人的善意,讓曉天的決意宛如暴風雪中的火苗般,更加脆弱不堪。

「你試著用可悲的腦袋思考一下,會甚麼你的生命會受到威脅?真的只是碰巧嗎?」

「……」

「答案很單純,跟你行房後,你身上就沾染我的味道了。」

曉天沒有回應,依舊雙手合掌,為著救命恩人誠摯地祈禱著。此刻他才終於明白,黃昏時另一位黛試圖要留住他的原因。

不是因為害怕自己被襲擊,而是全心全意擔心著曉天的安危啊。

「要消除氣味至少要一天的時間,所以身為通緝犯,必須……負起責任。」

「太好了呢,這樣我們就互不相欠了!」

曉天刻意放大聲量,作出這樣的回應多少是為了遮蓋住黛的聲音,以及內心的不安。理論上,他應該要對眼前的女性抱持著恨意才對,畢竟對方擅自將自己抓進了風起雲湧的事件中,被無聊日常所環繞的大學生活今後很可能將不復存在。

可是換位一想,曉天同時也成了黛的拖油瓶了,換作是他或許早就腳底抹油跑了。

「謝謝妳,保護了我。」

「我才沒有保護到任何人!」

曉天被突然其來的咆哮嚇得毛都顫起來了,但依然沒有鬆開合掌的雙手。隨後虛弱的黛撇開頭,夾雜著哭腔喃喃自語幾句後,便不再回應。

她是在哭嗎?

曉天緩緩站起身,試著成為主導話題的一方,然而正要開口時,熟悉的問候自背後傳來,身體瞬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噁心。

對面的魂魄逐漸癒合,女鬼臉部表情十分猙獰,四周的地形正以她為中心緩緩突起,朝著天花板的方向越爬越高。

不會吧。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被尖銳的石柱所包圍了,並以閃電般的速度襲來。

「退後!」

身體被狠狠地推到好幾公尺外的地方,取而代之地,黛壓低身軀並用僅存的力量使出火紅色斬擊,勉強摧毀了數十時根柱子,女鬼原本兩半的身軀被砍了更深,可惜斬痕偏了,沒能給予致命一擊。

同時黛的右手也遭剛才的突襲截斷,並化作光輝消失。

「黛!」

「別過來!」

光是這三個字就足以感受到黛那懇求般的心情。曉天雙腳因恐懼而動彈不得,身上的每一寸神經皆發出了緊急訊號,驅使肉體朝相反的方向奔跑。

可是內心卻不允許,不允許自己做出如此冷血的決定。

你不害怕嗎?這可不是夢,死了就再也醒不來囉?

「你在搞甚麼東西!快逃出這個空間!」

跑吧,跑吧,逃避雖無恥,卻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女人只是鬼,而你還是個人類,答案很明顯的不是嗎?

放棄吧,你才不是關心那女孩呢……

你只是不敢狠下心做決定罷了,懦夫。

「吵死了啊啊啊啊!」

語畢,曉天抓緊黛僅存的左手,往正在縫合的出口狂奔。周圍型變的劇烈聲響彷彿鬼哭神號般,急著向那兩人索命。甚至有好幾顆石礫打在額頭上,疼得讓人想哭,但是若再不加把勁,今後連哭的機會也會慘遭奪去。即便黛早已失去反抗的力氣,仍不解地譴責曉天的決定。

「快放開我!你找死嗎!你真的會死的!」

「吵死了!拋下你甚麼的我怎麼可能辦得到啊啊!」

這傢伙……是白癡嗎?不了解現在是甚麼情況嗎?

無法理解,為甚麼要對這樣的我……

為甚麼……

「你也是拯救我的夥伴啊!我怎麼可能棄你不顧!」

「!」

礙於與時間賽跑,曉天一手遮擋額頭,另一手抓緊那毫無溫度的手奮力奔跑。沒能注意到黛睜大雙眼,宛如恍然大悟般的表情。

她總算明白昨夜,選擇了那個男人的原因。

還記得那時候街上所有人皆已入眠,若是吵醒他們,勢必會打草驚蛇,導致更可怕的「東西」介入。

本以為逃亡的生涯將在這裡畫下句點,斜對角三樓的位置卻突然發出柔和的光芒。

宛如深夜的暴風雪裡,僅存的一簇火苗。

而它,此刻就在眼前男人的身體裡熊熊燃燒。

明明孤獨卻不感到絕望的力量,曾幾何時已成了指引黛前進的明燈。

「你真是……傻呢。」

「就算你不說我也有自覺啦!」

有瞬間,曉天想起了天琴座的由來。極具音樂天賦的奧菲斯為了復活死去的老婆尤麗狄絲,僅靠琴藝就掙得了冥神的同情,好不容易只差幾步就能把老婆帶離那個鬼地方了……

偏偏最後他回了頭,結果再度失去了一切。

而曉天根本無暇照顧後面的狀況,光是閃避飛來的石塊與追擊的石柱就很勉強了,且最慘的狀況是,自己可能比「老婆」更早領便當呢。

就算消失在所難免,至少也要挑一個美麗點的地方啊啊!

為了提升逃命的速度,曉天咬緊牙關,鼻孔吐出大量熱氣,胸口難受到足以令人昏厥。幸好,身體真得變得輕盈了些。

事到如今,是生是死全憑天意了!

「嗚喔喔!」

終於在時空的縫隙縫合前,曉天一個蹬步跨了過去,四周黑漆麻烏地,反而比那妖孽所創造的空間更為虛構。他總算放心地跪在地上,牆壁碎裂的轟然巨響逐漸遠去,取而代之的是劇烈的心跳聲。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鬆開黛的手,甚至一起脫離了險境,光是這點感覺就可以在她面前吹一輩子了……或是幾分鐘。

「黛你看!我做到了!其實我還是挺厲…..!」

曉天轉過頭,正當準備要分享內心那多到快溢出來的喜悅時,腦袋徹底炸了鍋。

因為映入眼簾的,僅剩一隻白纖的左臂。

最後縫隙被黑暗填滿前,曉天親眼目睹到,對面的女孩被插成了串,即便如此她依舊咬緊刀柄,獨自承受了所有的傷害。

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

「黛──!」

過了幾秒時間裂縫便消失了,失控而悲愴的吶喊,成了曉天失去意識前最後的記憶。

2 條評論
  1. 乍看一下
    視線被小褲褲吸引了

  2. 問一下
    大大是多久更新一次?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