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教室 第二卷 授課開始 第二章 自我介紹

「好了,既然各位都出來了,那我們就來談談正事吧。」

在一連串混亂之後,無恙重新打起精神,將幾人聚在清賢面前——除了正在後方修理大廳的鎧造以外。

「我先來簡單的介紹一下每個人吧。大夥們,他是識人清,就是我之前提過的那個人。」

無恙拍了拍清賢的肩膀,然後依序指向其他人,「識人清,他們分別是冷月、獨拳、鏡花水月以及在後面修東西的鎧造,彼此認識一下吧。」

高手們逐個向清賢打招呼。冷月只是點了點頭,獨拳鄭重的跟他握了握手表示歡迎,連原本差點打死他的鏡花水月也用和煦的笑容釋出善意——雖然清賢還是不太敢接近她。

最後,剩下在後方收拾善後的鎧造。

清賢饒有興趣的看向他,只見鎧造手上拿著某種塗料,一點一點的抹在碎片的斷裂處,每當他抹好一處斷面,就會有另外一塊碎片飛過去,自動接在原本的碎片上,而且接合處還毫無痕跡,彷彿從未斷裂過。

「新來的,這是回溯膠。」鎧造沒有打招呼,只是解釋自己手上的工具,連頭都沒抬起,「它的主要材料是光陰河的河水,而光陰河是頂級怪物聚集地,那裏的每一隻怪物都可以輕鬆摧毀整座白紙城的NPC——當然也包括紙鶴騎士團。」

每一隻都能擊敗紙鶴騎士團——這個說法讓清賢吞了口口水,那些紙人給他的衝擊太大了,若鎧造所言為真,那光陰河的攻略難度之高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不過為甚麼要說這個?

「咦?你知道我打敗紙鶴騎士團了?」無恙好奇的問,鎧造手上工作不停,語帶不屑的回答:「哼,你去救人的時候一定會動手殺人,一殺人就一定會引來衛兵,不管怎麼樣都一定會撞到騎士團,隨便猜都猜的到。不過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要說的是——」

鎧造黏完手上最後一塊碎片,將煥然一新的桌子搬回原位,然後撿起壞掉的儀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怕,他完全沒有抱怨過儀器被打壞這件事——從圍裙裡拿出一支內容物不明的噴罐,小心翼翼的朝歪曲變形的部位噴灑,「你認為,你有能力打敗這樣的怪物嗎?」

他的話語突然嚴肅了起來,清賢敏銳的察覺到他似乎話中有話,但也沒多說甚麼,只是誠實回答:「打不過。」

「我想也是。」鎧造絲毫不感到意外,此時不明噴霧已經讓儀器恢復原狀,他把儀器放回桌面,放出小妖精,讓他們去修理地上的裂痕,自己站起來,第一次正視清賢的雙眼,「你應該聽說過了吧?我們為甚麼會需要找人幫忙,以及你未來需要面對甚麼。」

「無恙說過。」清賢點頭。

「那就好說了。我先說說我個人的想法:我不支持這個計畫——這個培養一個學生來救我們的計畫。」鎧造一語驚人,直接否定了無恙的想法。不過很意外的是,其他人聽到這話並沒有多大的反應,顯然是早就知道這件事。

清賢聞言有些緊張,但沒有插嘴,而是靜靜聽下去。

下一個開口的不是鎧造,而是獨拳,他緩緩解釋:「鎧造的反對是有理由的。在提出這個計劃之前,我們其實有想過其他的做法。最基本的當然就是找其他玩家求救,而且也確實有人願意幫我們回報遊戲管理者(GM),然而並沒有收到回應,所以才會輪到這項必須要找陌生人幫忙才能完成的不合理計畫。順帶一提,你並不是第一個跟我們合作的人,我們第一個找的人……不太友善。」

「獨拳哥,用不太友善形容太客氣了,他們就是一群人渣。」冷月冷冷地插了一句,表情充滿了不屑。

見清賢一臉不明所以,無恙主動向他解說:「還記得我說過我們花了一個月通關最後殿堂嗎?這代表我們從那裏被送出來的時候封測已經結束了一個月,很多大企業都已經開始著手鞏固勢力了,而當時我們意外的在他們面前露了兩手,因此引起公會長們的注意,他們便向我們提出這個方案。」

「等等,這個方案不是你們想的,是那些大公會提議的?他們怎麼會願意把願望讓出來?」清賢一臉驚訝。

「正確來說是兩者都有,我們有一時考慮過這個方法,但首先發出邀請的是那些公會,他們提出一套詳細的計畫,並同意事後會將這次的願望讓給我——根據他們的情報,最後殿堂不會只有一次挑戰機會,就算讓給我們他們也可以再挑戰一次,只要我們先替他們打好公會的基石。」

「哼,甚麼基石,明明就只是在利用我們。」冷月又插了一句,這話讓所有人下意識握緊拳頭,一股深沉的怒意在所有人臉上一閃而過,包括自稱大人有大量的鏡花水月,她的笑容也浮現一抹陰影。

「發生甚麼事了?」清賢問。

「小清,讓姐姐來跟你解釋吧。」鏡花水月坐著南瓜飄過來,用溫柔的聲音開口:「你知道除了白紙城以外的城市都是玩家自己建造的吧?但是啊,正常來說啊,他們這個時間點應該是沒有能力建城的喔。」

「甚麼意思?不是只要願意花大錢就能建城嗎?」清賢歪著頭問,鏡花水月笑了笑,耐心回答:「不是喔,建城有幾項重要條件必須要達成。大量的資金固然是其中一項,但更重要的是要有『地點』跟『城市之心』。地點很好理解吧?簡單來說就是不屬於任何人、也不會有怪物生成的特殊區域,這樣的土地隱藏在遊戲裡的特定幾個位置,由於每個特殊區域之間都隔著好幾處怪物區,要順利抵達是非常困難的;而城市之心是玩家自己建城時所必須的物品,是城市的心臟,也是維持各種城市機能的重要動力來源,要是遭到破壞,城市就會自然瓦解。」

「這兩項因素是建城最大的困難,也是那些公會最頭疼的部分。然而就在這時,他們碰巧發現我們所具有的強大武力,於是便以這兩項要素為條件來找我們合作。」

「要你們教他們如何收集城市之心以及如何前往特殊地點,然後承諾會把願望讓給你們嗎?」清賢接話,鏡花水月點點頭:「嗯,就是這樣。然後……他們就違約了。他們在成功建立城市之後突然變卦,企圖掠奪我們在最後殿堂所收集到的龐大資源,當時的十幾家公會甚至不惜聯手對我們發動攻擊。」

「蛤?」清賢驚呼,「十幾家公會一起出手?艾克斯公會一家就有幾百人了耶?難道這就是你們躲在這裡的原因……」

一家就有幾百人,那十幾家一起出手不就有幾千人?區區五人而已,面對幾千人的下場自然是……

「嗯!沒錯!」鏡花水月重重點頭,一臉沮喪的說:「姐姐我們把他們全滅了。」

嗯?她說了甚麼?

清賢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但鏡花水月沒發現,繼續消沉的說:「當時的參加者中有許多人從此再也沒上線了,剩下的則是把我們當成妖魔鬼怪,連提都不敢提起我們的名字。可能是因為姐姐的長相比較有好認,常常會被見過的人認出來,然後對方就會像遇到鬼一樣發出尖叫,所以姐姐現在都盡量減少出門,連喜歡的甜點都只能拜託小鎧造幫忙買。」

「鏡花姐不用難過,幫、幫你買甜點是應該的。」被點到名的鎧造又紅了臉,無恙在一旁笑嘻嘻的補充:「獨拳哥跟鎧造就沒這個問題呢,當初打架的時候他們都矇著臉,現在走出去也不會被認出來,好羨慕喔。」

冷月犀利的吐槽他:「是你穿著太顯眼了,到底是甚麼樣的品味才會想把裝備做成實驗袍的樣子啊?」,無恙回嘴:「這有甚麼辦法?我的『狀況』你也知道啊?我是因為需要很多放裝備的口袋才做成這樣的,而且實驗袍很帥啊!」

「好了,別把話題扯遠了。」獨拳強行把話題拉回來,「總之,因為我們第一次的合作對象違約過,所以現在大家還難以對你投入百分之百的信任——抱歉,明明你是來幫我們的,我知道這不合理,但還是難以信任你。」

 

獨拳這番話讓有些歡樂的氣氛降回冰點,清賢左看看右看看,他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複雜,混合著期待、懷疑跟內疚:一方面期待清賢可以救他們、一方面則是懷疑自己可能會再次遭到背叛,這兩種自私想法的衝擊卻又讓他們感到無比內疚。

擁有獨特感性的清賢理解了他們繁複多變的心思,但也因為如此而難以做出正確的回應。猶豫再三,他決定問問看自己的好友該如何處理當前狀況,於是開啟了一直關閉通知的通訊功能。

然後他愣住了。

「……識人清?你怎麼了?」同樣受不了氣氛的無恙見清賢的臉色不對勁,不禁擔憂的詢問。

清賢抬起頭,忘記只有自己能看見手環的介面,舉起手環給他們看,「……被通緝了。」

「甚麼?」高手們沒聽清楚,紛紛探頭過來。

「我被全世界通緝了,罪名是屠城罪。」

0 條評論
    知道你想搶頭香,還不快來搶!
歡迎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你 {{author}},你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Connect with:


logo